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jve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奧術起源 愛下-第一千零一十七章戰爭陰影-6n3z6

奧術起源
小說推薦奧術起源
教廷帝国在大灾五年中,死亡的领民数目不得而知,被教廷在争夺战中拦截下来的灵魂数量也不得而知,但是被永夜军领秘密部队带回来的,并且送往第二世界的数量是已知的——二百三十四万五千六百八十二道。
这个数量远远超过了永夜军领,死于大灾五年的领民的总体数量。
……
“东奥丁草原移民区,去年新安置移民十万三千人次,计划游牧,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到目前为止,不仅没有再向领地索取一粒粮食,反而向领地反哺各种牲口三十万头,我们有信心,即便是年景不理想的情况下,依旧再安置十万以上的灾民,反哺牲口数量不下于五十万头。”
“朵瑙平原的复垦面积,已经恢复到灾难前的七成,今年虽然出现了几次小灾小害,但是我们基层人员的准备工作做的非常到位,积极的率领下面的领民自救,大部分地区都凭借自己的能力渡过去了,现在正在粮食抢收阶段,若是不出大的意外,这里今年产收的粮食,不仅能够满足自身的自给自足,并且还会有富裕入库。”
“安迪斯盆地这边,今年的复耕达到了九成,但是天气普遍干旱,大部分山地无法完全灌溉,减产比较严重,今年想要达到自给自足很勉强,还需要从其他地方调集粮食支援。”
“花语高原去年我们新掌控的耕种面积增加了三十多万平方米,今年预计能够向领地援助八万吨粮食。”
秋收刚过,永夜军领各个区域的状况,便第一时间汇总到了肖恩这里来。
总体来看,永夜军领的状况,已经全面好转,灾年的阴影正在离他们远去,但是战争的阴影,却离他们越来越近。
……
“有人将我们这些年经历的饥饿、战争、死亡,全部归罪到了真神的头上,这是一种大逆不道的想法,真神正率领着自己的天使军团,为了守护我们的灵魂,不被魔鬼诱惑,不被梦魇侵蚀,不被恶魔吞噬而战,若是没有真神的庇护,魔鬼的阴谋早在我们中间横行,梦魇将会侵蚀了我们的梦境,让我们在睡梦中也不再安宁,恶魔们更是会在人间肆虐,真神已经为我们做了这么多,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再苛责真神?”
“这场灾难,既不是真神的过错,也不是我们淳朴善良信徒的过错,一切过错,都源自于东面的那些异教徒,这是自然法则对于他们亵渎自然魔法的愤怒和惩罚,你们看看这棵树,这是大自然应有的产物吗?”
“天呐,世上怎么会有比城镇还要庞大的巨树?”
“这是违逆真神意志的存在!”
“它生长到这么大,需要吸收多少能量?难不成,它就是造成我们连年灾难的罪魁祸首,是它将原本属于我们粮食的能量全部吸收走了?”
“它还不是全部,据说它在地下的根系,比地表的还要庞大十倍甚至百倍,并且正在以恐怖的速度蔓延,已经快遍布了整个奥丁草原,只要是它的根系所到的地方,那里的草木将会变得无比繁茂,哪怕那里和我们一样,灾害连连!”
“遍布了整个奥丁草原?怎么可能?奥丁草原何等巨大?据说从南到北,快马需要跑一个月,从东到西要跑三个月之久,那棵树就算是再庞大,也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若是正常情况下,当然不可能,但是那些异教徒用邪恶的魔法,就有可能变不可能为可能了,你们想象,这些年的灾难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你们再想想,那些邪恶的异教徒前几年在我们的领地的灾民中,大肆的截取灵魂,究竟想要干什么?那些被他们用邪恶魔法摄取走的灵魂,最终去了哪里?”
“你的意思是说?永夜军领从我们这里带走的灵魂,都被他们拿来作为那棵巨树的养分了?”
