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qh7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線上看-第十九章 夏油傑讀書-htf1e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感谢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冥姐要加入对策部?!”放学后回到超自然灾害对策部的谏山黄泉,意外发现多了名新同僚,惊叫过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不妥当,连忙亡羊补牢道,“我、我当然是无比欢迎,冥姐的加入让我们如虎添翼……只是觉得,稍微有点突然?”
谏山黄泉与谏山冥这对表姐妹的关系不算好不算坏,但相处时总免不得心生尴尬。
她是当代家主的养女,因为展现出‘基本程度的灵力’和‘优秀的剑术天赋’而被立为下任家主,但家族内有其他声音,有人认为能力略逊一筹却血统纯正的谏山冥更适合继承谏山家。
这种源自封建时代的大家族就别希望搞民主选择了,家主说什么就是什么,她的下任家主之位很稳……但养女的身份让其面对表姐时,总挺不直腰来。
“因为发生了突发事件。”冥平淡地给出回答。
倒也不是给黄泉脸色看,她就算面对亲爹都是这种冰山美人的言行风格,只有在相当特殊的情况下才会有丰富的表情和激动的语调。
黄泉恍然道:“……是指前天晚上的‘杀生石事件’吗?”
“倘若是普通的遇袭,我不会改变原本的计划,像我们这种没落的阴阳师家族鲜有善终之人,除非像我的父亲那样舍弃尊严当逃兵,否则哪天死在任务中都不奇怪,死之前生下儿女便已完成家族使命。”冥对家主之位并非毫无想法,内心深处一直嫉妒黄泉和自己的出身,但她从来没有实施过任何不光彩的手段,连在背后说黄泉的闲话都没有,就是源于这个堪称颓丧的观点。
或许比不上阳光正义的善人,可她也是名从不给旁人添麻烦的好女人。
“……冥姐。”这是黄泉初次得知表姐的内心想法,有点被这消极的论调吓到了。
“我知道自己与真正的阴阳师的实力相距甚远,谏山家和土宫家早已没落,前者只有一把封印着鵺的宝刀,后者稍好一点,但也只会一招传承犬神的阴阳术。”连剪纸人通灵式神的基础阴阳术都没有人会,还好老祖宗传下的乱红莲和白叡分别是鵺和犬神中的强者,撑起家族的颜面。
“……!”黄泉下意识地握紧自己的宝刀-狮子王。
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清楚,在菜鸡群中潇洒地开无双完全没问题,但碰上强敌还是得靠乱红莲。
冥继续道:“但是,我在杀生石面前连一回合都走不过,杀生石在那个人面前连一回合都走不过,还是带给我很大的冲击……这不是我想象中的‘相距甚远’。”
其实被杀生石附体的少年当时若不是选择分裂身体遁逃,而是选择全力防御,完全可以跟莱尔过几招,他还是有点实力的——当然,最终结果都一样。
“十分遗憾,经历过这起事件后,我深刻感受到自己的无力,已经丧失单独外出除灵的勇气了。”自小看着懦夫父亲卑微的身影长大,冥其他东西都可以舍弃,但绝不允许自己逃离战场,“我会抱着这个身躯仍然有可挖掘的潜力的期望,想方法成为阴阳师家族的家仆,从而获得自身的成长……在那之前,请让我留在这里继续战斗吧。”
听完表姐如此掏心掏肺的自白,黄泉也是心有戚戚,冥这番论调完全可以套在里世界中层和下层的人身上,但当下只得收拾心情道:“欢迎你,冥姐。”
“……黄泉,多多指教。”冥点点头,不再考虑家主继任问题后,看表妹都觉得顺眼了。
