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bih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農夫兇猛 愛下-第448章 世界的溫柔饋贈(爲盟主辰朋諮詢加更2/10)看書-5obq6

農夫兇猛
小說推薦農夫兇猛
夜色沉沉,星光晦暗。
已经很有些寒意的秋风猎猎吹过,在森林上方发出呜呜的哭泣一样的声音。
篝火旁,李斯文郑重刻好六座墓碑。
没有坟墓,也没有衣冠冢,更没有隆重的悼念仪式,他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更不想讲大道理。
对于战死的六个牛头人,他所能做的,就是给它们一个名字,一个永远不会被抹去,不会被代替的名字。
未来如果再有牛头人加入,它们的名字不会叫牛十三,牛十五,牛十八,牛二十,牛二十四,牛二十五。而是会从牛二十六,一直排序下去。
把六座墓碑放好,过几日会带回去,竖在无名高地上,那里的风水还不错。
站起身来,李斯文仰望星空,这一刻他很意外的想到了五代君侯,那真是个牛逼的家伙,且别说他的战绩武功了,光是他的蓝色小球的存储上限被扩容到了3000点,就知道他有多牛逼了。
而李斯文的蓝色小球目前才扩容到1000点,就已经消耗了差不多七万左右的天工值。
另外毋庸置疑的是,五代君侯已经顺利的激活了红色小球,他之所以没能激活紫色小球,不是他的能力不足,而是幕后黑手还没有建国,还没有拿到天道章。
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大部分君侯。
不过,李斯文此刻突然想到五代君侯的原因可不是在缅怀这位前辈,而是他忽然想到一件让他舒服的事情。
那就是——
五代君侯自从被那个女夜叉夺权,然后落败远走他乡,所以他的世界之契就应该远离了他才对。
这是符合规则的。
但是,五代君侯都死了一百多年了,李斯文却还能从他的尸体里摸出来3000点天工值,3点规则之力,这说明什么?
说明了一件事。
那就是如果一个君侯,哪怕他输了,哪怕世界之契远离他而去,但是被他激活的小球却仍然会伴随他左右。
当然这可能会有点条件限制,比如必须扩容到某个数值。
像是五代君侯,李斯文就没有在他的尸体上汲取到生机值与灵魂值。
他打了那么多胜仗,汲取的灵魂值不知有几十万点呢,可却是一点都没有留下,这应该是有什么原因,比如用来给自己的孩子提升智商什么的,毕竟他的情况很特殊……
生机值呢,五代君侯半辈子都在打仗,估计没有扩容多少。
“所以啊,给小球扩容这件事还真是一件让人喜闻乐见的好事,就算哪一天世界陷落了,因为无法完成拯救世界的任务,世界之契直接作废,我手里却还能攥着被激活的小球,啧啧啧,舒服,太舒服了!”
李斯文如此想着,却也有一种深深的忧患,因为他很担心,他的猜测会变成现实。
因为这是符合逻辑的猜测。
一旦某个净土陷落,这个世界的规则面皮再也无法维持,世界就等于陷落破产,那么用来维持世界之契运转的力量就会中断。
到那时,世界之契会自动消亡,所有功能都消失,只剩下可以保留的小球。
当然那个时候,他的所有技能,所有属性,都还会存在,就像是云娘,她的世界之契消失了,她也没有因此变成废物,巡林人职业,锻造大师职业,乃至奔雷射手职业都保留着。
只不过曾经可以从数据层面直观查看,现在就变成了只能约莫了。
就是不知道云娘是否还保留着小球?
一念及此,李斯文立刻就去找云娘询问。
然后,云娘的神情变得非常非常惊愕。
“你怎么,会突然想问这个?”
“随便想想,怎么,你不会真有小球存留吧?”这回轮到李斯文惊讶了,毕竟云娘不是君侯的。
云娘就点点头,“这是每个获得世界之契,且能够有一定建树,哪怕最终世界之契散去,却仍然会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的候选者的福利。”
“温柔以待?咱们能不能不用这样的修饰词。”李斯文呲牙道。
“不然呢,作为失败者应该一无所有才对吗?失败者就没有人权啦!”云娘反问,然后坐在那里,遥望着星空,出神地道:“反正我是感觉这个世界挺好的,可惜就要陷落了,想想也很伤心。”
“你又何出此言?”
“不然你干嘛在研究若世界之契消散后你会怎样?”
李斯文无语。
“说说看,你还剩几个小球?”
