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f8d1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仙草供應商-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看書-ds6z1

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
“亏你还是合体修士,活到狗身上去了?放你们走?真当我是傻子不成?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就别妄想了,至于我为什么会对付你们,你们应该也清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非你雇凶杀害我,我也不会对付你们宁家,要怪就怪你们作死,你们放心,宁无缺很快就会来陪你们,在此期间,你们先下去吧!”石樾冷冷给的说道,满脸杀气。
宁鸿鸣和宁鸿盛毕竟是合体修士,用玲珑宫一直关着他们,石樾也不放心,谨慎起见,还是杀了省事,省的夜长梦多。
宁家两位合体修士被灭,宁家自然荡然无存。
宁鸿鸣听了这话,吓得魂飞天外,连忙求饶:“石小友,不对,石樾,老夫错了,还请你高抬贵手,老夫愿意让你种下禁制,以后唯你马首是瞻,绝无二心。”
石樾置若未闻,心念一动。
地板上浮现出无数的符文,骤然出现一个百余丈大的金色巨狮,金色巨狮有九个脑袋。
吼!
几乎是同一时间,九首巨狮的九个脑袋纷纷张开血盆大口,仰天长啸,一股金濛濛的音波飞出,直奔宁鸿鸣等人而去。
宁鸿鸣等人丝毫法力都不能动用,只能眼睁睁的望着金色音波袭来。
一阵惨叫声响起,宁鸿鸣等人七窍流血,体表没有丝毫伤痕,五脏六腑全部被音波震碎,就连元婴也无法幸免。
石樾并不放心,九首巨狮不断喷出金色音波,一圈圈金色音波掠过宁鸿鸣等人的身体。
一盏茶的时间后,宁鸿鸣等人的身体炸裂开来,化为一大片血雨,元婴都被灭了。
石樾还是不放心,动用神识,将整座大殿扫视了数遍,确认没有异常后,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解决这个麻烦了,可以施展其他计划了。”
石樾心念一动,退出掌天空间。
他出现在一片沙海上空,朝着远处飞去。
云岚山脉,宁家。
逍遥子率领数以百万计的妖兽,疯狂攻击宁家大本营。
李彦在云岚山脉外围建立传送阵,他们撤退后,李彦和逍遥子传送到云岚山脉,趁着宁鸿盛支援宁鸿鸣的时候,猛烈攻击宁家大本营,配合石樾的行动。
“怎么样,逍遥子前辈,能攻下宁家大本营么?”石樾骤然从远处飞来,落在逍遥子身边,笑着问道。
“石小子,怎么样?得手了?”
逍遥子望向石樾,满脸期待。
要知道,宁家是有两名合体修士的,宁鸿鸣和宁鸿盛不死,逍遥子也不敢攻入宁家大本营。
石樾点头,笑道:“得手了,他们两个都死了,不用留手了。”
逍遥子顿时大喜,吩咐道:“金儿,让它们加强攻击力度,务必要恭喜啊宁家大本营。”
金儿取出一个尺许长的金色号角,轻轻一吹,一阵激昂的号角声骤然响起,让人听了感觉热血不已。
吼吼!