“很有可能,这个世上,有什么那些将自己的领主当成神灵崇拜的邪教徒做不出来的事情?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的通,一棵比城镇还要巨大的树木凭空冒出,并且长得如此巨大。”
“我可怜的祖母,我可怜的母亲,竟然死后灵魂都不得安宁,竟然还要被奴役,成为一棵树的养分。”
“我的三个孩子,不会也沦落到这种境地吧?实在是太邪恶了,这是一种亵渎,这种邪恶绝对不能饶恕。”
“难怪,难怪,那些异教徒就算是灾年,土地中也有产出,今年更是大丰之年,我们的领地却依旧灾害连连,原来一切都是他们搞的鬼,他们将原本属于我们的粮食,用邪恶的魔法偷走了,他们手中的粮食,原本属于我们的。”
“我们决不能坐以待毙,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为了我们的粮食,为了我们被夺走灵魂的亲人们,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我们要夺回属于我们的粮食,解救我们亲人的灵魂,哪怕是付出血的代价,也再所不惜!”
“我们要用我们的双手,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摧毁给我们带来毁灭的源泉。”
群情如此涌动,在圣以太教廷并不是一城一地,也不是一朝一日形成的,很多根深蒂固的观念,需要有人不停的重复性重申和引导。
教廷帝国的高层们为了转移帝国内部矛盾,以及自己的抗灾不力,一直在寻找外在的客观原因。
以前,这种黑锅通常由女巫密会来背,什么黑魔法,什么秘密术法试验等等,这些神秘侧的东西,就算是女巫那些当事人,都没有办法说清楚,更别说是那些普通人,多数深信不疑。
女巫密会在拜伦联盟很多地方,名声不佳,固然有着她们自身行为原因,更大的原因是教廷数百年如一日的抹黑。
现在女巫密会已经被教廷搞残了,女巫密会从上到下,都在考虑打包逃亡,不再是同一档次上的敌人,再拿她们当靶子,显然没有那么大的说服力了。
正在飞速崛起、并且在术法运用方面已经超越女巫密会的永夜军领,成为了他们的新靶子。
尤其是永夜军领的很多方面,就连置身在其中的永夜领民都感觉发展迅速,自己有点与时代脱节的感觉,更别说是旁观外人。
别的不说,单单是一个阿沙恩世界树,就会让所有通过记忆影像看到它的教廷信徒理解无能,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知识范畴。
在教廷高层的有意识引导下,曾经封印空间裂缝,对阿沙恩大陆有着不可磨灭守护职责的阿沙恩世界树,摇身一变,成为了导致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而这一切都是永夜军领,以及他们的领主肖恩,滥用邪恶魔法的结果。
永夜军领当初派遣士兵,秘密潜入教廷帝国领地,用灵魂宝石吸收那些灾民的灵魂,将他们带回第二世界的行为。
也被扭曲成了,为了邪恶的魔法收集灵魂素材,那些被他们收走的灾民灵魂,现在只怕已经被囚禁,甚至成为那棵邪恶魔法巨树的肥料。
底层领民往往都是盲目无知的,很容易受谎言的蛊惑。
尤其是他们不了解的神秘事物,一旦不用他们能够理解的谎言勉强解释通,他们往往会深信不疑。
永夜军领虽然一直通过舆论的方式进行反击,但是收效甚微,教廷帝国早在立国之前,就已经将永夜军领公开活动的人员全部驱赶了,又怎么可能允许他们的舆论报纸进入教廷帝国领地呢?
