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we2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超品漁夫討論-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血遁分享-d2lab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冲!”
闵长老不想坐以待毙,吼了一声,身形暴起,朝着入口处冲去。情急之下,他忘了要开启封闭的大门,直接撞了上去。
砰——
木门上光华闪烁,把闵长老反弹回来,砸落在地上,气得破口大骂:“还不收起这个没用的乌龟壳子,真要在这里等死吗?”
狩天阁的一个银面杀手怼道:“你想出去送死,别拉上我们!要不是我们大人的锁空球,你这只老乌龟早死了!”
“啧,竟然是锁空球?有想法啊!”
地表,殷东听到了,也不由惊叹。
锁空球,殷东也曾经有一个,不过,他真没想到狩天阁的杀手拿锁空球,封锁了地下空间,竟然能隔绝黑色不详物质的浸染……当然,也不是完全隔绝,浓度大点,或者时间长点,还是会渗透不少进来。
要不是他现是封锁了这一方区域,洒出的黑石太多,像之前那种把黑石洒满全城,从黑石中扩散出来的黑色不详物质,就会稀薄很多,渗透到地下时,被锁空球隔绝一部分,再被玉骨草吸收,就能让躲在里面的人避免不详物质的浸染。
换言之,就是锁空球能在一定时间内隔绝不详物质的渗透,这对于他以后想用黑石这个大杀器,算是一个小小的隐患。
千万不能觉得,有了黑石这个在杀器,就能横扫一切,绝不能那么膨胀!
殷东在内心里给自己一个警告之后,控制阵法之力,朝着地下镇压而下。
轰——
随着殷东话音落下,一道磅礴的阵法之力镇压而下,把闵长老等人直接压倒在地上,他们试图挣扎,却无法动弹。
“殷东,你王八犊子,你不得好死!你敢杀我们,东域联盟和狩天阁一定会为我们复仇,会屠了整个蓝星……”
闵长老绝望之下,歇斯底里的嘶吼,他的脸也开始溃烂,渗黑血,面部暴起的筋像黑色的蚯蚓,看上去格外狰狞恐怖。
其他人也跟闵长老差不多,都快绝望的疯掉了,跟着破口大骂,唯一没骂的,只有狩天阁的那个金面杀手。
乌金色面具下,他那双冷得渗人的眼里,闪烁着刻骨的仇恨,“殷东,今天之仇,我狩天阁记下了,来日,必屠尽蓝星生灵,以血今日之辱!”
“还想有来日?你个糟老头了,长得挺丑,想得挺美的。”
殷东“嗤”笑,表面上没把这个杀手的话当回事,内心却揪紧了,有莫名的不安,好像有什么不在控制之内的事情要发生了。
下一秒,他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轰然一声巨响,乌金面具的杀手身体爆开,化为一篷血雾,在血雾之中,隐约能看到一团迷你形的人形光影。
殷东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一篷血雾就化为一道血色流光,远遁而去,毫无阻碍的突破了锁空球跟阵法之力的封锁。
紧接着,余下两个白银面具的杀手也跟着身体爆开,化为一篷血雾远遁,不过,他们的速度慢了一点,殷东已经反应过来,直接放出丹田血龙。
那一道宛如血玉的血龙显化,张口一吸,直接把遁出十来米的血雾,吸入龙口中,死得不能再死了。
殷东不敢让血龙去追踪之前遁走的那一道血雾,只盯着闵长老他们。
闵长老慢了半拍,惊呼:“血遁术!”
在殷东的脑中,也有银辉从脑海深处涌现,显化出一篇关于血遁术的介绍。他粗略的看了一下,施展血遁术,是舍弃肉身,等于实力全部失去,不过,要追踪很难。
殷东就没去追那个杀手了,一个实力全部失去的杀手,又被困在蓝星,没有狩天阁帮他重塑肉身,暂时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
不过,他不能再让闵长老他们用血遁术逃了。
要是闵长老知道他的想法,一定要说,你想多了,我们东域联盟都没人会血遁术,那是一些古老大族才会的秘术。
当然,就算闵长老说了,殷东也不信,他脑海中都有一篇血遁术详解呢,难道蓝星的传承比道天大世界东域联盟的传承更高端?
狩天阁杀手死的死,遁的遁了,锁空球无人控制,直接化作一个小黑球,掉落在地上,顿时如黑雾的不详物质从四面八方涌过去,把闵长老他们包裹起来。
“啊啊啊!!!”
闵长老他们惨叫着,声音越来越弱。黑雾中的身体从一开始疯狂挣扎扭动,到后来逐渐静止,化成一滩黑血。
那个掉落在地上的锁空球,被黑血腐蚀,逐渐消融,消失不见了。
殷东看得都有些肉麻麻的,再看身边的朱胖子也在腐烂渗黑血,直接一巴掌打爆了他的身体。
然后,殷东把洒出的黑石都收了回来,身周形成的气漩形成的吸力,把扩散在这一方空间的黑色不详物质都吸扯过来,迅速把这一方区域清理干净。
在外面,这一片街区,已经被全面封锁,四周建筑的制高点都被荷枪实弹的战士们,悄无声息的占据,凌凡跟陆将军等人,站在街对面的一栋高楼天台上,居高临下的观察着殷东进的那座四合院。
殷东控阵封锁那座四合院所在区域,黑气弥漫,凌凡用望远镜一直都看不清,直到这时黑气被清理,他才看到院中站着的殷东,松了一口气:“东子没事!”
旁边的李上校失笑道:“凌凡,你对殷教官的信心不足啊!”
“李哥,说这种话,你良心不疼么?”
凌凡给了他一个白眼,没好气的怼道:“东子才修炼了两年,被一堆活了不知多久的老怪物布谋算,他明知是坑,也只能迎难而上,不能退,也不敢退。我对他没信心,难道还能拦着他,不让他去吗?”
这话一说,不仅李上校愧疚不已,陆将军他们也是神色肃然。
倒是殷东,似有察觉,朝这个方向看来,挥一挥手,吐了两个字:“搞定!”
凌凡身形闪烁,从高楼顶上,快速冲到了四合院,好奇的问:“东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抓到大鱼没?”
殷东说:“最大的鱼逃了,没抓住。”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