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x1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在東京教劍道》-059 爲了豐富多彩的明天熱推-jz7ra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南条保奈美拿着话筒上了台:“大家好,我是三年B班的南条保奈美。”
她又换了一套衣服,这次她看起来像是出来采风的女艺术家,还戴了顶现在正在艺术家中流行的软毡帽。
这个软帽在这个年代在艺术家里流行到什么程度呢,你看手冢治虫、藤子不二雄这些人的老漫画,只要戴这个帽子的就必然是画家或者漫画家,都已经成了身份标签那种等级的表达形式了。
南条穿这一身也非常的好看,而且和马总觉得她在努力不走色气路线。
她铁了心要和会长体现出区分度啊。
日南里菜也是可怜,亮出了最厉害的武器,然后两个主要对手还都不正面接招。
这边一个打太鼓,一个弹钢琴,都是实打实的真才艺。虽然南条可能是家里要求才练的并不是真的喜欢钢琴,但她的水平据说也是能参加地区大赛的程度。
没有天赋加持能到练到这个地步,她肯定也投注了大量的精力和心血。
和马欣赏南条这身“新皮肤”的同时,她继续说道:“光弹钢琴的话,可能会有些曲高和寡,所以我决定和藤井美加子同学合作,我弹她唱。”
和马疑惑的盯着上台的美加子。
美加子也换了“新皮肤”,这次是正统的昭和偶像打扮,就是松圣子唱青之珊瑚礁那时候那身。
和马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不会吧……
南条保奈美:“接下来,就请听这首《青之珊瑚礁》。”
果不其然,是日南里菜刚刚唱过的那首《青之珊瑚礁》。
藤井美加子拿着话筒:“我没有日南同学唱得好,只有卡拉ok水准,但是保奈美说没关系……所以我就献丑了,你们只听她的钢琴就好了,听钢琴就好!”
南条只是笑了笑,把话筒按到钢琴旁边的话筒架上,落落大方的坐下,按了几个琴键试音,随后扭头对美加子示意可以开始了。
和马听见千代子嘀咕:“这样真的好吗?虽然日南唱得也一般,但美加子唱歌真的超普通的。”
“别跟我说啊,她们跑去参加选美,我全程没参与的,你的参与度都比我高。你刚刚至少还在南条家的帷幕里。你在里面没听她们说吗?”
“没有啊,我只听到美加子在抱怨不知道才艺表演该弄什么,实在不行只能舞剑了。”
和马看着台上:“那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千代子耸肩:“不知道。我离开的时候,听见美加子在发散思维,说要不就穿布偶装上去舞剑。”
和马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美加子的奇思妙想了。
“兴许是南条看她可能要出丑,拉她一把?”他说出了脑海里看起来最靠谱的猜测。
千代子立刻赞同道:“有可能。我突然觉得美加子学姐好可怜,今晚准备点她喜欢的茶点吧。”
这时候,南条开始弹琴了。
青之珊瑚礁的原曲伴奏并没有钢琴,南条这是把它改成了用钢琴独奏伴奏的版本。
就算不懂音乐的人也能听出来这钢琴演奏难度极高,放在音游里那是八爪章鱼怪难度起步好吗。
在南条的钢琴声中,美加子开唱了。
然后和马明白南条这么做的理由了,在她这种水平的钢琴演奏下,观众注意力都被钢琴吸引走了,会忽视美加子的水平。
美加子只要美美的站在哪里,学着松圣子唱青之珊瑚礁时那样轻轻的左右摇摆就可以了。
当然,歌也不能唱得太差,但美加子这个歌说实话,放在业余嚎两嗓子的人当中也算是有水平了,至少在学了100天口琴的和马听来,都在调上。
就这样,以一般人标准看还行的歌喉,加上以一般人标准看强到犯规的钢琴伴奏,平均一下得到的就是超厉害的演出效果。
和马注意到周围的人已经开始跟着旋律轻轻摇摆身子了。
千代子小声嘀咕:“这……效果还真是出乎意料,完全就是拉了美加子学姐一把啊。但是这样一来,美加子学姐在南条小姐面前就完全抬不起头了吧?还真就成了冈田同学剧本里的侍女丫鬟啊。”
和马一听,发现还真有点那意思了,以后美加子就永远是南条的陪衬了?青梅竹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一曲结束,美加子一手拿着话筒,高举另一只手:“好听吗?你们还想听另一首吗?”
刚刚随着音乐摇摆的人参差不齐的回应:“想!”
“那么第二首,《思秋期》!保奈美,音乐!”
