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po4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線上看-875.再回洪荒熱推-yqfrn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875、再回洪荒
刘浩依旧认为这些得到传承的妖兽九成九被抛出了昆仑祖脉,只不过是被抛向指定世界,还是被抛入混沌之中,却不清楚,甚至刘浩想着是不是被随机抛向任何一方世界?
想一想又觉得不可能随机,要知道被抛到高等世界还好,一旦被随机抛到普通世界,这些妖兽本身自带的能量就足以让这个世界崩溃开来,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业力,便是一个圣人也难以承受的痛苦,这些棋手们还不至于这么沙比。
“高等世界,就好似玄武后背世界那样的才行吧,洪荒倒也不怕,也只有这样高等的世界才能承受之;
等返回之后,需要好好关注一番才行,如果在这两个世界看到了,倒也罢了,如果没有,那么这种高等级的世界看来不是一般的多!”
“了解的越多,就越会发现水深,古人诚不欺我!”
草原上,光圈开始收敛,随之一起的乃是九圣元灵雕像之上枯萎的草开始散发出生机,逐渐变得碧绿起来,刘浩总感觉这些绿草十分妖异,似乎这些生机本就是斩杀了此前妖兽所汲取而来一般,失败者不可避免的成为了雕像传承运行的能量,等下一次开启之时,依旧会有着众多妖兽拼上性命投入其中,周而复始。
他不认为只有自己有这般感觉,这些妖兽虽没有统一语言,可相互之间的意识交流势必能做到,智慧不缺的他们,也一定能发现雕像的问题。
可发现了,依旧带者一批批族群送死,这其中的道道就有些诡异了。
“终归是个人利益的选择,哈,我还是太高估这些妖兽族群兽领的节操了!也是,既然智慧不低,心思就必然复杂,又怎么可能逃得脱利益的抉择?”
刘浩摇头失笑,看着光圈从自己身体滑过之后眼前场景的变化也没有丝毫惊讶之意,昆仑祖脉之中就好似一个个通关游戏一样,一旦在某个雕像传承关走完,就会进入下一个关口,一直到被抛出为止。
这一次,刘浩出现在一条大河之旁,河面一望无际,河水滔滔且浑浊不堪,其中泥沙含量势必十分之高,刘浩一眼望去,就想到了黄河。
“不会真是黄河吧?这个可能性还真不小!”
刘浩这边刚刚嘀咕一句,就听到远处传来呜呜的号角之声,正当他抬头朝着声音传播方向看去之时,却感觉眼前场景开始晃动起来,入泡沫一般破碎而后重组,再醒来,已经在昆仑山脉之外,这个位置,正是自己被传入昆仑祖脉之前所站。
“爸爸!”
“哈哈哈,小龙儿大罗真仙了啊!好厉害!”
“嘻嘻嘻,爸爸,我去了一个龙宫……”
小龙儿抱着刘浩脖子,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大通,乃至于方运出现之时也只是含笑点头作数。
过了好一会,小龙儿才意犹未尽的说完,方运这才插嘴进来。
“昆仑祖脉之内雕像却不知何人所立!”
“难说,若是一个人所立,这个人的修为且不论,单他通晓所有道法就足见其恐怖!”
“然也,可若是多人所立,那各自雕像由各自本尊立下的话……”
方运没有细说,刘浩也只是微微点头,倘若真如方运所言这般,这昆仑祖脉就成了一个传道诸天万界的道场集合体,这倒也罢了,关键的问题是,为何这些人会这般去做?只是单纯的合力打造这个传道道场而已?
刘浩可不信这些,各自利益本就突出,能让所有势力抛弃成见,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不得不为之,有一种为自己留后路的感觉。
这也是方运想要表达的意思,二人对视一眼,都没有继续分说下去的意思,内心里都有些沉甸甸的,都在猜想能让如此多高手忌惮到需要提前留下后手的敌人,又该是如何恐怖?
刘浩想的更多的还是这个敌人是否来自深渊?亦或者干脆就是深渊整体的入侵?