教廷帝国这种祸水外引的手段,确实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在教廷帝国内部,仇视永夜军领的情绪,远远超过对教廷帝国高层的。
他们将自己过去五年经历的所有苦难,全部归结到了永夜军领的头上。
这种情绪,在永夜军领的状况有所好转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滋生这种情绪的很大一个原因,还是饥饿带来的死亡威胁。
他们想要为自己发动战争,将自己从饥饿的泥沼中拖出来,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比起圣以太教廷这种,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行为。
西奥丁帝国无疑要干净利落很多,当阿沙恩世界树对东奥丁草原展开净化,这里的草木重新变的肥美的时候。
就有零零散散的部落,开始试探性的往这里迁徙,相比起冠冕堂皇的东西,在这些奥丁兽人心目中,生存更为重要。
这些奥丁兽人部落的下场是显而易见的,永夜军领连正规军都没有出动,就被那些英勇好战的肯塔纳野蛮人部落自行吃下,成为了他们牵马牧羊的附庸部落。
在饿殍遍地的年景中,这些成为永夜军领附庸部落的奥丁兽人部落,未尝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只要他们在纳降后,安分守己,通常也会被纳入计划经济的一部分,日子虽然不一定过得有多好,至少不会饿死。
今年东奥丁草原的状况,已经明显要好过西奥丁草原,乌兰巴日再也按耐不住,再次颁布了东征令。
只是相比起十年前一统整个奥丁大草原的雄心壮志,这一次东征他们是为了生存而来。
无论是大军的数量,还是素质,比起十年来,都差了不止一筹两筹。
十年前的东征,西奥丁帝国号称拥兵百万,初期的时候,这种说法确实有水份,但是后期绝对不下于这个数。
士兵更是以久经沙场的青中年奥丁兽人为主,他们在奥丁大草原生活狩猎了数十年,无论是骑术、箭术还是自身韧性,都相当惊人,所以,对上东奥丁帝国的时候,势如破竹。
这些精锐,在第二次南下的时候,大部分折损在了断脉防线,其中被永夜军领坑杀的数量最多。
这次东征,乌兰巴日大帝率领的大军,主要以最近十年来才成长起来的奥丁兽人居多,他们虽然拥有不逊于自己祖辈的勇武,但是在经验方面还欠缺太多太多。
数量更是只有上一次的一半,满打满算也只有五十来万。
相比起上一次东征的狂飙突进,西奥丁帝国的这次东征显的拖拖拉拉。
在年初还没有化冻的时候,西奥丁帝国准备再次东征的消息,就天下皆知,直到初夏他们方才拖拖拉拉的上路。
一路上拖家带口,与其说是东征还不如说是放牧更为合适,走的极为缓慢,若不是有西奥丁帝国的王帐随行,很让人怀疑这次东征的真实性。
别说是永夜军领专门机构军事参谋部,就算是对阿沙恩大陆整体局势有所了解的人,也不难分析出西奥丁帝国的心理。
阿沙恩大陆现在是三分天下。
连年征战中,损兵折将的西奥丁帝国是最为势弱的。
相反在大灾五年的抗灾中,做的最好的永夜军领各方面最为强大。
最重要的是,西奥丁帝国与永夜军领的几次交手中,都没有讨到好,尤其是永夜军领最近几年的走势,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高层的认知。
若不是逼不得已,他们绝对不想主动招惹永夜军领这个敌人。
西奥丁帝国现在的东征,更多的是为了表明一种姿态,给自己的邻居圣以太教廷帝国看,让他们放心的对永夜军领用兵。
单对单,无论是西奥丁帝国还是圣以太教廷对永夜军领都忌惮三分。
若是以二打一,他们还是有很大的信心的。
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密谋联系,当西奥丁帝国做出这种态势的时候,圣以太教廷的高层们自然心领神会,并且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因为这时候,对永夜军领的开战,并不是由他们的需求决定的,而是由他们领地中的状况决定的。
……
奥丁草原。
偏向东奥丁草原的地界。
东西奥丁草原的划分,属于人为划分,地理上并没有显著的标注。
就算是经验丰富的奥丁兽人,也很难说清楚,自己究竟是在西奥丁草原还是东奥丁草原,也正是因为边界的难以划分,造成当年东西奥丁帝国之间的纷争不断。
现在这里两片草原,出现了比较明显的标志。
那就是由西往东,越走草木越旺盛。
尤其是一路从奇迹半岛马不停蹄赶往东奥丁草原的斯坎巴日一行人来说,这种感触尤为深刻。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