(嘭!)就在两表姐妹私人关系迈入新阶段之时,秘书突然从外面冲进办公室。
“——来自阴阳寮的紧急命令!高专一年级生-夏油杰与神威讨魔事务所除灵师-莱尔将于台场海滨公园交手,要求防卫省和环境省辅助驱逐人群。”
》》》》》》》
台场海滨公园是位于港区的一处可供游人饱享东京海岸线景致的人工海滨公园,虽然禁止游泳,但是可供游人在海岸、礁石上戏水游玩,还可以享受帆板之乐、眺望彩虹桥彼岸街道等美丽景色,漫步公园之中,亦能令人心旷神怡。
因为是工作日的白天,又没有举办什么活动,公园里的游人原本就不多,但莱尔从‘海之家’展望台的餐厅出来时,连这批游人也全数消失,只剩下稀疏排布的西装男女……其实里面还有若干身穿奇怪的黑衣的男女,但因为距离太远而没被发现。
“主人!敌人吗?”守护月天见此状况,马上警惕起来,拿出支天轮。
汝昂也将黑天筒拿在手上,恨恨道:“好呀!我就说为什么会选在这种地方交付杀生石?配合我们的行程安排也过了。”
莱尔出言安抚道:“放松点,我没做过任何会惊动R国政府和里世界的恶行,这应该只是交易的安保工作……虽然我是完全不觉得有此需要。”
因为他很强,又不属于任何派系,所以国家就设下陷阱全力扑杀——这种事连逻辑都说不过去,他还是不慌的。
“再说,解释的人不是立刻现身了吗?”
夏油杰乘坐具有飞行能力的诅咒从街道的方向笔直飞过来,落在莱尔正前方不远处,相当普通的登场,眯着眼睛笑着打招呼:“初次见面,我是夏油杰,悬赏任务的发布者。”
“老实说,看见你本人之后,我不是很想将杀生石交出去……不过赏金已提前到账,还多了一半,退款太麻烦了。”莱尔轻叹一口气,将口袋里的杀生石丢过去。
杀生石可是会吸引来不干不净的东西,莱尔可不想什么措施都不做地放口袋里几天,丢进吃过的果冻盒里再贴一张符完成简易封印。
“……就没有更好的容器吗?”夏油杰皱了皱眉,并不急着撕下封印符,确认杀生石的真伪,“刚才你说不想将杀生石交给我?为什么?”
虽说曾被人说自己的发型很怪、天天假笑像坏人,但他对自己的颜值挺有信心的。
“兄弟你身体里封印着一大堆奇怪的东西,说你是准备灭世的魔王我都信,这难道不是很好地理由吗?”不单莱尔看出来了,连小璘和汝昂也一样,从夏油杰登场那一秒开始,两位精灵的眼角吊了起来,久违地进入备战模式。
“我擅长使用的阴阳术名为【诅咒操术】,打倒并降服各种诅咒,养于体内。”夏油杰竖起手指,刚才载着他飞过来的B级诅咒快速蜷缩成一个小球,夏油杰将其丢进嘴巴咽下,通过演示证明自己的身份,“……另外,魔王这个名号更适合你不是吗?崇德天皇的子孙。”
“不是吧?隔了快900年的黑锅都能套我头上!”莱尔翻翻白眼,指向岸边那些西装里世界公务员,“这就是你们清场的原因?”
夏油杰举起双手作无辜状:“误会,我的好友就是菅原道真的子孙,你的血统只代表着其他人对你的潜力的期待值,不会牵扯到愚蠢的历史问题。”
“……真想让外公听听这番话。”连最初级的灵视能力都不具备的外祖父,也是崇德天皇的子孙,却没有人记得将他拉入里世界当配种机器。
“至于为什么清场……我不是多转了1亿日元给你了吗?那笔钱是来聘请你陪我来一架的。”夏油杰收起笑容,锋利的眼神锁定在莱尔身上。
莱尔愕然道:“哈,为什么?”
“没有恶意,也不想分出生死,但我那个朋友过去说了些奇怪的话,如今你在阴阳寮很出名……我想亲自确认一下!”夏油杰身边涌出一群大大小小的诅咒。
“莫名其妙,我应该没见过你那个朋友吧?”莱尔摆摆手,示意小璘和汝昂后退,“只不过,跟你打好像挺有趣的样子,也可以吧~!”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