数以百万计的妖兽纷纷仰天长啸,如同潮水一般,朝着宁家大本营冲去。
逍遥子体表黄光大放,化为一只背生双翅的黄色巨鼠,翅膀狠狠一扇,狂风四起,他化为一股千余丈长的黄色龙卷风,朝着宁家大本营席卷而去。
其他妖兽各施神通,攻击宁家大本营。
遮天蔽日的法术朝着宁家大本营砸去,金色箭光、青色飓风、银色闪电等等,密密麻麻的法术堆叠到一起,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石樾取出传影镜,联系曲非烟。
“烟儿,把传影镜递给老祖宗,我有东西给他看一看。”石樾沉声说道,表情严肃。
“好,我这就把传影镜递给老祖宗。”曲非烟答应下来,将传影镜递给曲思道。
石樾也不说话,将镜面对着宁家大本营。
“宁家的两位老祖已死,老祖宗你动不动手,就看你的啦,信不信由你,我们动手了,这件事你们曲家知道就行了,不要到处乱说。”石樾的语气平淡。
曲家不愿意参战,他可以理解,他能做的就这么多了,宁家的两位老祖已经死了,宁家其他人不足为惧,石樾一个人就能对付。
曲思道看到密集的法术击向宁家大本营,脸色大变。
他无法辨证石樾所说的是真是假,不过石樾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说谎。
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起,一团刺眼的金光亮起,淹没了方圆百里,数万只妖兽被金光罩住了。
金光溃散后,方圆百里被夷为平地,数万只妖兽也消失不见了。
“自曝禁制!哼,以为这样就能挡住我们的进攻么?继续进攻,不管损失多大,也要攻下宁家,一个不留。”石樾寒声道。
他这么说,当然是说给曲思道听得。
曲思道之前派人潜入翠云门,鬼知道曲思道打什么主意,石樾必须要警告曲思道。
不出石樾所料,曲思道倒吸了一口凉气,满脸震惊。
石樾这是真的要灭了宁家?跟石樾为敌,就是这个下场?
曲思道咽了一口唾沫,目中露出一丝恐惧之色。
轰隆隆!
一连串的轰鸣声响起,五颜六色的灵光陆续亮起,淹没了几十万只妖兽的身影,强大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将一大群妖兽卷到万丈高空,重重摔下,直接摔成肉泥,一命呜呼。
“好了,曲前辈,我有事要忙了,先这样了,您自己拿主意吧!”石樾改口曲前辈,这是告诉曲思道,公事公办。
说完这话,石樾收起了传影镜,切断联系。
他体表金光大放,化为一只体型巨大的金色雷龟,快速朝着宁家大本营冲去。
吼!
其他妖兽纷纷朝着宁家大本营冲去,宁家的护族大阵再强,也禁不住数百万妖兽的猛攻,更何况妖兽前不久才撤退,宁家的护族大阵遭到上千万只妖兽猛攻三日,早就受到严重损伤,宁鸿盛带了不少炼虚修士前往支援宁鸿鸣,如此一来,留在宁家大本营的炼虚修士并不多。
他们根本挡不住数百万只妖兽的袭击,要知道,这里面大都是元婴期的妖兽,纵然被宁家的自曝禁制杀了一批,还是有不少。
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宁家的护族大阵被攻破,数以百万计的妖兽冲入宁家大本营,疯狂攻击宁家修士,失去阵法的守护,宁家修士根本挡不住,被密集的法术轰成碎肉。
一连串的轰鸣声响起,火光冲天,各种法术灵光陆续亮起,一名又一名宁家修士倒了下去。
逍遥子所化的黄色龙卷风冲入宁家大本营,强大的气流将十几名元婴修士卷入黄色龙卷风之中,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他们直接被强大的气流卷成血雨,连精魂都无法逃出。
轰隆隆!
高空传来一阵巨大的雷鸣声,一团覆盖几十里大的金色雷云出现在高空,电闪雷鸣。
金色雷云剧烈的翻滚涌动,密密麻麻的金色闪电飞出,直奔下方的宁家大本营劈去。
宁家修士被金色闪电劈中,直接人间蒸发了,建筑被金色闪电劈中,顿时着火,火光冲天。
宁家修士四处逃命,四处乱窜,可惜的是,他们还没跑多远,就被密集的妖兽追上来了,被撕成碎片。
七日后,一则恐怖的消息迅速在云岚星流传开来,宁家大本营遭遇上千万只妖兽袭击,宁家被灭。
消息一出,并没有多少势力相信,开什么玩笑,宁家传承数万年,有两位合体修士,哪是这么容易被灭的?
有些修士半信半疑,等他们到了云岚山脉一看,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
云岚山脉被夷为平地,留有一行血字—-血债血偿,杀人偿命。
消息很快流传开来,扩散到整个天澜星域。
天澜星域震动,各个势力在震惊之余,纷纷加强了戒备,同时关闭部分跨星域传送阵,增派巡逻修士。
震惊过后,各个大势力想到的不是查出凶手,而是分了宁家的地盘,他们纷纷扶持宁家子弟,挟天子以令诸侯,都说自己是帮助宁家,抢占宁家的地盘。
天风星,天风坊市,某间密室。
宁无缺握着一面传影镜,满脸震惊。
“宁家没了?怎么可能?两位老祖宗,还有护族大阵,居然挡不住?难道说大乘修士出手了?还是曲家也帮忙了?”宁无缺自言自语道,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很难相信,传承数万年的家族就这样被灭了,动用上千万只妖兽,这是多大的能耐?
