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7dar精品都市异能 《火影之寶箱系統》-第516章 下黑手推薦-njt65

火影之寶箱系統
小說推薦火影之寶箱系統
眼看粗木棍即将落在自己脑袋上,贤宇连忙一个很是狼狈的驴打滚,躲避了攻击。
只是在躲过木棍袭击后,来到‘大哥’身后的他眸子闪过一丝冷冽。抬脚奋力一踹。
只听‘咔~’骨骼断裂声‘大哥’顿时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这时候地牢里两伙人扭打在一起,场面非常混乱。贤宇这一脚踢完就飞速脱离人‘站圈’。也没人注意到他。
直到好一会儿后,那‘大哥’一伙其中一名近两米身高大块头壮汉突然惊叫道:“奎子!你怎么了?”
“别打了!都停下!出事儿了!”
两伙人停手后,才发现被唤为奎子的‘大哥’,居然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呼…”
一人上前扶起奎子,探了探鼻息。
还有气!
他这才轻轻松了口气。
可顺着奎子的身上摸了摸,摸到背部时,他顿时怒吼道:“是谁!到底是谁!居然把奎子的脊梁骨都打断了!”
什么!脊梁骨断了?
闻言,地窖里的一众村民均是一惊!
别说是在这种阶下囚的情况,即便是在外面。一个人脊梁骨断了基本也没救了。
就算命大被救回来,人也肯定废了。
贤宇淡然地看着他们在那争吵,完全就像是置身事外的旁观者一样。
刚刚场面太混乱,又是大晚上,地窖里那两根火把忽明忽暗,光线极差。根本没人注意到人群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唯有那名躲避奎子木棍袭击的上水村青年,隐隐看了贤宇这边一眼。
只是当看到贤宇‘一脸茫然’的表情时,那青年皱着眉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贤宇如今的感知相当敏锐,青年一看他,他就注意到了。
不过他当时动手…哦,不对。是动脚的时候,早就观察过了。那会儿几乎所有人都是背对着他的。外围看戏的那九个人,也被扭打在一起的两伙人挡住了视线。
至于那名青年,躲避木棍时虽然有看到他,但他动脚的时候也正处于对方视野盲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大晚上的不睡觉,找死吗?”
就在两伙人争吵着似乎又有动手的倾向时,两名马匪走到了地窖木栏栅门前嚣张道。
“秋田!又是你们湘北村惹事是吧?”
其中一名马匪瞪了一眼那奎子一伙两米身高的魁梧大汉说道。
魁梧如野熊一般的秋田却再无之前‘凶悍’的模样,而是低声哀求道:“大人,求求您!我弟弟巴奎庵无刚刚骨头被人打断了。您能不能找个医师来救救他!”
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他还是连番哀求道。
“哦?骨头被打断了?谁干的!”
闻言,两名马匪居然从腰间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来。
贤宇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不过很快隐了下去。
虽然一般上,忍者和武士的实力是无法一眼看出的。只有交过手才能辨别。
但他刚刚从这两名马匪的呼吸声隐隐察觉到气息很雄厚。
这就像一头体魄强大的狗熊和一头野兔给人的感觉差距。
虽然无法估计这两名马匪准确的实力层次,但肯定不是普通村民的程度!最少都是1鲁以上的体质!
难怪区区两个人就敢进入地窖查看,也不怕村民们会围攻他们。
不过想来也是,这山寨里驻扎着那么多马匪,根本就是马匪们的老巢。即便村民们不要命了敢动手,最终的结果肯定也是被其他赶来的马匪虐杀。
更何况,这些人肯定有亲人在马匪手上!一旦有人妄动,即便他的亲人已经被卖出去,也一定会被马匪按照花名册弄回来当着他的面处以酷刑虐待!
“是他们上水村的人干的!”
这下,湘北村的十六人纷纷指着上水村的八人。
“你们几天刚进来就敢闹事?”
之前说话的马匪面色不虞道:“知不知道你们每一个都是山寨的财产!死了,残了,都是我黑龙寨的损失?”
“哪个干的,自己站出来!”
最后一句是吼出来的。
一众村民都被突然的爆吼声吓了一跳,一时间看向马匪的眼神都躲躲闪闪。很是畏惧。
“不…不是我们上水村的人干的…是他!对…没错!是他干的!我亲眼看到是他一拳打倒了巴奎庵无。”
这时,似乎害怕自己村子的人受到责罚,之前那名上水村的青年突然指着贤宇厉声道。
一拳打倒?
小爷我明明用的脚….贤宇心头冷笑。
此时他也清楚,青年根本什么都没看到。纯粹是想祸水东引。
于是乎他伸出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茫然道:“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下,两名马匪突然笑了起来。
就连那九名之前看热闹的村民此时也有一人站出来指着那名上水村青年耻笑道:“大人,我可以作证,这位小哥当时根本没参与他们的斗殴,还差点儿被他们误伤了呢。”
湘北村的人此时更是怒目而视盯着上水村那名青年,一副‘你侮辱我们智商’的表情。
也不怪众人如此。
虽然经过一个多月修习基式,贤宇的身体改善了不少。但外表却并不‘强壮’,相对于其他腰肥膀圆的村民壮汉来说,他这1.75的身高和没有明显腱子肉的臂弯,完全是‘弱不禁风’。
别看他体重有85.5公斤,那只是骨头重而已。
这都是因为修炼高级基式导致的骨骼密度更高,肉质密度也更高。所以体重也相对会稍高一些。
“行了,就这样吧。奎子算是废了。拖出去埋了吧。”
见到那看戏的九人插话,马匪也不气恼,淡淡地说了句。
说白了,如果有明显的个人目标,闹事弄残了一个劳力。他自然很愿意给自己找点乐子。
但如果没有的话…
我曹了!老子们可是马匪,真当老子是官差办案啊?
听到‘拖出去埋了吧’几个字,秋田额头上明显青筋暴起!
那可是他的亲弟弟啊!他还活着!
这是要活埋自己的亲弟弟呐!
可是不管他再如何的愤怒,却最终还是忍住了,别过头去。眼角落下一滴泪珠。
亲弟弟又怎么样?
他的父母,妻儿,以及弟弟巴奎庵无的妻儿都一起被抓了。被卖了好歹还能活着,自己一旦敢反抗….他们就会生不如死!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