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zpz1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孤島諜戰 線上看-第六百七十一章 蹭分享-17sqb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中午,胡孝民习惯性午睡一下,他的办公室有张帆布行军床。刚躺下,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胡孝民拿起电话,就听到话筒传来特高课长林少佐的声音:“胡桑,我们抓到一位军统忠义救国军的人员,你有兴趣的话,可以过来见见。”
胡孝民说道:“马上来。”
在特高课,胡孝民看到了一位三十来岁的男子,穿着西装,皮鞋锃亮,头发抹了发蜡,油光可鉴。
他叫卢乾,忠义救国军二支队政治指导员,主动变节投敌,正在跟特高课谈条件。
卢乾摸了摸头发,理直气壮地说道:“我知道张惠芳部有几名军需人员在上海采购,只要你们给二十根小黄鱼,再给我在特工总部安排一个处长,马上带你们去抓人。”
胡孝民知道,为何林少佐会让自己来了。卢乾这么厚颜无耻,估计日本人想答应,可又不能接受这么高的条件。
胡孝民掏出烟,点上后吸了一口,一边吐着烟雾一边说道:“卢先生,特高课对提供情报者,确实会给报酬,可也没有这么高吧?再说了,你开口就要当处长,又是孤身一人过来。如果你能拉五十个人过来,当处长也没问题。”
卢乾看到胡孝民时,就知道日本人要跟自己谈条件了,只是胡孝民看着年轻,他并没把对方放在眼里,随口问了一句:“阁下是……?”
胡孝民淡淡地说:“在下胡孝民,特工总部情报处长。”
卢乾拱了拱手,皮笑肉不笑地说:“原来是胡处长,幸会幸会。”
胡孝民淡淡地说:“卢先生,现在说条件,其实没什么意义。你带我们去抓人,抓到一个给一条小黄鱼。至于当处长,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愿意,可以来我情报处屈尊当个情报组长。”
卢乾一脸不屑地说:“我是忠义救国军二支队政治指导员,按军衔也是个中校,到和平建国军里,当个团长、旅长都没问题的。胡处长只给个情报组长,这也太不把卢某放在眼里了吧?让我去情报处可以,给个副处长。”
胡孝民沉吟道:“情报处已经有副处长了,如果卢先生能配合我们抓到军统的重要人物,可以考虑在情报处下新成立一个情报六科,由你担任科长。”
卢乾问:“抓一个人,能不能给两根金条?”
看着胡孝民和卢乾“讨价还价”,林少佐除了无比鄙视外,实在没有其他想法了。中国人确实很卑劣无耻,他也是头回见到,一个人可以无耻到这个程度。
胡孝民郑重其事地说:“卢先生何必在意这多出来的一根金条呢?到了我们情报处,还怕没发财的机会么?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情报处的科长,每个月的外快都有好几根金条。”
卢乾想了想,觉得条件谈得差不多,自己也都能接受,爽快地说道:“那好,我带你们去抓人。”
在卢乾的带领下,特高课很快抓到了惠芳部军需人员张某、徐某、朱某等人。这几人比卢乾有志气,都不愿意当汉奸,被日本人送进了劳工营。
而卢乾,则跟着胡孝民回了极司菲尔路76号。胡孝民答应给他个情报科长当,他干了事,就得上任。而且,特高课的林少佐,也没想要他的意思。他贪得无厌,日本人从心里瞧不起。
卢乾在回来的路上,对胡孝民说道:“处座,你放心,我在忠义救国军二支队干了这么久,认识的人不少。以后他们敢再来上海,一定给情报处立功。”
胡孝民提醒道:“你现在是情报处的人了,要给自己立功了。”
卢乾忙不迭地说:“对,对,以后我就是情报处的人了,也是处座的人。我的情报六科,唯处座马首是瞻。”
胡孝民叮嘱道:“唯不唯马首是瞻没关系,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军统在上海还是很猖獗的,今天你抓了他们几个人,以后要时刻小心。”
卢乾感激道:“多谢处座关心。”
胡孝民随口问:“你现在住在哪里?”
卢乾马上说道:“法租界圣母院路。”
胡孝民说道:“最好是搬到76号旁边的华村,虽然进出要受限制,可周围都是自己的兄弟。”
卢乾说道:“我过两天就搬。”
胡孝民问:“你还有家人?”
卢乾说道:“没有,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好。”
胡孝民提议:“等会给你介绍六科的副科长,他是从共产党过来的,你们以后要精诚团结,我看你们晚上就住一起,相互之间有个照应,也就不另给你派警卫了。”
胡孝民回到办公室后,把陈佐成叫来,宣布陈佐成担任新组建的情报六科副科长。这个要求是特高课提出来的,胡孝民自然一口答应。
胡孝民特意召开了全处副科长以上会议,宣布情报处新组建情报六科,科长卢乾,副科长陈佐成。
至于科员,胡孝民并没有宣布,先让他们把架子搭起来再说。
卢乾和陈佐成,暂时也没有发展科员的想法。卢乾刚得了几根金条,带着陈佐成,以情报六科的名义,晚上在沪西大旅馆请全处的副科级以上干部吃了一顿。
新成立了一个部门,胡孝民也很兴奋,晚上频频举杯。等他去开车去,发现除了自己,其他事物都动了起来。
还好,顾慧英也会开车,她扶着胡孝民回了家。到家后,胡孝民倒在一楼的沙发就睡着了。她和刘妈实在扶不动,只能任由胡孝民躺着。
然而,就在他们到家后不久,突然接到紧急电话:刚上任的卢乾和陈佐成,在圣母院路口被人击毙。
顾慧英挂了电话后,望着沙发上沉睡的胡孝民,心想,陈佐成的死,是巧合……,还是胡孝民的安排?
看对方的行动手法,应该是军统才对,胡孝民再怎么样,也指挥不动军统吧?
国共合作,也因为皖南事变,正跌入冰谷期。
如果是巧合,实在太巧合了。或许,胡孝民知道军统会暗杀卢乾,故意让陈佐成送蹭死。只听说蹭饭,也没听说蹭死啊
刘妈见顾慧英发愣,突然轻声说道:“小姐,我今天看到香莲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