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9omo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天唐錦繡 txt-第八百八十六章 大軍壓境展示-i4tg5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驾!”
胯下战马长嘶一声,四蹄翻腾,箭矢一般奔出。
三千玄甲铁骑齐齐发动,一时间蹄声如雷般轰鸣,尘土飞扬,汇聚成一股洪流,直直向着北边的建安城奔去。
沿途有携家带口背负行囊的高句丽百姓远远的看到这样一支威武雄壮的军队,不禁骇然变色。
如此强军,高句丽如何抵挡?
而此刻的平壤城皇宫之内,高句丽王高宝藏与渊盖苏文相对而坐,沉默无语。
好半晌,桌案上的茶水已经温凉,高宝藏才叹息一声,颓然道:“占据糜烂至此,大莫离支可有何良策?”
渊盖苏文没有回答,拿起茶杯呷了一口,发现茶水温凉,便敲了敲桌子,让一旁肃立的内侍又换了一壶新茶上来,斟了一杯,漫漫的喝着。
建安城失陷的消息传来,使得整个宫殿之内气氛凝重。
唐军数十万大军倾巢来攻,的确给高句丽带来巨大的压力,然而朝野上下却有着一股莫名的自信——这是隋炀帝三次御驾亲征尽皆铩羽而归带来的自信,隋炀帝倾全国之力未能征服高句丽,大唐也不行!
当然,再是有信心,对于即将到来这场战争的艰苦也做了充分的准备,毕竟大唐立国之后国力突飞猛进,尤其是国内各方势力都紧密围绕在李二陛下周围,再不复隋朝之时国内政局动荡、各方掣肘之形势,可是毫无余力的发起攻击,高句丽必定很难抵挡。
所以渊盖苏文从一开始便依旧采取以往抵抗隋朝的战略,那边是坚壁清野、且战且退,用空间换取时间,一步一步将唐军诱入高句丽的腹心之地,然后等着严冬降临,使得不耐严寒的唐军兵卒迅速减员,同时让酷寒的天气、漫天的大雪截断唐军的后勤补给,让唐军难以为继,自动退出辽东。
隋炀帝三次东征,几乎都是如此失败。
然而渊盖苏文现在却陡然发现一个问题,战略没有错,硬碰硬的野战高句丽毫无胜算,几场大战就能将全国的兵力都打光。可他万万没想到唐军推进的速度居然这么快。
唐军号称三月份开战,其实在此之前唐军的先锋军就已经在新城一带突破高句丽的防线,强渡辽水,进入高句丽腹心之地。等到李二陛下御驾亲征来到辽东,唐军已经连续攻克新城、通定镇、南苏城、玄菟城、盖牟城、远东城、卑沙城等等数座山城,大半个辽东都被唐军攻陷,兵锋直抵辽东重镇安市城。
唐军推进得太快!
兵锋所至,攻无不克,历史数十年修建、被高句丽上下寄予厚望的“辽东长城”在唐军面前犹如纸糊一般,一戳即破。
若是以这般速度,怕是未等到严冬到来,唐军铁蹄依然踏遍辽东,攻破平壤城……
此刻面对高宝藏的疑问,素来信心十足的渊盖苏文也有些沮丧,叹息道:“怕是要让王上失望了,臣下并无更好之计策。”
高宝藏目光灼灼,看着这个高句丽最大的权臣,心底说不出是喜是忧。
他之所以能够成为高句丽之王,完全是因为渊盖苏文的一手扶持,这方面算是他的“恩主”。
然而渊盖苏文嚣张跋扈、独揽大权,使得他这个高句丽王形同虚设,除去唯唯诺诺之外,还得加倍小心莫要忤逆了这位权臣,被其一刀斩杀,另立新王。
若是唐军不可抵御,直至攻破平壤城,渊盖苏文必死无疑,自己这个高句丽王却很大可能幸免于难,毕竟大唐不可能将整个高句丽国土尽数兼并、另立府县,到头来还是需要自己坐在这里,替他们稳定民心,才可以从容消化这一片广袤河山。
故而,他心里倒是并不急迫,面上一片愁苦凄怨之色,实则打定主意看渊盖苏文的笑话……
听到渊盖苏文的话语,高宝藏心底冷笑,口中却安慰道:“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前隋曾经数度来犯,亦是雄师百万、气势汹汹,可不也是被咱们一次一次的打回去,却动摇国本、江山倾覆?如今之大唐看似强盛,却也未必就比当年的大隋强大,咱们能大败大隋,自然也能够大败大唐!”
