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ps1g火熱都市小說 祭煉山河 ptt-第1770章 我生,你死展示-ucsf2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妖月道:“黄牛妖的修行,秦宗主就不必插手了,本座准备收它当坐骑,自会帮它一二。”
秦宇点头,“能被妖月收为坐骑,也是一桩造化。”他松开牛角,眼神扫过周边,“这里是?”
“天妖殿。”妖月嘴角挂着冷笑,“当年,他开创的地方,也是我妖族最辉煌的岁月。”
秦宇眼神,突然停在一副壁画上,他看到了妖月的身影。
而妖月身边,与她神态亲近的,居然是个男子,星眉剑目形容此人,都感觉有点委屈了。
真·大帅比!
“那是……”
妖月皱眉,看了眼秦宇,“你与他同行一段时间,居然不认识?”
似一道惊雷,直接劈中脑门,秦宇整个人都木了。
肉肉……他是肉肉……
这怎么可能!
“啊……是这壁画,我看得不清楚。”秦宇掩饰住自己的失态,依旧是念头打结。
谁能告诉他,究竟怎么回事?
男人,女人?他有点糊涂了!
妖月怀疑的,看了秦宇一眼,没找到什么东西,皱眉道:“好了,暂时不提他了,先做正事。”
秦宇深吸口气,“嗯,先做正事。”
他道:“等下,我会突然出手,偷袭那一族族长,配合你一起出手,将他斩杀于此。”
妖月道:“可以。”
她起身,“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动身吧。”
“好。”
秦宇伸手,拍了拍小黄牛,“黄牛兄,告辞了。”
与此同时,一道声音,直接黄牛妖心底响起。
“不该说的话,一句都别说,不然炖了你!”
肉肉的事,还是等以后再说,现在就挑明了……鬼知道妖月,会不会直接发疯。
下一刻,妖族祖地深处。
轰——
空间破碎,滔天剑息爆发,伴随而来的,是妖月冰冷声音。
“不愧是真皇境剑修,果然很难杀,但今天,你依旧在劫难逃!”
她身影出现,抬手一按。
轰——
一座山影,骤然浮现出来,将秦宇镇压在内。
剑鸣爆发,山河剑悍然斩出,恐怖剑息贯穿天地。
刹那间,与山影碰撞到一起,传出惊天巨响。
“族长帮我!”秦宇咬牙低吼。
那一族族长,抬手一拳打出,将青神暂且震退。
唰——
他身影一闪,出现在秦宇身边。
“秦宗主……”
话没说完,那一族族长,猛地瞪大双眼,面露惊怒之意。
他面前,恐怖剑息瞬间爆发,没有半点迟疑,直奔他头颅斩下。
“秦宇!”
怒喝中,那一族族长,仓促出手抵挡。
轰——
整个人像是一块大石,被直接斩飞出去,翻滚中鲜血抛洒。
毫无防备的,硬生生挨了秦宇一剑,若非那一族族长已是皇境至强层次,至少也是重伤下场!
可没等,那一族族长稍作喘息,他身边空间破碎,妖月一拳打出。
嘭——
那一族族长,被重重击飞出去。
局势陡然大变!
与亡灵天妖大战,已占据上风的洞庭之主、渔夫两位上古遗民真皇,脸色蓦地一变。
唰——
唰——
毫不犹豫,两人同时退后。
而此刻,青神的身影,悄然出现在那一族族长身后,抬起双臂,周身青气弥漫。
可就在这时,她脸色微变,毫不犹豫停手,直接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璀璨金光爆发,斩过青神所在。
那一族族长,终于停了下来,获得了喘息机会。
他手中,持着一把金色长剑,恐怖气息自剑身中,源源不断涌出。
眼神怨毒,死死锁定住秦宇,“秦宗主,为什么?”
秦宇面无表情,“因为,本宗想要你死!”
那一族族长神色狰狞,咆哮道:“杀本座?你找死!”
他抬手,重重一握。
可结果是,什么都没发生,秦宇依旧好端端的,站在面前。
那一族族长,脸色越发难看,“长生种的残躯,果然是恐怖,居然能化解掉本座,留在你身上的所有后手!”
他抬头,眼神扫过众人,“你们没有听错,秦宇身上的确,藏着一位长生种的残躯,所以他才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拥有今日实力。”
“妖月,本座愿意放弃,对妖池的计划,只要你愿意跟我联手,共同诛杀秦宇!”
妖月摇头,“本座并不相信,一个言而无信之辈。”
那一族族长大笑,声浪滚滚,“看来,你们两个早就已经狼狈为奸,设了这个局,要将本座留下!”
他扬起手中金色剑,“但本座,是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你们杀死的!毕竟,这世界上,并非只有你们才有后手!”
