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ac7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主神再啓笔趣-第八百六十九章 擡手移山相伴-gbi7f

主神再啓
小說推薦主神再啓
‘射日神山,还没有做出决定吗!’
古盛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了天边,一团阴云带着雨水席卷而来,炎热的射日神山之下的先天精骑,迎来了久违的阴凉。
青龙在天穹之上盘旋而动,在长达百丈的青灵面前,紫龙就是个幼生体样的小家伙,实在是比例悬殊。
申公屠仰头看着古盛,“滕青虎,我射日神山都已经愿意封山百年,不理炎州之外的所有事情,为什么你还不愿放过我们!”
“我做事,需要与你解释,你应该庆幸,自己没像逍遥宫的丁老怪一般,连躲得机会都没有。”
古盛的真实想法自然是没必要和这种老古董解释,他们的认知当中,底下的百姓就是蝼蚁,压根不会在意,古盛要是说了原因,他们只会觉得荒唐无比,为了区区一些蝼蚁居然和他们射日神山为敌,这简直是笑话。
古盛选择覆灭逍遥宫而放过射日神山,给了他们别的选择,算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他夺下青炎二州,是准备切实改变两州百姓的生存环境,但若是想要执行他的条款明细,就必须得到民心支持。
青州逍遥宫横征暴敛,早已不得人心克控制不住地盘,古盛将他们彻底覆灭之后,倒是更容易展开工作。
但是炎州射日神山还在巅峰,扎根炎州两三千年,对炎州掌控不是逍遥宫对青州可比的,若是强行灭了他们,仇恨积聚之下,至少这一代人的民心难收,实在是太过耗时。
而且,古盛也不是一个喜好杀戮之人,所以给射日神山留了条退路。让他们做出和青湖岛同样的选择,暂时保留他们一郡之地。
不过,需要射日神山南镇蛮荒,由炎州中部的射日山脉,整体收缩到九州极南之郡,与蛮荒直接接壤之地。那个地方相对射日山脉而言,环境和各种资源定然是远远不及,真的这样子妥协了,射日神山付出的代价可比青湖岛高多了。
申公屠霍然持弓搭箭,瞄准半空的古盛,“滕青虎,你如此这般欺人太甚,当真觉得我们射日神山失了武人血性,不敢拼死一战乎!
我射日神山立宗射日山脉三千余年,祖地不可丢,我等也不会那么容易妥协……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射日神山的破虚神箭!!!”
咻咻……
申公屠和申公伏两兄弟同时出手,射日天狼挡在他们的前面紧紧守护,这两兄弟乃是射日神山如今的最强之人,他们施展的自然就是射日神山的最强绝学。
射日神山地处炎州接壤蛮荒,以箭术闻名于世,最为出名破虚神箭号称能够威胁洞虚强者,次一级的裂虚箭,对于虚境大成也能造成生命危险,亦是无比恐怖。
这两兄弟如今联手,动用的自然便是射日神山为数不多的破虚神箭,两个代表射曰神山极致的箭术大家联手,两道流光在半空
“这……好可怕的一箭!”
滕青山眼看着这两道箭啸炸响这才反应了过来,内心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心悸,他心中自忖,若是自身没有神甲和开山神斧,十有八九是无法接住这破虚神箭,就算是能够接住,也不会很轻松。
他现在也已经算是虚境之中的强者了,就算是不如入虚大成,但接他们一招,至多退了二三十丈就能卸去劲道,可这破虚箭,没个一两里地,怕都没法让它停下,绝对是极端的恐怖。
铛铛……
两道金光只在空中留下残影,滕青山便是觉察到了自己表哥这边天地之力极速变化,他这才转头之时就传出了两声爆鸣,两道箭影定定的停在古盛身前三尺之地,虚幻的黑白二色形成的光膜将他全身护住。
这破虚神箭甚至没能命中目标,直接被古盛的护身气劲挡住,蕴含阴阳遁奥义的护身罡罩可以说是攻防一体,两根破虚箭震颤片刻之后整个爆为齑粉,随着清风徐徐而散。
“这便是你们,顽抗的决心,当真是荒谬!”
古盛依旧是冷声开口,而射日神山所有目睹这一幕的武者都是有了些恐惧和心冷。作为射日神山的一员,他们一直被灌输破虚神箭天下无敌的说法,在他们的心目中,就算是破虚至强者,面对破虚箭也会惊艳侧目,这从此箭的命名便可以看出。
可是今天,他们心中的神话崩塌了,破虚神箭不说伤敌,甚至没能近身到对方面前就被气劲崩碎,这无疑是一种羞辱,而他们心中的神话也在这一刻彻底崩塌。
“射日神山,罔顾我命,今将其流放极南蛮荒永镇,不得恩令,不允回返九州……”
古盛声音清冷的宣布了对于射日神山的发落,只见他说话之间缓缓伸手一捏,伴随着他的言语,整个射日神山忽然地动山摇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山在晃,可射日山脉从来没过地震啊!”
“我们,我们好像在升空啊!”
……
射日神山的众多武者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劲,从来没有过地震的射日山脉,这一刻居然整个山头都在晃动了起来。
他们在恐惧,可是射日神山之外的武者却感觉到了惊悚,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伴随着古盛的动作,这射日神山仿佛被人提了起来一样,整个三四千丈千丈高耸入云的山头,居然拔地而起上下分离,腾空将近百丈悬浮雨九霄碧落之间。
“申公屠,你说射日神山祖地不可丢,那我满足你的要求。但尔等犯我威严,不可不罚,从今以后,射日神山就远离九洲,去蛮荒赎罪吧!”
古盛的声音在整个射日山脉之中回荡着,所有人惊骇的目光当中,整座射日神山伴随着他的一挥掌甩袖,化作一道流光撞入南面青天白云之中不知所踪。
“这是……移山……”
“当年禹皇五斧开山,秦帝一掌断河,今日又有这位抬手移山,难道……”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