渊盖苏文默然不语。
他心中岂能不知高宝藏等着看他的笑话?不过是在等紧要关头,懒得和他计较而已。
他能扶持高宝藏上台,若要将其废黜,亦是不费吹灰之力……
对于高宝藏之言,更是嗤之以鼻。
曾经他也如同高宝藏一般的想法,大唐固然强大,难道还能强的过大隋?当年大隋南征北战,先后降服突厥、征服林邑、驯服契丹、收复琉球、震服伊吾、攻土谷浑,打下了庞大疆域。
今日大唐之国境,大多亦是继承于大隋。
其国内经济繁荣、粮食富足,兴洛仓、回洛仓、常平仓、黎阳仓、广通仓等等仓库存储之粮食皆在百万石以上。其西京府库,成为大唐的库存,至今未尽。
隋朝已灭亡了二十年,可那时的粮食布帛还未用完……
隋炀帝三次征伐高句丽,两次出兵百万以上、一次超过六十万,而征召的民夫数量更是军队数量的两倍。
如今大唐东征虽然号称百万大军,可渊盖苏文推测实际上绝对不会超过五十万,大唐之国力,相比隋朝鼎盛之时,依旧有着不小的差距。
综合种种,似乎大唐比隋朝好对付多了。
然而现实却是,大唐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将辽东半数以上的山城尽数攻陷,不仅辽水天堑难以阻挡唐军步伐,辽东长城更是形同虚设,唐军铁骑长驱直入,势不可挡……
安市城汇集了高句丽精锐部队二十余万,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可是一旦被唐军截断补给之路,无法得到平壤城的支援,又能抵挡唐军几天?
唐军那种可以发出惊天震响、足以开山裂石的火器,天下最坚固的城堡再其面前也不敢说一句“固若金汤”,这令渊盖苏文心里满是阴霾……
良久,他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淡然道:“王上但可安居宫中,边患之事,自有臣下料理,定要让高句丽千秋万载,王位世代传承!臣下府中尚有军务需要料理,先行告退。”
也不等高宝藏允可,已然起身,略微俯身施礼,转身大步走出宫殿。
高宝藏跪坐在桌案之后,并未因为渊盖苏文的无礼而有所恼怒,反而轻轻的呷了一口茶水,微微一笑。
高句丽被唐军倾覆又能如何?
自己乃是大唐皇帝册封的高句丽王,金册玉玺仍在,难道大唐还能矢口否认不成?再加上大唐需要有人替他们稳定民心,所以自己这个王位几乎稳如泰山。
只要王位能够保得住,余者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渊盖苏文在,自己也仅只是一个傀儡,还得时刻保持小心,免得激怒这个暴戾之人惨遭毒手。即便如今自己小心翼翼,可是以渊盖苏文展露的野心,迟早有一日会废黜他这个高句丽王,自己登上王位,家传天下。
那还不如换了大唐来,起码自己的性命有所保证……
……
渊盖苏文从皇宫出来,策骑走在街上,左右亲兵严密护卫。
皇宫前原本肃静的街道,如今却是人流熙攘,无数百姓商贾携家带口涌往城门,人嘶马叫,孩童哭泣,令渊盖苏文忧心忡忡。
东川王二十一年春二月,“王以丸都城经乱,不可复都,筑平壤城,移民及庙社”至今,即便是隋朝大举攻伐之际,平壤城也从未如今日这般慌乱。
很显然,平壤城的百姓怕了……
渊盖苏文心中有一股暴躁的火苗在燃烧,既然生为高句丽之子民,自当尽忠报国、与国同休,至此国难当头之际,这些草民不知以死报国,反而携家溃逃,导致军心崩溃,实在是该死!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