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823好看的小說 御鬼者傳奇 起點-第7696章 魚顱肥獸(第一更)閲讀-ho0fl

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过去把那家伙叫醒!”
说完,魔魈还伸手狠狠搡了豹头邪猿一把。但是此时此刻,豹头邪猿又有点犹豫,这家伙扭头,战战兢兢说道:“我身边没带着食物,若是贸然惊动肥兽,它、它有可能会在一怒之下袭击我的。”
“哼,那就不关我们的事了。”若桃此时冷笑道:“快点叫它出来,你兴许还能多活一会,要不然……”
虽然她没把这句话说完,可话里话外透着一股凶狠的威胁之意,豹头邪猿听了之后,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没别的办法,这家伙只好踉踉跄跄往前走,缓缓来到了石洞入口附近。
“喂,我来了,你、你出来吧……”最开始,豹头邪猿的声音比蚊子振动翅膀还要细微,关横都被气乐了:“混账东西,你那声音连我都快听不见了,大点声!”
“关爷说得对,赶紧大点声!”
“呼!”
“啪!”
魔魈说这话的时候,骤忽甩手掷出一块冰,正好拍在了邪猿后脑勺上。
“呃啊!”脑袋骤遭重击,豹头邪猿疼得惨叫一声,伸手一摸后脑,弄得满手都是血,这家伙吓得顿时哀鸣起来:“呀呀呀——”
“吼!!”
“是谁敢在这里打扰老子睡觉,我要吞了你!”
“呼——”霎时间,石洞入口那边有一团疾影奔出,大家定睛细瞧,对方果然是一头酷似鱼颅小兽的家伙,只是体型要比普通货色大上十倍,算得上是膘肥体壮了。
“别、别生气,是我!”豹头邪猿忙不迭朝着对方摆了摆手,鱼颅肥兽此时乜斜了它一眼:“哦,原来是你这个家伙,我正好肚子饿了,食物呢?赶紧拿出来吧。”
“我、我……”邪猿一时犹豫不决,这家伙刚想说自己忘记带食物过来,可转念一想:“对了,现在正好是脱身的好机会,我就这么办!”
“我、我身后那些家伙就是你今天的食物!”说罢,豹头邪猿猛然抬手一直关横他们,而后拔腿就跑。
“哦,鲜活的食物?嚯哈哈,我喜欢!”
头脑简单的鱼颅肥兽根本就没猜到对方是在欺骗自己,同时也没有留意邪猿疯狂逃走的样子。“哼,蠢东西,你以为自己跑得了吗?”
魔魈冷笑一声,迈步直追过去,迎面的鱼颅肥兽正好猛冲过来,这家伙嘴里还狂吼道:“食物,哈哈哈,我来啦——”
“找死!”
魔魈见到对方挡住了自己的视线,甩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肥兽左脸颊上。
“噗——”
没等鱼颅肥兽反应过来,已经喷着鲜血朝侧面翻滚而去,“砰!”下个刹那,肥兽的身躯狠狠撞在了附近一块怪石上,饶是这个家伙皮糙肉厚,长得够结实,落地时也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至于你,别想逃出魈爷的手掌心。”此时此刻,魔魈对着兀自狂奔不止的豹头邪猿狞笑一声,倏忽汇聚出一团冰玄灵气,朝着对方狠狠掷去。
“啪!”寒气瞬息打中邪猿的双腿,下一刻就听见噼里啪啦声响不绝于耳,豹头邪猿感到自己两只脚已经动弹不得了。
这家伙低头一看,下半截身躯已然彻底冻结在原地,顿时又疼又惊的哀叫起来:“呀啊啊啊!”
“哈哈哈,自作自受的滋味如何?”魔魈大笑起来,对其冷嘲热讽。
“好了,先不要理会那个废物了。”关横说道:“上,抓住这头肥兽。”
“好啊!”甲貅王、魔魈、土宫蟾和老猴立刻飞扑上前,那个鱼颅肥兽见状吓得魂飞魄散,想要挣扎起身逃走。
此刻,老猴找准它的面门就是一记重拳,“砰!”肥兽吃拳,面门立时塌陷内凹,鲜血立刻喷溅出来,疼得这个家伙哇哇暴叫。
“畜生,吵死了!”
“就是,快闭嘴!”
“乒乒乓乓!”
甲貅王、土宫蟾和老猴一边痛骂对方,一边施以拳打脚踢,揍得鱼颅肥兽死去活来,这家伙瞬间就怂了,大声哀鸣道:“求求诸位了,不要再打了,我认输、我投降!”
“少说废话,咱们不需要你投降,只想活活打死你!”
“哈哈哈,说得对,刚才揍那个豹头邪猿都没过瘾,现在正好在你身上找回来!”群兽们放声大笑,在它们看来,狠狠折磨这鱼颅肥兽,那可是一件过瘾的事。
“我……”
“啪!”鱼颅肥兽还想挣扎着求饶,但只是开口说出一个字,就被甲貅王扬起蹄子狠狠踹中小腹,这家伙只觉得肠子都被踹断了,一口逆血夺腔而出,随着噗呲声坠落在地上。
“揍它、揍它!”吞火九宫雀还在大家头顶转圈徘徊,嘴里叫着。
“好了好了,先不要玩了,免得把这个家伙彻底打死,那就找不到鲨头水鼠的踪迹了。”说完,关横对着魔魈勾了勾手指:“把这个家伙拎过来。”
“是,关爷。”
魔魈答应一声,伸手拽起死狗似的鱼颅肥兽,将它拖到了关横近前。
“想死,还是想活?”
“想活、想活!”
“那好,告诉我鲨头水鼠的下落在哪里?”
“呃,你们要找老祖宗?”听到了关横的话,肥兽吓得浑身栗抖体似筛糠,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关横冷笑道:“怎么,你想告诉我,自己不知道吗?”
“这、这个……我、我……”一听他这么说,肥兽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紧接着,这个家伙就注意到,周围群兽凶狠的目光,众多灵火释放的炽热气息,都已经笼罩在了自己身上。
鱼颅肥兽相信,只要它还坚持自己不知道,对方不是把自己撕碎就是烧成灰烬。
“怎么不说话了?”若桃此时面带嘲讽之色,笑道:“赶紧开口吧,不过你要记住,只要说错半个字,我这些脾气不好的朋友就会动手……”
说着,她还用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恫吓对方。
“别、别……我说了。”这鱼颅肥兽左思右想,最后一咬牙:“老祖宗把我们丢在浅滩石林不管,如今我才遭了这种罪受,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再替它隐瞒行踪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