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rz7優秀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836章 衆志成城分享-cvwqi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杨素走了以后,高伯逸想了很多事情。
高洋退居幕后,空出了舞台的位置,实际上,是给了很多野心家们各种机会。但是,由于他过去“作”得太狠,以至于邺城各路人马都还不敢跳出来!
鱼赞这么一折腾,实际上是打破了目前的僵局,也是让邺城的众权贵们看看,他高伯逸到底是真老虎还是纸老虎!
要知道,高伯逸虽然是京畿大都督,但是在这件事上面,手里有百万兵马都没有用,根本就使不上力气!
“势”这种东西,说起来很微妙,根本看不见摸不着,然而却可以让人实实在在的感受到。
比如说,皇宫里的亲卫,明明武力超过皇帝百倍,为什么却不谋刺皇帝呢?
皇帝无法时时刻刻监视他们和他们的家人,那么为什么这些人不谋反呢?
这是因为皇帝拥有最大的“势”,可以让人臣服。或者说,不臣服的话,将会付出极大代价。
而现在,高伯逸虽然掌控了邺城的所有兵马,但那只是官职如此,是不是真正可以做到如臂指使,那些非嫡系的人马是不是会给他面子听军令,其实还未可知。
这也是人们喜欢用“自己人”到关键位置的最重要原因。
这一次的博弈,不会有任何人死,当然,除了鱼赞以外,如果高伯逸输了,他就会死。然而谁都难言轻松,因为获胜的人,如果是高伯逸,那么,他几乎可以获得仅次于高洋的权力。
当然,仅仅只是在邺城地区是这样。
接下来,推行改革之类的,也会更顺利。
如果输了,肯定会有人跳出来,让他辞官,以“御下不严”的名义“弹劾”他,到时候虽然不至于说势力大损,但是各种麻烦肯定会接踵而至。
毕竟,高伯逸不是高洋,无法以“发疯”的名义,将政治对手都干掉。
“主公,卑职有要事求见。”
李德林在书房外面沉声说道。
“进来吧。”
高伯逸应了一句,不需要说,他定然是为鱼赞的事情而来的。
果不其然,李德林开口说道:“主公,鱼赞的事情,非同小可,主公一定不要放任,务必要让鱼赞脱罪!”
一向都是温文尔雅的李德林,此刻却是有些急切。
话语不同,但是跟杨素的说法别无二致,可以说是英雄所见略同。
“鱼赞无罪,有罪的是高孝琬,他何错之有?我定然是要让他脱罪的!”
高伯逸信誓旦旦的说道。
从小就有神童之称的李德林,露出欣慰的微笑,拱手行礼道:“是卑职多虑了,主公早就想明白了。
不错,鱼赞无罪,甚至都不需要革职,最多罚俸一年而已!但是高孝琬的罪名,一定要定下来,永远都不能更改。
如果他无罪,或者说他的罪过可以被原谅,那么鱼赞就变成罪人了。这是一个不能退让的道理。
外面要求惩治凶手的呼声一定非常高,所以主公千万不能跟着那些人的步调走。我们只需要咬死一点,高孝琬是因此刺杀高洋被抓,才会进监牢的。
这个案子不审理完毕,鱼赞的案子就不要开始审。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等高孝琬的罪名定下来,他成为了逆臣,叛臣,谁会在意他是怎么死的?到时候他畏罪自尽,也变得可信起来!”
果不其然,李德林也不相信高孝琬是自杀的。
比起杨素的果敢,李德林的计策就老辣多了,堪称是官府对付“刁民”的经典策略。
一个是死死咬着对方的破绽不松口,一个是死死拖着案子的进程,不让鱼赞进入众人的视野。
等高孝琬被定罪,估计坟头都已经长草了,谁他喵的还记得这厮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啊,围观群众早就散伙了!
不得不说,李德林真是个人才,平日里不显山露水的,一出手就是杀招!而且是堂堂正正的阳谋,比杨素的栽赃陷害泼脏水要高明多了。
一正一奇,似乎挺不错的啊!
“公辅(李德林表字)真是大才啊,这下我心里有底了!”
高伯逸又继续夸赞了李德林一番,对方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两个高智商的人,手法不同,但目的相同。很显然,这些人有些物伤其类。他们未必是喜欢鱼赞,然而鱼赞若是没事,那说明高伯逸也能保护他们,庇护他们。
这里面值得说道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正当高伯逸唏嘘感慨的时候,门外一个瘦高的身影徘徊不去,又不肯进来。
“门没有关。”
高伯逸淡淡的来了一句。
门外那人走了进来,高伯逸看到他也是一愣,随即轻轻叹了口气道:“你这是要离开了么?”
来人正是曾经世代为高澄家服务的秦方太。他们秦家一直都是高家的幕僚,从爷爷辈开始就是。
历史上秦家在北齐落幕之后,并未背叛高氏,一直都不肯出仕北周,忠义非常。直到杨坚建立隋朝以后,秦方太的儿子秦爱才到隋朝为官,秦爱的儿子秦琼就不必多说了。
“主公对待在下不薄。只是,我家不可能对付高氏,而主公的志向是什么,秦某非常清楚。
秦某打算回乡间种地,也算是全了对主公的忠义和高氏的忠义。”
秦方太对着高伯逸行了一礼,转身就走。他似乎不打算带什么东西走,就这样直接离去。
“世道并不太平,如果你有一天想通了,那么就回到我身边,为天下人做一些事情。岂不闻: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高伯逸并未挽留,而是希望秦方太保重。
“主公的话,在下会记住的。老父尚在,老父若是不在了,我也不欠高家什么,到时候再来找主公吧,告辞。
对了,对主公有一句忠告。
鱼赞这样的桀骜之辈,迟早会惹下难以弥补的祸端。主公现在就是让他做一些因为爱惜羽毛而不能做的事情。
将来,鱼赞必定死无葬身之地。只是希望,主公不要等到那一天再处理他。酷吏都是没有敌人也会制造敌人出来的,主公要慎用。”
秦方太能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见得对高伯逸掏心掏肺了。
高伯逸诚恳的拱手行礼道:“高孝琬若是能用先生,何以有今日祸端啊。先生一路保重,在下略备薄财,会派人随先生一路送到住处,请勿推辞。”
人家失业了,生计是个问题,怎么能不考虑呢?
秦方太感动的点点头,没有推辞,拱手行礼后就走了,脚步异常潇洒。
他走了以后,高伯逸感慨的说道:“看来,看好我的人,都是智者,而且观点一致啊!再不当大佬,真是说不过去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