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um9e精彩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834章 贊哥纔是真的哥推薦-9j26h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邺南城皇宫玳瑁楼的寝宫里,高洋躺在床上,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元仲华房事时叫喊的声音。他嘴角微微勾起,露出神秘而怅然的微笑。
“陛下,高伯逸来了。”
刘桃之在高洋耳边轻声说道。
“就说我睡了,然后告诉他,现在可以去把高孝琬放出来了。去吧。”
高洋是言而有信的人,既然元仲华那么听话,洗白了身子让别人玩弄,那么他也可以守信用,放高孝琬一马。
毕竟,他跟高孝琬无仇无怨的,犯不着对着家伙下杀手。让高孝琬知道自己母亲被羞辱,不是一件更棒的事情么?
“喏!”
刘桃之领命而去。
……
“最近高孝琬有没有什么动静?”
邺南城皇宫的监牢门外,高伯逸轻声问正看守着大门的鱼赞道。他觉得很奇怪,鱼赞现在掌管内务司,按道理,没必要盯着高孝琬盯得这么紧啊?
难道他不需要处理其他事情么?
“回主公,高孝琬最近在绝食不吃东西,然后我们每天都强行将稀粥灌进去。”
鱼赞一本正经的说道。
强行灌稀粥进去可还行?
高伯逸一脸错愣,高孝琬是个奇葩,鱼赞更不是好惹的啊!
“行了,关着那厮也没什么意思,你带我去见他吧。”
高伯逸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打断了正要继续解释的鱼赞。
“主公,此人放不得,放了有大患。”
鱼赞急了,拉着高伯逸的袖子就要跪下。
“行了行了,我知道轻重,你带我去吧。”
高伯逸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似乎犹豫了片刻,鱼赞点点头道:“里面很臭,主公就不要进去了,卑职亲自把人带出来。”
“去吧,不要多事。那厮嘴贱也别理他就是了。”
听鱼赞这么一说,高伯逸还真闻到一股馊味。你说这监狱里关押的都是犯人,那待遇能好么?
……
鱼赞轻手轻脚的来到监狱里最里头,屏退了里面的看守,打开监牢的门,然后一脸平静的看着蓬头垢面的高孝琬。
“你可以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孝琬发出猖狂的大笑。
“我乃是皇族第三代的嫡长子!娄太后是我亲奶奶!鱼赞,这些日子得你照顾了,等我出去以后,你给我好好等着,我不敢动高伯逸,他养的狗,还是能杀一两只的!
让你家的人准备给你收尸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还未完,高孝琬就像是被捏住脖子的鸭子一般,笑声突然停止。
“砰!”“砰!”“砰!”
鱼赞抓起高孝琬的长发,按着他的头,朝着坚硬的石墙撞去!一直吃稀粥的高孝琬,力气哪里有经常吃肉的鱼赞大!
一下,两下,三下……一炷香的功夫,地上早就血肉模糊了!
鱼赞丢掉手里沾血的手帕到窗外,摸了摸高孝琬的鼻息,果然是没气了!
“你确实是皇家贵胄,但要活着才是!人死了,那就是个屁!你要威胁哥,我赞哥岂是你能威胁的!
信不信,哪怕杀了你,我后面都还会活得好好的,甚至封侯拜相!因为我看得起形势,你看不清啊!你还以为是高澄和娄昭君在的时候呢!
我呸!”
鱼赞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满脸狰狞!还在高孝琬身上擦了擦自己的鞋底。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要紧不慢的走出监牢。高伯逸看到只有他一个人出来,疑惑的问:“高孝琬呢?”
“他不知道自己将会被释放,刺杀太上皇让他压力很大,又害怕牵连府中诸人,于是畏罪,撞墙自尽了!就在刚才!”
自尽了?
高伯逸觉得鱼赞在把他当傻子看待。
高孝琬早不自尽晚不自尽,偏偏你鱼赞进去了以后他就自尽了,呵呵,你还真是厉害呢!
高伯逸的面色阴沉到了极点,不过现在这里并不是发作的地方。他虎着脸对鱼赞说道:“还不快带我进去看看,你是怎么做事的!”
“喏!”
趁人不注意,鱼赞紧绷着的脸松弛了下来。有时候没有发作,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来到一片狼藉的监牢,检查了一下高孝琬的尸体,高伯逸确定了几件事情。
第一个就是高孝琬确实是刚刚才死的,而且极有可能是鱼赞杀死的。
第二个就是……自己貌似很难跟高洋和元仲华交代了!特别是元仲华,昨夜那可是叫玩得飞起啊,结果第二天就杀了对方儿子。虽然他不是故意的。
然而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鱼赞,你好大的胆子!”
高伯逸拔出白云剑,搁在鱼赞肩膀上,盯着对方那双三角眼不放。
“主公,人是鱼赞杀的。鱼赞死不足惜,但帮主公做事,鱼赞愿意背负骂名!”
鱼赞连忙跪在地上,请求高伯逸饶恕。
“说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高伯逸继续把剑放在对方肩膀上,没有挪开。
“其一,鱼赞知道主公的志向,而高孝琬,他的身份,容易凝聚高家皇族的人心,主公不可不防啊!
要知道,高孝琬若是过继到渤海长公主名下,将来他上位的可能性,只需要主公在外出征就能办到!高家毕竟还有很多人啊!”
鱼赞在地上拼命的磕头,高伯逸一时间,居然有些不想杀他了。
对方说得不错,高孝琬是高澄嫡子,更关键的是,他已经成年了!这厮是个很大的隐患!一旦不盯着,他很可能被高欢的旧部立起来!
一如高演!
“其二,主公与元仲华之间的事情,内务司都已经知道了,恐怕高洋会让天下人也知道。到时候高孝琬就是仇人,绝对会跟主公作对。用主公常说的话来讲,这样的人不杀,难道留着过年吗?”
高伯逸闭上眼睛,沉默了片刻,大声说道:“鱼赞看守囚犯高孝琬不利,导致高孝琬畏罪自尽。
按齐律,鱼赞革职下狱,宗正寺和大理寺同时审理此案!等审理结果出来以后再做定夺。
在这段时间内,你就哪里都不要去了,安安心心的在监牢里呆着吧!”
说完,高伯逸头也不回的走了,他身后,鱼赞一直在原地磕头,额头上的头皮都磕破了!
高孝琬的死,乃是高洋退位之后,发生的一件大事。就好像在小池塘里投入一颗巨石,无数沉渣泛起,水花四溅。
鱼赞这个高伯逸的铁杆狗腿子,也慢慢的进入邺城权贵们的视野之中。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