mqima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大隋第三世 ptt-第655章:家滅三回,悲劇人生推薦-a14wp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翌日一大清早,杨侗在玄甲军的护卫下进入江都城,全城戒备森严,隋军昨晚入城,并没有遇到像样的战斗,大多数是李密的死忠分子进行小规模的抵抗,还有一些逃兵和流氓趁乱抢劫,守城魏军喝得大醉,被隋军控制在了军营之中。
主将苏定方在杨侗入门之时,大声禀报道:“启禀圣上,魏军共有九千六百余人成了俘虏;拒不投降、负隅顽抗者有七百余人,如今已被处决,还有一千余名逃兵、无赖借机打砸店铺、掠夺百姓,如何处置请圣上定夺。”
“魏军俘虏接受两年劳动改造,两年之后准他们返乡,那些抢掠店铺视同盗匪,悉数扔进大牢,然后罚他们劳动十年,若是在昨晚杀人了,则以死抵命。”
杨侗对这一套十分熟悉,免费劳力不用白不用,这九千多名魏军能够在两年时间内做很多事情,当过贼军的他们觉得这是赎罪,觉得参与造反失败后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大赚特赚了,干起活来不但尽心尽力,更不会有丝毫怨言,要是以后成了正常的百姓,进行征发他们服傜役,个个都会怨言冲天。在赎罪的这两年时间里,他们可以为地方建设很多很多。
至于俘虏不愿从军,马上就准许他们各自返乡,还发放粮食和路费这种仁义之事,在大隋是不会存在的,你都造反了,不适当的处罚一番那怎么得行?再说了,他们闹得天下残破、十室九空,不让他们修缮城墙、疏浚水利、修得道路,难道还要朝廷出钱,另外请人来修缮?不可能的。
“末将遵命。”苏定方匆匆离开。
樊钦这时上前请罪,他伏首在地的行礼道,“罪将樊钦拜见圣上。”
杨侗翻身下马,亲自将他扶起,颇为感慨的说道:“樊将军的事迹,朕也听说了。若非命运作弄,将军早就拿着宇文化及的人头到达邺城了。不过将军这些年忍辱负重,于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为江都的胜利收复立下不小的功勋,可谓是大仁大义。樊氏一族终究没有辜负我大隋,我想建安侯在九泉之下也为你这个族孙的作为感到欣慰。”
“多谢圣上赞誉。末将本为隋臣,今日终于归隋,此生再无遗憾。”樊钦目中含泪,显得十分激动。
“朕今天册封你为左威卫将军,暂为江都留守,朕派一万士兵由你统领,守好江都城。”
樊钦得到杨侗好评,又受封为左威卫将军,前途一片光明,心中大为激动的行礼道:“末将誓死效忠圣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在樊钦身后的邴元真又是羡慕,又是紧张,当他看到大隋赫赫兵威的时候,就知道哪怕没有自己,隋军也能轻易拿下江都城,他的作用其实一点都不大,所以也不指望自己还能有什么仕途,只要杨侗给他一条生路就心满意足了。
见到杨侗已经安置好了樊钦,连忙跪下行礼:“罪人邴元真,特来领罪,请圣上责罚。”
杨侗笑道:“邴先生立下大功,足以功过相抵,请起!”
“多谢圣上。”邴元真松了一口气,请求道:“恳请圣上容许罪人返乡。”
杨侗微微一怔,笑着说道:“邴先生乃是瓦岗顶级谋士,智谋出众,极富谋略,只是翟让和李密身在宝山不识宝,致使先生碌碌无为,蹉跎半生,浪费大好年华。朝廷现在正值用人之际,朕希望先生能够为国效劳,也不负在世上走这一遭。”
邴元真愣了一下,慨然道:“圣上不嫌邴元真学识浅薄、不计以前之罪,元真愿为大隋效命,奉献毕生所学。”
“先生暂时在军中当朕的幕僚吧!”
