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a7a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第251章 請止步讀書-gtthl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风无尘判断的没错。
涂亮最终还是死了。
逆流而上,欲行斩首,不得不承认,面对叶向佛麾下浩荡大军,他还能做出这种举动出来,可谓勇气可嘉,也可以说,是他内心承受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芈虎任命他为新三军统帅抵挡叶向佛,固守南阳城郡,这或许是他光辉未来的开始,也许是他命运的终结,一生的最后一战。现在的事实证明,他的运气不太好。
杀掉叶向佛,还有希望!
不得不说,濒临绝境,人就容易癫狂,诞生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就像现在的涂亮一样。他根本就没想过,即便他杀了叶向佛,军中还有五皇子等其他人,如今连芈虎聚集手下所有精兵的南阳郡城,皇城之外的这唯一一道屏障都破了,即使叶向佛真的死了,其他人又岂能眼睁睁看着这已经成型的蛋糕花落他家?
更何况,他根本没有可能杀死叶向佛。
“叶贼,受死!”
当涂亮以一往无前之势从高大的城墙扑下,如离弦之箭贯穿而来时,叶向佛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的动作和凌冽的杀机,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精神一凛间,听到叶向佛淡淡的声音传来:
“不自量力。”
“杀了他。”
“是!”
叶向佛身旁,早有准备的邹辉得令立刻冲天而起,抡起砂锅大的拳头朝涂亮迎去,宗师罡气澎湃浩荡,裹挟狂风席卷,尽显老牌宗师的霸道!
这一战无需赘述。
如果是在一处四下无人之地,涂亮同邹辉交手,两人或许会大战八百回合,不分上下。但这里是混乱的战场,哪有单打独斗这一说——
砰!
最后邹辉狠狠一拳砸在了涂亮的心口,只见后者身体一震,眼底饱含杀意的眼神瞬间溃散,魁梧身形如山岳般轰然倒地,倒在地上的血泊中,溅起无数血花。
涂亮,死了,死的很憋屈。他一心想杀叶向佛扭转乾坤,最终却连后者的身子都没能靠近十丈之内,就被邹辉与其他宗师联手杀死了。当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心生一种凄凉之感。
这只是一尊宗师的惨死么?
不!
在他们看来,涂亮更像是一个挑战者,叶向佛的挑战者!事实上他也的确是,奉芈虎之令掌握三军,阻止叶向佛的逼近。如今他这场个人的胜负同这场战争相比,又是何其的相似?
他输了。
芈虎也输了!
唯一的胜者,就是叶向佛!
南阳郡城告破,谁还有资格成为叶向佛的下一个绊脚石?
没有人!
“入城。”
就在涂亮倒下的一瞬间,叶向佛脸色平静,似乎对于这个结果没有任何意外,低声下令,立刻有人把军令传向大军各处,一会儿工夫——
轰隆!
全军开拨,大地震颤!铁甲汇成的滔滔铁流直入南阳城。至于南阳城这边的军士……他们早就崩溃了。
将军身死,城池已破,剩下的其实就五个字了——
兵败如山倒!
事实也是如此,当叶向佛麾下的排头兵撞破南阳城的大门挺入其中,兵器落地,跪地求饶的声音甚至超过了喊杀声,一片片的军士跪倒在地,再也没有了抵抗的勇气。但即便如此,叶向佛还是再现雷霆之势,接连发布军令。
“镇压!”
“牙将之上,全部擒拿。”
“二十四营至三十七营,负责管控俘虏。其他人,原地休整。”
“一个时辰后,我们要再次出发!”
擒贼先擒王。
叶向佛领兵多年,深刻知道一个统领对一方军士的影响力,只要把牙将之上的统领全部抓起来,无论对方兵力多么充沛,起码在短时间内,他们就是没有牙的老虎,造成不了任何威胁。
叶向佛镇压局面的手段并不让诸葛剑等人意外,因为的确只是寻常手段而已,简单粗暴且有力,令他们惊讶的,是叶向佛最后那句话。
休息一个时辰。
再出发!
现在他们已经啃下南阳郡城这块硬骨头了,再出发的话,是去哪里?
这问题的答案注定只有一个,但也正因为这唯一的答案,才让诸葛剑等人如此震惊——
皇城!
楚京!
