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30i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 線上看-第六百八十三章 地獄臨近閲讀-pblch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空投物资下来了码在了众人面前,这当然就不算完事儿了。
还得拆箱,然后把东西分摊到十个狩猎队成员的身上,扛着进裂谷。
而众人在进入裂谷之前,首先要翻越七千多米高的陡峭山峰。
这显然是个苦差事。
俄罗斯这趟空投的意思很明显,毛熊办事儿也一向粗犷。
反正既然东西多多益善,那我这儿管够,你们能搬多少就是多少。
为了把这份“人情”做足了,人家还在包装箱外面的铭牌上标上了分量。
总共二十个箱子,每个两吨,加起来四十吨。
也就是说,要是把东西全搬走,平均每个狩猎队队员得背四吨物资。
这光景别说狩猎队的其他成员了,林朔看着都直嘬牙花子。
四吨东西,在加上追爷这一吨,五吨多的负重压在身上进行长途跋涉,林朔自问做不到。
毕竟人跟重型卡车那是两码事儿。
哪怕是重型卡车,装上这些东西七千米的高峰它也开不过去,光剩下冒黑烟了。
这活儿愣干肯定不行,先拆出来看看有什么东西吧,挑挑拣拣再说。
于是大家就都忙碌起来了,林朔和苗小仙负责做饭,其他人开箱把东西分门别类,先把箱子里的食物起出来,让两人在一旁用炭火烤架热上。
马上要负重翻越高山了,饭总得先吃饱。
林朔负责生炭火支烤架,苗小仙在一旁拆包装。
等林朔手脚麻利地把烤架支好了,他就觉得苗小仙动作有些慢,一盒军粮到现在还没拆出来。
看了身边的苗家小家主一眼,林朔顿时哭笑不得。
小姑娘这会儿,怔怔看着远处跟大伙儿一块干活的李泰安出神。
仔细一想,林朔觉得这事儿倒是也好理解。
苗小仙的娘去世的早,是被父亲苗天功养大的。
所以这小姑娘虽然谈不上有什么恋父情结,可对稍微年长些的男人,相对容易有好感。
李泰安这人虽然其貌不扬,可行为处事有风范,口才也好,刚才在她面前的那番话,那是说得很漂亮的,弄得小姑娘都有点儿崇拜他了。
这个年纪的少女遇上这种男人,动情很是正常的,而且林朔觉得这事儿自己多少是有些责任的。
狩猎队前几天被自己和苏冬冬弄得风气不太好,上梁不正下梁歪。
于是现在,自己跟苏冬冬算是聊开没事儿了,可狩猎队其他人就开始复杂了。
这会儿格林汉姆虽然也在干活儿,可眼神时不时往苗小仙瞟着呢。
苗小仙已经有章进这个男朋友了,结果这会儿正盯着李泰安出神。
还有,唐灵玉跟女牧师凯瑟琳也好像要出事儿。
这会儿唐灵玉正在婉拒凯瑟琳为他擦汗的行为,可嘴上虽然拒绝着,身体却很配合。
而凯瑟琳又靠得太近,胸脯都蹭上唐灵玉的胳膊肘了。
这些事儿麻烦就麻烦在,属于将发而未发。
有这个苗头,却还没落到什么实处,林朔哪怕想管也不方便管。
而且就林朔的性格而言,他也不想管。
他是狩猎队的队长,又不是家长。
这种私事儿管得多了,是个人都会心生反感。
回头真到了要命的关头,他指令的接受度就会下降,那是真会出事儿的。
把这些事看在眼里搁在心里,防备着就是了,回头真到了不得不处理的时候,再去快刀斩乱麻也不迟。
脑子里想着这些事儿,林朔手上没停,自己拆着包装热着食物。
很快食物的香味飘出去,现场的活儿也干得差不多了,大伙儿围起来吃饭。
物资被挑挑拣拣一番之后,贺永昌进行了一番取舍,最后决定带走的东西加起来还有五吨多。
主要是食物和水,还有地下空间内必不可少的设备仪器,比如激光尺、氧气检测器、红外线探测仪、照明设备什么的。
俄制设备特点就是傻大笨粗,东西没几样却死沉死沉的,占走了一大半分量。
