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dgl精华都市言情 盛唐陌刀王 愛下-第五百五十七章 入長安獻樂閲讀-z1u9v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段秀实遥想到自己,他怎么就没有这种选择的痛苦,因为可供选择的余地太低了啊。他读书时在字里行间看到两汉风骨,看到五胡乱华,他的心底就会生出报国戍边之志,就会像个愤青一般扼腕叹息,恨不能飞到当时振臂一呼,扫清寰宇。
为了不使历史的悲剧再次上演,他深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只身投奔大唐边疆,要做个守土御边的钉子。这就是他的成长路途,没有任何分叉。
然而他不知是出现了幻觉还是怎么地,竟然在节度使李嗣业身上看到了分叉,能阵善战的将军和优秀的作曲家?这种事情不是只是中途放弃方向的人身上出现吗?比如皇帝李隆基——这个优秀的作曲编舞家,势必要变成为不合格的皇帝。
眼前这个人当他光华绽放的时候,宛如扫过天际的彗星,一曲足让世人震惊铭记,然而他却把这技艺当做一块敲门砖,用罢就扔,想着就让人感觉荒谬。
他转身离开校场,往城中营房走去,背后的唢呐声如旋起了一阵劲风,使得他的后背一阵颤抖,连忙哆嗦着肩头快步离去。
……
天宝七载六月份,李嗣业开始带着他的音乐团队南下,前往长安参加圣人的寿宴天长节,高仙芝也亲自带了一支队伍,是龟兹乐和康居舞的结合。高仙芝并没有参与这场表演,也不知是他自己没有艺术细胞,或是说端着架子放不下。
他们在路途中就没有再排练,毕竟是独门秘技,要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才能给人以振聋发聩的效果。
安西和北庭的队伍合并着前进,并肩而骑沿着河西的驿站往凉州方向而去。
两支队伍进入长安城的时候,已经是七月中旬了,他们本是从金光门穿过皇城前的直道,然后前往位于平康坊的安西留后院。
但李嗣业感觉两拨人在一起还是有些不习惯,决定与高仙芝分了开来,领着他的队伍住进了米查干在长安的一处私宅。当然他还让米查干替他找一个比较冷僻的场所,这样不会吵到邻居。
长安城里还真有这样的地方,能够有足够的距离免疫唢呐的强音,例如通济,曲池、大安,昭行这些坊,多数地方都是空着的,有的里面甚至还有农田。也有不少贩卖大宗低价值产品的商人将仓库修在里面。
李嗣业叫米查干打听的就是这样的仓库,这地方春夏两季的时候还有人来,等秋冬季节已经完全无人光临了,仓库四周长满了荒凉的蒿草,或高或低已经淹没了膝盖。
薅草丛中有人踩出来的道路,他带头走在前面,道柔、乐师和鼓手紧紧地跟在身后。仓库的样子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立柱和斗拱都是方形的,屋顶上面铺满了稻草,窗户上全部订上了木板。
李嗣业走过去拔掉了挡在门上的门闩,双手用力推开大门,只有两座空洞水缸的旧仓库内部构造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他原地转圈对着仓库环视一周,看起来确实有点破旧,屋顶上的房梁上挂满了蜘蛛罗网。
选择这样的地方也是没有办法,以唢呐的穿透力来讲,长安城除了这里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算是在皇帝的皇宫里,也有可能被太监和宫女发现。
不过这里还有一个好处,虽然简陋,但与花蕊楼的二楼之宽广还是可以相提并论的。
他笑着对几人说道:“今天我们来这里不只是为了练曲,也是让你们适应一下环境,让你们到时候不至于紧张出错,这里就是南内的花萼相辉楼。”
道柔伸手捂着嘴唇控制小声笑道:“这里怎么可能是花萼楼,这差距也显得太大了。”
李嗣业浑然不觉,点点头说道:“确实是一点儿都不像,但是你可以调动你的想象力,想象这里就是花萼相辉楼。”
他又指着仓库尽头封挡外人的木箱,对那上面说道:“圣人就坐在那御阶上面,身后是掌着宫扇的宫女,还有挥动着拂尘的高大将军。但是你们不必担心,也不必害怕,即使错了圣人也不会计较你们的错误,如果这还不能让你们放心,那我来向你们保证,演奏现场不管出了什么样的事情,都有我来负责任。”
他们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这里面除了道柔看上去轻松些,其它人真的心绪不宁。他们是军中普通的鼓手,也是一个普通的江湖乐师,突然得知是在皇宫花萼楼中演出,是在圣人面前吹奏击鼓,怎么可能淡定下来,别说是他们这些平头百姓,就是许多地方官一辈子也见不到皇帝。
李嗣业转身对外面的人喊道:“把鼓都抬进来。”
四面大鼓朝着四个方位摆放,道柔盘膝坐在中央,将古筝摆放在架子上,乐师横握着笛子站在旁边,握着笛子的手微微颤抖着。
鼓手头上扎着抹额,身穿白色缺胯袍,双手把鼓槌紧紧地握在手中,由于攥得太紧手背上暴起了青筋。
李嗣业刚刚双手举起唢呐,留意到他们的异样,转过身来轻松地笑道:“你们尽管放心,只要演奏成功,圣人会赏赐你们的。”
过了不大一会儿,唢呐强劲的声音从这破旧的仓库中响透了天空。
……
李嗣业来到长安后,不单单要做表演的事情,还要拜访右相府和杨家,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若是以前他只是一个节度使麾下的将领,自然不需要做这么多的考虑,但现在他已经是一镇的实际掌控者,要替北庭麾下的两万名士卒负责,自然政治方面的重心要加大一些。
这个节骨眼上右相府门庭若市,即使是作为北庭节度使,也得拿着拜帖去预约,如果李林甫今日的安排满了的话,他就得等到明天,若是能够排得上号,那就等到天黑也得等下去。
李林甫的权势已经到达了顶峰,连王忠嗣这等苗正根硬的四镇节度使都倒在了他的口蜜腹剑之下,哪还有谁敢公开与他叫板?安禄山去见皇帝的时候,仗着宠爱能够装疯卖傻,口无择言,被李隆基当做死心塌地的纯臣。但他去见李林甫,总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从其府上出来的时候,额头上总是冒满脑门儿的冷汗,这就是做贼心虚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