叶向佛拿下南阳郡城之后根本不打算停留,竟然要率领他们直接赶往楚京,彻底了解此事?
这怎一个霸气了得?
“今天就要大定天下了?”
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想到这种可能忍不住心头震荡,激动兴奋。毕竟,伐王这等大事,平常时候一辈子也别想遇到,一想到自己竟然有机会参与这样的事,他们焉能继续保持淡定?一时间,就连两日频繁战斗的疲惫都没有了,甚至多了几分期待。
皇城在即!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一场困兽犹斗的恶战,还是一览无余的坦途?
未来之事没有人心里有答案,但可以确定的是,当一个时辰后他们随着叶向佛的大军离开南阳城,一直绵延数十里,他们都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一路祥和平静。
芈虎没有兵力了!
在南阳郡城一战,除了固守楚京无法调离的守城军外,他把麾下所有能调动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南阳郡城,南阳郡城一破,他甚至连最简单的骚扰都做不到了!
这一发现无疑让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更兴奋了。
直到。
黄昏时分。
叶向佛直接摒弃步兵等兵种,亲率铁骑足足奔驰了两个多时辰,终于在天黑之前跨越数十里,前方,夕阳雾霭笼罩的茫茫天色下,一方巨城的轮廓逐渐显现于众人眼前。
楚京!
南楚真正的核心,皇权所立之地!
包括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身为各大诸侯国执掌实权的王侯,他们绝对不是第一次来到楚京了,但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没有这一次更心思澎湃,感觉异样。因为之前来,他们都是奉命面圣的,这一次,他们是来伐王的!
“这种感觉……”
既忐忑又激动,当是诸葛剑等每个人心里情绪的如实写照。但无论他们怎么不适应,路还是要走的,短短一刻钟后,楚京宏伟高大的城墙已清晰入眼,宽大的城门紧闭,隐隐可看到城墙上人头攒动,不安的气氛笼罩。
闭门锁城?
芈虎知道南阳郡城告破,竟选择了做缩头乌龟?
接下来要怎么做?
临近楚京皇城,此次伐王一行分明已经接近了尾声,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反倒更惶恐了。无他,皇权威压带来的影响而已。
东神州,皇权至上,皇室的威严和崇高几乎已经印刻在了每个人的心灵深处,无法剔除。所以,哪怕他们分明知道,天塌了还有高个子顶着呢,只要身边有叶向佛在,他们完全无需担心太多,但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他们还是忍不住感到了一丝犹豫和发自灵魂深处的忐忑,眼巴巴望向最中间的叶向佛,只见叶向佛望着前方雄伟的楚京,脸色固然严肃,眼底却没有任何迟疑。
“敲门。”
“入城!”
什么是霸气?
这就是霸气!
面见皇城,非但心不慌气不喘,叶向佛甚至直接宣读王令,要领大军入京,根本不给芈虎丝毫决断的时间。
这才是真正的军权大佬,南楚的无冕之王!
看着叶向佛如此霸气的表现,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心神震荡,一时无法自拔,却没有看到,一旁李云逸的眼睛悄然眯起,精芒闪烁。
只是霸气么?
不!
哪怕叶向佛胆色惊人,真的不在乎芈虎是否还藏有多少底牌,以理智来说,他都应当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除非——
“震慑?!”
李云逸的余光从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脸上扫过,心头微微一荡,思绪翻滚,却什么都没说,作壁上观,看到邹辉领命而去,随数位宗师一起,领三营万人直奔楚京皇城城门而去,与此同时,叶向佛似乎懒得等待,下令跟随上前。
不墨迹。
直接入城再说!
轰隆隆!
叶向佛大军压城,楚京皇城之上,人头骚动,似乎更加慌乱了,不安的气氛弥漫席卷,感到宛如世界末日的沉重压抑。
皇权易位,太子伏首?
接下来发生的,会是那么简单么?
天地肃穆,唯有车轮滚滚,马蹄轰鸣,偌大的楚京皇城就像是一个还未出阁的黄花大姑娘,在等待着她的新主子宠幸。可是就在这时,当邹辉带领的排头兵距离皇城大门只有五里之时,突然。
轰隆!
城门,开了!