“昆仑祖脉之中,时间被静止了一般,吾等进入其中年份不浅,可出来才发现不过眨眼时间罢了,自成一届不说,还隔绝于诸天万界之外,当真恐怖也!”
方运的感叹刘浩也认同,知道的越多,越是敬畏,这话还还真没错,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才知道要布置这样的场景如何艰难,更何况是一方世界,这个世界之中还有着如此之多恐怖的能量传承,就刘浩看来,哪怕是鸿钧来了,也只能望洋兴叹吧?
踏入昆仑祖脉,生死难料,气运低者一个运气不好,就直接领了盒饭,哪怕龙国也不例外,这一次进入其中,一半以上的死亡率让龙国高层心肝都是痛的,好在每一个出来的都收获满满,也算让他们好受许多。
“此番多亏了小友坐镇入口,否则今日多半难料了!”
后方,老天师张之维带者张灵玉几人近前,又是对刘浩一番感谢。
“自己人何须客气,老天师这次应该收获不浅吧?”
“哈哈哈,老道也算是了却了一番心愿,在其中看到了祖师雕像,更是从其中得到众多传承,倒是有些迫不及待要将之传下的冲动了!”
“如此就好,龙虎山遍及好些世界,老天师可不要藏私才行!”
“小友放心,都是天师府门下,老道又怎能藏私?”
“来,这位是百家世界的方运,老天师当有所了解才是!”
“方先生之名,老道可是如雷贯耳!龙虎山天师府第65代天师张之维见过方先生!”
“方运见过老天师!”
相对于方运,张之维如今在地球的声望还是要低一些,然方运可没有拿大之意,做为一个世界的头头,龙国链接的几个世界,他都有做过详细了解,别人或许会觉得什么,他却知道眼前的老天师张之维同样是弹压一个世界的强者,不管这个世界等级如何,能做到弹压一个世界的,本身的气运绝不可小觑。
二人各自行礼之后,也畅聊起来,刘浩见了微微一笑,他也十分乐意诸天万界的炎黄子孙相互之间多加沟通一番,最好能建立诸天道法共通,将各个世界的炎黄子孙实力尽可能的提升,以便将来应对可能的危机。
“你们几个这次出关有何打算?”
刘浩转头朝着张楚岚和张灵玉几人问话,消化了上次刘浩所给的三清传承,也该出来闯一闯了,只不过到哪里闯荡,还真需要好好策划一番。
在刘浩看来,最佳地点,自然是地仙界洪荒,但他也担心几人的修为到了地仙界当真有些够不上,在大唐境内晃荡一番倒还好,当真出了大唐,许多山头的妖怪大王们就能将他们一口吞下。
危险存在,但机遇同样很大,且不论其他,地仙界重返洪荒格局之下,其中生灵修为提升就是一大利好,以往后续需要千万年好不容易才能提升一阶,如今或许几年功夫就能做到,瓶颈更是脆弱了许多,以张楚岚几人的天资进入其中,也势必会提升不小。
况且,张楚岚和张灵玉还在刘浩代‘截教代理教主’收为了弟子,还是正式弟子那种,在截教气运的加持下,说不得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风云人物,在这个重启的封神之中掀起风浪来。
“师叔,我们跟着您好不好?”
张灵玉还没有回答,张楚岚就舔着脸贴了上来,论起脸皮厚,张楚岚绝对是一鼎一的,他一出口,其他人就也闭了嘴巴,一个个心里面其实都是这般想的,若说没有想去地仙界闯一闯的心思,那绝对不可能,只不过他们也知道自己小胳膊小腿的,真靠他们自己,多半要在路上被那些大妖们打了牙祭。
“也行,正好地球也告了一个段落,我也要去地仙界走一遭,你们想去,就跟上我吧!”
“多谢师叔!”
几个人大喜,齐声感谢之余,欢呼了起来,更是凑在一起商量着该准备些什么好东西。
“爸爸,我也要去!”
