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5mh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奮鬥在沙俄 ptt-第四百四十二章 豬隊友(上)-z9999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涅谢尔罗迭心里头那个痛啊,原本指望三瓜两枣把事情糊弄过去,结果他发现自己太低估了“军人集团”和“勋贵集团”的贪婪了,这帮货现在的胃口简直媲美鲨鱼好不好!
但是涅谢尔罗迭并不能就这么认输,因为他大概能猜到“军人集团”和“勋贵集团”会向哪个方向张嘴,如果让他们达成了目的,那神圣同盟以及奥地利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一旦此种最糟糕的局面出现了,那就意味着他竭力维持的协调主义政策彻底破产,他这个首相就真的当到头了!
自然地涅谢尔罗迭不能坐以待毙,他爆发了:“先生们,你们也知道这个时候突然违反协议是件多么无耻的事情。请你们注意,之前我们已经同奥地利达成了一致,同意用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相关利益作为帮助奥地利平息叛乱的筹码,现在突然撕毁协议难道就高尚了吗?”
涅谢尔罗迭恶狠狠地扫视了“军人集团”和“勋贵集团”一眼,大义凛然地说道:“我们现在的行为简直是无耻之极,就是乘人之危漫天要价!这不是君子所为!”
尼古拉一世似乎有些动容,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形象更加高大上的,最好是救世主的形象,而不是称火打劫的土匪恶霸形象。所以对涅谢尔罗迭的痛斥是有点意动了,只不过这一点儿意动实在是有点不够,相对于那些唾手可得的利益,就算是让他当土匪恶霸他也是心甘情愿啊!
因为就在涅谢尔罗迭慷慨陈词话音未落之时,很少发言的彼得.沃尔孔斯基忽然冒出来一句:“所以我们就为了一点儿虚名,就必须放弃高加索或者巴尔干唾手可得的实实在在的利益,放弃那些饱受土耳其奴役的斯拉夫兄弟,不去解救水深火热之中的他们,然后好好当一个天主教异端眼中的所谓君子么!”
这话就相当重了,因为谁都知道尼古拉一世对内推崇“东正教、专制制度、人民性”三原则,对外推崇泛斯拉夫主义,将俄罗斯包装成斯拉夫人的解放者和带头大哥,只准备将全世界的斯拉夫人都团结在俄国的旗帜下。
如果让尼古拉一世在奥地利和泛斯拉夫主义之间做选择,那么他绝对会选择自己人也就是泛斯拉夫主义。刚才彼得.沃尔孔斯基这一击是直接命中靶心,让涅谢尔罗迭的所谓大义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顿时涅谢尔罗迭脸色一片惨白,因为他也知道尼古拉一世的心头肉是什么,相比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塞尔维亚才是他最关心的,如果这回能拉扯塞尔维亚兄弟一把,那尼古拉一世绝对是动力满满的!
而这时,缅什科夫这个老油条也恰如其分地补上了一刀:“不光是斯拉夫兄弟等着我们去解救,高加索的基督兄弟也一直盼着我们前往解救,怎么能为了区区一点点虚名不做上帝希望我们做的事情呢?”
涅谢尔罗迭脸色愈发地难看了,因为高加索这一块的亚美尼亚人也是尼古拉一世关心的对象,这位沙皇和他那位疯子老爸保罗一世一样对宗教十分狂热,热衷于当圣徒,当年马耳他的医院骑士团被拿破仑撵走的时候,保罗一世就慷慨解囊接纳并招待了医院骑士团,被奉为了医院骑士团大团长,当了一把活圣徒的瘾。
而尼古拉一世也不输给他老子,一直在跟法国争夺圣地守护者的名头,对宗教的狂热也是可见一斑。他最喜欢做的就是从异教徒手中解救基督教兄弟的事业,所以死磕土耳其为塞尔维亚、瓦拉几亚、摩尔达维亚和保加利亚争取独立自由,打击波斯解救亚美尼亚基督徒都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事业。
缅什科夫对自己这位主子自然是无比了解,知晓他最大的嗜好是什么,和其他的虚名相比,尼古拉一世更愿意被称赞为圣徒和基督徒解放者,这才是他的心头好啊!
涅谢尔罗迭自然对此也十分清楚,之前因为圣地问题和法国闹矛盾的时候他就不止一次警告过尼古拉一世,认为没必要为了这么一点点虚名大动干戈,但尼古拉一世怎么也不肯听。
因为在尼古拉一世看来,包装自身或者罗曼诺夫家族圣徒的形象,将整个家族打造成基督徒之友是实现家族世世代代千年帝国梦想的重要一环。
圣徒的形象可以提升罗曼诺夫家族在基督教世界的影响力,让更多俄国之外的教徒团结在他双头鹰的徽章下,一步步地征服欧洲乃至于征服世界就不是梦想了。
所以为了所谓的虚名他愿意大动干戈,不是因为他傻,而是因为他所图甚大!
自然地,当缅什科夫发言完毕之后,尼古拉一世其实已经有了决断,那就是让“卖国集团”见鬼去吧,为了千年帝国的梦想得罪奥地利又如何?神圣同盟破裂了又怎么样?老子根本不在乎!
“亲王阁下和公爵阁下说得很对,亚美尼亚兄弟,以及生活在巴尔干的斯拉夫兄弟还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作为基督教的代言人,作为斯拉夫人的领导者,作为沙皇我有义务解放这些饱受苦难的兄弟!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义务!”
这话宣判了“卖国集团”的死刑,涅谢尔罗迭知道今天自己是输惨了,想要翻盘恐怕是痴心妄想,现在他唯一能做的恐怕只有将损失降低到最小了。
涅谢尔罗迭不说话了,他决定先观望一二,看看“军人集团”和“勋贵集团”准备怎么搞再有针对性地采取对策予以抵消,就算抵消不了也尽量拖后腿。
至于“军人集团”和“勋贵集团”则是欢欣鼓舞,踢开了涅谢尔罗迭这块绊脚石之后,他们感觉前景一片坦荡,终于轮到他们展开真正的技术,恰一口美味的大蛋糕了!
切尔内绍夫第一个就忍不住了,立刻站了起来朗声说道:“陛下,以及各位尊敬的先生们,我认为……”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