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ejk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宋煦 起點-第兩百六十八章 兵戎相見讀書-h19km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众人离开寝宫,躺在床上的赵煦,眉头紧锁,脸色苍白,头上大汗淋漓,不时还咳嗽几声。
陈皮站在一边,面上焦虑不已。
胡中唯握着刀站在他边上,目光看着赵煦与陈皮说道:“官家洪福齐天,肯定没事。再说了,谁还没有伤风过?”
陈皮皱着眉瞥了他一眼,依旧满脸凝色。
他想着赵煦昏睡前与他说过的话,仔细想了一会儿,低声与胡中唯道:“你看好慈宁殿,太皇太后绝对不能出来。”
胡中唯腰间佩刀当的一声轻响,也低声道:“放心吧,都是去年从北方选来的,家世清白,没问题。”
陈皮到底年轻,心里思来想去,还是不安,道:“你说,那几位相公会不会乱来?”
胡中唯跟赵煦蹴鞠有半年了,即便是傻子也知道现在的局势,犹豫着道:“应该不会吧?”
陈皮心里越发不宁,忽然大步出了寝宫,来到外面,招过梁从政,面色如常的淡淡道:“你派人通知蔡攸,让他盯紧宫外,朝廷里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来报!其他的不得多说,敢多说一个字,我拧下你的脑袋!”
陈皮说到最后,表情已有些狰狞。
梁从政吓了一跳,连忙道:“大官放心,小人立刻就去。”
陈皮看着他的背影,又与胡中唯道:“你去将南天友悄悄带进宫,我去见刘横。”
刘横现在掌管宫内禁军,楚攸在外领军。
胡中唯当即道:“放心,有我在,谁都不能近官家一步!”
陈皮这才有些放心,刚要走,忽然又招过一个黄门,道:“你去枢密院,让童贯盯紧枢密院的一举一动。”
“是。”这个黄门是知道赵煦病重昏睡的,小心谨慎的应着,急匆匆的跑向枢密院方向。
陈皮这边安排布置着,孟皇后出了福宁殿,却没有径直回她的仁明殿,而是来到了太医院。
这老太医刚回来,就被孟皇后叫到了偏房。
偏房门外,有两个女官左右四顾的小心把守。
孟皇后神色肃然,看着老太医,压着声音,道:“你与本宫说实话,到底打不打紧?”
老太医神色迟疑,思索好一会儿,才道:“娘娘,官家年轻体壮,只是偶感风寒,应该不打紧。”
“本宫不要应该,要确切的话!”孟皇后脸色凛然,目光逼视,丝毫不像十六七岁的少女。
老太医面露思索,似乎在回忆给赵煦号脉的过程,又好一阵子,说道:“娘娘,这个,老朽着实说不好。”
孟皇后看着老太医,俏脸越发肃重,点点头,道:“本宫知道了,委屈老太医在房里待几天。”
老太医一怔,旋即明悟了,倒是没有惊慌,道:“谢娘娘。”
孟皇后没有多说,直接命人看住老太医,起身回仁明殿。
路上,她的近身女官瞥了眼四周,小心的道:“娘娘,现在怎么办?”
老太医说不准,那官家就真的可能凶险!
孟皇后表情平静,眉头却锁在一起,道:“不得外传。让人盯着慈宁殿,还有,政事堂那边也要看好了。”
女官不解,越发低声道:“娘娘,您这是要做什么?”
按照女官的理解,孟皇后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请出太皇太后,主持大局,重新垂帘听政!毕竟,太皇太后对孟家恩重如山,孟皇后还是高太后钦点的皇后。
现在,高太后被官家幽禁,值此机会,不是要放出高太后吗?
孟皇后倒是没有听出她的言外之意,还在思索着怎么稳住局势,直接道:“我不能做太多,章相公等人对我敌意太深,会适得其反。到了晚间再看看,不行的话,我得去见一趟苏相公,看看他们的想法。”
女官瞬间就认为孟皇后也有请出高太后的想法,脸上喜色一闪,轻声的道:“是。”
孟皇后眉头蹙的越深,虽然她是皇后,但外廷那些相公们估计不当她一回事,想要稳住情势,她着实没有多少力气可用。
‘官家,你可要尽快醒过来……’孟皇后抿了抿嘴,眉宇间都是忧虑。
青瓦房内。
苏颂,章楶,章惇,蔡卞,韩宗道五个相公,围绕在一个圆桌,五个人表情各异,久久没有一个人说话。
没人知道过去多久,在一片压抑,难言的气氛中,苏颂作为宰相,手里拄着拐,看向其他四人,道:“不管事情如何,‘新法’诏书刚刚颁布,还需要稳住外面,不能让他们有所察觉。”
章惇没有做任何铺垫,直接断然道:“我不管你们怎么想,太皇太后不能出慈宁殿,你们更不能去见!刚才在福宁殿我有些话不好说,现在我可以直言:真的要是有人胆敢行谋逆事,我章惇必然手诛逆贼!”
