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00a熱門連載小說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愛下-877 再一次的來到千羽學院推薦-81waz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小說推薦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千羽学院内,此时的千羽学院已经变得一片寂静,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就好像是死去了那样。
一片寂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莉雅姐,这就是我们要来的地方吗?”
奥托看着这座明明只过去了几天,却已经被绿色的植被所彻底环绕的学院,手中把玩着一枚硬币,看起来很是悠闲的模样。
阿尔托莉雅看着把玩硬币的奥托,看着他单手把硬币抛起来,又接住,抛起来又接住的样子,阿尔托莉雅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奥托这个样子好像那些街头混混一样,特别是奥托现在还换上一套高中生校服穿着。
阿尔托莉雅不明白奥托为什么要这么穿?
按照奥托的性格,他不应该是这样的孩子才对,正常情况下,他一直都会保持优雅,现在居然会这样子玩闹。
阿尔托莉雅有些难以理解。
难道说这是因为聊天群里面的那些家伙教坏奥托了吗?
阿尔托莉雅把这个可笑的想法抛出脑后,可是,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话,奥托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阿尔托莉雅百思不得其解。
而现在,跟在阿尔托莉雅他们后面两个死士瑟瑟发抖的跟在他们背后,原因也很简单,现在的她们总感觉自己看到了大人物的一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很担心自己分分钟会因为知道了自己不应该知道的东西而被干掉。
但是她们没有离开的想法,原因也是非常的简单,因为听阿尔托莉雅说,她们这一趟过来是为了接自己的女儿回家的,所以为了自己的孩子,她们就算是再害怕也不会离开的。
“那我们现在还是赶紧出发吧,别让那个孩子继续疼下去了。”
阿尔托莉雅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在心中感慨世界意志的修正力,曾经,将会诞生在这座城市的拟似律者,就是一个叫做由乃的孩子。
现在被转化为律者的孩子仍然是由乃,据阿赖耶所说,再过一段时间,那个孩子的意识就会恢复,既然她的意识马上就要恢复,那就赶紧阻止她继续转化下去,崩坏将她复活已经够了,不能够让其继续进化下去了。
花的时间越长,律者的黑暗面就越大,也就越难抢救回来,所以,这个时候动作快点,还是比较好吧!
不过……
“由乃的家长,我在这里建议你们两个先在这里等我,为了以防万一,避免你们接下来会受到你们女儿的攻击。”
阿尔托莉雅,看着两位死士,表情认真地这样说道。
听到这话的两名死士有些吃惊,当她们互相对视一眼以后,看到自己的爱人眼神中的那意思,她们两个的表情同时变得坚定了起来,并且同时转过头看向阿尔托莉雅。
“骑士王大人,我们愿意去找我们的孩子,如果可以的话,能够在行动之前先让我们和我们的孩子说一句话嘛?那孩子现在一定非常需要我们,我们并不愿意留在这里,我们想要呆在她的身边。”
听到这句话,阿尔托莉雅在心中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剧情里,由乃,苏醒过来以后是这么说的,说自己的同学欺负自己,说自己的母亲,因为一点小事就会被挨骂,在剧情里面的时候,那孩子还有意识的时候,就表示自己因为晚起了,所以被老妈骂了。
而现在看起来,由乃的家人,还是非常爱由乃的,只不过也许在家教方面可能严格了一些,不知道会不会上升到严苛的地步。
虽然很严苛,不过爱是肯定的,看来接下来还要派人跟家长沟通一下,了解个情况,再确定一下家长究竟是传统类型的家长还是什么类型的。
重点是确认一下有没有进行体罚,如果只是辱骂的话,还好,毕竟这个年纪更年期,又对自己的孩子行为举止看管的很严格,会骂人很正常。
不过还要再确认一下,是不是掌控欲过头的家长,如果是掌控欲过头的家长的话,就必须要插手一下她们的家事了。
就算有直感保证爱方面没有问题,但是有时候只有爱,教育方案不行也不可以啊。
“既然你们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那么就一起出发吧。”
阿尔托莉雅露出温和的笑容,将自己刚才脑海中想到的那些全部都埋到了心底,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问题。
一间不知道具体在几楼几层的教室,这个教室变得非常的混乱,课桌椅已经随意地摆放在地上,一点都不整齐,东倒西歪的,要是正常情况下,老师看到这点,一定会叫学生们摆放整齐吧!把课桌椅全部都扔到墙边乱摆乱扔倒掉也不管成何体统?
但是,老师已经不可能再次站在这个教室里面开口了。
在教室的中央,一位有着灰色偏蓝头发的少女,此时的她正抬头跪坐在学校教室的中央,眼睛是绿色的,失去了所有的神采,就静静的跪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一条又一条的绿色藤蔓在她的身上蔓延出来,而这些藤蔓也全部都缠绕在了其他倒下死去的女同学身上,那些女孩们早已死去,至于死去的原因,自然是被,崩坏所感染的死士所杀死,她们虽然已经早已死去,但是她们的尸体还留有用处。
现在她们的肉身里面的营养正在被由乃所吸收,这些养分,将会让由乃变得更为强大,而且这里的尸体并不是只有,这间教室的,尸体,要是营养不够的话,那些藤蔓还会继续去找寻营养,继续去找寻尸体。
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是谁?为什么感觉,这么的奇怪?
嗯……我好像是叫做由乃?这是我的名字吧?嗯,记忆逐渐恢复了,我确实是叫这个名字呢……正常情况下,这个时间点,我应该在,上课才对?这里也确实是教室,那老师和同学们呢?他们怎么好像不在的样子?
