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0hs熱門玄幻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第六百四十三章 道戰靈山!展示-n3twb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龟灵话术绝西户,云雾弥漫圣人来。
原本西方教已是按此前定下的策略,将截教的第一波发难挡回去了;所杀的那名金仙也非他们西方教真正的弟子,故不给截教审问的机会。
此时主动权已稍偏西方教,马上就是多宝现身,而后以神通逼出对方圣人。
但拿了特殊剧本的龟灵圣母,充分发挥出自己的外相优势,很单纯地问了几个问题……
【站在西方教的立场说几句‘公道话’,继而成为西方教的代表;
顺势代西方教认下了意图灭道门而自兴的罪过,从而将火彻底拱起来,让西方教陷入彻底的被动。
自身再假装后知后觉发现西方教的黑暗,转过来将西方教钉死在耻辱柱上。
‘呀,他们原来这么可恶呀。’】
这纯粹是李长寿定下的计策,龟灵也不太懂,但看样子效果相当不错。
西方教陷入全面劣势,山上的众老道、仙人如临大敌,有少许悲观的道者,已是做好了表面坚守一阵,而后顺势‘被打散’的准备。
截教众高手齐头进逼,西方教众高手立刻开启重重阵法,面色已是无比凝重。
也就在此时,圣人道韵骤然明显,让前压的众截教高手一时有些警惕。
圣人既出,诸仙退避!
生灵顶点,洪荒之序!
这一瞬,不只是灵山周遭的截教仙面色变得无比凝重,便是在小琼峰丹房前坐着的大法师、孔萱、李长寿,也尽数站起身来。
大法师眉头微皱,低声道:“为何?最先现身的,是他?”
孔萱笑道:“倒也不失为一招妙棋。”
李长寿倒是颇为平静,凝视着铜镜中的画面。
其内所显圣人影像有些模糊,却是一名身材略显魁梧的老道,宝相庄严、脑后有金色光轮闪烁光亮,宽袍之下的道躯宛若虚无不存实体般。
其道铮铮,有空、明、释、尽、终之意;
其韵延绵,宛天地长河奔涌而去、浩荡而来,又含蓄兼并,孕无限生机与毁灭寂静于一体。
仔细体会自有无限妙境,粗略一观也可发觉其蕴含无边伟力。
有诗赞曰:
道起鸿蒙明禅理,宏愿成圣功德落。
西方难兴无奈何,胸蕴乾坤尽蹉跎。
与我相遇皆入瓮,强说缘法豪巧夺。
前因既定今日果,万载空忙歹难躲。
截教一方万不曾想到,西方教二圣最先现身的,竟是接引圣人!
这一招虽简单,却让截教大部分算计落空,让今日之局势,再次变得扑朔迷离。
为何如此?
还是这一教双圣,以及圣人与洪荒普通大能之间那不可逾越的鸿沟。
截教所期望的剧本,便是准提圣人现身,立刻被自家师尊在不打破洪荒的前提下压制,导致接引不得不出手驰援。
通天教主本就有这般实力,不过是复制一次,此前在混沌海中与西方教二圣的大战。
截教在面对西方教时的自信,就是源于这套‘逻辑’。
可,西方教圣人岂是那般好相与?
只是这简单的变化,接引圣人外出平事,准提圣人躲藏不出,通天教主就算有诛仙四剑与诛仙剑阵阵图,也完全无法压制住道境相近的接引。
接下来,只需接引将通天教主引去天外,准提圣人镇守灵山,又有此前调回来的西方教众高手……
灵山之围,自可化解大半。
截教一方自是考虑过这般情形,但多宝道人和几位大弟子也没研究出什么所以然来,他们决定试试看,大不了就是无功而返。
拼的就是一个运气!
抓的就是那一闪而逝的机会!
