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mp0t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坐忘長生 線上看-第一千兩百零八章 大孤山推薦-owlr7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
寥寥远天阔,萧萧寒彻风。云遮山色暝,一崖御妖魔!
巍峨的摩云涯,耸立在魔海边上,将万千魔物阻隔在三千界之外,换得人间一时安宁。
距离破碎魔都被毁,转眼已过去半年,愤怒的魔物们在经过一开始的暴动之后,很快便偃旗息鼓,因为高耸的摩云涯就像无法逾越一般压在他们头上。
高阶的魔物毕竟是少数,而低阶魔物一靠近崖壁,便有金弧横空劈下,将它们劈得魂飞魄散,根本爬不到崖上去。
柳清欢经过崖边时,正好遇上他原本那个小队的几个修士从下面飞上来,一个个风沙满面、疲惫不堪。
一看到他,几个人立刻高兴地跑过来,听风大咧咧地喊道:“头儿!”
柳清欢问道:“又出任务了?”
一说到这个,听风立马换了张苦瓜脸:“是啊,那些家伙攻不上崖,就在魔海里到处发疯。如今我们在近魔海的控制范围一再缩小,每次出任务,就会遇到成群结队的魔物,实在是太难了!”
其他几个人也围过来纷纷诉苦:“是啊头儿,如今我们都不敢往里面走了,只能在近处巡逻,还常常遇到伏击。”
“现在魔物们也学精了,打不过就跑,还不能追,因为追上去,大半会遇到更多!”
还有人问道:“头儿,您的伤现在养好了吗,什么时候能回来带队啊?要是有您在,定能将那些家伙打得屁滚尿流……”
柳清欢笑听着他们的抱怨,道:“我现在不带你们了,头儿这个称呼还是别叫了吧。至于带队,暂时还不行。”
他身上那道魔源顽固而又狡猾,他与济世想了很多办法,都无法将之彻底驱除,只能慢慢用无上纯净佛力将之一点一点消磨掉。
而今日又是他去见济世的日子,与听风一众告别后,他便去了对方的住处。
“来了。”济世见到他,熟练地拿出金钵和降魔杵,一边做着事前准备,一边顺口说道:“听说你的奖赏终于下来了?”
柳清欢点了点头,时隔半年,青冥终于对他毁掉破碎魔都的奖赏定了下来,想必也是斟酌了很久。
济世手上顿住,感兴趣地问道:“能不能进哀郢祠?”
柳清欢道:“的确有一次进哀郢祠的机会,所以这次劳烦大师之后,晚辈就准备回青冥一趟。”
“好!”济世显然很为他高兴,笑道:“进哀郢祠的机会太难得了,是得快点去。你身上的魔源如今已拔得差不多,剩余的也被我用净梵云光佛字印锁住,只要不解开封印,便不足为惧了。”
此时柳清欢已拉下右肩的衣服,往后看了一眼,原本如同污渍一般的印记只剩下浅淡一点痕迹,看上去就像一小块淤青,其上还压着一枚流动着淡淡金光的梵印,将其牢牢锁在其中。
这是济世想出来的限制魔源乱跑的办法,只每次驱除魔源时才会将之稍稍解开一瞬。不得不说,佛家功法天生就对魔族术法拥有极强的克制力。
而因为有了济世的帮忙,慈祖的这道咒术几乎没起到什么作用,这让柳清欢心中的感激无以言表。
这世上的确有那么一些人,拥有慈悲而又无私的灵魂,不求任何回报,让人敬仰,比如济世,比如他的好友净觉。
想到净觉,柳清欢心情变得有些沉重,因为他前些日子接到了云铮的传讯,说净觉失踪了,事情还很有些蹊跷。
所以这次前往青冥,他不仅是为进入哀郢祠,还与云铮约好了在九天云霄见面细说此事。
从济世处出来,柳清欢便到了一处戒备极为森严的地下石室,从传送法阵直接传送到青冥。
满目荒凉眨眼间变作碧海青天,馥郁的纯净灵力充盈着天地,漫漫织地云让人几以为到了云上仙阙,来往修士无论男女都衣带飘飘,一派仙风道骨,这就是九天之上、无上青冥。
从极端阴暗的环境,猛然到了阳光明媚的地方,柳清欢有一刹那的恍惚,他定了定神,往山下看去。
这是一座大城,名为皓光仙城,整个城都属于九天仙盟,甚至仙城所在的皓光境都在九天仙盟的势力范围之下,比其他界面的仙盟可要气派得多了。
“你就是从摩云涯回来的青霖道友吧?”这时,一个中年修士突然从旁边走了过来,打量了他一下,满面笑意道:“本人道号丹峒,是九天仙盟战字部的一个管事,特地在此等候道友到来。”
柳清欢打量了下对方,拱手还礼道:“有劳丹峒道友久等,我正是青霖。”又附上自己的身份铭牌。
丹峒接过铭牌,一边笑道:“原来青霖道友看上去如此年轻,你的声名如今传遍了整个青冥,好多人都想一睹你的风采,今日一见,果然是一位光风霁月的精彩人物!”
对于对方的恭维,柳清欢只是笑了笑:“不敢当,我也只是恰逢其会罢了。”
“哈哈,道友谦虚了,你能一举覆灭魔人都城,实力之强,实乃我辈修士楷模啊!”丹峒笑眯眯地道,又指了指旁边一座大殿:“咱们从那边走,直接传到凌霄天去,我这次来,正是要带道友前去哀郢祠的。”
九天仙盟的其他奖赏诸如灵石丹药等物,都已在之前送到了摩云涯他手中,所以只剩下哀郢祠一项。
柳清欢便跟着他,又走进旁边大殿的传送法阵。
哀郢祠在三孤山的大孤山上,就是悬在天空中三座大山的中间那一座,就连柳清欢也没上去过,如今第一次上去,发现其上灵气浓郁程度比旁边的小孤山又高了一层,一路行来,只觉古木葳蕤,道径通幽,另有一番意境。
哀郢祠并未建在山高处,而是在半山腰一块极大的巨石之上,庄严肃穆一座九层石塔,望之生敬,不敢高声。
塔前,古松下,盘坐着一个老者,丹峒整了整衣冠,上前恭敬奉上一枚紫气蒙蒙的玉牌,躬身道:“明老,晚辈带着人来了,劳烦您开一下塔门。”
老者闭目不言,半晌才朝柳清欢这边偏了下头,嘶哑的声音响起:“这就是将魔人老巢烧掉的那个小子?”
柳清欢上去行礼:“正是晚辈。”
老者依然闭着眼睛,但皮下却动了动,突然一抬手,便听旁边石塔响起吱呀一声。
“第五层,可任择一件玄宝,至于玄宝跟不跟你,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柳清欢闻言诧异:“前辈此话何解?”
“去了你就知道了。记住,进祠后不可乱走,不可妄动,不可妄言!”
说完,老者转开头,不动了。
柳清欢和丹峒默默向他行了礼,来到了塔门前。
“你进去吧。”丹峒道:“我就送你到这里了,里面我还没资格进,祝道友能选到合适的宝物。”
柳清欢向他拱手道了声谢,看了看那半开的塔门,踏了进去。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