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zqs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我的鋼琴有詐 線上看-533. 入場倒計時前的叮囑,肖邦敘事一相伴-pa615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秦键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到了沈清辞钢琴对面的沙发上,自顾自的拿起了一旁桌上的矿泉水,拧开狂灌了一口,片刻:“別哥,我跑了一中午了。”
沈清辞一笑,手上动作没停,继续弹奏着,“休息一会吧。”
缓了缓,秦键起身来到了钢琴前,“叙一。”
一边听着沈清辞演奏的肖邦第一叙事曲,秦键一边把从下飞机开始到今天详细的给对方讲了一遍。
“这不才从冬哥那回来。”
解释完,秦键便不再说话,安静的欣赏起了沈清辞的演奏。
即便是他,也很少能听到沈清辞完整演奏的肖邦现场,没一会儿的功夫,他便被钢琴声带到了音乐中。
叙事曲,即‘以歌谣讲述故事。’
肖邦在艺术生涯的不同阶段,一共创作了四首风格迥异的的钢琴叙事曲,也是肖邦大赛正赛阶段必须选演的曲目。
其中属沈清辞正在演奏的这首《g小调第一叙事曲》最广为流传。
相传这首叙事曲的故事文本来源是波兰著名民族诗人的密茨凯维奇的长诗《康拉德.华伦洛德》,讲述的是一个爱国英雄捐躯赴死的故事。
不过听沈清辞的演奏并没有那种豪情悲鸣的感觉,如果抛开作品本身的背景故事,单从听觉感受出发——
秦键感觉是在听一个中年人对着一副抽象油画的自言自语。
时而快,时而慢,时而沉默。
没有丝毫戏剧张力。
但他就是忍不住的想听下去,想听到最后。
结果最后他听到了最后,直到钢琴停下来的时候,他还在听。
但是音乐已经结束了。
“嗒”的一声打火机响起,“决定下一轮弹哪首叙事曲了吗?”
沈清辞的话把他拉了回来。
秦键答道,“还没有决定,不过我偏向叙一。”
沈清辞点了点头,“等你忙完演出吧。”
秦键嗯了一声,接着从包里拿出了三张邀请函放到了钢琴上。
沈清辞一看,淡淡的吐了口烟,“三张?”
“一张傅老院长的,我不知道他老人家住在什么地方,一张你的,还有一张…”秦键解释到这里顿了顿,“上午我去找叶主任的时候她办公室里没人。”
耸了耸肩,秦键接着说道,“我一会还要去走最后一次台,估计结束会很晚,所以只能拜托您了~”
片刻。
沈清辞将三张邀请函收了起来,“行了,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
秦键离去后,沈清辞也离开了办公室。

六个小时后。
蓝海音乐厅的最后一次走台终于在距离演出还剩20个小时的时候结束。
“今晚好好休息,明天白天我们就不折腾了,下午四点半校带好乐器校门口集合。”
保利剧院门口,秦键再次叮嘱众人。
“另外我看前两天有人在朋友圈里发走台照片和小视频。”
“之前的发了也就发了,但是关于今晚的内容谁也不要发,全景舞台效果要保密。”
顿了顿。
“关于明晚演出的门票问题,我给大家说声抱歉,同时也希望大家别再追着唐杰要票了,现在就连我手里也没有余票,我能理解各位的父母想来看演出的愿望,尤其是省外同学的父母,可能他们为此还要专门请假来跑这一趟,但是没办法,第一场除了预留给校领导老师和协办单位的票之外,早就卖完了。”
“不过不要紧,咱们要连演十场,第四场和第五场的坐席还有,后面五场的票网上还没有开卖,其中也有周末的场次,有需求的同学提前找唐杰登记场次,会给大家留赠票,不过一人只有一张,不够的剩下自己掏钱买。”
“因为这次演出的性质问题,所以这一点上也希望大家能理解。”
“不过也请各位放心,整个演出结束之后,你们每个人都能拿到自己应得的那一份演出费用,这点我给你们保证。”
“最后,预祝我们明晚的演出顺利。”
“好了,我们撤!”
结束了发言,队伍随即解散。
对于秦键的话,大家理解,也相信。
事实上他们很多人参加社团、参加排练、甚至参加演出的目的和出发点只是单纯的喜欢这种忙碌充实的感觉,喜欢社团里的气氛。
他们压根就没想到自己还能通过这样的事情得到一笔演出费用,这让感到了一种别致的精神体验——有一种学艺十几年,终于见着回头钱儿的感觉——似乎所学之物还是有鬿价值所在的地方。
众人离去后,保利剧院大门前安静了下来。
借着月光,一幅巨大的蓝色海报正翻着淡淡的光泽。
位于海报正中央,一名身穿黑色燕尾服的挺拔青年双臂交叉在胸前,神情淡然自若,指挥棒在他的右手中发着乌光,
他的身侧站着一名身材高挑穿着收腰紫色礼服长裙的年轻女人,眉眼中充满了自信、充满了高傲。
两人身后不远的舞台后景,是一群同样华服着身,手持各式乐器的笑脸,朝气奔波。
‘Magic Flute’
‘演出团体:费加罗的春天’
‘指挥:秦键’
‘女高音:宁仟夏’


2015年3月30日。
下午17:04,距离演出还有3个半小时。
保利剧院大门外两辆大巴车停了下来,接着一众人陆陆续续的拿着乐器下了车。
“后台先换衣服,换好衣服舞台上对音。”
秦键说着率先走进了剧院大门。

18:30。
保利剧院外已经热闹了起来,为此次演出而来的个剧迷和热情观众已经准备着倒计时的入场。
19:00。
一辆又一辆私家车填满了保利剧院的地下停车场。
不同于以往在学校,今天这样的演出,秦键一个指挥的身份是不可能再出现在音乐厅大门口客串迎宾人员了。
不过一个更加重量级的人物在代替这他的工作。
李三立单手拄着拐杖站在音乐厅大门前,不时有人上来和他打招呼。
“李教授,听说今天是你的得意弟子的演出啊。”
“老李啊,我今天可是专门冲着你来的啊。”
“你这个李老头,老子都以为你退休了!”
对于这些,老爷子统统一笑,脸上大写着欢迎。
沈清辞在老爷子一旁的柱子后面抽着烟,今天虽不是他的主场,不过他穿的还算比较正式。
看着门前越发拥堵的人群,他低头看了看表。
“马上入场了人怎么还不来?”他心里嘀咕着。
就在这时,叶海灵出现在了他的视野,对方一边走上台阶一边四顾环视着。
“小叶!”
他喊着从怀里取出了一张请柬。
。。。
19:10。
“嗡!————”
伴随着一声钟响声,蓝海音乐厅的四个入口同时打开。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