和马咋舌,这果然又是刚刚日南唱过的曲子。
千代子:“这个第二曲,看起来像是美加子学姐临时起意。”
和马点头:“听南条的钢琴就知道了,这次没有复杂的编曲,就是用钢琴弹出了歌曲的主旋律,然后添加了不断重复的节奏乐句。”
这一次,南条的钢琴的表现力变弱了,但美加子可能是玩得兴起了,发挥得明显比上一次更好。
和马觉得自己现在去找日南正合适,她这是被两大强敌用远超她的资源按在地上摩擦,最后还被出身和她差不多的美加子给补了一刀。
“我……离开一下。”和马说。
“你要去找日南学姐吗?”千代子一语中的,“我是不反对啦,只要能增加道场的收入我就无所谓,但是,老哥你也想想最后怎么收场的问题啊。日本可是一夫一妻制的国家啊!
“不过老哥你将来说不定会从政,那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日本这个国家有两种人就算被发现养情人都不会出事,一种是作家,你看太宰治那光荣履历;另一种就是政治家。
而且这个政治家涵盖范围很广,不光包括政客,连军人警察都算——当然战后日本理论上没有军人了,自卫队那都是公务员。
山本五十六就养了情人,而且他在作为航空兵派和大炮巨舰派撕逼的时候,曾经互相揭对方养情人的短,最后也没受到什么军法处置,该去快活还是去快活。
政客养情人这种事,放在日本真的连黑料都不算,大不了鞠躬道歉退居幕后,风头过了再出来。但是当众性骚扰,那就是黑料了,就很奇怪。
相比之下日本明星们就惨多了,出轨被曝光必然完蛋。
和马不理会妹妹的吐槽,直接离开会场。
他也不是对日南有什么想法,迫切的想把她加入豪华午餐什么的,没有这样的事情。
他只是觉得,如果是自家徒弟改变了日南的人生轨迹,那自己有责任把这妹子拉回来。
看起来还是挺好的妹子,不能放着她就这么陷进娱乐圈的泥潭里。陷进去了要是出成果真成名了,那倒也罢了,但是大多数混娱乐圈的人都是陪跑的命。
和马刚来到被幕布隔开的后台,就看见日南里菜已经换完衣服,就站在学生会搭建的遮阳篷下面,双手抱胸看着舞台。
她身边一个学生会执行部的人都没有,可能都被打发去干活了。
和马走向她,还没等他开口女孩就先说话了:“来安抚我这败军之将了?”
“是收拾自家徒弟肆意妄为留下的一地鸡毛。”和马调侃道。
“徒弟?”日南里菜惊讶的看着和马,“呃……是指三位学姐?”
“不然呢?你不会真以为我们是周刊方春里那种关系吧?别傻了,你也是妹子,你会让自己成为周刊方春描绘的那种畸形关系的一部分吗?我和她们,就是很健康的师徒关系,当然我也不否认她们有把师徒关系变成其他关系的想法。”
“你在知道这点的情况下,还是维持师徒关系?”日南里菜皱眉,“真是,太差劲了。虽然我不能容忍自己成为周刊方春上写的那种关系的一部分,但我也同样不能容忍自己变成真实情况的一部分。”
和马耸肩:“这是你的自由。我来只是……只是觉得你可能需要和一个人聊一聊。我还挺擅长给人指点迷津的。”
毕竟和马指点出了一个法律的骑士。
日南里菜沉默着,看来是不打算开口的样子。
于是和马继续说:“虽然现在投票结果还不一定,毕竟用下半身思考的人还挺多的,他们也许会为了赞美地心引力而把票投给你。但是……”
日南里菜笑了:“赞美地心引力?这个说法,真有趣。学长你居然是个有趣的人吗?”
“这个说法没什么问题不是吗?地心引力,真的很了不起。”和马说这话的时候,特意看了眼日南胸口。
之前他都是约束自己不往这姑娘脖子以下看来着。
日南里菜笑得更欢了:“地心引力呵呵呵……”
“这不是重点。我想说的是,虽然现在你还不一定输,但是你人已经认输了,是吧?”
“算是吧。”日南里菜收拢笑容,看着舞台,“我已经拿出了自己最好的东西了,就算这样都赢不了。这个世界果然是不公平的。”
“是啊,有些人生来就含着金汤勺,有些人则有上苍赋予的天赋,虽然一直有人在强调天生我材必有用之类的说法,但就算如此,才能和才能之间本身也是不平等的。”
“学长你过来,就是打算告诉我这些我已经知道的事情吗?”日南里菜反问。
“当然不是,”和马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在说教之前,我先问一句,你想赢的理由是什么?”