难道说我又被一个人留在这了吗?
好想要离开这里,可是为什么我动不了?不能够随着自己的意愿在动,难道我是在做梦吗?
身体好痛,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往自己的身上强行塞入一些很让我反感的东西,这种反感简直就像是本能一样,下意识的就厌恶了,可是……那种奇怪的东西进了到我的体内,却让我有种莫名的喜悦……这是因为变强,所以才感受到的喜悦嘛?
这样的感觉还真是美妙啊!感觉心情越来越愉悦了,总有一种想要尝试运用一下体内这种奇怪的力量……那种让人感到反感的感觉也变得越来越少了,并且还总感觉自己好像变得有些更加渴求这些力量了……
想要更多……
把眼前的这个教室给毁掉……可是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但是这样的想法还真是越想越想要去做啊!
可是我一下也动不了,我为什么动不了?即便是动个手指,闭上眼睛,扭个头,都做不到,这是为什么?
好无聊……这种什么都做不到的感觉,好无聊……好可怕……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接下来我会遇到什么?
爸爸妈妈他们会来找我吗?会来救我吗?
有没有人能够来救我啊?有没有人能跟我说一句话?哪怕只是一句也好,求求你了,神明大人,别让我一个人什么都做不到的呆在这里!!
我好害怕……
短短的几分钟过后,阿尔托莉雅眉头一皱,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群主,我撑不住了!我打不过崩坏意志!”
这时有一道声音突然传进了阿尔托莉雅的脑海中,阿尔托莉雅很清楚,这是阿赖耶在跟自己通话。
“阿赖耶发生了什么事吗?你受伤了没?“
阿尔托莉雅立刻在脑海中进行回复,对此感到关心。
“受伤这种东西不存在,毕竟像我这样的怂货,遇到崩坏意识,我立刻就跑,一点想要和对面正面刚的想法都没有。”
“不愧是你……“
听出阿赖耶言语中的自豪,阿尔托莉雅只能够这样评价。
“总之,究竟发生了什么?为我讲解一下,不然的话我也搞不清楚现况,你刚才到底干嘛去了?“
“我?我刚才办正经事去了,之前我之所以会下线,那是因为我想让由乃那孩子不会产生那么多的负面情绪,所以我就弄了一个小分身一直守在她的身边,想要为其提供援助,然后崩坏意识就来把我赶跑了,不知道崩坏意识究竟抽什么风,直接跑过来把我的小分身给打报废了,还好,我这边并没有痛感共享,不然的话,那酸爽,啧啧啧……”
“别乱跑题,说重点!“
阿尔托莉雅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无奈。
“总之就是崩坏意识不知道什么情况,不按常理出牌,像由乃这样子,连律者都不算的孩子,为什么崩坏意实会把关注点放到她的身上?按照崩坏意识的特点还有行动风格,他不应该会出手才对,她只会静静的等待,最后一个律者出现,然后把人类推翻,除非会出现向第二律者西琳这样让她感到有趣,让她感到可以玩玩的棋子,可是由乃无论怎么看都没有资格,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会不会是因为你?“
阿尔托莉雅此时提出了一个猜想。
“因为我?”
阿赖耶的语气中有些诧异。
“你仔细想一想,作为和他对立面的人类抑制力,从某个方面更是同位格的家伙,你好端端的不继续在一边看戏,或者是搞什么阴谋,想尽办法的要抗击崩坏,正常情况下,你不应该去接触他们崩坏侧那一边的角色才对,就算会去接触,按照你在第二次崩坏的表现,也是为了消灭律者,可是,你现在却在帮一个律者是人类的一面,努力的让她在崩坏侧那一边逐渐远离,这就是相当于你挖了祂的墙角,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会下场赶人也不奇怪。“
“不应该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之前瓦尔特.乔伊斯选择加入人类这一方,没有雷电芽衣那孩子也选择站在人类这一边的时候,他怎么就没有动手呢?”
“这是不一样的啊,阿赖耶,这出发点完全不一样,要是那些律者是因为人类的原因,选择了背叛,崩坏意识自然不会去管,因为那是他们的选择,他也不屑那些叛徒,反正只要自己最后的杀手锏出现,基本上就没有任何问题了,所以你们再怎么乱搞,他也不会管,但是如果是你出手的话,那整个事情的意义都不一样了。
因为你是抑制力,不是人类这个个体,而是和他一样的概念体,所以他会看中你,对待你的态度,也和其他的人不一样。
你下场这么做就相当于是抢了他的玩具,侵犯了它的威严和权威,那么他自然会因此而动手,他的玩具可以放在一边让他自己坏掉,也不能够让你来抢,那家伙的想法,大概就是这么样子吧。“
“你说的还挺有道理的,不过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更有想要这么做的想法了,以后我不仅要去找律者,我还要去尝试找一下死士,找下崩坏兽什么的~”
“你这么做是想要搞一些什么?“
“群主啊!你不觉得我这么搞?就好像是在给他戴绿帽子吗?”
“他对于其他的崩坏产物都是以对待玩具的想法看待的……“
“不需要你的强调,群主,虽然事实是如此,但是我会想办法让她产生这样的感觉的~”
“你这家伙就不怕玩脱了?“
“玩脱是不存在的!!只要这个星球上还有人类!我就不可能死翘翘!而且要是实在没办法的话,我可以拉阿尔宙斯过来啊!”
“你不是很不希望阿尔宙斯过来吗?“
“是啊,所以我刚才就说要是实在没办法的话,我才会这么做~”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