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22sn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全面攻略》-第五百二十七章 教皇之女!-uzq32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莽汉副官驾驶着快艇,带着卡列尔和歌思雅直接冲进了封锁区。
不出意外,连光母的影子都没看到,他们便被警告不要靠近了。
卡列尔当即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于是,兄妹俩加上副官,三个人都被请到了海鸥号上喝茶。
这是一间极其优雅的办公室——虽然它本身并不怎么优雅,但和光母上其他充满着科技感的地方比起来,这种桌上还摆着插花的都市丽人风无疑就显得非常有格调了。
似乎,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香味。
“啧啧,希尔佩斯那老家伙,看上去挺爷们的,没想到背地里是个娘炮。”卡列尔咂巴着嘴道,越看这间屋子越觉得有女人味。
“会不会这次过来带队的将军不是希尔佩斯?”歌思雅问道。
希尔佩斯是军研部的最高领导人,平时要多忙有多忙,基本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停留两天,海鸥号不太可能为这样一名将军专门布置一间办公室,那样纯粹是浪费,何况,这也不像希尔佩斯的风格——就算这位上将阁下真是娘炮,也不可能在公众场合把自己的娘炮属性展现出来吧?
“如果不是希尔佩斯,我也不猜不到是谁了。”卡列尔看了看表,说道:“这家伙架子还挺大的,晾了我们快一个钟头了。”
从一登上海鸥号,卡列尔三人便被带到了这间办公室,然而,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却一直都没出现,带路的年轻上校说将军在忙,让他们稍等一会,这一等,直接就过去了五十分钟。
“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莽汉副官紧张兮兮的问道。
他这个状态已经保持很久了,连桌上闻起来很香的茶都没敢喝。
“海军部的这次行动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阴谋。”卡列尔说道,虽有又笑着拍了拍副官的肩膀,“不过你放心,他们不会在海鸥上对我们动手,除非我们先动手。”
“典狱长大人说的没错。”这时,一个穿着浴袍的短发女人推开门走了进来,“但我要补充一点,即便你们动手了,我们也许依然不会动手。”
“是你…?”歌思雅的座位正对着门,女人刚一进屋,她便将对方认了出来。
凯蒂·卡黛,十七年前的监狱岛上,卡列尔那段黑暗时光中位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卡列尔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不由扭头,随后也愣住了:“卡黛…?”
“你们两兄妹的反应还真是如出一辙,默契的让人羡慕啊。”卡黛跟歌思雅握了握手,笑着走到卡列尔身边坐下,“很高兴你还没忘记我的名字。如你所见,我刚才洗了个澡,让你们久等了,希望你不会因此生我的气。”
“卡黛,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卡列尔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下意识往边上挪了挪屁股,和卡黛保持着一定距离。
十七年前,这个姑娘到无光之海附近参加狱卒到狱官的晋升考核,从此一去不回,直到对方走进这间办公室之前,都可以说是杳无音讯,卡列尔甚至以为卡黛出了什么意外,还为此难过了好些日子,结果现在后者却摇身一变,成为了海鸥号的负责人??
要知道,想指挥一支光母舰队,军衔最低也得是少将级别。
所以,以前的狱卒卡黛,如今已经是一名正儿八经的女将军了?
这不是扯淡吗!
“卡黛,虽然你的出现让我非常惊喜,但我想,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卡列尔直勾勾的盯着身旁的短发姑娘:“既然你还活着,为什么一直不跟我们联系?”
“对不起,我骗了你们。”卡黛微微垂头,“我并没有去参加狱官考核,而是回了军事中心。”
回了军事中心。
“所以,其实你一直都是军研部的人,对吗?”卡列尔忽然感觉面前的女人有些陌生,直觉告诉他,卡黛没有说谎——至少现在没有。
“在那里,我不能联系你们。”卡黛说道,“我的立场也不允许我联系你们。”
“立场?”卡列尔眯起眼睛,“我记得你亲口说过,你不喜欢克劳伦。”
也正是因为这点,他才和卡黛成为了朋友。
依照卡列尔的性格,本来不会将“立场”和“朋友”分得太开,因为这两件事本身也没有什么冲突,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应该知道这世界上不只有敌人和朋友这两种单纯的关系,也许两个人上了战场后会生死相见,但私底下,只要脾气对胃,他们未必就不能成为惺惺相惜的好朋友。
只不过,卡列尔那段日子的处境太敏感,为了自己和歌思雅的安全,他不能去冒这个险。
教会的人都在处心积虑要弄死他了,他还去和对方做朋友,怎么看都像脑子有病。
所以,监狱岛上和卡列尔关系好的兄弟朋友,大多都是对教会心有不满的人。
其中便包括卡黛。
可现在看来,卡黛似乎骗了他。
从一开始,这个姑娘便是克劳伦安排在他身边的卧底。
“卡列尔,这件事我没有骗你。”卡黛认真道,“直到此时此刻,我依旧不喜欢克劳伦的行事风格,他太严苛,太自负,太骄傲,也太墨守成规,太没有人情味。”
“都是负面评价,可你依然选择了为他卖命,不是吗?”卡列尔直视着卡黛:“如果有人威胁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想办法。”
原来,他认为是有人在威胁自己吗?