一边吃着饭,老贺就坐在林朔身边,趁李泰安跟苗小仙说话的时候,他悄悄把一个信封塞进了林朔的衣兜里。
看样子,信是空投的时候投下来的,被贺永昌发现收起来了。
林朔表面上谈笑如常,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胃口也不错,这顿饭就数他吃相最难看。
因为猎门总魁首知道,现在只有目前这顿饭是能勉强管够的,到地底下每顿饭能吃多少,就得看运气了。
于是他一个人干掉了五十份军粮里的牛肉,看得周围几个刚认识不久的队友瞠目结舌。
不过像魏行山这样了解林朔的,就知道他为了给狩猎队留之后的存粮,其实已经足够克制了,压根就没吃饱。
吃完饭之后,林朔又喝了大瓶水,然后跟老贺打个招呼:“走,撒尿去。”
贺永昌早就吃完饭了,正等着他发话,一听这话就赶紧起身。
两人结伴翻过山头,离开了众人的视线,掏出家伙一边尿着,林朔从口袋里把那个信封那出来了。
拿出开来一看,封面上五个字,写着:“总魁首亲启。”。
一看这字迹,林朔认得出来,这是曹余生曹四舅的手笔。
信封里面就薄薄的一张信纸,上面也是五个字:“李天罡无子。”
林朔心中有所预料,倒是并不惊讶,而把这张信纸递给了身边的贺永昌。
老贺接过来一看,身子一抖愣,林朔赶紧就往旁边躲,生怕这人尿着自己。
贺永昌看明白了上面五个字之后,面色沉重地点点头,然后两指一搓搓出一股火苗来,把这封信给烧了。
老贺这一手林朔认识,这是贺家内功罗汉十三爆的表现手法之一,名叫烈焰手,是他们贺家家主秘传的近身武技。
不过能这么轻松地用两枚手指搓出火苗来,林朔还没听说过。
看来就跟林朔擅长林家锤法,能把追爷用到古往今来第一人一样,贺永昌对他们贺家的传承,也有特别专长甚至有所拔高的,那就是用于近战的烈焰手。
贺永昌这时候露这一手不是什么显摆,而是在用事实无声地告诉林朔,自己有把握在近身的情况下,干掉李泰安。
林朔看他这一手玩得这么溜,于是把手里的信封也交给贺永昌,让他一并烧了。
等贺永昌烧完了信封,林朔看着他的眼睛,坚定地摇了摇头。
贺永昌脸上有些迷茫,不过很快就微微颔首,遵从了林朔的意志。
……
吃喝拉撒全解决完毕,狩猎队准备再次出发了。
物资重新归拢打包,大包小包地分成十包,分量轻重不一。
这个分配是贺永昌负责的,他自己直接背走了一吨多,然后让奎恩也来了一吨。
总共就四吨的东西,这两人这就算解决一半了。
林朔一看这么分配不行,这样其他人平均还得有小五百斤呢。
李泰安、唐灵玉、苗小仙、苏冬冬这些身负猎门传承的还好,他们无论是什么修行路数,都是九寸修力的底子,这点份量能承受。
之前苏冬冬会累晕过去,那是因为那枚号角都快两吨了,这会儿五百斤她是没问题的。
哪怕魏行山,这是个五寸修力的水准,本人搁在常人中也算天生神力,追爷都能勉强扛起来,五百斤负重短时间问题也不大。
可格林汉姆和凯瑟琳,这俩是欧洲修行路数的,没有修力的底子,在身体力量方面比常人强不了多少,他们能把自己弄到山那边去就算不错了,负重不能指望。
这俩人刨去之后,那其他人就得小七百斤了。
力量极限这个东西,它是死的,多少能耐就是多少,到了极限了哪怕再加一根稻草都能压垮骆驼。
七百斤负重,九寸猎人扛起来再放下可以,但要长时间行走甚至翻越高山,那是会死人的。
所以林朔稍加调整,给自己也来了一吨多,这个分量跟追爷差不多,左右肩膀负重平衡下来,自己走着也舒服一些。
林朔这么一安排,其他人倒是没有什么异议,唯独贺永昌走到跟前一阵挤眉弄眼,欲言又止。
林朔白了他一眼:“有屁快放。”
“总魁首。”贺永昌斟酌着用词,说道,“您如今这么做,看起来是为咱们减负,其实这不叫帮咱们。”
“为什么?”
