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新書 線上看-第178章 馬已經服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马援是越来越讨厌耿弇了,这小儿曹虽然本领出众,打仗也有一手,但和他的从叔耿纯一样,内外不一,心眼蔫坏。
他居然跟马援说什么:“马服君赵奢当初就没攻下武安,后来秦武安君又大败第二任马服君赵括,杀卒数十万,这说明,武安天然就克马服。”
如今马服君后人马援来打武安,按照兵阴阳家推刑德、随斗击、因五胜的说法,是万万不行的,倒不如将指挥权给他耿弇,而马援退居二线押粮草去……
这话倒是激起了马援的好胜之心,他毕竟是第五伦钦点的总指挥啊,于是就高高兴兴地点了耿弇的名,打发他去攻打二十里外的李氏坞堡。
耿弇带着五百兵和车骑走了,这让万脩有些诧异:“文渊不是因小过节而坏公事之人啊,如今我军本就缺人,为何还要分兵,让耿参军离开呢?”
别看他们轻取涉县、武始,主要还是靠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但如今后方有滏山贼遁逃入林中尚未肃清,所以贼曹掾赵尨必须带着五百人守于武始。
如此一来,马援和万脩合兵城下,竟只剩两千人,尚不能围武安一角。
反观敌人,武安是李氏老巢,家族在此经营繁衍了几百年,基础十分牢固,有徒附千余,又宣扬王师将屠武安,裹挟了县卒,发动城内外的豪右、平民抵抗,四面城墙后起码有四五千人。
兵法,十则围之,倍则攻之,攻城是硬仗,攻击方十倍于敌尚且经常无功,何况是这点人数呢?
马援却一笑:“我何尝不知,两千人是万万攻不下武安的。”
万脩道:“那是要等伯鱼带着兵卒民夫抵达,再进攻不迟?”
“伯鱼要在梁期提防赵刘,脱不开身,就算派来一两千人,仍然会打得旷日持久,损失惨重。”
马援其实有点不好意思说,他过去塞北野战倒是一把好手,但攻城是从来没打过啊。
就算事先推演过,也不过是第五伦口中的“纸上谈兵”,虽然马援不知道纸是什么玩意,更不晓得,女婿也当着他的面再辱马服了。
这武安其实是个盆地,有铭水绕于城下,南、东两面被河水包围,拥有天然的护城河,而城墙高达三丈,都快媲美郡城了。
难怪几百年前,老马服君赵奢宁可去阏与硬碰硬,也不愿在武安跟秦军消耗。
所以硬攻是不行了,想要攻心坐等城中变乱也是痴人说梦,想要在八月秋收前攻取武安,只有一个办法。
马援道:“示敌以弱,使其主动出击!”
万脩恍然:“文渊故意撵走耿参军亦是为此?”
马援对万脩道:“不止耿弇走,我也要走。”
他指着西北方倾斜的高地道:“我带着一千部众,作势去攻打西北面二十里外的铁官奴。”
冶铁是武安的支柱产业,也是魏成郡铁器的主要来源,李家花了一百多年时间操持了铸铁业,世代作为铁官,手下管着上千名铁官奴,他们亦是刑徒,在暗无天日的矿坑里挖铁矿石,在高温的炉灶旁鼓风,拎起铁锤千次万次敲打镔铁。
李能将这批人武装了起来,亦不容小觑。
但他们没有将铁官奴拉到近处,一来是对他们并不完全信任,二来则是想要铁官奴占据高处,与武安县城互为犄角。
这支兵是侧后方的隐患,马援决定先去拔掉。
马援看着部众里那一众脸上黥字,刑徒出身的军吏:“他们有人在武安铁工坊做过活,熟识道路,武安县人畏惧吾等屠戮,故而跟着李能顽抗,但铁官奴本就饱受苛待,不会因为忽然吃了几次饱饭,便死心塌为李氏效命,伯鱼别的不提,在奴婢刑徒中口碑倒是极好,我且去试试,能否使其倒戈。”
如此一来,武安城边,就要只留万脩和千余名猪突豨勇了。
万脩明白了,他就是马援要示的“弱”。
总裁的代沟情人 娅渔
马援将最重的任务交给万脩,自有他的道理:“李氏不明我军虚实,流民兵成军未久,就在武始随便打了一仗,还是乱战,经不起硬仗大敌,但猪突豨勇不同。”
“彼辈是伯鱼一手带起来的,又跟着君游在边塞与匈奴作战,训练也没落下,是经历过大阵仗的。”
“就算听说后来军心有些涣散,但新秦中到魏成郡,路程数千里而未曾溃散,再度拧成了一股绳。”
猪突豨勇们的未来早就和第五伦联系在一起,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他们没有退路。
“以猪突豨勇诱敌出城,一旦这边狼烟冒起,我会立刻折返,而车骑都让耿弇带走了,他擅长骑战,随时能够回援。”
但在援兵回来前,万脩得拖住随时可能出城反攻的豪强武装,敌人可能有两千、三千甚至四千。他们需要撑住多久?或许是一个时辰,或许要两个时辰。
第七彪若在场,肯定会抢着答应,因为他满心要和第五伦身边的新人争座次。
但万脩不太在乎那些,他更舍不得麾下猪突豨勇死伤,有些无法接受跋涉数千里后还要独自承担硬仗,他倒是好说,或许会有士卒会在心里疑惑:“凭什么?”
此战需要猪突豨勇齐心协力,但如何说服部下们打这场兵力悬殊的仗呢?
