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cti优美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rqwls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过了一会儿,那伙计便引着一个人来了。
来的人乃是陈家的三叔公。
三叔公脚步匆匆,虽是一把岁数了,可仍是健步如飞,似乎好不容易逮着一条鱼,怕给跑了。
只是根据伙计的描述,这鱼柴了一些,没啥肉,不过……更多人是不敢尝试的,自然而然,此人也就成了三叔公眼中的香饽饽了。
“哈哈哈……来来来,不知尊驾高姓大名。”三叔公还是很喜欢和人打交道的,人老了嘛,人越老越觉得寂寞。
这江有义便立即起身,略显恭谨地通报了自己的名讳。
三叔公布满皱纹的脸上,笑意盈盈,殷勤地道:“按着这指南书里,可填写了资料吗?”
“填写好了。”江有义很不自信地取了一张纸来,交给三叔公。
三叔公低头一看,抵押的资本虽不高,而且经营的方向乃是榨油,此人原有一个榨油的小作坊,不过……利润却很丰厚。
其理由是他家榨出来的油,采用的乃是一个祖传的秘方,味道比寻常人家好,而且此人做了许多年的生意,对这个行当十分精通,他愿将自己的土地和宅邸拿来作保,除此之外,还有自己的一千七百贯钱。
三叔公细细地看过,不断地点着头,心里已经有数了,果然只是一个小虾米啊。
而此人来此的目的,就是将自己的作坊挂牌上市,扩大生产。
他认为随着粮食的高产,未来榨油的原料价格势必暴跌,而油料表面上没有太高的利润,可未来市场上对于油料的需求还是很稳定的,不愁销路。
因此……想要筹募五千贯的资金,招募更多的人手,将作坊扩大,同时打通未来关东地区的销路。
这个家伙……倒是雄心壮志,一个小小的作坊主,而且从前经营的更多的是油料的收购和出售,居然不太甘心,想要做更大的买卖。
三叔公点头,很有耐心地道:“若是你这填写的资料无误,就在此签字画押,这抵押物还需办一些手续,除此之外,老夫还将派人前去查访你的作坊,你现在的买卖……账目可清楚吧?到时一旦上市,只怕陈家还需派人随时查你的账目,若是有不清楚的地方,那可是大罪。”
“规矩我懂,我已读了这指南三遍了。”江有义说罢,毫不犹豫地签字画押了:“我那作坊,乃是老字号,许多熟客都来,你去打听打听。”
三叔公一直是笑呵呵的样子。
心里想,这事儿得陈家自己查过再说。
陈家雇佣了不少人,因而现在开始行动起来。
他们开始清查账目,折算盈利,以及清算各种抵押品以及这作坊原有的价值。
凡事都有第一次,虽然大家都懂,可估价这方面,确实费了不少的周折。
过了两日,这江记油坊终于挂牌了。
牌子一挂,不少人都听闻了动静,要知道,这可是陈家挂牌之后第一个其他姓氏的人挂牌。
因而好事者很多,都是来瞧热闹的。
当然,这油坊的认筹资金不多,起初是预计三千五百贯,不过后来,却还是决定认筹五千贯,合计万股,江有义保有了三千股,其余的统统认筹。
一时之间,许多人看热闹,有人倒是知道这江家油坊的,知道是老字号,倒是有几分信心,这筹募公告里,所写的前景也颇为动人,倒是有人十股二十股的买。
也有不少人,纯粹是看热闹,颇有几分,我也买一点吧,说不定……它还真能挣钱呢?