“两个,一个是生机球,上限是100,一个是灵魂球,上限是60,至于天工球,因为上限低于50,所以无法存留,至于规则球,我压根就没激活过。怎么,你这个土豪,想来包养我?”云娘忽然转头问道,篝火倒映下,她那张脸还是蛮精致的,尤其配上粗犷的精钢重铠,那种反差……
李斯文心中有微澜闪过,旋即无踪。
“砍树,杀怪的话,还有生机值和灵魂值吗?”
“有,但是减少一倍,比如曾经我砍一棵大树能有8点生机值入账,现在就只能有4点了,杀怪也一样,但其实这两样都不缺,我缺的是上限。”云娘随口道,顺便还很自然的撩了一下头发。
真·撩汉技能发动!
于是李斯文的心中又有微澜闪过。
“生机值与灵魂值与你现在还有什么作用?”
“作用很多,但与有世界之契时不太一样,最简单一点,生机值能回血了,一点生机值就能恢复一点生命值和一点体力值,而我的领域技奔雷,需要满500点体力才能释放一次,然后每次会消耗300点体力,换句话说,如果我的生机小球能达到300点,我就能在短时间内释放两次,怎么样,李大土豪你心动了吗?一点规则之力,便可以加50点上限的。”
云娘微笑着,李斯文这一次是真的心动了,但他还是皱眉问。
“如果我这次不问,你就不打算说对不对?”
“那你也得让我有时间,有机会说才行,更何况,涉及规则之力这么珍贵的东西,我怕你会杀我灭口。”
李斯文沉吟许久,这才指着大橡树的最顶端,郑重道:“要不要一起去看日出?”
“荣幸之至!”云娘笑吟吟站起来,目光水一样温柔……
——
“呸!”
“狗!”
“男!”
“女!”
无数暗恋(垂涎)云娘的家伙心碎了一地。
——
这不是一个安静的夜晚,但日出还是很壮观的。
战争结束,可以准备回程了,昨天李斯文雪蜘蛛军团那里弄来的两万点天工值都被他打造了二十套有着鱼头甲做内衬的,牛头重甲,嗯,一吨的那种。
因为经此一战,他是深刻认识到牛头人太出色了。
所以未来需要多抓一些牛头人英雄单位,而这就得麻烦乌鸦魔君了,更得多亏李斯文的养猪计划。
夜叉魔君被击败的消息很快会在诸多入侵魔君那里传播开来,如果没有乌鸦城,以及上千里的乌鸦长城的阻隔,李斯文敢用脚后跟发誓,北面的三魔君会逃得比兔子还快。
但是现在,因为非常相信城池的防御力量,三位魔君不但不会撤退,甚至还会不断增兵,甚至还有可能把其他魔君给吸引过来……
唉,人生啊,就是可以这么滋润。
所以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李斯文都会装作很憋屈的,无可奈何的样子,但是俘虏牛头人英雄这件事却得紧锣密鼓的进行。
今天野猪人和牛头人会分批的把将近十万公斤的鱼头甲,以及十五万公斤的钢锭运输到望月城。
剩下的人则是要继续挖掘大橡树,李斯文亲自在这里督工,不,他是亲自动手开挖。
警戒的事情他交给了云娘,她的领域技奔雷如今终于可以在短时间内释放两次了,虽然这消耗了4点规则之力,但李斯文认为还是非常值得的。
因为云娘的领域技几乎就是敌对半步传奇乃至传奇单位的克星。
就算是传奇,只要领域被破掉,也就相当于半步传奇,这样一来,战斗就会轻松很多。
是的,李斯文已经在考虑,未来若是世界沦陷,世界规则的面皮没了,幕后黑手能批量打造传奇级单位的后果。
和幕后黑手比家底,那就是耗子与猫谈恋爱一样不知死活。
所以他必须需要一些能克制敌人的手段。
未来,他甚至打定主意给云娘的生机球再提升一个台阶,让她可以在短时间内连续释放三次奔雷领域技。
这基本就能等于废掉三个传奇的样子。
不止如此,李斯文还得想办法给自己的几个小球扩容,无论如何也要突破50存储上限,万一世界陷落了,他也能有一战之力的。
哦,还有一件事,昨天晚上,云娘给他一枚灰扑扑的橡木果实,但据云娘所说,当初摘下来的时候的确是金色的。
就是青狼要寻找的那枚。
至于为什么?
不用问为什么,曾经八代君侯的希望之城何其强大,神女峰上的橡木自然也是他们的财产,所以云娘有金色橡木果实不要太容易。
不过云娘说这玩意种不出来橡木,过去十年,她把这果实埋在地下足足九年都没有发芽,也没有腐烂,好像很神奇……
如今既然这棵大橡树树根里还有一株绿芽,不如移植回去试试,万一成熟结果的话,大概可以养活五个半步传奇。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