“嗯,这次爸爸会带者小龙儿去的,不过小龙儿进去了可要听话才行,地仙界可非常危险,就是爸爸也不敢大意呢!”
“嗯,爸爸,小龙儿知道,要低调!”
“对,低调一些,走一走稳字诀!”
“嗯嗯!”
老天师张之维的本事还真不小,也不知他对方运说了些什么,使得方运跟着他一起去了龙虎山,看情况,多半要让方运去‘一人之下’世界溜达一圈了。
‘一人之下’世界,原本对修士,国府都是控制比例,限定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约束其野心,这一点也做得很好,几千年来都是这么过来的。
可当‘一人之下’世界和地球相连之后,这种情况就再也难以控制,灵气通过地球导入‘一人之下’世界,一定程度而言,‘一人之下’世界也算是灵气复苏了,使得普通人觉醒成为异人的比例增大许多;
更关键的还是野兽的妖化,使得国府不得不紧随地球龙国的脚步开始大规模让军方参与修炼,再之后,全面修炼也不可避免的产生,如今‘一人之下’世界,就是另一个地球也不为过。
好在有着地球龙国的前车之鉴,跟着复制一通,如今在‘一人之下’世界,那里的龙国同样稳如泰山,国内的妖兽也难以掀起太大风浪,可国外却麻烦了,没有一个功法技能的输送点,使得他们只能被动应对,据说因此灭国的国度一点也不比地球来得少。
老天师张之维依旧还是‘一人之下’镇压整个世界的大能,和此前相比,更为恐怖,以往,或许镇压了整个世界之后还会受伤不小,如今一个手指就能碾压整个‘一人之下’世界,有他在,张楚岚和张灵玉等人也无需担忧,自然更想着到处闯荡一番,这一点,老天师张之维也是支持的,若非他离不开,他同样想着去地仙界溜达一圈。
刘浩带者张楚岚几人返回老家,在家里待了几日之后,计算了一番深渊通道问题,察觉威胁不大之后,这才带者几人朝着西南十万大山而去,在西南十万大山前线又待了几天,发觉妖族的攻势不过是做做样子,这才放心不少。
想一想,也觉得合理,在地仙界的帝俊太一一帮妖族大能们,如今多半在‘玄武宫殿’之内闯关,这么天大的机缘,没有人愿意错过,相对于这个,其他的一切都不过是小事儿;
区区地仙界之外的战事,在帝俊太一心中或许连小事都算不上,此前关注一番,大概率还是因为刘浩的名声,如今多半也忘得干净了,在他们没有返回北俱芦洲之前,西南十万大山会有一段时间的和平期。
穿过通道之时,刘浩谁也没有惊动,以他如今修为,真要隐藏,又哪是区区一个大罗金仙能够察觉的?也是他不想多事,最关键的,还是不想让张楚岚冯宝宝等人还没踏入地仙界,就贴上一个外来者的身份。
刘浩自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却不知他刚刚带者张楚岚等人进入北俱芦洲之时,远在混沌之中的通天就有了感应,知道刘浩帮他收取的两个弟子到来了,原始和老子也同样有着不小的感应;
说到底,太清道炼丹之术和玉清道炼器之法,刘浩都不是亲传,王也和诸葛青二人才是关键,使得二人和人教、阐教因果已生,他们一个露面,身为圣人的老子和原始哪里能瞒得了?微微掐指一算,就已经算得清楚明白。
从老子和原始道场之中,射出两道灵光,前者直接落入玄都身上,后者则入了昆仑山,这二人皆有算计,最大的缘由,还是王也和诸葛青的到来,使得二人感应到人教和阐教的气运在提升,和地球、‘一人之下’等世界的关联性更强了,得了利益,自然想要更多。
这些,刘浩都不清楚,他带者几人也没有在北俱芦洲停留,跨步南下,一直到幽州才停下脚步,到了幽州,也没有先去寻找孔子和姜子牙等人,而是直接在小院之内找到了妹儿这个弟子。
一段时间未见,他还真有些想自己这个弟子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