所以,他们来了,义无反顾、义愤填膺,而后遇到这般情形,也毫无退缩之意。
小琼峰丹房前,李长寿禁不住嘴角轻轻抽搐了下。
也不知截教是真的教风如此,还是算计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将他会考虑如何帮截教的种种情形都考虑了进去。
这般情形,李长寿自有办法应对,不然他之前请师兄师嫂回来作甚?
且听铜镜中传来接引圣人那清虚缥缈的嗓音:
“道友今日,当真是要覆灭我灵山一脉?”
此话一出,无人敢接。
就听得一声轻笑,云中现出道道霞光,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就在灵山之外,在诸弟子之前!
手提青萍剑、一身青蓝道袍,长发随风摆舞,英俊的面容上露出少许笑意。
上清圣人,通天教主。
“道友的灵山一脉做了什么,你我心里都有数,而今大劫来临,合该清算此前旧账。”
接引默然无语,似是默认了通天教主的指责。
到了这般存在的层次,城府算计已是边角,一切都回归于实力之上。
灵山各处安静了下去,从灵山老道到截教众仙,心情都莫名有些低落。
接引圣人缓缓轻叹:“一切,终究是与远古时不同了。”
通天教主笑了笑,手中青萍剑出鞘半寸。
“天外一战?”
“自当奉陪。”
嗡——
大道震鸣、乾坤晃动,两位圣人前一瞬还是一站一坐于空中,下一瞬便消失不见。
接引座下祥云坍塌,通天教主只留下一抹浅浅的虚影。
两只光芒璀璨的流星逆冲天际,不过转眼消失不见,只有圣人道韵对撞时的余韵,在天地间缓缓扩散,吹散不知多远的云雾。
圣人,天外大战!
“长寿,通天师叔可有什么后手?”
大法师皱眉问着,目中带着几分疑惑,“竟是这般洒脱,将自家教内弟子,全盘留在了灵山处。”
李长寿沉吟几声,倒是想到了一些可能。
孔萱柔声道:“或许是有像是周天星斗大阵那般,可用来对抗圣人的大阵也不一定,截教如今的高手数量,怕是已超过上古妖庭许多。”
灵娥小声嘀咕:“有没有可能,圣人师叔觉得,我家师兄就是截教的后手?”
三位人教大佬齐齐一怔,而后各自轻笑。
李长寿道:“还有一种可能,便是通天师叔将重宝托付给了多宝师兄。”
“唉,不管如何,咱们总不能置之不理。”
大法师目中划过少许精光,整个人也从原本的舒适、懒散,展露出了些许锋芒。
大法师道:
“今日不只是截教对西方教,终究也是道门对西方教。
长寿帮为兄想个合适的借口,稍后若情况不对,为兄便去歹命地拦一拦圣人。”
李长寿轻吟几声:“第六圣人怕是不会轻易离开灵山。”
“不行就请老师暗中用些手段。”
“这……合适吗?”
“没事,老师上古时常这么干!你真以为,为兄初战妖皇,能敌得过执掌混沌钟的东皇太一?”
大法师笑眯了眼,眼底满是回忆。
李长寿:……
看样子,大法师跟孔嫂嫂的关系确实是稳固了,这般有损自身英武形象的话,说的如此没有负担。
铜镜中,今日第三股圣人道韵,已然显现。
……
‘师尊离开时,好自信啊。’
虚空土洞中,多宝道人满脸纠结,又是挠头抓耳,又是起身踱步,心底甚至泛起了几个大胆的念头。
要不,今天就算了?
师尊赶去天外与接引大战之前,给自己那句传声是什么意思。
‘凭此物拖住准提,靠你了宝。’
还宝呢?
可别宝了!
师尊为啥有这种误会,觉得他催发大名鼎鼎的混沌钟,就能有对战圣人的实力?
他又不是‘修道狂人’人教的玄都大师兄,修着修着差点自身成为大道!
他就是宝物多了点,自身实力强了点,三尸提前斩了点……
这、这咋办嘛这!
叮铃铃~
头顶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铃声,却是那小小的铜铃接连震颤,一股灵觉传到了多宝道人心底。
“还不出去等什么呢?你师弟师妹们又要攻上去了!