“这还需要理由吗?比赛也好,人生也好,会想赢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那你定义的人生胜利,是出大卖单曲,演大热国民剧,最后上红白歌会,成为国民级的明星?”
“我没想那么多,但是……应该是吧?”日南里菜不确定的回答。
“为什么一定要走演艺圈这条路呢?”
“因为……我长得还不错不是吗?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天赋了。”
和马再次看了眼日南里菜的脸,确实这姑娘长得是不错。
对上目光的时候,日南里菜又加了一句:“我没怎么化妆哦,因为天热,工作忙,妆厚了很麻烦,会被汗水搞得一塌糊涂。”
“天生丽质啊。”和马咋舌,“那确实你会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但是不觉得演艺圈出道然后成为大明星的几率,有点太低了吗?”
“我当读者模特之前,是自信满满的觉得就凭姿色就能大杀四方来着,结果发现同期的读者模特都很漂亮。”日南里菜露出自嘲的笑容。
“我的经纪人同时负责好多个读者模特,各个在自己学校都是校花啊、男生们的大众情人啊这种等级的,是我天真了。”
和马:“中国有句古话,强中更有强中手,我在剑道的世界里也是一样,自以为自己已经很强了,出了学校发现像我这样的强者,遍地都是。”
“可你已经拿了魁星旗了,至少是日本第一高中剑客了不是吗?”
那是因为我开挂……和马当然不能这样说。
“不对,因为西日本还有玉龙旗大会,等我拿到玉龙旗,才能说我是高中最强剑客。不过时间已经不够了,因为下次玉龙旗大会举行的时候,我已经是大学生。
“而且高中最强也没有什么值得吹捧的地方,往上还有许许多多的强者。
“我知道至少两位持有剑圣称号的终极强者尚在人世。”
日南里菜疑惑的看着和马:“所以,你是想劝说我不要气馁,像你在剑道领域的奋斗那样,在娱乐圈奋斗下去?”
“不,不是的。我想说的是,像我这种继承了道场、本应该继续向武道的世界大踏步前进的人,却选择考东京大学,你知道为什么吗?”
日南里菜看着和马:“为什么?我之前想过,没想明白,正想有机会就问问师兄呢。”
“因为考大学,不需要别人的赏识,不需要靠人脉和机遇,只要自己复习得比其他应考生更完备,发挥得比其他人更好,就能考上。所以考大学落榜了,只能说明你不行,同考场的别的考生比你更强。连自我开脱的借口都不好找。”
其实还是有些别的理由的,比如同考场有人作弊啊,或者有人把你冒名顶替了,但和马这时候无视了这些“小概率事件”。
他伸出食指,指着日南里菜:“我觉的你比起娱乐圈,更应该考大学。你能干学生会长,说明成绩不错。我觉得这才是正道。”
日南里菜摇头:“学长,你是男生,你这样想没问题。我是女孩子啊,我就算考上大学,也只是成为阔太太预备役而已。我不能从政也不能……”
“怎么就不能?”和马打断了日南里菜的话,“日本明治维新时师从英国,现在应该首相叫什么?”
日南里菜犹豫了一下,她还没有进入大学备考阶段,普通高中的高二不会考现在的国际政治。
而日南里菜又是女孩,不关心国际政治也很正常。
“是……不知道,丘吉尔?”
“是撒切尔夫人。”
“是女性?”
“当然,人家都叫夫人了。日本在这方面总是慢半拍,但是可以预见的将来,日本一定有更多的岗位向女性开放,女性可以成为警察、成为制作人、成为外交官甚至成为首相的时代一定会到来。”
直到和马穿越,上辈子的日本还没有女首相,但是将来肯定会有的。日本的科幻电影和动漫里,已经出现了不少女首相的形象了。
比如攻壳机动队的新电视版第一季,里面就是一位铁娘子式的女首相。
日南里菜被和马的说法震惊了。
“会这样吗……不会吧?日本是个很传统的国家啊……”
“不!会的!你想想看,新岛八重那个年代,女孩子甚至不能上学呢,明治维新之后,女孩子也有上学的权力了。
“战前的时候,日本普通全日制大学甚至不收女生,女孩子想读大学只能去女大。现在曾经的帝国大学东大,不也对女孩子敞开大门了?”
