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waf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第162章 兇手的挑釁熱推-2orer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在林新一三人忙着做现场勘察的时候,现场之外已经变得热闹非凡。
枪击案本来就是大新闻,更何况,这里是电视台。
听说制作人诹访道彦,这位分量不轻的高级员工竟然死在自家公司大楼。
日卖电视台的领导喜出望外…痛心疾首的同时,也不忘发挥媒体人的敬业精神。
他们派来了记者、主持、灯光、摄影,扛着摄像机堵在那发生命案的杂物间门口,想要对林新一等人的调查过程做现场直播。
这直播要是做成了,收视率还能再翻个番。
想法是好的,只可惜,这些家伙还没靠近,就都被凯撒给吓回去了。
现场画面没拍着,倒是拍到了一条黑背大狗,那越来越近、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的好牙口。
凯撒把现场保护得很好。
记者们没办法到这里捣乱,却是也没有就这样回去歇着。
采访不到林新一,他们就先在现场外采访一些和此案有关的人员,把直播气氛给炒热了。
而在这些接受采访的人里,最上镜的,还要属松尾贵史:
“唉…说起死去的诹访,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
“我跟他是过命的交情。”
“……”
松尾贵史眼里渗着泪水,在直播镜头前沉痛地悼念着自己的友人:
“可以说,诹访把他的生命都托付给了我。”
“我一定会继承诹访的意志,把我们这个打击犯罪的刑侦节目好好地办下去!”
他在直播镜头前一番长篇大论,越说越动情,声音几乎哽咽。
而就在这时…
“汪汪汪汪!”一阵犬吠骤然在脚边响起。
松尾贵史低头一看:
只见那只一直守在现场门口的黑背大狗,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它呲着森白的獠牙,吐着鲜红的舌头,围着松尾贵史慢慢地绕着圈圈,目光锐利而警惕,就像是盯紧了猎物的狼。
“这…这狗怎么跑这里来了?”
看着那距离自己的腿只有一口之遥、如同小刀一般锋锐的交错犬牙,松尾贵史不禁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对啊,凯撒怎么跑到你这里来了?”
林新一的声音悠悠响起。
质问声中,他一马当先地走在最前,带着毛利兰和浅井成实,出现在了走道尽头。
拥挤的人群自动为他们分开一条道路,三人穿着款式相近的黑色正装,保持着冷峻严肃的专业姿态,昂首阔步地向这边走来。
“我们只是让凯撒嗅了一下手枪上凶手残留的体味,它就把你给锁定了。”
“松尾先生,关于这一点,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什、什么?!”
周围围观的电视台工作人员齐齐一愣。
而摄影师也及时的把直播镜头对准了林新一的脸庞:
“林管理官,你的意思是…”
“松尾先生就是杀人凶手?”
“哦…对了!”
有熟悉松尾贵史的工作人员马上想到了疑点:
“松尾先生好像是非常厉害的枪械爱好者,据说枪法不输职业的运动员呢!”
“难道…真是他杀的诹访?”
“不一定。”
“警犬鉴识也可能有失误,现在还不能说松尾先生就是凶手。”
林新一保持着小心谨慎的态度,但语气却没有丝毫软化:
“不过,既然凯撒从那么多人里嗅出了松尾先生。”
“我想,松尾先生你总该为此解释一下。”
“这…是不是弄错了?”
松尾贵史做出一副被冤枉的模样,慌慌张张地说道:
“我怎么可能有嫌疑呢?”
“林管理官,你也是看到的,我当时一直在你旁边主持直播节目啊!”
“不。”林新一摇了摇头:“你中间有离开过。”
“就是在10点整,直播节目进入休息的那3分钟。”
“那也才3分钟啊!”
松尾贵史满脸委屈地说道:
“我们直播的演播室是在9楼,诹访是死在4楼。”
“从9楼跑到4楼杀人,杀完人还得跑回9楼继续直播。”
“短短3分钟,这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吧?”
林新一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这位松尾先生一眼。
沉吟片刻,他才缓缓说道:
“这的确是一个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怪不得要用这么奇特的杀人手法,原来,你是在打这个算盘。”
这话一说出口,松尾贵史的心咯噔一沉,脸色顿时僵住。
他猛地意识到,自己精心设计的杀人手法,似乎已经被人看穿了。
怎么会这样…这么快?
松尾贵史不禁紧张起来:
虽然他也顺手做了一些处理痕迹的准备,但在他看来,这个精妙的杀人诡计,才是能助其脱罪的最大依仗。
可没想到,他寄以厚望的诡计竟然就像法国的马奇诺防线一样,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准备,结果却一点作用都没起到。
“从9楼跑到4楼杀人,3分钟时间当然不够。”
“但是,如果你根本不是在4楼杀人,而是在9楼开的枪呢?”
