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31l1人氣都市小說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止水逍遙-第二百八十五章:“我來到,所以我改變。”看書-d5npr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小說推薦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夜晚
罗德岛已经停靠在了汐斯塔的附近,大部分的干员们也都在这座城市内休息了。
这段时间,罗德岛都会停滞在汐斯塔附近。
近期之内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变化,或许会有工作量激增的情况,但是那些情况也是发生在各个城邦的罗德岛人事办,而不是本部。
合成术……确实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一场腥风血雨啊……
就凯尔希白天和华银讲的,从向外界透露合成术才过了没多久,就已经有很多人尝试联系了罗德岛了。
还好他之前有了准备,给全世界各个国家都下了通牒,此刻那些惦记着罗德岛的,都已经被官方拉下去批斗了。
没了心中的顾虑,他自然可以赶一点自己想干的事情,例如现在他正坐在桌前,眼前是一沓A4纸,第一张纸上大大的写着几个字——
《无可名状的事件簿》
已经过去很久了,他终于再度开始了新的《无可名状事件簿》的创作。
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打算写原汁原味的无可名状,毕竟随着他在泰拉的封神,那些神话生物也不再是威胁,大部分都乖乖安定下来。
那这本为泰拉人创作的神话生物求生指南梦也就没那么有用了,这本书现在象征意义要更大于实际意义。
他的《事件簿》,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huerying神教的圣经了。
huerying的信徒们,或多或少的都知道那本书其实是由huerying所创作,这让那些信徒随时都是抱着对待圣物的态度来对待《事件簿》。
“既然如此,那来写点其他的吧。”华银的手上浮现出替身的虚影,笔触随即落在纸上,“让那些凡人,看看神话的巫术与源石技艺相结合之后的造物——”
“可控源石。”
有关可控源石,华银并没有没有打算通过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官方组织来进行宣传,因为这在某种意义上,是独属于huerying领域的技术。
想要掌握可控源石,那就需要有着对源石的一定理解,并且了解神话法术特定的仪式和法阵,之后借由法术塔的伟力,改变源石的构成。
虽然听上去复杂,但是其实并不复杂,只要经过系统的学习,大部分的人都能实现。
而作为法术之神,能做到上述的条件的人,毫无疑问是他在神话领域内的信徒。
这自然不是这个世界的土著神明为了信仰而发展的那种信徒,而是信徒单方面信仰神明的信徒。
虽然华银乐得有个能不用凡事亲力亲为的教派,但是本质上来说,信徒对他确实是没意义的。
当然现在更重要的是可控源石的事情。
华银的打算是,以huerying的教会为主体向外教导这一项技术,毕竟与合成术不同,可控源石的技术实在是太简单了。
这么想着,他在纸上的书写速度越发快了起来。
书中的源石,他一直是用凡人不可控的神力来指代,虽然随着神明的复苏,这个秘密也逐渐的流传了起来,但是一般还是隐藏在小圈子里。
而现在,这一个密而不宣的小秘密,将由华银将其捅破。
有了大致的框架,很快整本书就已经初见雏形,在修改了几次之后,这一卷《事件簿》就已经写完了。
封面仍然是手绘的,这一次他绘制了一个正面的huerying神秘学符号,以及背面一个巨大的白色空心棱形,那是国际上源石的标识。
至于卷名,那也继承了以往的高逼格——
《太古巫术驯化神力之时》
在教会进行教学之后,会进行一个对huerying祈祷的仪式,这个仪式的效果是提高普通人在法术塔方面的权限,使他们能够轻易借用法术塔的伟力。
也就是说,单纯的野路子想要凭借《事件簿》的教程就自己掌握可控源石,除非是天纵奇才。
虽然不乏天赋异禀的人存在,但是那个比例,确实是太稀少了。
最后的情况就是,正常人如果想要学习可控源石,那还是乖乖到教会上来,神父会进行授课。
反正也不要求你信教,huerying教会无偿授课……仔细思索了一下,华银又觉得有所不妥:
“不行……这种白给总感觉嫌疑太大了,虽然传播可控源石技术是好的,但是要是人家不信,那也没有办法。”
这么想着华银大致的改了一下授课章程:“大慈大悲加特林菩萨的信徒可以在huerying的教会免费学习可控源石的技术。”
这样的话,普通人在白嫖的同时就不会有那么多疑惑了,毕竟加特林菩萨和huerying的关系,众人是有目共睹的。
这个世界,几乎还没有不是科学信徒的人,当然假设真有那么一两个,那让他们交钱也就成了。
而且说不定人家之所以不是科学的信徒,是因为人家是huerying的狂信徒呢?自家信徒自然也用不着交钱。
一番修改之后,《事件簿》也彻底创作完毕,权柄运用间,华银已经将稿子送到了化身的手上,等化身把稿子交给信徒出版就行了。
而随着稿子送出去的,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因为他来到这个世界,整个时代的走向也随之不同,就像本应该随着发展而被时代所抛弃的感染者也变为了全新的存在。
合成术、可控源石、土著神明的回归,他也作为感染者的守护神而存在……
一切的一切都在改变的这个世界。
他在将这个世界过去的落后思维给粉碎,将原本扭曲畸形的体系给逆转。
一直以来,感染者面对的问题都只有两个——
一是普通人对于感染者的歧视、偏见。
二则是自古以来政权团体、社会制度对于感染者的压榨。漠视。
而现在,几乎不会被改变,也是感染者问题最核心最严重的第二点已经被华银所强制的破局,剩下的,也就只有普通人的态度了。
态度是不会被强制改变的,但是潜移默化之下,随着环境与事件的变化,态度也会润物细无声的变化。
随着现在各种技术的出现,矿石病,不再是死亡、感染等多种负面名词的象征。
它是希望,是萤光,是点燃泰拉的星星之火。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来到,所以我改变。”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