“同样是花去这些力气,是你总魁首的这些力气价值大,还是我们这些人的力气价值大?”贺永昌说道,“如今您这么一来,这价值就一样了,都是扛东西。
可实际上能一样吗?
您的力气,是我们这一行人身家性命的最大保障,您现在把它花了,这不是害了我们吗?
还有就是,您林家传承下的这副身躯,不是以扛重物为目的,而是用来实战的。
所以您的体力不仅会浪费,而且肌肉也会劳损,然后回头补充起来,将耗费大量的肉食。
咱这趟肉食储备有限,您这身力气,咱现在其实花不起。”
林朔笑了笑:“老贺你说得这些,都没错。可很多时候,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并不一定是最佳选择,你要考虑得再多一些。”
一边说着这话,林朔一提被他归置起来的大包裹,这就往自己肩上扛。
结果东西一上身,林朔发现自己左右肩分量不平衡的问题并没有多大改善。
这一吨多的物资,这会儿他居然感受不到分量。
回头看了一看李泰安,发现这人单手掌面摊开,正在做着往上虚托的手势。
发现林朔看自己,李泰安歉意地笑了笑,说道:“此行路途遥远,我念力也有限,做不到帮大家把物资全运过去。
不过目前这些东西,我至少能保证翻越眼前这座高山的时候,对你们影响不大。
所以暂时,谁背多少分量,都是没差别的。
事先没有知会,打乱了两位魁首的布置,我很抱歉。
另外林总魁首肩上的这把追爷,我这点修为还无法影响到,不能为您减负。”
“嗐,你早说嘛。”贺永昌摆了摆手,把自己的那份物资提起来搁背上这就往前走了。
贺永昌知道这人来路有问题,这会儿并不领情。
而狩猎队的其他人,那就一个个就欢欣鼓舞了,对李泰安连声道谢。
李泰安这一下,等于是给每个人在爬山的时候少了几百斤负重,跟空手爬山似的,这就舒服太多了。
尤其是苗小仙,嘴里的漂亮话就跟不要钱似的,跟在李泰安屁股后头那是一阵猛夸。
李泰安倒是很谦逊,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还是那副泰然自若的神情,走在队伍的正当中。
不过他越是如此,周围人对他的印象就越好。
林朔人在队伍的最后面,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安安静静地赶路没说话。
苏东东贴过来,轻声说道:“你看出来了吗?李泰安这人不简单。
他能帮大伙儿暂时减轻负重,明明早就可以说的,非要等贺永昌和你先后弄了两套分配方案之后才说。
这是要显得比你和贺永昌高明。
你要是再不警醒一些,回头这支狩猎队谁说了算,就有问题了。
毕竟猎门龙头这个位置的分量,没比你这个总魁首差多少。”
“既然他这么出色,你跑我这儿来做什么?”林朔瞟了苏冬冬一眼,“还不去贴身护着他?”
“哼,你别不承认,你就是吃醋了!”苏冬冬头一仰,人跑到李泰安旁边去了,也跟着苗小仙一块儿,夸李泰安能耐真大。
林朔看着眼前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抬头翻了翻白眼,无话可说。
这一抬头,高山已经近在眼前了。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为了避免在这种空气稀薄的高山上过夜,狩猎队还剩下五个小时的时间。
抢时间翻过去之后,就是西王母地盘的核心地带大裂谷了。
这也就意味着,从今晚开始,狩猎坏境将跟之前截然不同。
真正的地狱,就在这座山后面。
格林汉姆,对目前队伍的氛围显然是不满的。
他这会儿坠在队伍的后头,就在林朔身前。
这位欧洲德鲁伊协会最年轻的长老,一边低着头走着,嘴里嘀嘀咕咕地用英语念叨着什么。
林朔听了一会儿,听懂了,这是英国诗人狄兰·托马斯的一首诗。
“Donotgogentleintothatgoodnight。”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