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fjb2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法蘭西之狐 起點-第四百九十章,撤退(2)讀書-w5dnq

法蘭西之狐
小說推薦法蘭西之狐
英国人其实早就制定好了撤退计划了,并且开始将这个计划付诸实施了。首先撤退的是英国平民,当然,在都柏林的所谓的英国平民,大多都是有钱人,很多人在上船离开的时候,随身还带着的一个小箱子,里面还装着爱尔兰的地契。很多年之后,在英国还总有人拿着这些地契出来,要求爱尔兰政府尊重私有财产。就好像在另一个时空里,一些美国佬,拿着袁大总统当年借款的借条,向共和国要钱一样。
这些有钱的英国平民上船离开了之后,接着就是重要物资,各种机械,是的,英国人在都柏林还是有那么一点工业的,比如说面粉厂之类的。在如今,任何一条机器,对于英国都是宝贵的。于是这些工厂中的那些机器也被拆了下来,装上了船。
除此之外,还有铁路机车和铁轨,这些东西虽然也能被用于强化都柏林的防御,但是考虑到它们也都能用于强化英国本土的防御,所以,这些东西也都被搬上了船。至于都柏林的防御,嗯,咱们不是还将枕木留下来了吗?
在这些东西都撤走了之后,真正最考验技术的地方就到了,那就是撤出作战人员。
在前面面临着敌人的进攻的情况下,要撤出战斗人员,难度非常大。因为你每撤出一支部队,他原本所在的位置的防御就会出现削弱,然后拿出地方就可能成为一个弱点,然后在敌军的压力下,变成溃决的起点。
所以在从任何一个点上撤出正宗的英国军队,而代之以所谓的“治安军”的部队的时候,都必须格外小心,必须保证这个点的被放弃,不至于导致整个的防御的全面崩溃。防御的削弱乃至于消失都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它们最好能够像是被溶解掉一样消失,而不是被压碎那样垮掉。
为了让那些治安军的家伙有一定的战斗力,这个时候,这一点非常重要。英国人开始给这些治安军画上最后的大饼。他们告诉这些铁杆爱奸,嗯,这个时候,还在为英国人服务,还没有叛逃到那边去将功赎罪的,基本上都是“铁杆爱奸”了。他们倒也不是真的就那样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那样的热爱英国,更多的,还是因为对面的爱尔兰人不要他们。
他们在此前的一些日子里,犯下了大量的罪行,这些罪行让他们回不了头了。如果这个时候,爱尔兰独立军真的愿意给他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那他们真的会毫不犹豫地将英国人卖掉。但是,爱尔兰人觉得,他们干了这么多坏事,如果就这样放过了他们,那实在是太不公平了。而爱尔兰人之所以要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为的不就是那三件事吗?用拉塞尔会长的说法就是:
“我们革命是为了什么?第一是公平,第二还是公平,第三还TMD是公平!如果我们就这样放过那些家伙,我们就自己破坏了公平。那么,我们的革命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们的人民,不惜流血牺牲,依旧要追随我们到底是为什么呢!”
所以,那些“铁杆爱奸”的确是没有回头之路的。
英国人便告诉他们,只要他们继续保持对大英帝国的忠诚,大英帝国在撤退的时候,可以带着他们一起撤退。
那些“铁杆爱奸”其实并不是特别相信英国人的说法,但是他们没有其他的路,别说爱尔兰人不愿意放过他们,就算爱尔兰人说对他们既往不咎,他们也不见得敢相信,毕竟干的坏事太多了就是这样。
所以,他们除了相信英国人,其实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甚至于他们还要想办法帮着英国人骗住他们手下的那些“爱奸兵”。
一般来说,在处理“爱奸”的事情的时候,爱尔兰人总是倾向于抓大放小的。也就是说,严惩那些有血债的大爱奸,对那些当兵的“小爱奸”还是以治病救人的态度给出路的。
所以,这些“治安军”的士兵,很可能在面对冲过来的独立军的时候,采用这样的策略:
当独立军距离还远的时候,将枪口抬高一厘米;而在独立军冲上来了的时候,直接举手投降。
要是这样的话,那英国人的撤退就会变得非常的困难。
不过对此,英国人有的就是办法。首先第一个办法就是造谣。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造谣也是一样。英国人在这方面也是相当值得学习的。早在此前的相持阶段,英国人为了阻止“治安部队”脚踩两条船,就已经在采用“综合造谣”的手段了。
所谓的“综合造谣”,指的是采用各种栽赃陷害之类的手段来“造谣”。比如说,冒充“治安军”跑到根据地里搞三光,然后再冒充“独立军”杀光某支治安军。
如今,这类手段自然也少不了。英国人给那些“治安军”的士兵们看“独立军”整排整排地枪毙“治安军”士兵的照片,告诉他们,“独立军”对他们恨之入骨,绝不会放过他们。
不过,造谣这个东西,自古以来,虽然有效,但也都是有极限的,而且极限并不高。而且对面的爱尔兰人也不是啥都不知道的铁憨憨,他们也会辟谣的。
虽然依据热力学第二定律,以制造混乱,增加无序性为目的的谣言,在传播上天然的就比为了提升有序性而进行的辟谣有优势。因此后世就有了造谣张张嘴,辟谣跑断腿的说法。
但是如果一个人,或者一股力量,坚持不懈的造谣,甚至将自己的稳定和发展都建立在造谣之上。那情况就发生变化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造谣行动,就不再是为了制造混乱,制造无序性了,反而变成了他们试图用造谣这样的办法,来制造符合他们需要的有序性了。这个时候,伟大的热力学第二定律便站到了他们的对立面。他们的举动就必然是非常的低效的了。