日南里菜半张着嘴,显然想说点啥反驳,但是又说不出来。
和马这时候感觉自己找回了当销售代表忽悠老外买产品时的感觉。
不过就和上辈子一样,他能卖出去产品,前提是产品真的质量过硬。而这次他对日南里菜说的话,之所以看起来很有道理,也主要是因为——它真的很有道理。
和马只是在有道理的事实基础上,用了会让它看起来更加有道理的表述。
“所以?”日南里菜放弃了反驳和马,直接推进话题。
“所以,如果你不是想成为大明星上红白歌会,只是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那完全不用去混娱乐圈的。你可以考大学。这不会浪费你的天生丽质,漂亮的人到哪儿都更吃得开。
“而相应的,你能不能实现目标,只取决于你是否能比其他竞争者更努力,发挥得更好。这可比混娱乐圈实在多了,最起码你的命运会掌握在你自己手里,输了不能怨天尤人。更重要的是,考大学不用出卖色相。”
日南里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学长你这么一说……嗯,好像很有道理。我会认真考虑学长的话。”
和马目光移动到日南里菜头顶,然后发现没有词条。
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生成词条的啊,这一通操作居然连限时词条都没有。
这时候日南里菜忽然笑了:“我总觉得,学长特别在意我会不会出卖色相搞枕营业?”
“算是吧,我可不想看到将来有一天可爱的后辈因为枕营业没得到预期的效果,整天以泪洗面。”和马用调侃的口吻回应。
“啊啦,只是这样吗?学长难道不想我也成为你的徒弟吗?”
面对突然来的直球,和马笑了:“不是没有这种想法,毕竟我现在缺钱,能多一份学费总是好的。”
日南里菜惊讶的看着和马:“你……在意的是学费吗?”
“不然呢?我妹妹可是一直在怂恿我把你拉进道场,好收你的学费呢。”
日南里菜沉默了一秒,才用手指着自己胸口:“学长你,就对这个没有一点兴趣吗?”
和马犹豫了,说没兴趣吧,那肯定是假的,但爽快承认有兴趣吧,又太直白,该怎么……
“什么啊,”日南里菜松了口气的样子,“还是有兴趣的嘛。我还以为学长你看多了免疫了。”
“肉有没有兴趣这个重要吗?”和马反问,“你又不喜欢我。”
“是不喜欢啊,现在不喜欢,但去学长你那边学剑道的话,说不定会喜欢上呢。”
和马听出来她的想法了,于是直接问:“但你并不想来我这里学剑道,对吗?”
“如果我不做读者模特了,我会去的。现阶段,我还是想试试看能走多远。等到了不出卖色相就走不下去的时候,我就回来安心准备考大学,再去学长那边学个剑道。到时候学长请一定要接纳身心都破破烂烂的我哦。”
“在身心破破烂烂之前就退出来啊!好好珍惜自己行不行?”
“哈哈哈,是修辞手法啦。我本来快要被经纪人说服了,心想我在杂志上拍泳装写真本来也是在出卖色相,多卖一点也不是不行。不过今天,我才忽然意识到,就算卖色相,我也不一定会赢啊,然后学长你就跑过来了。”
日南里菜站起来,深了个大大的懒腰:“我想通了,回头就跟经纪人说明我绝对不会搞什么枕营业的,说完应该工作就会急剧减少吧。毕竟我只是读者模特,又没有正式签约。”
和马正想说点啥,日南里菜忽然对他鞠躬:“谢谢你,前辈。”
不是学长,而是前辈了么。
等直起腰后,她又是那个英姿飒爽的学生会会长日南里菜了。
和马再次确认她头顶,没看到词条。
不过,自己这次,应该也算是把日南里菜的人生给扭回了正常的轨道上?
至于她什么时候来道场学剑道,和马决定不去想这种事情,说不定将来某一天她想学了,就直接来了。
日南里菜笑道:“前辈的剑道馆的传单,我有拿,等想学的时候就会过去了。前辈考试复习要加油呀,你要是考不上东大,刚刚对我的那番说辞说服力就会锐减哦,然后我说不定就又要去走演艺圈实现人生价值了。
“该投票了,我要上台了。”
说完日南里菜就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向舞台。
和马在原地目送她。
**
最后的结果,日南里菜以微弱的劣势输给了南条保奈美,屈居亚军。
她专门跑过来跟和马说:“前辈,你看,至少我赢了太鼓!”
不等和马回话她就被远处的学生会执行部成员喊走了。
和马身边的千代子斜眼看着哥哥:“老哥,她都被你撩成这样了,居然不来学个剑道吗?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拉客啊!”
“我有啊!另外,什么叫‘撩成这样’,她这不很正常吗?”
“她对你称呼都变了!”
“学长和前辈没差多少啊?”
“可是突然变称呼,这绝对很可疑啊!不行,我要报告给学姐们!”
“不是,你给我等一下!我没干什么事情啊,为什么要被说得像是渣男被抓现行一样?”
“我不管,我去告状去了,现在,马上!啊,鸡蛋子正好在那边!”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