卡黛精致的面容上露出一个并不常见的温柔笑容:“卡列尔,谢谢你愿意相信我,不过,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没有人威胁我,我是自愿帮克劳伦做事的。”
“为什么?”卡列尔问道。
不喜欢这个人,却还要成为这个人的手下,这是哪门子道理?
“因为我姓凯蒂。”卡黛轻声说道,“克劳伦,尊敬的教皇大人,他是我的亲生父亲。”
啪!
莽汉副官手里的茶杯掉到了地上。
这家伙眼睛瞪得滚圆,张着嘴巴,却始终没说出一个字。
过了好几秒,他才反应过来,“对不起,我什么都没听到,你们继续,别理我。”
莽汉副官连忙道了个歉,然后弯腰收拾起地上的碎片来。
卡列尔也确实没理他,因为典狱长大人自己也被这个消息给惊呆了。
开什么玩笑,那段时间里,他在监狱岛每天都小心翼翼的生活着,警惕性前所未有的高,可还是在不知不觉间交了个卧底朋友?且这个卧底,还是敌方头号大BOSS的亲身女儿?
卡列尔本能的不相信卡黛的话。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又由不得他不信。
凯蒂是卡黛的姓氏,也是克劳伦的姓氏……
歌思雅看着哥哥身边的短发姑娘,目光闪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现在是不是该称呼你为圣女阁下了?”卡列尔神色有些复杂。
可不是嘛,教皇的女儿,那不就是圣女吗?
“这种老掉牙的称呼就别提了。”卡黛说道,“我只是卡黛,只是你的朋友。”
“你觉得我们还当得成朋友?”卡列尔叹了口气,“我以前遭遇的暗杀都是你安排的吧?你知道行动失败后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所以随便找了个借口,赶在他们动手之前离开了监狱岛。”
“后半句话没错,但前半句不对。”卡黛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只有最后一次是我安排的。”
最后一次,指的自然是派骑士级别的狱官强杀当时看上去还只是个四阶小狱卒的卡列尔那一次了。
“你可真够狠的,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想要我的命。”卡列尔的嘲讽的笑了笑,也不知是在嘲讽卡黛口中的“朋友”,还是在嘲讽自己看错了人。
卡黛看向一言不发的歌思雅:“如果我说,我早就知道你们两个已经突破到五阶了,你信吗?”
歌思雅点了点头:“我信。”
“但我不信。”卡列尔说道。
“不管你信不信,这件事我都要告诉你,不然梗在心里我会难受。”卡黛说道,“当时的我,的确是教皇派来接近你的,可我从来没有将你的信息暴露出去。”
否则,那次去强杀卡列尔的人,也不可能只有一名五阶初级的狱官了。
“而关于整个刺杀计划,都是教皇的命令,我并没有权力去阻止他们。”卡黛继续说道,“我唯一能做的,便是顺着他们的意思来,然后利用自己的身份,给他们提一些‘合理’的建议。”
“你阻止不了他们,所以便借老典狱长的手除掉他们,对吗?”歌思雅问道。
“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卡黛笑着问。
歌思雅摇了摇头:“他们该死,至少对我和哥哥来说这样。”
“其实,我提醒过他们。”卡黛兀自说着,“不论那天晚上死的是卡列尔,还是那个倒霉蛋,这件事都必然会引起老典狱长的震怒,从决定听从我这个圣女的“建议”开始,监狱岛便注定了要血流成河,可惜,他们没有听进去我的话,或者说,他们不相信老典狱长敢真的杀掉他们,最后的结果你们也都看到了,教皇派来的人一个都没能活下来,对此,我感到非常遗憾,但并不愧疚,因为这是他们自找的,而且,想杀一个人,就该做好被别人杀的准备。”
“卡黛将军,你不用跟我们解释这些。”卡列尔再次叹了口气,“你在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之前,就该知道这一点,我们已经做不成朋友了。”
“我也没想和你继续做朋友。”卡黛直勾勾得盯着卡列尔的眼睛,“我要的,是普通朋友给不了的东西。”
啪!
