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mjv0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明天子笔趣-第八十七章 朗氏內憂閲讀-3ua5m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八十七章 朗氏内忧
一直到宣德七年之前,这个规矩从来没有变过,但是宣德七年,在位四十七年的扎巴坚赞病逝了。
他所在时代,乃是朗氏家族最繁华最稳定的时代,他前后朝贡五次。与大明的交往也相当频繁。
但是在他之后,朗氏就陷入内乱之中。
而当时座主压制了矛盾,让第悉之位传给了扎巴冏乃,但是扎巴冏乃的父亲,萨且桑杰却不愿意。
他想成为第悉。
但是他是法度之中,在家传宗接代的俗人,不应该接替第悉。
有座主在,矛盾被压制了。
但是这位座主也没有活多少年,在正统七年,萨且桑杰终于登上了第悉之位,这是对朗氏法度的践踏。
所以他的位置很不稳固,甚至为了自己的权力,他让座主之位空悬了二十余年。将一个血脉不明的三岁婴儿扶上了座主之位。
如此一来,帕竹政权就陷入内乱与分裂之中。
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隐患,那就是朗氏血脉凋零,朗氏每一代都有一个人传宗接代,但是萨且桑杰却只有两个儿子,长子扎巴琼乃更是病死在第悉宝座之上。
人丁稀薄的朗氏家族,更是把持不住权力。
自然界厌恶真空,在政治上,权力也是厌恶真空的。朗氏握不住的权力,自然会有人去握。
这当然是后话了。
李文所言的东西,有些于谦是知道的,比如朗氏家族掌故,但是有些是不知道的。比如朗氏家族现在情况。
或者说朗氏家族内乱因由。
不要说于谦不知道,大明礼部估计也不是太晓得的。
毕竟大明礼部官员对各藩属国,从来是鼻孔朝天,如果不是徐有贞,近在咫尺之间的朝鲜政变,大明了解内幕,也要好多年后了。更不要乌斯藏的内情了。
只是这个内情对于谦来说,并不友好。
作为于谦的主要目标,茶马贸易的对象,如果朗氏安定,那么能购买的茶叶也就多,而今这个样子,能让朗氏购买多少茶叶,于谦却是心中没有底了。
于是于谦问道:“朗氏现在的情况,你知道吗?”
李文说道:“朗氏毕竟偏远,商队来往一次,也要一两年,所以我也不知道内情,不过。似乎萨且桑杰的身子骨不大好,而且萨且桑杰的妻族有坐大的趋势。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
于谦沉吟片刻,他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乌斯藏的情况。
不得不承认,人与人之间是互相影响的。
于谦与朱祁镇朝夕相处数年。朱祁镇被于谦等文官影响很多。慢慢的懂的该怎么样做一个君王。
而于谦也被朱祁镇影响不少。
如果没有海关的先例,已经每年数百万两的海关税入。于谦也未必能想到这方面去。
而今更是想要主动了解乌斯藏的内情。
于谦问道:“西宁一带,可有什么高僧吗?”
于谦这样问,倒不是他对藏传佛教有什么兴趣。他是标准的儒家子弟,子不语怪力神。只是他也知道,藏传佛教在藏区的统治地位。
在政治方面表示一下欣赏就行了,私下里却未必想多接触。
他这样问,却是在选外交官。出使乌斯藏的外交官。
元明清三代对西藏的治理上,是有连续性的。
元代确立八思巴对西藏的处置权,明代因俗封各级僧官,所以明代出使册封,多用喇嘛。
这也是一个惯例了。清代则更进一步。
于谦想要派人去了解一下乌斯藏,虽然不是正式使节,但还是按照惯例,想选一个喇嘛,到了乌斯藏也好说话。
李文说道:“西宁就有一位高僧。葛藏禅师,而今就在西宁休息。他本就是西宁当地人,多次奉朝廷之命去乌斯藏,并在北京修行了一段时间,而今年老,就回到了故乡的寺院,想要终老。”
于谦对李文的话,倒是未必相信。
他估计让这位高僧回乡的原因,并不是年老,而是当今对佛道的态度。
当今不宠信一些佛道,当今掌权之后,北京城之中没有多一处寺院,即便有新增的寺院,也没有来自皇宫的捐赠。
毕竟想在北京城内建立寺院,没有皇帝点头是万万不可能的,北京大部分土地都是皇帝官府的。
朱祁镇虽然没有一副禁绝佛道的样子,但是却摆出了,你们想信就信,但是要让政府或者皇室在某些事务上做出表示,却是万万不可能的。
这样一来,北京佛道发展趋势就被压制了不少。
道教到还好,毕竟道教没有那么大的传教建寺院的动力,而且北京又不是没有道观,白云观不就是吗?
但是佛教却被压制住了。
在宣德年间,以及正统初年一座接着一座建立寺院的场面就不见了。
喇嘛因为特殊的政治地位,并没有多大的撼动,甚至喇嘛庙还被朝廷拨款维修。但是更大的发展却是没有了。
在朱祁镇看来大明养喇嘛,就是为了安抚乌斯藏。态度到了就行,更多的倾向却是不可能,更不要说,朱祁镇大多数时间都饱受财政危机的苦楚。如果让他给阐化王加一个尊号什么的,朱祁镇没有不愿意的。
但是要让朝廷掏钱,却是想都不要想了。
这样的情况之下,喇嘛教在北京能有多大发展。
这位葛藏禅师,从北京回乡也是自然的了。
于谦立即让人去请葛藏禅师,李文见状自然告辞,随即准备去其他卫所召集各官员到西宁来。
而葛藏禅师也不敢拒绝于谦的召见,一会功夫就到了。
歌藏禅师身披有白色条纹的袈裟,看上去也有几分宝相庄严,看上去比于谦好年轻几岁,也不知道真年岁不高,还是保养的好。
于谦先与葛藏禅师谈经论道,于谦虽然不虔心佛教,但是也并非没有读过佛教,毕竟而今的儒家早就不是汉唐的儒家,而是三教杂流,所以士大夫谈禅,已经是基础技能了。
只是于谦与葛藏禅师谈了几句,就有些话不投机。
毕竟,于谦所读的佛教,大多是中原佛教的,与喇嘛教的经义自然有抵牾之处,葛藏被称为高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最少在教义一些问题上,葛藏是每天妥协的。
当然了,也许是于谦的好名声,让葛藏的胆子大了一些。
于谦发现这一点之后,在佛教教义上就说得少,听得多了。除却时不时问几句不解之处,几乎是在听葛藏讲经。
倒不是于谦说不过葛藏,而是于谦本来就没有与葛藏争辩的意思,他将来也要与乌斯藏打交道,多了解一些也是好的。
两人谈了小半时辰。于谦忽然发问,说道:“大师所从的教义如阐化王所从的教义,有何异同。”
葛藏说道:“一脉相承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葛藏都多次被朝廷派做使者的原因。
毕竟朝廷养着这些僧人就是为了乌斯藏。而不是为佛教真意。
于谦说道:“我接任三边总督,改革茶法,关系到乌斯藏,唯恐阐化王误会,想找一个人拜见阐化王,表述本朝之意,禅师可愿意走一趟?”
葛藏说道:“为朝廷奔走,是老衲的荣幸,只是最近有讲法大会,请大人荣老僧准备数日。老僧也想请大人到场论经。”
于谦说道:“好。”
青藏道也是很难走的,数千里路,自然要好好准备了。而且在西宁也要入乡随俗,这里的藏传佛教也是大明统治地方的工具,归僧纲司管辖,于谦也要给几分面子才是。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