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751章夏侯淵的無奈(求月票)閲讀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面对昔日同伙杨秋的嘶吼,马超毫不在意,当初若不是反抗曹操。
法医毒妃 暖歆
你们早就被他给灭了,还轮到你留的性命,来这里痛斥老子?
“杨秋,闲言少叙,我前些日子已经灭了五千曹军。”
马超举着铜制大喇叭,丝毫不觉得有异常,脸上云淡风轻的道:
“我知道你们全都是被曹军军威所胁迫,现在投降于我马超,我既往不咎。
曹军烧你们的毡房,抢你们的牛羊,我马超一定会重新帮你们抢回来!
否则,今日不要怪我,不念旧情!”
马超的话顺着铜制大喇叭的声音传播到了更远一些的地方。
杨秋很是奇怪马超手中拿的东西,声音好像更大了一些。
可最让他担心的是马超说的这些话。
“勿要相信马超之言,随我杀了马超!”杨秋冲着身后的羌人胡人下达命令。
杨千万等新继承的氐王皆是脸上迟疑之色。
杀马超?
想都不要想,这件事能够成功。
杨秋本就是听从夏侯渊的命令,送这些羌人氐人送死,来完成诱敌深入的计策。
但是现在这些人被马超在两军阵前如此一叫嚷,皆是不肯动手,直接就让杨秋麻爪了。
让他带头冲锋,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在杨秋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真的干不过马超!
马超一见这种情况,趁热打铁,举着喇叭吼道:“围住杨秋,勿要让他逃了。”
打马超是打不过的。
不过要是打杨秋,那倒是可以试一试。
杨千万率先响应马超的话,直接就带兵冲向杨秋。
杀父之仇,焉能不报?
有了氐王杨千万的带头冲锋,剩下羌人氐人也不在迟疑,纷纷跟随。
杨秋着实没有想到这些羌人氐人竟然会真的听从马超的话,向他发起进攻。
这下子根本就不用马超领兵冲锋,敌军的阵营自己就内讧起来了。
关平放下手中的单筒望远镜,嘴角带笑,不得不说,马超的名头在凉州这块的土地上,还是非常有排面的。
就单说这些羌人氐人,这么几句话,就开始转变阵营,直接攻打马超了。
混乱没有持续多久,杨秋就被羌王等人给擒获了,一同押进冀城当中。
关平在一瞧这些羌人氐人的新王,差不多都换了一茬了。
看来夏侯渊大刀举起来的政策,直接就把这些人送到了他们的对立面。
马超开怀大笑,杨秋也敢与他作对,现在擒住了他,就想砍了他。
“且慢。”关平摆摆手笑道:“夏侯渊败了两败,也该坐不住了,想必很快就会亲自来攻打我们。”
“关贤弟是想要留着杨秋的狗命,到了那个时候,再在两军阵前砍了他祭旗?”
马超若有所思的看着被捆好跪在一旁的杨秋。
“不。”关平走上前去,把他嘴里的破布给薅出来:“你愿不愿投降?”
杨秋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当真没想到会被劝降?
“好了,我知道你不愿,那算了。”
“我愿降!”
杨秋当即大嚷一声,他可不愿意失去小命:“我愿意投降关将军!”
反正谁强跟谁,方才骂了马超一阵,杨秋可不敢在投降他。
反倒是刘备名声在外,作为他侄子的关平,应该也不会轻易杀俘!
这样自己的小命就得到了安全保证。
关平瞥了一眼马超,笑道:
“想要投降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我给你个机会,你要是把握住了,我就饶你不死。”
“我一定把握住。”
“关贤弟,此人真能留住?”
“他回去也会被夏侯渊给砍了祭旗的,除非啊,能够远走他乡,隐姓埋名,方可活命。”
杨秋的心一下就凉了,像他这种反叛投降再反叛,对于凉州的风气而言,是没什么的。
但是对于曹军,他们可不会容忍背叛的事情。
许多叛军全都被枭首,甚至被叛军占领城池的百姓也全都遭到了屠杀。
杨秋“大败被杀”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夏侯渊的耳中。
气的他直接在大厅内大发脾气。
诱敌深入的作战计划,直接就被迫打出了gg。
“夏侯将军,其实杨秋也算是做到了将军的吩咐,许败不许胜!”