林新一语气平静地提出质问。
然后,不待松尾贵史回应,他便又转过头对毛利兰说道:
“毛利小姐,给松尾先生看看你找到的证据吧!”
说着,林新一很自然地让开身位,把出风头的机会让给自己的学生。
而这次能这么快识破凶手的奇特手法,毛利兰的想象力和洞察力也的确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这是你的发现,就由你来阐述。”
“嗯。”毛利兰微微点头。
她上前一步,亮出了一个透明的塑料证物袋。
证物袋里装的是一枚弹头,一枚撞击变形的、染着鲜血的弹头。
“这枚弹头,是我从现场窗户正下方的人行道上,发现的一个弹孔里找到的。”
在意识到死者可能是脑袋伸出窗外、被人从楼上开枪射杀之后,毛利兰很快就下楼寻找痕迹,验证自己的猜测。
凭借着那双敏锐细心的眼睛,她没花多少功夫,就从楼外的地面上找到了证据:
“没错,楼外面的人行道上有一个弹孔,自上而下射击形成的弹孔。”
“而弹孔里找到的这枚弹头上有血——”
“不出意料的话,这就是诹访先生的血!”
毛利兰举着证物袋讲述自己的发现,目光里透着别样的神采。
面对她的自信目光,松尾贵史只能脸色难看地装傻:
“什、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很简单。”
毛利兰语气平静地解释道:
“这枚从人行道地面上发现的染血弹头能证明,死者是把头伸出窗外后,被人用枪从楼上向下开枪击毙的。”
“死者当时把头伸出窗外,向上观察。”
“而弹头就这样自上而下地凿穿了他的额头,从其脑后射出,然后进一步向下击穿窗户玻璃,最终在地面上形成一个弹孔。”
“也就是说,凶手根本就不是在4楼的杂物间里开枪杀人的。”
“他是从楼上的窗户探出头,对楼下同样探出头的诹访先生开枪射击的。”
“这样一来,根本就不用花时间下楼——”
“只要枪法够好,即使凶手是在9楼,也能杀死4楼的诹访先生。”
“这…”松尾贵史的语气愈发忐忑:“这还是有问题吧?”
“诹访他好好的,为什么要从窗户里探出头,让楼上的凶手射击呢?”
“因为那个电话!”
仿佛成了如同工藤新一的名侦探,在那灯光和镜头之下,毛利兰自信地说出了答案:
“诹访先生在生前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匆匆离开办公室,去了杂物间。”
“这个电话显然是凶手给他打来的。”
“而凶手只要在电话里找理由欺骗诹访先生…比如说,假称自己要从楼上跳楼。”
“诹访先生情急之下就会从杂物间的窗户探出头来,向上观望。”
“这样一来,凶手就能守株待兔,从楼上一枪将诹访先生击杀。”
说着,毛利兰又拿出另一个透明证物袋。
这个证物袋里,装着一台染着鲜血的手机:
“这是现场尸体旁边发现的,诹访先生的手机。”
“他生前的最后一个电话,也就是凶手给他打的这个电话,是在10点00分23秒开始,持续了1分半钟才结束的。”
“结合案情,加上根据尸检结果和现场血迹凝固情况推测出的死亡时间。”
“我们基本可以确认,诹访先生的死亡时间就在通话结束的,10点02分左右!”
“而这个时间,松尾先生…”
“正好在你借着直播休息的机会,消失的那3分钟之中!”
这一刻,毛利兰又仿佛化身成了她那个在法庭上战无不胜的母亲。
她在“被告人”面前摆出了所有的证据,然后才成竹在胸地总结道:
“松尾先生,你的不在场证明,已经彻底失效了!”
“……”
松尾贵史一阵沉默。
可在这沉默之中,他的神情从惊慌到僵硬再到绝望。
绝望到最后,却反而生出一种破罐破摔的疯狂:
“哈哈哈…毛利小姐,你说的一点没错!”
“既然你都证明了诹访是死于这个杀人手法,那我的不在场证明就没有用了。”
“但是,这也只能证明我有嫌疑,不能证明就是我杀的人吧?”
“想证明我杀人,你得拿证据出来啊!”
“光是警犬辨识可不行哦…我知道的,警犬的鉴识结果只能当法庭上的参考,可不能成为定罪的决定性证据。”
松尾贵史紧咬不放,大肆叫嚣。
而毛利小姐到底还是个新手。
面对气焰突然嚣张起来的嫌疑人,她不禁被怼得有些乱了阵脚:
“证据当然有。”
“我、我一定能找到的!”
“那你找吧…”松尾贵史冷冷笑着:
“是想查我的通话记录?”
“还是要测我身上的硝烟反应?”
“或者说,想从枪上找到我的指纹?”
他压抑着忐忑的心情,语气凌厉地吐出一连串问号,把毛利兰嘴里想说的台词全给抢了:
“还有别的招数吗?”
“想用的话,就尽管用出来吧!”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