但凡是抱着这样想法的人,其实权当是赌博,也不敢玩大,可抱着这样想法的人,不是一个两个,人一多,便可看着认筹的资金哗啦啦的向上涨。
这一下子,许多人倒是看出利好来了,居然这样多的人买,那我也买买看,这一来二去,当日……资金竟是认筹完毕了。
此前还心里略带忐忑的江有义,万万想不到就这么轻易的完成了,除了自己所占的三成股,这三千多贯钱就一下子来了。
激动得不得了。
于是忙带着钱,去预备招募劳力和匠人,扩建油坊去了。
有了这个开头,人们从议论纷纷,或者权当是看热闹的心态,最后却变得开始情绪高昂起来。
三叔公又开始忙碌起来了,因为想来挂牌的人越来越多,用别人的钱做买卖,风险大家一起承担,扩大经营的规模,这是多大的好事啊,不挂牌白不挂牌啊。
而对于许多人而言,自己投到某家作坊里,有陈家给自己看管着账目,确保不会出什么岔子的,这是何其轻松的事,不如索性投一点。
当然……主要是这家里的钱若是不拿出来,看着越来越不值钱,太心疼,现在有了渠道,不如试一试。
而且,已经有许多精明人早就看出端倪了,现如今……是供需不平衡,市面上任何东西,在通货膨胀的压力之下,人们都想采买。
那么……谁若是能生产出东西来,至少未来数年,销量是很可观的,这是实打实的利润。
三叔公手忙脚乱,他还不太习惯自己的新工作,看着这些激动的商贾,心里却是窃喜,还有种运筹帷幄的得意。
一群蠢货,真以为那江有义的股这么多人买?全是陈家人匿名购买的,就等你们这些鱼儿上钩呢,就如他家之虎正泰所说的那样,这叫立木为信。
不过……有了一个好开头,大家慢慢接受这样的模式,街头巷尾,人们都议论着此事,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是一知半解,可越是如此,恰恰让更多人热心起来。
哪怕是一些世族,也开始坐不住了,他们才是真正的富可敌国,此时已有不少世族子弟,成日往二皮沟跑。
“不得了,那油坊的股票……居然涨了,有人在收购油坊的股票。”
起初……人们对于油坊的预期是买了它的股票,可以坐地分红,可这分红,却需等到人家生意扩张之后,真正有了盈利才有分红的机会。
可后来……不知是什么小道消息,说是这油坊练出来的油,果然和市面上不同,而且据闻……他这边传出了扩建的消息,就有关东和崇义寺以及东西市的商贾提前预定,等着供货。
以至于不少人意识到……这个油坊竟真的很不简单,于是……便有人在交易所四处寻人,问有没有油坊的股票,自己要购买。
那手握股票的人也不傻,你要买,我当真平价卖你吗?
得加钱。
原本每股五百文,转瞬之间,竟是涨到了五百六十文。
这一下子……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
这才一两天,一股就白挣了六十文?
问题是……人家只是躺在家里,便赚了钱啊。
这消息就如长了翅膀一般,以至于东市、西市,都已经开始疯狂的将自二皮沟的消息传递过来。
这里的商贾,有时闲着也是闲着,成日盯着那挂牌的价格看,看得眼睛都红了,一个个都一副早知道我也买一些股的后悔心情。
其实此时挂牌上市的工坊,相比于后世来说,结构算是十分原始的。
可正因为原始,却也意味着但凡是做买卖的人,只需一看,就大抵能分辨出这股到底是好是坏,前景如何。
倒不至如后世的企业一般,永远都是云里雾里,便是再专业的人,让你永远无法看清虚实。
其实那油坊毕竟只是小儿科,真正可怖的,还是陈家挂牌的一些作坊,尤其是瓷器,短短两三天,竟上涨了一成的股价,看得人热血沸腾,两眼冒光。
许多人都在疯狂地求购,可愿意脱手的人,却是凤毛麟角。
一方面,是陈家的号召力惊人;另一方面,是这瓷器乃是独此一份。
于是……开始有专门的人出没在交易所,到处求购股票。
眼看着股票开始每日成长,却是一股难求,只觉得悔不当初。
人毕竟是趋利避害的,躺着挣钱这么舒爽的事,谁不喜欢?毕竟挣钱太辛苦了。
那程咬金每次下了值,就兴冲冲和张公瑾几个人跑来,看一看最新挂牌的价格,然后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算盘珠子,开始折算当日因股价上涨,自己平白增加的收益。
股票……当然是不卖的,可每天看着其价值水涨船高,程咬金就心里爽得不得了。
当然,每一次算得最得意时,就总听到一道十分不和谐的咆哮:“姐夫,我就知道你要来,你每次都不叫上我。我们崔家当初真是瞎了眼……”
自然……程咬金什么也不多说不多做,来过之后,很快就灰溜溜的跑了,倒不是怕这小舅子。
而是不知陛下到底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还留在这二皮沟里。
李世民在二皮沟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他很努力的……才慢慢的吸收和消化了这交易所的知识。
大抵明白了到底是如何运作,可越看……他越糊涂了。
这世上……真有买了股票,就有一直上涨的好事?
………………
第四章送到,可怜,求月票和订阅,大家是好人,七夕节在此感谢。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