郭淮在一旁小声的提醒了一句,尽管过程不如意,但走向的结果是好的。
夏侯渊这才一顿,光顾着生气了。
可杨秋不仅把羌人氐人搭进去了,还把他自己也搭进去了,成功的让自己的计划成功。
许败不许胜!
这个结果不管如何,杨秋已经做到了。
夏侯渊摸索着胡须,那接下来便等着马超来攻!
郭淮给夏侯渊提醒之后,便不在言语了。
总归他跟张郃两个人被大败一场后,实在是有些提不起心气来。
正等着接下来的战事,方能有机会将功赎罪。
夏侯渊就在显亲县,略阳县两个地方来回巡逻,命阎行赶紧把韩遂在哪的消息打探出来。
最好斩了韩遂,拿着他的人头,威慑凉州众人,这些人不杀,不知道丞相不是好惹的。
把敢于闹事的人全都杀了,凉州也就该平定了。
夏侯渊等了几天之后,派出的探马不断的传回消息,
言冀城的马超关平等人根本就不出城,一点攻打显亲的动作都没有。
这倒是让夏侯渊颇为疑惑,可是没等他再挠头,又有新的消息传来了。
那就是长安附近越发的不安定了,关西诸将之一,梁兴还在蓝田县附近晃荡。
这也就罢了,偏偏张鲁还派出数万大军做出进攻长安的姿态,赵俨正在积极应对,不知真假。
可是陈仓小道上的屯田客吕并,借机聚众起义了,自称将军,直接就断了自己的退路。
这件事一下子就让夏侯渊更加坐不住了。
陈仓的险要之地,就算他麾下将士颇多,但也施展不开。
他娘的,连小小的屯田客聚众都敢断他的后路!
到时候只能大军再次重新跋涉,进入萧关,转道进入关中,这件事尤其是让夏侯渊更加生气。
军司马郭淮又是在一旁劝慰道:“夏侯将军不必因此动怒,显亲县有大批粮草,足可以供应大军就食。
无需护军赵俨再后续发粮草,赵护军足可以先击溃陈仓的叛逆。”
“嗯。”
夏侯渊放下手中的竹简,这些日子坏消息一个接一个的来,着实是让他有些坐不住了。
凭什么关平马超之人,就不想把自己撵出陇右?
若是己方在陇右扎下根来,他们还能活?
这是夏侯渊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郭司马,卧榻之侧,岂容酣睡的道理,马超关平不懂吗?”
郭淮稍微一寻思,便知道夏侯渊他郁闷在哪里。
主动送人头后,给人家甜头尝尝,结果人家吃干抹净后,不搭理你了,你说你气不气?
关键是先前投降的羌人氐人全都是阴奉阳违。
甚至说出了凉州锦马超可以带领大家夺回失去的牛羊,为父兄报仇之类的口号。
无不是逃离曹军的控制地带,反正家园都被毁了,留在这里又没有什么意义。
“回夏侯将军,关平此子颇为狡诈,肯定是懂的,但是陇右不是刘备的地盘,故而我们在陇右盘踞,他也无动于衷。”
郭淮又是微微抱拳道:“末将估摸着是关平的真实目的就是想要让我们把视线聚集在凉州,让张鲁的目光聚集在关中,
待到刘备那厮趁着刘备不备,夺取益州的时候,并无外敌入侵益州,刘备方可迅速夺取益州。”
众人对于刘备进入益州的事情,早就做出了分析,他铁定是来夺取益州,而不是帮助刘璋对抗张鲁的。
如今在看关平竟然与张鲁的麾下大将杨昂聚在一起,还并肩作战,就知道关平真正的意思了。
他就是想要把这潭水给搅浑了,方便刘备悄悄取益州,待到众人都听到刘备谋夺益州的消息后,想要调兵那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这段时间,足够刘备拿下益州了,就刘璋的战斗力,焉能是闯荡半辈子刘备的对手?
“马超就如此听信关平的话?”夏侯渊对此更是不解。
马超的名头可是要比关平要大的许多,尤其是在凉州这片土地上。
他凭什么听关平的?
