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dyu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線上看-第三十五章.化龍劫分享-nbll9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两天之后,京城,皇宫。
自从三天前,慈航普度手下的蜈蚣妖兵控制了皇宫大内之后,大周皇帝便被禁足在了自己的寝宫之中,不得外出,也没有人能到此来见他。
三天来,那些蜈蚣妖兵们甚至连吃食都没有给他送来,只是将他关押在这里,若不是他的寝宫之中平时也都备着一些茶水,糕点之类的小点心,可以让他勉强果腹的话,这三天他就算饿不死,也得渴死了!
这一天的夜里,正逢日夜交替,天色刚有些暗下来,已经重新化作了人形的慈航普度便直接闯入了皇帝的寝宫,一把抓住皇帝的衣领,粗暴的将他往外拖去。
皇帝从昏昏沉沉中清醒了过来,看到慈航普度,不禁惊叫道:“国师!你要干什么?!”
“呵..”然而慈航普度只是冷笑了一声,甚至连头都没有转回去看他一眼。
皇帝惊呆了,他没想到,以往对他毕恭毕敬,吹捧他有仙人之姿,能做天帝的国师今日居然会如此对他,愣神了几息之后,瞬间有些恼羞成怒。
“慈航普度!你这无礼的和尚,你知道自己在什么吗?你不想活了是吧?竟然这样对待朕?!”
正拖在地上滑动的皇帝瞬间奋力挣扎了起来,一双手胡乱的在慈航普度手背之上抓挠了起来,用力之大,竟将他手背上的皮肉都抓烂了!
但那翻卷撕裂的皮肉之下,却是全无一丝血迹,反而露出了一片犹如虫子甲壳般的黑红色硬壳!
慈航普度猛地转头看向了皇帝,眼神无比的阴桀狠厉:“本法丈现在没空和你多费什么事,你这昏君最好识相点,若不然的话,本法丈不介意现在就杀了你!”
这蜈蚣精骤然翻脸之后,所表现出来的那股狠毒之色,瞬间将皇帝吓傻了,嘴唇轻颤之下,居然真的便不敢再发一言,甚至连慈航普度那张狰狞可怖的脸都不敢再看一眼,只是不住的颤抖着。
‘当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慈航普度暗自嗤笑一声,直接便拖着他来到了那座高耸的高楼之下。
这里正是他日常带着皇帝‘修仙问道’的‘化龙阁’,亦是钦天监的办公修行所在。
可笑的是,那皇帝居然还真相信了慈航普度的鬼话,以为此处是为了他化为祖龙之身,升仙所用,花费了大量的财富以及人力物力,建起了这座高楼。
并且从天下各地,召集来了众多的僧道散修之高人,到此处来一同修行…虽然那些所谓的高人们,大多都是招摇撞骗之辈就是了,但先前慈航普度也都将他们留了下来,收录进钦天监,送到了这间高楼之中。
———毕竟用来血祭的祭品,怎么也不会嫌多不是吗?那些‘高人’虽然修为大多低得可怜,但身具灵气,采清灵之气修行之辈,怎么也比普通人滋补的多了!
一路拖着皇帝登上了高楼,皇帝面容惊恐的看着这座几乎已经被血给染红了的化龙阁,一路上见到了无数‘高人’的尸体,通通都被剖腹挖心,鲜血洒满一地!
这座曾经诵经声日夜不绝,以为修行圣地,仙家气派的高楼,如今却是已经化作了一座不折不扣的魔窟!
那刺鼻的血腥味,冲得皇帝几乎想要做呕!
带着皇帝登上了那最高的观星台上,慈航普度一把便将皇帝甩到了角落蜷缩了起来,而自己则是盘膝在高台之上坐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天空之上已经若隐若现的月亮。
随后,整整过了一个多时辰,待那天空之上的月亮终于完全呈现出满月之态后,慈航普度才猛地转头看向了缩在角落,冻得瑟瑟发抖的皇帝。
“陛下,你想要看看本法丈的真身吗?”
