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uhz火熱言情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討論-第一千三百八十章:達成共識閲讀-z6ura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暂时加入到,你的冒险队当中?”
谢铭向露德米拉提出的这个提议,可以说是让所有人都惊了一下,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毕竟,这前后的差别也太大了。
“你….在开玩笑吗?”
“并没有。”
耸了耸肩,谢铭笑着说道:“我只是说出了一个,比较适合你的提议而已。”
“你说,想要治好那个叫做鲁特的龙族的角,首先要去问问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的龙族。所以,你要去万年雪山见一趟冰龙斯卡萨。”
“而正好斯卡萨也在我的计划当中。而另外一只龙,同样也在我的计划当中。所以你想要询问它们龙角恢复的方法,跟着我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另外的,一只龙……你是说,邪龙斯皮兹?”露德米拉死死的盯着谢铭:“你和暗精灵也有关系?你找这两条恶龙做什么!?”
“和你一样,想问点事情而已。当然,问完事情后就直接为民除害了。”
谢铭淡淡的说道:“你自己去找斯卡萨,无疑是死路一条。跟着我的话,好歹还有活命的机会。就算我真的把你卖了,对你来说差别也不算太大。”
“而且我若是真想取你性命,或是想做些什么其他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费这么大的功夫。你的警惕和戒心,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当然,你可以选择拒绝。毕竟我这只是提议。仅仅是因为你刚刚的那些回答让我很欣赏很满意,所以我愿意给你一次弥补心中遗憾和后悔的机会。”
“怎么样选择,就看你自己,我不强迫。”
看着陷入沉默的露德米拉,谢铭没有再度开口。是选择仇恨,还是选择为了朋友放下仇恨。这,算是谢铭给她的试炼。
劝人放下恩怨是要天打雷劈的,但有些东西却比仇恨和恩怨更加重要。至少,若是把谢铭放在露德米拉此时的立场,他肯定会选择放下仇恨。
仇恨,和朋友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正如他为了报答西莫的恩情,放下了自己的怒火,也放弃了“牛头统帅的犄角”这么一个无比珍贵的素材。
因为对他而言,恩情更加重要。
他相信,若露德米拉真正的重视自己的朋友的话,她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所以,谢铭才没有特地将这件事给点出来,只是将情况给说的明明白白,让她自己选择。
“那么,到你了。”
视线转向了蕾莎琳,谢铭皱着眉头说道:“你来又是为了什么?你口出狂言的教训我已经给你了。西莫对我的恩情,经过这次事后也已经两清了。”
“我和你,应该没有任何关系了才对。”
“……西莫让我替他对你说一声谢谢。”蕾莎琳看着谢铭一副嫌弃的模样,眼角抽搐了一下:“说若是有机会,欢迎再次来到格兰之森做客。”
“嗯,我收到了。还有吗?”
“……还有,你有东西忘在我这了。”
默默的从空间布袋中取出那根锋利的牛角,随便的丢向了谢铭,蕾莎琳淡淡的说道:“这是西莫答应给你的东西,我们还不至于叹掉委托的报酬。”
抓住了犄角,谢铭在手中把玩了一下。已经掌握了波动的他,此时再次那到这根犄角的时候,顿时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之前,他虽然也可以感受到波动,但是却十分细微,需要耗费不少精神力来进行操控。可在握住这根犄角后,波动瞬间就变得明显起来。
不仅对于波动的操作更加轻松,能够操控的波动强度也大大增加了。简单来说,可以省略为两个字,省力。
“既然这么说,那么报酬我就收下了。”
将犄角放入到自己的空间布袋里,谢铭再次看向了蕾莎琳:“还有其他事吗?”
“…….还有。”
咬了咬牙,蕾莎琳深吸了口气,随后向着谢铭弯下了腰,大声说道:“上次说了没过脑子的话,对不起!今后,我会改正这个毛病的!”
“……..”
怎么回事,这个小学生做错了事向老师道歉的既视感…..
差点,一句“回去写1000字检讨书向着全班朗读”就脱口而出了。
“啊,嗯….我知道了。”
嘴角抽了抽,保持着自己的平静,谢铭淡淡的说道:“知错就改就是好…呸,你也得到教训了,自己知道问题在哪就行。”
“知错就改就是好呸?什么意思?”
“没什么,口误而已。”
面对蕾莎琳投来的疑惑目光,谢铭若无其事的回了句,然后视线转向了明显松了口气的斯卡迪,转移话题,又或者说将话题回归到正题上。
“现在的结果,斯卡迪女士应该可以接受了吧。”
“嗯,真的很感谢谢铭先生的原谅。”
斯卡迪轻笑了一声:“这样,我心中的一块石头也算是落地了。不知道,谢铭先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暂时停留在赫顿玛尔,学习一些东西。”
谢铭回复道:“毕竟之前我全部心思都用在了刀术上,所以对于其他的一些职业并没有过多了解。所以想借此次冒险,在阿拉德大陆各地游历的机会,去做一些必须去做的事情。”
“距离下个要做的事情,还有着些许时间。所以我想要趁着这段空闲的时间,学习一下其他职业的知识和技术。而强人遍地的赫顿玛尔,无疑是最适合我学习的地方。”
“这样啊…..”
斯卡迪沉吟了几秒,笑着说道:“那么,若是方便的话,谢铭先生可以告诉我,您想要学习什么职业的相关知识和技术呢?”
“或许,我能帮上一些小忙也说不定。”
“散打和柔道家的格斗,圣骑士的治疗,气功师的念气以及魔法师在空间方面上的研究。”
谢铭毫不客气的说道:“若是可以的话,斯卡迪女士能不能向我引荐下相关方面的权威导师?”
“……….”
还….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
斯卡迪嘴角又忍不住抽搐了几下,或许是因为是私下的场合,又或许是眼前的青年实在是过于的….奇特。斯卡迪觉得,自己这一晚上的无语,恐怕都能比上一周的分量了。
不过,这种平等随便的交流方式也不算太讨厌。可以看出,对方是真的没有在意自己女王的身份。再加上,自己的本意就是想要卖个人情给这位年轻的强者。
他愿意接受,那实在是再好不过。
“我明白了,我会给谢铭先生写几封推荐信的。不过,对方愿不愿意教导,这我就没有办法了。毕竟谢铭先生也知道,职业之间,是有着无法跨越的鸿沟的。”
“嗯,这样就足够了。若有什么需要解决的麻烦事的话,斯卡迪女士也可以告诉我。”
“那么到时候,我可不会对谢铭先生您客气的哦?”
“若是在能力范围之内,我不会拒绝。”
两人对视着站起身来,轻轻握手。不管过程怎么样,这一次的谈判,双方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对于两人而言,这就足够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