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4bg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系統逼我做皇帝 景以-第638章:自古忠孝難兩全分享-3z3ej

系統逼我做皇帝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做皇帝
萧炎只会写小说,看似无其他大用,手不能握刀大杀四方,但术业有专攻,他写小说的名气足以帮萧锐干一件大事。
而对萧炎来说,能帮助自己的七哥是他心驰神往许久的事,这样的话,他就能勒索更多的银子,再也不会被家中的悍妻刁难了。一想到自己贵为亲王,身上竟然只有十两银子,如果花掉了,回到家还得被责问去处,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哼哼,自己的命运又走向了多舛。
现在才明白成亲的危害,悔不当初啊,做一个无忧无路的野马多舒服啊。
“七哥,你倒是说啊,是什么题材,让我些什么?”萧炎问道。
萧锐笑道:“破案的题材,抽丝剥茧的调查命案,这类小说怎么样?”
萧炎傻眼了,问道:“破案小说?能写是能写,我怕写着写着就成了神话小说,七哥你也知道,我擅长《西游记》这类的题材,创作的时候充满了兴奋,哇哦…女妖精,让你尝尝金箍棒的厉害!”
“一百两!”萧锐伸出一根手指。
萧炎猛然站起身来,气愤道:“七哥,你是在羞辱我吗?臣弟好歹是亲王,润笔费最少二百两!”
萧锐感慨一声,真是可怜的孩子啊,想当年,自己还是落魄皇子还未封王时,他是多么的阔绰,如今被两个喜欢调教的媳妇摆弄的如此勤俭持家。虽然都叫萧炎,同名同姓但却不同命啊。
“一千两,两个月内写出来!写的好加钱!”萧锐说道。
萧炎大喜,道:“没问题!”
但随即,萧炎挠头了:“七哥,我可以写,但我没有思路啊!”
萧锐笑道:“我已经给你找好了助手,刑部尚书宋慈,他最近编写了一本《洗冤集录》,意义重大,如果可以推广天下,可以减免冤假错案,对官员破案能力也会有提升。所以朕想借你的名声,由你写一本破案题材的小说,文中多多提及《洗冤集录》,记住,主角是一位优秀的神捕,要把他写成非常厉害的人物,把他塑造成全民偶像,让年轻的少年们以他为目标!”
文化自古便有深入人心的作用,所以萧锐便有了此次的想法。刑侦学院是培养人才,但名声推不出去可不行。有萧炎这个现成小说巨匠利用,效果不比朝廷力推逊色。
萧炎一听是这么回事,立即充满了信心,说道:“七哥放心,这是造福百姓的好事,我一定好好来写。”
“好!朕等你的佳作!”萧锐笑着点头。
不知不觉,已到午膳时间。
萧锐便留萧炎一同用餐,吃饭时,萧炎突然想到一事,问道:“七哥,三哥来找你吗?”
“没有啊!怎么了?”萧锐问道。
萧炎道:“父皇去瀛州几个月了,咱们都十分思念。三哥他喜欢走走,浏览风景,所以便想带着孩子去瀛州住上一段时间,也能尽孝道!”
说到夏皇,萧锐心中也甚是思念他。
“朕自然会同意他的请求,这是孝道,是好事。”萧锐说完,突然陷入了沉思。
过完年,他就准备去安北和安西瞧瞧,本来打算通过陆路北上,但现在被萧炎一提醒,萧锐觉得不如改走水路,正好去瀛州看看。自己身为大夏的皇帝无法尽孝身边,但如果连看看都不去,还算什么儿子?
这时,萧炎看着萧锐沉思的表情,立即问道:“七哥,你要去瀛州?”
“没,不去。”萧锐下意识回道,然后瞪道:“你瞎说什么,朕得坐镇皇宫,国政繁忙,怎么能乱跑呢!自古忠孝难两全,朕也深感愧疚。”
萧炎却冷笑道:“我信你个鬼,七哥啊,这个世道有三个人最了解你,第一位自然是父皇,第二位是贾先生,第三位自然就是我了,你动动屁股想干什么,我都能猜到!”
萧锐乜了他一眼,不过他的话说对了六成六,父皇和贾诩最了解自己,但第三个人根本不是萧炎。
“好好吃饭,吃完饭赶紧出宫回去!不然朕派人去请两位王妃了!”萧锐威胁道。
萧炎丝毫不惧,并道:“七哥,我能和你一起去瀛州吗?”
萧锐不理他,继续吃饭。
“七哥,看来你是不知臣弟的难缠啊!皇宫的午膳虽然凉了点,但品种多,菜色丰富。臣弟在家中也别想吃个舒心饭,不如每天进宫来叨扰七哥。”萧炎威胁道。
萧锐冷笑道:“能不能进宫再说吧!”
萧炎耍起了无赖,道:“七哥,臣弟不要脸起来自己都怕!你的一千两银子臣弟也不要了,臣弟也不写书了,封笔了!”
