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kgir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2306-你有那個本事麼相伴-r5ky5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列山抬头眯起来了眼睛,看着对过的小姬焕,挺洒脱一笑:“来了啊。”
小姬焕嗯了一声倒是挺客气的。
列山又转头去看土山,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先前在漓火部落的时候,土山按照姬贼命令没少吓唬列山,按理来说,列山害怕姬贼,也应该害怕土山才对。
可看表现,对于曾经吓唬自己的土山,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
或许就像是列山说的那样,整个联邦,他只怕姬贼,只敬畏姬贼一人。
其他的人对于列山来说,那都是不值一提的。
列山的态度表现让土山有些生气,下意识的想上去收拾一顿,但转念一想,列山现在不是过去那个小屁孩了,现在的列山,是差点就吞下了联邦二州十一郡的狠人。
若真是让列山成功了,怕是打从姬贼崛起以来,他对姬贼势力输出,稳稳的是MVP了。
时也,势也。
现如今的土山,说一句不好听的,已经是不具备了和列山同等对话的权力。
“看来大王的确是出海了,不只是把轩辕剑给你了,刃齿虎也留给你了。”
列山瞧了眼小姬焕的装扮,轻声笑道。
小姬焕倒也是放得开,并没有说被列山气场给压住了什么的。
他翻身从刃齿虎身上下来了,并拍了拍刃齿虎的脖子,亲昵状道:“虎哥,你先晒会太阳去。”
刃齿虎出生的时候姬贼刚穿越过来,论年龄来算,小姬焕的确是得喊一声哥。
尽管刃齿虎这个年纪对野兽来讲已经算是中年人了,不过辈分在这摆着,不能乱来。
刃齿虎把脑袋在小姬焕脸上蹭了蹭,然后听话的去了一旁边太阳底下卧着。
跟着,小姬焕领上了土山,来到了列山对面坐下。
列山和小姬焕这对命中宿敌对视,跟着做护卫工作的土山和夸父两个也彼此瞪着眼去看对方,看这个架势,恨不得用眼神把对方杀死才行。
“列山,我来了,你想要和我说什么?”
小姬焕问道。
列山摆了摆手,打了个信号,夸父很有眼力劲的从一旁边抱过来了一个坛子递上来。
列山接住打开了,冲小姬焕笑道:“这个是我在向阳平原中找到的果酒,从离开了联邦之后,好长时间没有喝过这个了。不管你信不信,之前你没来的时候,我也没喝过,你知道为什么么?”
小姬焕不搭理列山,列山就自顾自道:“因为大王说过,酒一般只有在开心的时候,或者是打了大胜仗的时候才能喝,而且喝酒最好是和朋友喝,那样才更有意思。”
小姬焕冷笑:“我没来之前,义勇智绝两州让你抢走了六郡半的领地,你不开心?这不算大胜仗?你手下那么多人,都没有你的朋友?”
列山叹了口气,拿了两个杯子倒上了酒,推给了小姬焕一杯:“我要说不是呢你相信不相信?”
小姬焕望了一眼列山推来的酒杯,也不说拒绝,毫不犹豫的接过来,仰脖一口吞了。
列山颇有些诧异:“你就不怕这酒里面我用了毒么?”
小姬焕很淡定:“你不是那种人。”
话是这么说,但小姬焕内心里却懊恼不已,干了,大意了,只顾着装逼了,这万一酒里面真的有毒可怎么办?
当下里,小姬焕恨不得立刻跑回去找医疗部的族人给自己瞧瞧情况,但转念一想自己逼都装了,要半途而废那多没品,当下里,就佯做淡定的在原地坐着,一点都不带慌张的。
事实证明,有时候装淡定还是很有必要的,这不是,小姬焕一番表现,让列山啧啧诧异不止。
他看着小姬焕,点点头:“你到底是大王的儿子,看来,大王对你的教导要用心的多了。”
说着,列山自己端起杯子来喝了一口。
一直提心吊胆的小姬焕这会才松了口气,心说你喝了就不怕下毒了,反正一毒毒死咱们两个,不亏。
列山一口喝干净了酒后把杯子放了下来,啧了一声:“我这几年跑的地方也不少了,见过的人也有许多,可从来还没有一个人像是大王这样让我佩服。”
小姬焕忽地问列山:“你很怕爹爹?”
列山一愣:“什么意思?”
小姬焕嘴巴直撇:“不然的话,你现在的身份,也不用一直喊爹爹之前的称号了。”
列山哑然,最后点头:“是的,我非常害怕大王。而且我还跟你说实话,如果大王在的话,我绝对不敢过来攻击联邦。现在大王不在,呵呵,不是我说大话,就是你,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
小姬焕点头:“嗯嗯,我知道,我知道,我没啥本事,也就是从你手底下抢回来一半领地而已,要是爹爹在的话,你早在之前就被抓住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小姬焕内心里还呵呵一声笑,心说搞心态是吧?俺们姓姬的还没怕过谁。
果不其然,列山被小姬焕几句话给噎住了,瞪着眼睛好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话好。
就是列山旁边的夸父很生气,不住的用眼睛瞪小姬焕,看那个样子,是要打算活吞了小姬焕一般。
土山不肯落后,不留痕迹的往前一步瞧着夸父,那意思仿若再说你敢乱来试试,看我收拾不收拾你就完了。
“你说的没错,要是大王在的话,我可能早就被抓住了,但那不是大王不在嘛,只要大王不在,小姬焕,包括你在内,谁能是我的对手?”
列山笑吟吟的说着,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像极了姬贼故作玄虚的样子。
姬贼打的这么些敌人,靠着这一招故作玄虚,没少搞坏别人心态。
反正不管怎么样,我淡然若定,你总是要自乱阵脚的。
列山现在用的就是这个套路,君不见,从他和小姬焕见面开始,就一直控场搞小姬焕心态。
咱们实话实说,列山这一招对付其他人还行,但想要对付小姬焕,就差了点火候。
别忘了,列山这一招是和姬贼学的,姬贼是谁,那是小姬焕的亲爹,姬贼教导儿子,怎么可能不把这一招和小姬焕说了?
所以,在列山搞心态的同时,小姬焕全程都在反客为主故意的顶列山,顶的时候小姬焕心里还揣摩呢,你不是会装的,来啊,继续装呗,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想到此处,小姬焕笑吟吟看列山:“那当然了,我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嘛,我这人比较笨,比不上你列山的本事,在爹爹这学来了这么多本事之后,掉头来就打联邦,列山,别的我不敢说,你脸皮是够厚的,也不怕连累在神都生活的阿依姐姐。”
小姬焕见招拆招不说,还把阿依拿出来打击列山。
果不其然,小姬焕这一招很是成功,拿出来便见血封喉,一下子,噎住了列山。
他喉咙里发出了吭吭的声音许久,到最后,无奈一笑:“咱们打仗归打仗,和我姐姐没有什么关系吧?”
“那说不准,万一是你让阿依姐姐给你传信透露联邦的消息怎么办?”
小姬焕把主动权抓了过来,这下,就轮到了列山着急了。
他几次暗示小姬焕都装作听不出来,搞得列山实在是没办法了,一咬牙,掀开了自己老底:“好,既然这样,我就跟你明说了吧。姬焕,你是知道我的本事,开始两个月的时间,在你们都没有准备的时候,我是可以抢占联邦更多的土地的,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这么做么?”
小姬焕点头,把搞心态发挥到底:“当然知道了,你不是让阿良大叔给拦住了么,你到是想抢,你有那个本事么。”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