轰——
金色剑猛地斩出。
不过这一剑,没有攻击任何人,笔直斩入苍穹之中。
妖月脸色一变。
“国师大人,此时还不出手吗?”那一族族长大喝。
唰——
一名道人身影,顺着被金色剑,斩出来的裂口,直接出现在众人面前。
赫然,就是大秦国师!
他微微一笑,拱手,“多谢族长。”
抬头,眼神落在秦宇身上,道:“秦宗主,你与我大秦之间的合作,似乎并不坦诚,所以也请不要见怪,本座另有些准备。”
秦宇心头微沉,大秦国师的出现,在他意料之外。
可事已至此,便只能面对。
“国师,你要救那一族族长?不要忘记,对付那一族,是秦国皇帝陛下的意志!”
国师笑着摇头,“多谢秦宗主提醒,本座自然不会,违背陛下的意志,我不救那一族族长,也无意争夺长生种残躯。”
他转身眼神落在,那头巨大无比的亡灵天妖身上,眼神冒出光亮,“本座的目的,是它!”
妖月上前一步,“国师,你似乎还没问过,本座的意见。”
恐怖气息,从她体内释放。
国师笑了笑,道:“如果我是妖月阁下,就不会现在,选择逼本座出手。否则的话,今日结局如何,还未可知吧。”
妖月重重冷哼,却没有说话。
现在的局势,很微妙。
如果没有国师插手,那一族族长,必然在劫难逃。
可他若出手,以大秦国师的实力,对抗妖月不难。
到时,即便秦宇“反水”,妖族一方也并不占据优势。
那一族族长,可不是吃素的,更何况他如今,召唤出的那把金色剑,威力极其可怕。
秦宇突然道:“妖月,动手吧。”
今天,不能退!
否则,当真被大秦国师得手,他出尔反尔又能如何?
既然动手,那就只能一条路走到底!
妖月冷笑,“好,那就让本座,领教一下国师的实力,这些年是否又有了提升!”
国师轻叹,“今日之事,实非本座所愿,罢了,那就做过一场。”
轰——
两大真皇瞬间厮杀到一起。
这一次,可不是演戏,妖月火力全开。
但国师不愧是,号称天下间,唯一能够面对秦皇而自保的存在,实力恐怖至极。
尤其是,随着他出手,天地之间阴风皱起,丝丝缕缕灰白雾气,自空气中浮现。
吼——
吼——
亡灵天妖低吼连连,传出躁动不安。
“秦宇!”
那一族族长,怒吼一声冲来。
轰——
金色剑斩落!
秦宇面无表情,山河剑斩出,针锋相对一步不退。
轰——
两把绝世神兵,碰撞到一起。
闷哼一声,秦宇身影暴退,在正面碰撞中,直接落入下风。
可此时,那一族族长,反而面露惊怒,“你没有突破真皇?!”
秦宇道:“没错。”
那一族族长,瞳孔剧烈收缩,他想到了之前,秦宇在苍龙山时的表现。
一念动,瞬息万里!
那是千真万确的真皇手段,若非如此的话,那一族族长也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说辞。
可现在,真相是秦宇并未突破?那他当初是如何做到?
那一族族长突然想到了,发生在宗祠内的事情——铜钟破碎,古槐枯死,牌位裂开出血……
他瞪大眼珠,死死盯住秦宇,心头掀起惊涛骇浪。
“你究竟是谁?”
秦宇略微沉默,扬起手中剑,“向你们讨债的人。”
他一步迈出。
这一刻,气息骤然变化!
感觉就像是,外界的某种力量,瞬间注入体内。尽管,秦宇的气息没有变化,可他给人感觉,却骤然不同。
换做其他人,或许还不能够,马上察觉到。
但这一幕,对那一族族长而言,便是晴天霹雳,重重轰在心神之上。
他眼珠,瞬间就红了!
天地气运,是天地气运。
那一族族长终于明白,为何之前宗祠中会出现,种种恐怖预兆。
原来秦宇,已经悄无声息,在他们毫无所觉的情况下,便已夺了那一族的根基!
更让他胸口似火焰燃烧,痛苦到无法接受的是……秦宇,是他亲自带回到洞天世界,送入苍龙山中。
原本以为,是他掌控一切,将秦宇变成手中的棋子。
现实,却给了那一族族长,重重一记耳光。
而一旦,失去天地气运之灵的身份,那一族的下场可想而知。
“秦宇!”
那一族族长咆哮,杀意几成实质,“本座杀了你!”
轰——
那一族族长冲出,手中金色剑,此刻爆发万丈光芒,便似一颗金色大日。
对面,秦宇神色平静,“那今日,你我便决一生死……我生,你死!”
语落,一步踏出,山河剑贯穿天地!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