萧锐放下了筷子,对这厮颇为无语,赫赫亲王,也已经弱冠之龄了,怎么耍起脾气和小孩似的。
“年关前能写好这本小说,而且保质保量,朕可以考虑!”萧锐对他无语,便做出了让步。
萧炎大喜,立即撒腿就跑,叫道:“臣弟去写小说!”
萧锐的耳朵终于清净了。
午膳进行到最后时,萧锐对汪大直道:“把魏忠贤叫来!”
汪大直接旨去传唤魏忠贤。
如今的魏忠贤已经做到了东厂掌印,把东厂交给他,成为了悬在百官头上的一把刀,萧锐可以好好利用这把刀,杀一些该杀之人,而且有魏忠贤替自己吸收仇恨,自己置身事外,多舒服啊。
没等多久,魏忠贤匆匆入宫拜见:“奴婢魏忠贤叩见陛下,陛下圣体金安!”
萧锐道:“起来吧,召你进宫,是有件事想问你,自从朕登基以来,几位亲王都在忙些什么?”
魏忠贤恭敬道:“回禀陛下,晋王爷喜欢上了听曲,在府中养了很多细腰。随着杨飞元致仕,晋王爷对晋王妃越来冷漠,但似乎畏惧陛下的缘故,没有后续动作。并且晋王爷身边也都是溜须拍马之人,和朝廷命官也无联系。”
萧锐一怔,纳闷道:“关朕什么事!”
魏忠贤张了张嘴,竟然被萧锐的话问懵了。楚王妃都进了后宫,传闻陛下和晋王妃也有关系,晋王自然不敢乱来啊。
“奴婢该死!”魏忠贤只能老老实实跪地求饶。
萧锐有些气恼,他和晋王妃绝对清白,连手都没摸过!好吧,之前扶她一次碰到过,但萧锐已经忘记了她玉手的温润触感。
“其他人呢?”萧锐继续问道。
魏忠贤跪着禀道:“吴王殿下还是陶醉于风景之中,经常带着爱妾出去游玩。”
“明王殿下则迷上喝酒,自己修建了一个酒窖,开始自己酿酒!”
“景王殿下因为腿脚不便,基本呆在府内,看书弹琴陶养情操,似乎是因为这个缘故,性格变得好了一些,不再像以前那样暴躁了。”
“最后就是唐王殿下,以写小说为主,平时和两位王妃斗智斗勇。”

魏忠贤把几位亲王的情况简单阐述后,又逐一详细道来。自从萧锐坐上皇位后,这几人似乎都认命了,不敢和权臣扯上关系,而是做个逍遥王爷。
对萧锐而言,当初他的梦想就是做一名逍遥王爷啊,可惜被系统逼成了皇帝。
有时候萧锐很想对几位兄弟说,自己不想做皇帝!不知道他们想不想打自己。
而萧锐让魏忠贤盯着几位亲王的原因,自然是有备无患,虽说萧锐的皇位做的很牢固,但难保弟兄几个中没有人还念念不忘的。派人盯着,没事敲打敲打,让他们老老实实做个逍遥王爷。
“朕知道了,让人继续盯着。另外,查查是谁诽谤朕和晋王妃的关系的,若能查出来,严惩不贷。”萧锐吩咐道。
魏忠贤应道,这才恭敬退了下去。
又过了两日。
吴王萧泽入宫,目的自然是恳请萧锐同意他离京去瀛州看望父皇,并在那里暂住。
萧锐笑着答应了下来,有子孙在身旁孝敬,夏皇的晚年才是圆满和幸福的。
为此,萧锐还重赏了吴王萧泽,并盛赞他孝心可嘉,反观自己却难以尽孝,十分惭愧。同时询问他出发的时间,巧的是,他也选择过完年出发。不过萧锐并没有提自己也要去瀛州的打算,萧炎虽然跳脱,但还是会守口无凭的。
听到萧锐的称赞,萧泽面露惭愧,说道:“臣兄深感惭愧,陛下身兼国政脱不开身,臣兄到现在才被提醒想到了要尽孝,已经很羞愧了。”
看到这一幕,萧锐露出好奇,便问道:“三哥,谁提醒的你?”
八位兄弟中,萧锐一直认为萧泽的谋略和品质是最好的,萧峰虽然城府极深,却是从小培养出来的,萧泽是真正的聪明人,为人也孝道可嘉。
萧泽叹了一声,说道:“上次八弟找我喝酒,无意中说到了父皇,他腿脚不便,年轻时落水差点淹死,所以对水有恐惧,不然的话,他也想去瀛州。听完八弟之言,我才感到羞愧,这段时间陶醉于美景,忘了尽孝。”
“八弟提醒的你?”萧锐有些惊讶。
上次萧锐和夏皇装死,萧景和萧烈、萧峰为了争夺皇位可是吵得面红耳赤,那时没点伤心可言,自己的老爹死了都不上心,他的孝顺之情又有多深?
萧泽笑道:“无意提到…八弟他以前的性格很暴躁,但自从瘸了之后,看开了很多事情,品性也变好了!”
萧锐点点头,他已经从魏忠贤那里知道的情况,所以便没有在意。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