“这作战方略,也是伯鱼首肯过的,这封信,是他让我交给你。”
马援将第五伦送来的书信交给万脩,万脩抽出简牍看后,睁大了眼睛。
上面,是一个承诺,给猪突豨勇士卒们的承诺。
万脩一向稳成持重,此刻却有些激动,连双手都有些颤抖,他只朝马援作揖。
“文渊放心去罢,将武安交给吾等。”
“此役,猪突豨勇必须战!”
……
与此同时,邺城之中,一笔交易也刚刚开始。
邺城第一豪右西门氏的家主,年迈的西门延寿老爷子亲自出马,拄着鸠杖来到郡府,一照面就与耿纯抱怨开了。
“这是李能派人送来的信,这叛逆贼子,居然欲用这烫手的物什来害西门氏。”
“老夫连拆都没拆开,便立刻给耿郡丞送来了。”
耿纯接过书信,发现上面的封印确实尚未揭开,当然,也可能是看过后再伪造封上的。
既然对方有意如此,耿纯竟也不看上面的内容,径直将信扔到火中烧成了炭:“既然如此,信中什么内容,便不重要了,与其被李贼花言巧语气到,不如让它们都化成灰。”
西门延寿抬起头,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位年轻的郡丞,李能在被第五伦发兵进攻后,惊恐之下,不但向赵刘求救,连魏成郡的老姻亲们,也派人翻山越岭走小路来哭嚎帮忙,信中内容,无非就是魏成豪强们唇亡齿寒,今日第五伦能打掉李家,明天也能出手对付西门氏。
但西门延寿倒是觉得,李能之所以有今日,还是他家贪心太大,想要跟郡尹争夺权力,掌控魏地,才和第五伦不死不休。至于西门氏,甘心于巩固原有地位,也没打算更进一步,第五伦这一年来也对他家毕恭毕敬,提拔子弟做吏,逢年过节给西门延寿送丝帛,还多次拜谒西门豹大夫祠,竖立石碑表其功绩,将西门家伺候得很是舒服。
西门氏本就不以武力著称,嫡子功曹掾西门平和几个子弟又被第五伦故意带在身边做人质,李能想拉他们背刺第五伦,着实是病急乱投医。
而西门延寿立刻出卖李能的原因,还是因为……
在赵刘不帮李家的情况下,还是第五伦赢面大一些。进入地皇三年,外郡越发纷乱。这时候自己内斗,使得外贼有机可乘杀入魏地,受损失的,还是豪强们啊。
相比于魏郡内战,他们更希望第五公能做豪强的代理人,保住一方平安。
霸道总裁:恶魔爱天使
加上第五伦一年时间未曾大刀阔斧改革,而是一切如旧。但唯一让豪强们担忧的是,第五伦从流民中征兵,往后能管好这些人么?
今日向耿纯表明了西门氏的态度后,西门延寿也要告辞,只是又回头看着出身宋子大姓的耿纯。
“唯望第五公能早日平定李能,然后抚结雄杰,与耿郡丞这样的大姓俊才,以及郡中豪右,一起共治魏地,外御赤眉,内镇流贼啊!”
……
随着耿弇、马援的兵卒相继离开,原本肃静的猪突豨勇军中,还是响起了一些嘈杂之声。
“不是要一起攻打此城么?为何马校尉和那姓耿的都走了。”
“你没发现?走的都是第五公在魏地新募的兵卒,留下的,都是吾等猪突豨勇老兵啊。”
第五伦果然是喜新厌旧,后来者居上,让马、耿带魏地新兵去捡软柿子捏,倒是将这硬邦邦的城池留给他们来啃。
谁不清楚,打这样的坚城,损失势必惨重,见此情形,大家心里都不太好受。
更何况,他们就剩下千余人,城里可是有数倍之众的,万一李能乘机发兵出城来击呢?
到了次日清晨,在确定马援确实离开后,随着一声鼓点,武安城门大开,李能果然没忍住出城了,豪强武装和徒附、县卒混在一起,装备倒也不差,络绎在城墙前列阵,而城头亦有弓弩手警戒。
万脩也让人敲响了鼓点,猪突豨勇们纵是心里有想法,但仍是按照这几年来训练、作战的惯例迅速集结,只是看着武安城外越集越多的敌兵,心里仍不免有些犯怵。
“援军少顷便至!”
万脩让第七彪等人,通知各队备战,同时也宣布了第五伦对他们的承诺。
“第五公说了,只要能胜此役,不远千里来助阵的猪突豨勇们,人人皆有功赏!”
会赏赐什么呢?众人面面相觑,兴致却不是很高。他们已经不再是三年前饥肠辘辘的刑徒、奴婢,过了几年好日子后,要求也水涨船高,几口饱饭可哄不了众人卖命。
“莫非是布帛?”
钱已经不是钱了,布匹才是硬通货。
“难道是像在新秦中替军吏们说亲那样,一人发一个妻?”有人嘿嘿笑道,跟万脩来的多是单身汉。
但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第五伦承诺的,是让苦出身的猪突豨勇们,更加渴望却遥不可及的东西。
能让他们陷入疯狂,暂时忘却生死的物什。
敌人已经结阵,随时会冲杀过来,而万脩亦让人大声告知士卒。
“第五公说了,只要灭了李氏,夺了武安。猪突豨勇,按照此役功劳高低,人人都能分到一片。”
“属于自己的……土地!”
……
PS:第二章在18:00。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