“多谢圣上厚待!”邴元真深知杨侗识人用人是出了名的,将自己留在身边,是不知自己长于军还是政,这才没有具体任命。想了一想,又说道:“圣上,臣与单雄信是同郡人,有几十年的交情;臣愿前往全椒将之说服。”
“有把握吗?”杨侗眼睛一亮。
“单雄信为人仗义,臣没有十成把握,不过臣认为若是能够避免一战,值得一试。”
“朕昨天已派大军前往全椒,也不知道大军到了何处。若是能够在战前说降单雄信那是再好不过了,朕让一队士兵护送先生出发。”杨侗看中的正是邴元真在魏军之中的影响力和地位。
“臣遵命。”
杨侗当下指派一队玄甲军护送邴元真前往全椒县。等到邴元真离开,又对樊钦说道:“李密部将家眷应该都在城内,樊将军可派兵保护,不准任何人前去骚扰他们。”
“卑职遵命!”樊钦行礼退下。
杨侗翻身上马,不一会儿,就到了江都宫。
江都宫有高大宫墙包围,宫中种植了很多奇树异草,亭台楼阁和假山池鱼是应有尽有,李密的十几名妃子和子女们都在宫内生活。
但是最让杨侗在意的却是宫中珍宝,杨广当年南迁之时,带到江都的奇珍异宝、名人字画、孤本典籍足有数万箱,这一批珍宝先被宇文化及占有,惨败之后又落到李密之手,今天算是物归原主了。
昨天晚上,江都宫内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和守军不同,镇守江都宫的三千名士兵乃是李密的内军,忠诚度极高,他们和守军的使命不同,主要是保护李密的家眷,一旦江都城失守,就会保护他们夺门而逃,可惜的是江都城不战而下,当这三千名宫卫反应过来的时候,隋军已经杀到了皇城之前,经过一夜血战,以三千宫卫全军覆没告终。
当杨侗到达江都宫的时候,隋军已经把尸体收拾干净,到处是块块干涸成紫黑色的血浆,足以说明昨晚战斗之激烈。宫内已被牛进达率领的守军全面控制,隋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十分森严,尤其是后面库藏,专门派了一千名士兵看守,不准任何一人靠近。
见到杨侗到来,牛进达上前禀报:“启禀圣上,昨晚的战场主要发生在皇城,除了部分皇城官衙受损,后面的所有物品保存完好,没有受到任何损害?”
“李密的家眷呢?”杨侗知道李密现在有四子三女,是他立足瓦岗之后再生的。
“他们负隅顽抗,全部战死了。”牛进达说道。
“……”众人无语。
杨玄感造反失败,全家被诛,作为杨玄感首席谋士,李密一家也成了杨玄感的陪葬品,李密只身逃到淮阳郡,隐姓埋名,自称刘智远,招收徒弟讲学。这样过了几个月,写了一首《淮阳感怀》,诗写成后流下眼泪。有个觉得他行动异常,把这事报告了淮阳太守赵佗,赵佗派人搜捕,李密又逃走了,然后,他的妻儿又死了。李密是一代枭雄,最后在莫大胸襟接纳了赵佗归降。如今好不容易生了四个儿子、三个女儿,居然又死了。
只不过这些都是几岁的小孩,怎么可能负隅顽抗呢?这个吞吞吐吐、目光闪烁的牛进达明显是说了谎话。
“你确实李密的子女在负隅顽抗?”杨侗笑着问道。
“说来也是有些惭愧。”牛进达脸上居然出现几分羞赧之色:“末将昨晚率军夺下皇城,却不慎跑了一队贼军。”
杨侗笑眯眯的看着牛进达,示意他继续说下来。
“末将担心他们带着李密的子女跑了,亲自率兵追入宫中,只不过当时他们人多……”牛进达说到最后,言语有些磕绊。
“朕明白了,你当时兵微将寡,又怕李密的子女跑了,所以一古脑的放箭,李密的子女死了,大大小小的媳妇也死了,事情是不是这样?”
“圣上,你咋全都知道了?”牛进达目瞪口呆。
杨侗挑了挑眉,审视着牛进达:“老牛啊,咱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并不擅长撒谎?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一说谎就脸红,眼珠就会乱转?”
“这……”牛进达面红耳赤,一时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了。
自古以来,师如父,当年张须陀之死,罪魁祸首就是李密,除了罗士信这个事实上的徒弟,裴行俨、牛进达也是张须陀事实上的徒弟,个个都和李密有‘杀父’之仇,这有了报仇机会,哪能放过李密的子女?