章惇确实不是宰相,但他做了半年的事实宰相,能动用的能量,苏颂都摸不清底!
韩宗道沉着脸,道:“章相公,你这说谁是逆贼?”
苏颂,蔡卞等人面露不愉,不等他们有所反应,章惇忽然沉声道:“来人!”
当当当
门外一队禁卫突然冲了进来,已经拔出刀剑,气势凛冽。
这是青瓦房以及章惇的禁卫,足足百人,领头的押班抬手道:“相公,青瓦房已经围住。”
苏颂,韩宗道,甚至是蔡卞齐齐变色,没想到章惇这么大胆,居然直接用禁卫围住了青瓦房!
眼见着禁卫围住青瓦房,更是拔刀闯入他们跟前!
苏颂猛的站起来,冲着章惇又惊又怒的喝道:“你要干什么?”
韩宗道也惊呆了,章惇居然这么大胆,直接兵围青瓦房,他这是要干什么?
章惇佁然不动,说道:“陛下没有醒来之前,所有人不能离开青瓦房。”
苏颂怒不可遏,狠狠的一敲拐杖,道:“我才是宰相,轮不到你章惇肆意妄为,你有胆魄现在就杀了我!”
苏颂说这,竟然转身走向持刀而立的禁卫。
蔡卞没想到章惇这么极端,又见苏颂这般决然,神情急变,道:“苏相公慢!官家病重,此事事关重大!我们还需仔细商议,切不可冲动!”
说着,他看向禁卫,沉声道:“所有禁卫,立刻退出去!”
那领头的押班没有说话,看向章惇。
蔡卞脸色凝重,压着惊疑,向章惇说道:“还不到那种时候,不能这般鲁莽!难道你想要我们几个在这里血拼吗?”
当朝的几个相公,都被赵煦赐予了禁卫,以做护身。
章惇看向苏颂的背影,目光锐利,道“苏颂,韩宗道若是踏出青瓦房半步,杀!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押班听着,提着刀,冷色注视着苏颂,道:“苏相公,不要为难末将。”
苏颂气的不行,宦海沉浮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般胆大妄为之事!
他脚步不止,铁青着老脸,一步一拐的走向那个押班。
押班微微侧身,缓缓抬起刀,气势冷漠。
韩宗道满面惊慌,六神无主。
要是苏颂现在血染青瓦房,那可真的是从未有过的惊天大事!
宫里那边官家病重,昏睡不醒,这边副相公然杀了宰相,这天下不乱也得乱!
蔡卞见劝说不了这两位,眼见苏颂就要逼近那押班,不由得看向在场的唯一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章楶,急的跺脚,道:“我的章相公,你再不说话,今天就要天塌地陷了!”
章楶眉头皱了一皱,眼见局面到了这般,不得不开口,语气淡漠,道:“枢密院不参与朝政,但是一切要合规矩。官家没有醒来之前,任何人不得乱动,否则我不会坐视不理。”
即将走到那押班跟前的苏颂,听着章楶的话,霍然转身,几步走了回来,盯着章楶,又看向章惇,脸角坚硬如铁,怒目圆睁的喝道;“你们兄弟二人要干什么?要图谋不轨,要谋逆吗?”
章惇神情严厉,双眸里隐隐有血丝,冷冷的盯着苏颂说道:“陛下只是小病,并无大碍。我不管你们有什么心思,在陛下没有醒来之前,你们任何人不得离开青瓦房!宫内外一切照旧,任何人胆敢乱来,我章惇用我的项上人头保证,你们会死在我前面!”
眼见千钧一发,章楶顾不得避嫌了,看着苏颂沉声说道:“我也是这个态度。如果苏相公或者什么人意图谋害官家,祸乱皇宫,紊乱朝纲,枢密院不会坐视不理。我确实无法调兵,但苏相公别忘了,‘军改’已经进行近半年,北方各路决不能回头!这是国政大计,关乎社稷安稳,谁乱来,我就针对谁!”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