又一个杯子摔在了地上。
莽汉副官:“对不起!”
“没关系。”卡黛笑容颇有种风情万种的味道,她看着卡列尔:“你愿意给吗?”
“我要是说不愿意,我们今晚是不是就走不出这间办公室了?”卡列尔问道。
“事实上,即便你说愿意,你们也不能离开。”卡黛也没有瞒着卡列尔,“公事公办,私事私谈,这是我从你身上学来的,身为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我必须扛起自己肩上的责任,所以抱歉了,我亲爱的典狱长先生,你们可能得暂时在海鸥号上游玩几天了。”
“卡黛,你打不过我们。”卡列尔意味深长地说道。
这件办公室是隔音的,而且只有四个人,他们三对一,随时可以将卡黛劫持为人质。
“我知道,我一直都不是你们的对手,甚至都不用你……当初在监狱岛上,我不就经常败在你妹妹的手下吗?你从来都不肯多看我一眼。”卡黛说完这句话,便主动切断了这个让人心酸的话题,她说道:“将你们留在监狱岛,这是教皇大人的命令,而我一个人来见你们,这是我的本意,卡列尔,如果你愿意,现在便可以利用我的人身安全,来达到你想达到的目的,就像我虽不喜欢,但却自愿为我的父亲做事一样,我不该帮你,但我还是要帮。”
“你何必呢?”卡列尔今天是第三次叹气了。
他其实一直都明白卡黛的心意,只是,以前的他,完全是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根本没功夫去想这方面的事情,而现在,他和卡黛的立场截然相反,不可能会有结果。
“那你又是何必呢?”卡黛反问道。
敌人与敌人之间的感情不会有结果,那亲兄妹之间的感情就会有结果了吗?
“哥哥,你是该找个女朋友了。”歌思雅忽然开口道。
“或许吧,但这个人应该不会是卡黛将军。”卡列尔答道。
卡黛笑了笑,似乎并未将卡列尔的话放在心上,她说道:“典狱长先生,如果你想离开海鸥号,现在就把手掐在我的脖子上,不然万一等会我改变了主意,你们就真的走不掉了。”
说完,卡黛看向歌思雅,微微一笑:“谢谢你,我的妹妹。”
“不要试图害我哥哥,否则我保证你会后悔。”歌思雅认真说道。
闻言,卡黛竟从戒指里掏出一副手铐,自己给自己拷上了,“这样行吗?”
“不用了。”卡列尔哼了一声,“威胁女人这种事,我不屑于去做。”
“那你们只能在海螺号上休息几天了。”卡黛说道。
“是吗?”卡列尔不置可否,“我倒是觉得,你们呆会可能会恭恭敬敬的送我们离开。”
轰!
刚一说完,夜空中闪过一道火光,响起一声巨大的轰鸣,震得人耳膜都有些隐隐作痛。
看光源,爆炸发生的地点离海鸥号还有一段距离,但这声炸响,却像是就在身边一样。
“嘭嘭嘭!”
几乎同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敲门的人似乎不知道里头还有“客人”,在门口声音急切的说道:“将军,不好了,海螺号遭到了敌袭!”
卡黛看着卡列尔,深吸一口气:“你有没有想过主动攻击教会海军的后果?”
“你还不了解我吗?”卡列尔摊了摊手,“能报的仇,绝不隔夜。”
卡黛站起身,把被自己拷上的双手举到卡列尔面前:“我最后问你一次,动不动手?”
“我说了,我不屑于做这种事。”卡列尔说道。
卡黛深深看了卡列尔一眼,随后双手向外一扯,“咔擦”一下,手铐便应声断裂。
她拿起衣架上的将军制服套在身上,大步离开了办公室,并对门外的士兵命令道:“给我看好他们,没有我的同意,任何人不许进来,也不许出去。”
“是,将军!”
卡黛走后,莽汉副官小心翼翼的捡起地上某块断裂的金属观察了几秒,面露古怪之色,“卡列尔大人,将军好像在暗示你什么。”
卡列尔不明白:“什么暗示我什么?”
莽汉副官看了歌思雅一眼,凑到卡列尔耳边,小声说道:“大哥,这手铐是那种道具。”
……
……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