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ov0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絕色總裁的極品狂兵 txt-第2793章 野獸鑒賞-5jzgb

絕色總裁的極品狂兵
小說推薦絕色總裁的極品狂兵
于是,他缓解自己莫名紧张焦虑的情绪,结果哪里想到没有缓解多少反而更加惊慌。
那人顿时脸色发白,再迈出脚步的时候腿也开始打颤。
“陈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紧接着,武道临碰了一下萧尘之后,用眼神朝着萧尘示意,见到了萧尘轻轻地朝着自己摇头就之后叹了一口气,便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所有人都心情各异的继续往前走。
反而是在走了约莫半刻钟之后,就听白茶原先凝重的表情退去。一脸激动的冲着其他几人解释:“马上就要到花剑宗了,大家加快脚步,很快就安全了!”
所有人听了顿时提起精神,显然没有了先前的萎靡模样。
也就在白茶开口说完之后,萧尘察觉到那个目光消失了。
便又重新把风罩收了起来。只是这般长时间的维持这风罩,也是对灵力的损耗极大,但是萧尘发现自己竟然丝毫没有疲惫,或是有什么消耗过度的感觉。
应是自己的精神力提升了吗?还是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自己没有注意到。
萧尘只觉得一层层迷雾将自己包围,他丝毫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不过眼下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在他们感觉跨入了一个屏障之中后,白茶脸上的表情彻底的轻松下来。
和先前的紧张相比,萧尘甚至看到白茶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忍不住开口打趣:“这般高兴,可是到了宗门?”
白茶没想到萧尘居然观察的如此仔细,一时间脸色有些发红。在萧尘的注视之中,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没错,陈大哥,谢谢你先前的照顾,原本我还以为我的实力眼下已经不错,结果在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才发现,实在是我太过高估自己的实力了。”
对于白茶这般陈述,萧尘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他向来是有一说一,有些事情不是光动嘴安慰一番,所有的事情就迎刃而解,恰恰相反,眼下的一时快活,指不定之后会付出什么样的后果。
白茶见到萧尘点头,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总之,将自己的所有想法都收敛起来。冲着萧尘笑了笑,似是不在意。
众人又走了几步之后,就听一声野兽的嘶吼声传来,那声音声如洪钟,十分嘹亮,让所有人都觉得浑身一震。头皮发麻的感觉,简直让他们像是在面对了高出几倍实力的对手一般。
由心底散发出来的恐惧让所有人不敢轻举妄动,其中实力较弱的人已经跪在了地上。整个人瑟瑟发抖,明显是站不起来。
“所有人暂且不要动。”
萧尘皱着眉头看向了站在他身边的白茶,有些奇怪的开口,“白茶,即使你向宗门那了解了这些东西,你可知刚刚那声音是怎么回事儿?”
白茶表情有些复杂,但是在萧尘看过来之后,冲着萧尘摆了摆手示意道:“陈大哥,你不用担心,即使已经到了我的地方,怎么还能让诸位冒险。大家只管放心就是。”
那些腿软的地址似乎也是刚反应过来,脸色虽然依旧有些不好,但是神色已经缓和了很多。
萧尘三人面面相觑,随后由萧尘朝着白茶询问:“你们这里可是有魔兽之类的?”
白茶眨了眨眼睛,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他们脚下的地面突然震了起来,所有人哪怕知道此时处于安全的环境中,也忍不住做出一副进攻的准备。
这种情况下,哪怕是站稳都是很困难,更不要说别的了。就见到那古怪的嘶吼声,又一次传来。
相比于前一次的模糊不清,这一次所有人都能听清,像是某种野兽的吼叫,那野兽似乎刚刚吃饱一般,正在四处寻找消遣。
不知是不是距离越来越近的原因,只觉得刚才还不怎么明显的震动感,直接让他们站不稳。
原本还一副十分自信满满的白茶,此刻又一次白了脸,先前的那副淡然自若的样子已经消失不见。只听她口中喃喃自语,似乎是不可置信:“我们宗门内怎么可能会有魔兽?该不会是在我们离开之后,宗门内部又重新设计出了新的阵法?”
听到白茶的话,一旁的武道临有些忍不住,下意识追问到:“你又怎么知道一定不会有魔兽?我听着这声音,非但就是魔兽,还能够推断出,那家伙的体型绝对不是我们见到的那种普通大小。”
话音刚落,就听又一阵嘶吼传来,所有人跟着跌倒在地上,哪怕是萧尘,也只能勉强维持住体面。
江北辰直接笑出了声,冲着还一脸懵逼的白茶开口的:“你瞧,这声音多敞亮。”
一时间,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搞笑起来,白茶原本的心情,被他这么一形容,脑海里那赤面獠牙的魔兽,一时间变成了先前在宗门里看到过的那些师兄养的用来别有用处的憨头憨脑的肉兽。
就连其他人的恐惧也因着这一句话给消失了大半,并非是他们没心没肺,只是那江北辰的话实在是太让人容易脑补。
只有王无双看向了萧尘,两人对视之后,确定了心里的猜测,虽然没有打扰众人的轻松气氛,但是两人已经悄悄地将武器拿在了手中。
打去完了之后,萧尘和武道临同时看向了萧尘,冲着萧尘点了点头,几人就准备继续往前走。只不过在不经意之间,四人已经将所有人给护到了身后。
白茶几次想要上去找萧尘谈话,就被站在最后的江北辰给拦住说了什么。等反应过来之后,就察觉到她和萧尘的距离又远了,当下忍不住气的跺脚。
在看到了标志性建筑之后,白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哪怕真的是有什么魔兽混入的话,那便叫宗门里的人出来抵挡就可以了。
只要到了门里,所有的师兄弟出来就不信还降不住一只魔兽。哪怕那只魔兽再怎么膘肥体胖,估计也不会难对付太多。
一般情况下,白茶这样想是没错,但是她忽略了一点。在他自信,所有魔兽都无法攻破他们宗门的防御的时候,这一只魔兽竟是通过了,那定然不是凡品。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