“夏侯将军,马超身边缺少像关平这种出谋划策的人,故而关平献上几次策略,能让马超取胜,他焉能不听?”
听完郭淮的分析,夏侯渊当即站起身来,仔细想了一遭,既然他们不来攻打显亲,那我便亲自会一会他们。
最好让他们三家联军之间产生隔阂。
“杨秋不行,那本将军便亲自去引诱一番。”夏侯渊当即做了决定。
自己也来一出许败不许胜,继续实行骄兵之策。
他还就不相信了,自己几次三番的挑逗,马超真能忍得住?
夏侯渊说到做到,便点兵直接出了显亲县,向着冀城出发。
双方早就各派哨骑,一直监视对方的行动。
马超很快就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他看向关平,想要问问自己这个三军联合“智谋团”的想法。
杨昂在战略战术上的安排相当平庸,马超也不指望着他。
至于自己虽然也能安排,但有了关平在一旁出谋划策,他已经有些习惯要事前问一问了。
关平则是一人撑起了联军的作战谋划,对此也没感到意外:
“根据杨秋的供述,夏侯渊想要实行骄兵之策,我猜测他这次亲自领兵出来,估摸着也会战败逃走。”
“曹军战败逃走,这不是白白便宜我了?”
杨昂摩拳擦掌的道,这种仗,他最喜欢打了!
“穷寇莫追,以免他们在半路上埋伏。”马超补充了一句:“将军可先假扮我的旗号,试一试他。”
“好。”
“另外我麾下勇将庞德也可随杨贤弟一同出征,有他照应也好。”
杨昂嘴上应下,对于庞德,他倒是无所谓,总之庞德不是个好像与的人,简单安排后,他就直接出兵了。
双方还没有接触,夏侯渊便不战自退,丢下了些许军械粮草。
看样子因为接连大败,曹军士气皆无,只能退守显亲的样子。
杨昂心想关平此子果然是料事如神,如果他真的能够成为师君的女婿,将来有杨家在他背后做支撑。
待到师君年老后,关平做上汉中之主的位置,也未尝不可啊!
杨昂暗暗骂了自己一声,赶紧把这件事抛出脑外,自家师君想要谋夺益州。
怎么会甘心把汉中拱手让给关平呢?
那可是他们祖孙三代的努力,才发展了如此多的信众,甚至连蛮人都信奉的。
夏侯渊对于马超领军追击之后,心里还没高兴一会呢,结果这群人就因为捡粮草军械就停下了追击。
准备的后手,伏击他们的手段也没用上。
马超变得越发的谨慎了,夏侯渊几次三番的挑逗,他都不上当,着实是气的不行。
夏侯渊面色阴沉的回到显亲县,坐在主位上,心中则是暗暗盘算,既然他不来打我,那我就去打他!
凉州叛乱、关中还有叛乱,连张鲁都敢给他上眼药了。
夏侯渊坐立不安,想要直接干克了马超,一路东行,把这些叛乱者全都杀的一干二净。
“俊乂,我意进攻冀城,你觉得呢?”
张郃膝盖上的箭伤还没有好利索,闻言捏着胡须想了想:
“妙才,如今你想要速战速决,可我看马超关平等人并无这般想法。
难道你真的想要强行攻城?”
张郃的意思很简单,一旦陷入胶着的攻城战,冀城得需要多少时间能够打下来?
今年冀城防守了五个月,才最终在凉州刺史韦康的坚持下,投降了马超。
足可以见冀城的城防防守的坚固,如今换成己方攻城,那又能有几个月的时间呢?
久攻之下,士气被消磨的,散了大半,又无援军,再被他们反打一波,有被团灭的风险。
吃一堑长一智,只要己方没有内鬼,张郃相信在野外,马超等人绝不是己方士卒的对手。
“以我之见,还是要把马超关平之流诓骗出来,进行野战,才对我们最为有利!”
曹军步骑,拉出来野战,战斗力指数爆表,可要比攻城战见效快,还能少损失一些士卒。
夏侯渊颇为无奈的摊手道:“俊乂,你可是有法子引诱他们出来与我们决战?”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