这不是牛进达心狠手辣,而是当年的瓦岗军太过分了,杀不了他们这些大将,于是专门屠杀张须陀麾下将官的家眷,罗士信、牛进达的父母长辈就是死在瓦岗的报复之中。他们不可能对普通士兵的家小下手,于是只能拿罪魁祸首的李密家眷出气。
杨侗也明白张须陀在秦琼、罗士信、裴行俨、牛进达等人心目中的地位,当然不会为了反贼之后去责怪于他,笑着说道:“李密的子女真是天赋异禀,这么小就会打仗了,不愧是一代枭雄的后代,了不起。”
“……”牛进达的脸红得发紫。
房玄龄、杜如晦等人拼命忍笑,不过对于他们而言,李密的子女是反贼余孽,理应斩草除根,死在‘战争’之中,比事后宰杀效果好上万万倍。
杨侗没有再计较这个问题,而是与阴明月、杨沁芳直接走向了后来的库藏。
藏珍仓库和洛阳紫微宫的曜仪城一样,是一个专门陈放皇帝奇珍的狭长小城池,与南面的宫城只有一墙之隔,除了地面上的库房,地下还有地宫,目前由一名老宦负责管理。
老宦官名叫徐贤,年约六十,他在文帝时代便净身入宫,一步步升为内常侍。
从杨广时代起,徐贤和少先队员紫微宫的杨朝便负责看管内库宝物,数十年如一日的兢兢业业,做事细心,没有差错,所以无论是宇文化及还是李密,都继续把内库交给徐贤打理。
徐贤见到身穿龙袍的杨侗,战战兢兢地下跪行起了大礼,“宫奴徐贤参见圣上!”
“朕没有难为你的意思,你不用担心,带朕看看库中藏品,顺便介绍介绍。”徐贤是一个去势的可怜老人,杨侗自然不会与他计较什么。
“老奴遵命!”徐贤站了起来,带着杨侗三人走向了库房,介绍道:“圣上,江都宫比洛阳紫微城小了很多,这里的内库也比曜仪城小。由五座大仓组成。我们现在是在第三座,也是最大的主仓。整个仓城共有46345箱财物,东边两座仓城放置的是先帝编纂的书籍、原稿,以及名人字画和各类珍贵的孤本;西面两仓放置金银铜钱和金银铜器,主仓则是稀罕之物。”
听到徐贤报出的数目,杨侗大为震惊,忍不住说道:“据朕说所,皇祖父当年为了笼络骁果军,将宫中财物大量赏赐与他们;庐江北上涿郡之时,也带走了一些。后来宇文化及也以宫中珍宝大赏一干反贼,紧接着又是倾空内库北上,并和窦建德换了一些粮食。这些财物后来又落到了李密之手,想必他也拿去一些赏赐手下了。”
“圣上言之极是,每件财物出库,老奴都有详细帐本。”
“那怎么还有46345箱?不会是空的吧?”
“当然不是。”徐贤摇了摇头,接着说道:“陆、顾、朱、张、王、谢、沈、徐等等世家在南方繁衍几百上千年的时间,家里积累了数之不尽的奇珍异宝。李密把江南士族屠了个干净,他们的财富自然归李密所有。现在比起先帝南下之时,还多了一万余箱。”
通过徐贤之言,杨侗知道杨广从紫微城带来江都宫的珍宝有三万多箱,难怪他当年在国力大减、山河破碎的情况之下,还要责令工部大造龙舟,为的恐怕就是搬运这些沉重的奇珍。
这些东西几经易手,不但不少,还涨了一万多箱,给杨侗一种放高利贷的感觉,他不以江都为帝都,等到江南事了,肯定又要搬回洛阳紫微城。
史上的唐初为何那么穷,是因为李渊没有动世家门阀;现在就不一样了,等到灭了李渊,估计又会得到很多珍宝。
打仗的年代,钱来得真是快。
“李密这份赚钱本事,朕不得不服。都想封他为财神爷了。”杨侗深不感慨的说了一句,在徐贤的陪同下,随便的巡视了一圈。然后去找房玄龄、杜如晦等谋士商议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单雄信已经不足为虑,淮水以南的魏军,只剩下李密这一支了,只要将之歼灭,那么他所占据的江南就是杨侗的囊中之物,然后再去攻打孟海公。
至于淮北七郡中的王伯当、徐世绩就交给李靖好了。
…………………………………………
兄弟们有票的话赏几张呗—推荐票就好。。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