也许是慈航普度脸上那抹诡异的神色太过悚然,也或许是他那毫不掩饰的恶意让皇帝发现了什么,皇帝竟开口求饶道。
“国师!你放过朕吧,无论你想要什么,朕都给你,哪怕朕的皇位也行,只求你放过朕好吗?”
慈航普度呵呵一笑:“真的什么都给我吗?”
皇帝忙不迭的点头。
慈航普度脸上这才重新露出了一抹温和慈祥的笑容,正如他以往那副大德高僧的模样。
“但可惜啊,本法丈要的乃是你大周的龙气,如今大半都已经到手了,就只缺陛下你身上那最后一股了。”
“不!不!国师,你听朕说,朕…”
他话才说到一半,便已经说不下去了,因为他面前的慈航普度身上猛地发生了可怕的变化!
一道黑色红的甲壳尖刺猛地自慈航普度脸上刺了出来,接着是肩膀,前胸…转眼之间,一只可怕的蜈蚣妖魔骤然撑开撕碎了慈航普度身上的那层人皮,显露出了自己的真正模样。
“国师,你…妖魔!!!”
“陛下!把你的龙气给我吧!”
巨大的蜈蚣巨口,几乎可以覆盖了整个观星台,只一口,便轻易的将皇帝给吞吃了下去!
轰!
几乎就在下一瞬,那原本还星空璀璨的高空之上,骤然之间风起云涌,一抹抹粗大的银色雷光从天穹之上闪烁而过,闷雷阵阵,仿若是苍天震怒一般。
大街之上,陆植也在抬头看着那天穹之上汇聚而来的雷劫天罚,眼中的神光随着高空之上那闪烁不定的闪电雷光一同变换着。
他早在一天前,便已经来到这京城之中了,只是一直没有现身,也没急着去找慈航普度那蜈蚣精罢了。
毕竟慈航普度如今手中有着这京城那么多百姓的姓名作为要挟,陆植就算是杀了他,那些潜伏在京城百姓们肚腑之中的蜈蚣妖卵也会因失去控制,瞬间发作,酿成一场恐怖绝伦的大祸事。
要解决那蜈蚣精的话,便先要将这京城百姓们身上的隐患给解决掉,不然的话,无论是杀了慈航普度,还是他狗急跳墙,拉着这满城百姓给他一同陪葬,都不是陆植愿意看见的。
所以他才一直在等,等的便是一个合适的机会,解除掉那满城百姓们身上的暗手隐患。
而现在,便正是那解除隐患的良机所在!
陆植身上缓缓腾起一阵如火焰便流转的金光,一步踏出,便化作一道金虹飞向了那高空之上。
另一边,看到那天穹之上闪烁流动的雷霆电光,慈航普度心中不禁闪过了一抹恐惧之意,他知道,这是他的天劫来了!
就算这大周朝,本就已经注定要在腐朽中走向灭亡,也已经失去了上天的庇护,这才让他有机可趁,能以妖魔之身,混入这朝堂皇宫之中,哄骗当今天子。
那是因为这本就是大势所趋,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再加之这世间浊气滋生,道消魔长,他才能有机会盗取大周的国运龙气。
但是,当他彻底的断绝了这大周国运之后,后续而来的反噬与因果清算,也终究是要落在他身上的。
这是他的劫数,也是他的运数,只有挨过这一劫,他才能真正吞噬融合了这大周的龙气,取而代之,化作那千足蜈蚣龙之身。
慈航普度望着那逐渐凝聚而来的赫赫天威,眼中不禁神色一厉,转头便看向了脚下的京城。
想要强行化龙,其中的风险之大,他无比清楚,一个疏忽之下,便是彻底魂飞魄散的下场,所以他先前才会做下了如此之多的准备。
而那些京城中的百姓们,也同样是他布置的后手之一,他这些年来,扮活佛,装高僧,施舍了那些京城百姓们那么多的恩惠,为得不就是这一天吗?
只要此刻催动那些百姓体内的蜈蚣妖卵孵化,以这京城十几万百姓的性命发动血祭,那…
他心中刚转过这样的念头,便忽有所觉的转头看向了某个方向,只见半空之中,一青衣玉冠的道人正临空而立,静静的看着他。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