真的是,堂堂截教大师兄,道境都已这般高深,在你师父面前侃侃而谈,说什么今日是覆灭灵山大好时机,怎得事到临头,自己还萎了?”
“唉……道理是这般道理,心态是另一番心态。”
多宝道人晃了晃脑袋,站起身来,对着混沌钟拱拱手,将这‘铃铛’握在掌心。
“也罢,事已至此,自要全功!”
随之嘿嘿一笑,小声嘀咕道:“前辈稍后护着点晚辈,晚辈这里有点混沌稀液、乃浸润三十六品混沌青莲的宝物,战后定孝敬给前辈。”
“切。”
混沌钟的灵觉带着满满的嫌弃:
“本钟在混沌海这么多年,啥没遇到、什么没尝过?就你这点东西,咱能看在眼里?
记得包一下,你师尊答应我,只要胜了这一战,便放我自由身。”
多宝又是一怔,但深谙宝物脾性的他,也知这般至宝绝无法强求,只能赔笑几声,握着混沌钟,踏出虚空洞,径直出现在灵山上空。
那微胖的身躯散发出淡淡威严,前一刻已是要与灵山拼命的截教仙,顿时又有了底气。
正此时!
灵山各处涌来一层层云雾,化作一名百丈高老道身形面容,圣人道韵也浓郁到了顶点。
准提圣人,终于再次现身,且一现身就带给了场中截教众仙莫大的压力。
接引由通天教主接下。
这准提,自是要跟他们斗法了。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但截教仙人有半数,道心之中竟萌生出了一种渴望、一种激荡!
一种,便是圣人也不可轻侮他们截教的坚持!
一种,面对圣人,也敢搏出一线胜算的气概!
准提开口道:“截教今日,若有踏入灵山半步者,休怪贫道以大欺小。”
琼霄不怒反笑,径直骂道:“西方今日,圣人要与我们这些晚辈直接较量,那就休怪我们以小犯大了!”
准提法身双目之中有金光闪过,身侧突然有一颗金星闪烁,其内传出淡淡的轻笑声:
“截教仙子当真有些太过目中无人。
莫非在碧游宫中,便是如此对自家师尊说话?”
话音落下,金星之内现出一道修长身影,悬浮于准提法身侧旁,却是一青年道者。
此青年不知跟脚、不明来路,此前似是从未在洪荒走动,并未显露于人前,但此刻,却能在准提圣人的道韵之下,展露出自身之道。
他拈花而笑,目中带着几分不以为然。
接引弟子,迦叶。
又听一声轻笑,便准提法身另一侧第二颗金星闪烁,却是一名身着宽袍的老者自灵山深处而来。
他口中吟诵:“何为愚钝,何为睿智?妄嗟贪欲,为平等志。”
自身道韵流转开来,竟也是洪荒大能、难寻的高手。
第三颗金星,紧接着再次闪烁!
一名名接引、准提此前从未现身过的弟子,一位位不参与西方教事务,只是在静候西方教大兴的高人。
转眼间,竟走出十四人之多!
这些,就是地藏、弥勒、虚菩提,真正的师兄师弟!
他们逐一现身,出现在准提身侧,将灵山一方的气势推到了顶点。
那些原本只是充门面、混日子的灵山老道,此刻昂首挺胸,齐齐飞到百丈高空中,围绕在准提圣人身周。
圣人大教,如何小觑!
底蕴二字,被灵山展露到淋漓尽致!
噹——
忽听一声钟响,天地骤然喧嚣。
多宝道人掌托一口三尺高古钟,自空中缓缓落下,那钟声划过之处,乾坤似乎都多了一层层涟漪。
准提法身目光一凝,多宝道人昂首挺胸、单手背负身后。
截教众仙再无压制自身,一条条大道显露出行踪,灵山周遭天地骤然变成漆黑一片!
天无色,地无痕!