“石樾!仙草宫!对,肯定是石樾干的。”
宁无缺可以确定,就是石樾干的,宁鸿鸣可是说过,一旦宁家出事,他不要轻易露面,找个地方躲起来。
宁家屹立数万年不倒,他实在想不到,家族有一天会分崩离析,宁家这些年招惹的仇家是不少,可是宁家还是好好的,唯独招惹了石樾,宁家想要安身立命,真的很难。
他愤怒之余,也感到一阵恐惧,传承数万年的宁家说灭就灭了,石樾的实力太恐怖了,难怪宁鸿鸣让他半路离开,找地方躲起来。
姜还是老的辣,还是宁鸿鸣考虑周到,若是宁无缺跟着宁鸿鸣一起行动,他恐怕也会遇害。
“石樾,灭族之仇不共戴天,你给我等着,终有一天,我会报仇的。”宁无缺面容狰狞,自言自语道。
他收起传影镜,快步离开了密室。
没过多久,他出现在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门口,殿内是十几座传送阵,宁无缺走了进去,付了灵石,传送离开了。
他前脚刚走,一名五官普通的中年男子和一名中年少妇跟了上去,跟着传送离开。
仙草坊市,某间密室。
姜栋正在跟一名六十出头的青袍老者说着什么,两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七叔,宁家真的没了么?”姜栋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宁家好歹是传承数万年的修仙家族,不到一个月,宁家就没了?两名合体期的老祖失踪,二十多名炼虚修士陆续陨落,现在各个势力纷纷扶持宁家子弟,打着帮助宁家的名义,霸占宁家的地盘。
“千真万确,宁家大本营都被夷为平地,还能有假?你试一试联系宁无缺,看看能不能联系上他,他可是宁家的核心子弟,宁家家主的儿子,我们姜家愿意扶持他收复失地。”青袍老者催促道。
“什么?扶持宁兄?这不好吧!”姜栋心里有些抗拒。
姜家还是忍不住要分一杯羹,这也很正常,可是让姜栋联系宁无缺,扶持宁无缺当这个傀儡,姜栋觉得过意不去。
“这有什么不好?其他势力能做,我们姜家也能做,宁家这块肥肉谁不想咬几口?咱们不吃,其他人也不会放过的,宁家不可能再恢复往日的地位,弱肉强食,如果遭遇大难的是咱们姜家,宁家也会这么做,你是家族培养出来的,一切应该以家族的利益为先,而不是意气用事,我知道你跟宁无缺的私交不错,咱们这么做,也是保他一命,他要是落在其他势力手上,下场会更惨。”
姜栋再三犹豫,还是架不住族叔的劝说,取出传影镜联系宁无缺。
很快,传影镜上面出现宁无缺的身影。
宁无缺的神情惶恐,衣衫褴褛,身上沾着一些血迹。
“宁兄,你这是怎么了?”姜栋皱着眉头问道。
“被人追杀,还能怎么,你怎么突然想要联系我?看你的表情,你不是自愿的吧!”宁无缺跟姜栋相识多年,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姜栋一阵苦笑,正欲解释,青袍老者一把抢过传影镜,说道:“宁小友,咱们两家是世家,我们姜家愿意护你周全,不知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们派人去救你。”
“怎么?想扶持我,好名正言顺的接收我们宁家的地盘?打探我们宁家掌控的秘境和小世界?”宁无缺讥笑道,神情狰狞。
“宁小友说笑了,我们是想保护你,不想让你受奸人所害,当然了,修仙家族,应该以家族利益为主,姜栋是我们姜家子弟,自然以家族利益为主,他没有错,这件事对你来说也是好处,有我们姜家保你,绝对没有问题。”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