就好像在后世的赤兔国,以前一些人,以及一些外国媒体,只要一造谣,就能让赤兔国政府非常的被动,但是随着那些家伙越来越依赖于造谣这种手段,造谣的效果却越来越差了。不但在赤兔国,出现了“做人不能太CNN”的说法,就是在他们本国,建国同志,也给他们取了一个非常合适的名字:“Fake News”。
如今,英国人也面临这样的问题。
对面的爱尔兰人架起大喇叭,向着对面的“治安军”的士兵们展开宣传,告诉他们,只要放下武器,就还是爱尔兰合法公民;若是能带枪来归,就算是参加革命。革命不分迟早,早参加革命当然好,但是现在醒悟过来了,愿意加入革命,大家也一样欢迎。如果能抓住最后的机会,为革命立下功劳,那一样是革命的功臣。
除了用大喇叭大喊之外,他们还用迫击炮、掷弹筒将宣传单打到“治安军”的阵地上,号召“治安军”的士兵们赶紧抓住最后的机会,成为革命的功臣。
至于要如何成为“革命的功臣”,爱尔兰人在大喇叭和宣传单上直截了当地告诉那些“治安军”的士兵们:“活捉,活着杀死死不改悔的卖国贼,破坏侵略者的重要设施,刺探重要情报,这些都是成为革命功臣的方法。”
为了证明宣传的可靠性,他们还让那些在此前投降过去了的家伙,天天在大喇叭里面朝这边喊话:
“治安军的兄弟们呀,我是原来第十二大队第七小队的小队长罗伊呀,好多兄弟都知道我,认得我的呀。兄弟们,我跟你们说呀,独立军的人,那都是说话算数的好汉呀。我们和独立军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了,独立军啥时候说话不算话了?
大家也知道,上个月,我和几个兄弟一起。带着‘铁杆爱奸’奥利凯的人头,去投奔了解放,如今,我们大家就都成了解放战士,在家乡分了田地,我还当上了军官。兄弟们,独立军说话算话,可仁义了。大家都赶紧过来吧……”
这个宣传的可信度是毋庸置疑的,第十二大队的大队长奥利凯上个月丢了脑袋的事情,相当轰动,治安军中就没有人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自打有着这个宣传之后,嗯,贾维斯大队长如今是看到任何不是英国人的人,都觉得他像是想要朝着自己开一枪,然后砍掉自己的脑袋跑到对面去领功劳的。要说奥凯利大队长是贾维斯大队长的死对头,两个人曾经为了收保护费的事情弄到要动枪了。就在一个多月前,贾维斯大队长还曾经很不客气地对奥利凯大队长说:“别以为人独立军给你安了个‘铁杆爱奸’的名号,你就可以抖了。和老子比,你算根毛?你连毛都不算!你也配叫‘铁杆爱奸’?你配吗?你配个**!老子才是真真正正的‘铁杆爱奸’!”
奥利凯大队长是贾维斯大队长的死对头,只要奥利凯大队长倒了霉,贾维斯大队长就会格外的高兴。但是这一次奥利凯大队长的脑袋失窃之后,贾维斯大队长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甚至还产生了一种“兔死狐悲”的苍凉。
因为担心遇到专门盗窃脑袋的扒手,贾维斯大队长,如今睡觉都要睁开一只眼。以前贾维斯队长睡觉的时候从来不敢把左轮手枪放在旁边,为的是害怕走火,打死了自己。但是现在,贾维斯队长在睡觉的时候,会在枕头下面压上一把子弹已经上膛了的左轮,在被窝里面还放上一把第一发是空的的左轮。
不过,英国人努力地造谣,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效果的。再加上,英国人又把所谓的“治安军”拆散开来,加上一定的英军的监视,勉强还算是能用。
除了这一套之外,就是利诱了,英国人表示,所有的“治安军”都可以被撤回到英国本土,因为他们都是“合格的英国人”。
当然,空口这样说,没几个人会相信的。所以,英国人还真的撤了一船的“治安军”离开。而且英国人还很有选择得并没有撤走最为“铁杆”的“治安军”。他们撤走的,只是一支表现其实相对一般的队伍。
为什么将这样的一支队伍撤走呢?诺福克公爵这样解释道:
“为什么不撤走表现最好的‘治安军’?这还不明白?即使是表现最好的‘治安军’也就是勉强能用罢了。如今正是要用他们时候,我们还指望着他们给我们顶缸呢,怎么能把他们送走?而我们将这样的一支表现一般的队伍送走,那些爱尔兰人看了,会怎么想?他们会觉得,如果这样的队伍都能得到撤退的机会,那他们当然更能撤退了。也许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只要一部分人产生出这样的侥幸心理,我们就可以利用它,让他们一直为我们作战。”
“可关键是,那些‘治安军’的军官,会怎么想。”当时,一个军官这样说道。
“他们都会像我们期待的那样想的。处在绝境中的人,总会自己说服自己,让自己相信那个对他们来说最好的,让他们能觉得最舒服的猜想,而不是最合理,最可能的猜想的。”诺福克公爵这样回答道。
就像诺福克公爵推测的一样,他的这个举动的确起到了不错的效果,一些“铁杆爱奸”,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便采取了他所期待的思考方向,这段时间里,那些“铁杆爱奸”们的积极性都大大地提高了,他们都相信,既然表现得还不如他们的,都能得到撤退的机会,那他们,退一万步说,至少是他们自己——不包括他们的手下,总还是应该有撤退的机会的吧。船那么大,而且爱尔兰海又一样风平浪静,船只超载一点也没啥大事,在装完了英国士兵,英国军马,英国军犬之后,顺便再多装几条会说英语的军犬应该总还是装得下的吧?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