截教众仙自身气机互相勾连,宛若一座高墙,竖在灵山四面八方。
大战,一触即发!
截教众弟子已是做好直面圣人的准备!
而此时,唯一缺席此地的截教大弟子赵公明,正在玉虚宫附近,皱眉注视着玉虚宫的动静。
阐教毫无应对。
是了,他们确实不必有任何举措。
准提圣人外加灵山众弟子,足以抵挡截教攻势,双方定是要有大批高手折损。
他们只需坐山观虎斗。
天地间,一道道目光注视着陷入黑暗的灵山,自龙宫到天宫,自五庄观到火云洞。
九天之上的枯瘦老道缓缓睁开双眼,凌霄殿内的玉帝略微皱眉思索。
这天地间,也不知是谁露出淡淡的笑意,又不知是哪般生灵的目光,如此贪婪而期待灵山黑幕之中的大战爆发……
灵山处,截教、西方之间,只等一道流光掠起,就会有万千流光激射!
只等一声杀伐之令下,就会有不知几何高手折戟于西洲!
便是多宝、金灵圣母这般大能高手,心弦已是紧绷到几乎绷断。
正!此!时!
“道有清妙在,何处说自然。”
些许轻笑声自高空而来,这几乎能吞噬一切的黑暗之地,突然出现了淡淡的白光,仔细看去,那却是一张太极图的虚影,只是‘黑鱼’融入了黑暗。
太极图中,一名面容初看有些普通的道者迈步而出,头顶玄黄塔、手握乾坤尺,先天至宝太极图于背后轻轻环绕,又有一张离火旗化作火苍龙缠绕身周。
玄都大法师!
大法师这一现身,西方教一方笑意尽数收敛。
准提圣人直接开口:“人教莫非也要来此行欺凌之事?”
“师叔言重了,”大法师轻笑了声,却是不再对准提做道揖,只是道:“我等不过道门弟子,如何能欺凌西方圣人?
只不过是心有不平,欲来此地伸张正义。
西方教昔日欠下道门的因果,今日理应奉还。”
准提默然无语,众西方教大弟子如临大敌。
他们忌惮的,自是洪荒最强圣人,而大法师,便是那位圣人唯二代言人。
大法师淡定迈步向前,截教仙人们双目满是光亮。
而当大法师走到云霄仙子身旁,示意云霄向后一些,温声道:
“长庚有言,让你莫要涉险,拿出他送你的一些小玩意,先破灵山大阵就是。
我来为你护法。”
云霄轻轻颔首,倒是没有犹豫,素手一翻托着一尊自己的玉像,将玉像扔到身后位置,随她单手划出道道印符,那玉像骤然涨大。
三尺、三丈、三十丈、三百丈!
截教仙人与灵山众仙齐齐愣了,当真没见过这般阵仗。
说是法相天地,却是芥子法宝?
那准提刚想出手,却见大法师背着太极图、多宝道人托着混沌钟,一左一右,护持云霄与那玉像侧旁。
玉像背后出现一条条七彩斑斓的灵力长河,背部出现九九八十一只旋涡,几乎转瞬就抽干了此地天地灵气!
更是引发西牛贺洲灵气暴动,如山崩海啸一般朝灵山涌来。
那灵力长河,就如同玉像张开了一双七彩光翼,其上道韵竟是如此玄妙!
此刻,云霄目中满是清冷,并不因这玉像用的是她容貌而有半分异样,混元金斗在她身周盘旋,她的身影漂浮在那玉像正前,两者动作几乎同步!
抬手,两只掌心对准灵山大阵!
不同的是,那玉像的掌心,出现了一口黑洞。
云霄长发轻轻飘舞,面容清冷绝美,秀目之中划过少许不忍,但最终只剩清冷。
她是截教弟子。
担负截教兴衰。
今日借君之利器行杀伐之事,亦自身承担杀伐恶果。
若此身能渡封神大劫,当以身心伴君身侧,不分不离、有难不弃。
溯源·百倍灵气弩!
“破。”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