邹辉都被吓了一跳,连忙勒住身下神骏,一抬手,身边大军驻足,他这才朝城门处望去,只见一支身披重甲的军士走出,在城外排成一列,坚盾竖前,长矛锋锐,更有铁皮兽面遮脸,一股浓烈的煞气油然而生。
皇城铁军!
看到他们的模样,邹辉就忍不住大吃一惊,身为楚玉阁首尊,他当然认识这列铁军所属何处——
禁军!
这赫然是固守于皇宫的禁军!他们以步兵为主,虽然远驰而战的能力远不如骑兵,可在范围有限的皇宫,他们就是真正的王牌之师!
但最令邹辉惊讶的还不是这个,而是眼前这支禁军所代表的意义,它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以固守皇宫为己任,除非外敌侵犯,大军都压到皇宫之外了,他们作为皇室的最后一道防线才会露出真正的獠牙和峥嵘。可是现在——
他们竟然出了皇宫?
搞什么?
芈虎疯了不成?为了自己大业得续,他连皇家的规矩都不讲了?
邹辉正皱眉之时,前方皇室禁军已经列阵站好,熊熊煞气直冲牛斗,浩荡澎湃!
这是真的要打?
邹辉面色严肃,忍不住扭头向身后望去,希望得到叶向佛的指示。只见叶向佛神色平静,似乎早已预判到这一点,浑然不以为然,轻轻一摆手,似乎就要下达杀戮的指令,可就在这时,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镇楚王,请止步!”
楚京皇城门外的禁军队列后方,一道苍老沙哑的声音骤然传来,它的声音并不高,却似乎蕴藏着一股奇异的力量,令人心头一震的同时,忍不住朝那边望去。只见,禁军列队形成的狭长道路中,有人出现了。
黄袍。
白发!
他是一个身形佝偻的老人,髪须皆白,不知道已经多大高龄了,看上去和普通古稀老人差不多,但是当他身上的黄色蟒袍映入眼帘,所有看到它的人都不由心头一震。
蟒袍!
惟王所有!
而明黄色的蟒袍,非皇室王侯不得穿戴!
这人是谁?
李云逸看到这一幕都不由眼瞳微微一颤,有些意外。只是,当他的视线随着这老人身后依次出现的人往后移……
黄袍!
虽然后面跟随之人的身上没有蟒影编织,但这道于市井是为禁忌,尤其是在楚京更是禁忌的颜色接连映入眼帘,李云逸暗暗吃惊的同时,脑海深处已经对这老人和他身后之人的身份有了些许猜测。
“他们是……”
“楚贤王?!”
“皇族遗老?”
耳畔,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压抑不住的低呼传来,李云逸心头一振,再次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老人,竟然是芈熊的亲叔叔,算是芈虎的爷爷辈,楚贤王!
他还活着!
至于他身后那些身披明黄衣袍之人,身份自然不言而喻了。
皇族遗老!
他们是芈家的真正奠基者!当南楚皇权稳固之时,他们往往会退在一旁,由皇帝陛下主持大局,但是现在,南楚皇权动荡频出,他们终于坐不住了,在楚京皇城之下拦住了叶向佛!
王见王?!
他们是来阻止叶向佛,为芈虎求情的?
李云逸眉头皱起,有些无法相信。芈虎弑君杀父,这是天理难容的罪大恶极,以楚贤王为首的皇族遗老哪怕再怕他们芈家的黄泉旁落他人之手,又怎会这么愚蠢,冒天下之大不韪行使此事?
难道,他们就不怕叶向佛直接让大军把他们推平么?
这等护短,实在是不理智,极有可能满盘皆输。这就是李云逸心起不解的原因,但是很快,当楚贤王身后,又一道身披明黄衣袍的人影出现,李云逸突然眼瞳一缩,心头狂震!
单单是一个明黄衣袍当然不会让他如此震惊,最重要的是,在这件明黄衣袍上……
有龙!
“芈虎?!”
明黄有龙,是为龙袍!而在当前整个楚京,谁有资格,或者说谁有这个胆量身穿龙袍?李云逸想到的,只有一个——
当朝太子,芈虎!
他竟然也出来了?!
李云逸惊讶不已,尤其是当他眼瞳一缩,视线牢牢锁定在后者的身上,望见芈虎身上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麻绳……
是的。
麻绳!
芈虎,竟然是被楚贤王口塞黄布,直接绑出来的!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