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m9i精品玄幻小說 從觀衆席走向娛樂圈-第881章 落幕,不說再見相伴-5vly0

從觀衆席走向娛樂圈
小說推薦從觀衆席走向娛樂圈
随后他马上整理好情绪,轻笑着说道:
“接下来这首歌我想唱给自己,也想送给我的女儿,希望她长大后,能够别怪妈妈,因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说罢,他直接走到舞台边缘直接拿起了吉他,这是他当年去参加《好声音》时特意买的,也算是一个老物件了吧!
平时保养的很好,毕竟这把吉他也让他倾注过很多感情。
吉他声响起,音乐声也随着而来,许阳站在舞台中央低沉的歌声再次响起。
“我曾经很想知道,同样的话要说多少次才好!”
“那些再三强调的老套,长大了才知道是不是需要!”
“很少主动拥抱,就算为了自豪腼腆的笑,要强而又低调,穿的布料,我赠送的外套,过时也不丢掉。”
这首《爸爸妈妈》是他唱给自己的,他想感谢老爸老妈给与他的关心和爱,使得他这个从小没享受过亲情的人,也能想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喊爸爸妈妈。
说来讽刺,他自从出道以来唱过那么多歌曲,但却唯独没有一首是唱给自己的,但这首歌他想感谢家里的二老,感谢他们这么多年的付出,让他这个受伤的孩子也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但这首歌同样也是唱给许思的,尤其是她说的那句:“我也想左手牵着爸爸,右手~~牵着妈妈!”
他想告诉思思,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希望你长大后能够理解她,是老爸对不起你,没有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歌颂这种平凡,一两句唱不完,恩重如山,听起来不自然,回头去看,这是说了谢谢反而才亏欠的情感!”
“oh~~爸爸妈妈给我的不少不多,足够我在这个年代奔波,足够我生活!”
“年少的轻狂不能用来挥霍,也曾像朋友一样和我诉说!”
……
二老给过他多少吗?并没有,但他已经很知足了,因为他们给的正是他所缺少的东西,亲情。
他们给思思的多吗?很多,但除了母爱,也许他们给的所有都不能弥补妈妈不在的情感亏欠,所以他不敢说自己做为一个父亲有多好。
往台下看了一眼,发现此时的思思还是那副天真的脸,此时的她也许还不懂这首歌是什么含义吧,希望当她长大的时候,能够理解妈妈的委屈,至于爸爸,呵呵,无所谓啦!
突然间,正在观看这场演唱会的所有观众,突然仿佛感觉到那个舞台上的人,不知不觉的驼了背,再也不负当年那个年轻的样子了。
三十七岁的他正值壮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够让他被压垮,唯独对女儿的亏欠,这份亏欠使得他承认自己老了。
但他依然趋之若鹜,一声爸爸,一生的责任。
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突然想对思思说:“虽然你很影响老爸行走江湖,但满眼都是我的你,我怎么舍得不赔你长大!”
一首歌结束,许阳,没有任何停顿,直接开启下一首,但接下来的风格好像跑题了,画风突变,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重,都是一些比较伤感的歌曲。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我躲进挑剔的人群,也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我以为旅人将我热情都燃尽,你却像一张情书感觉很初级!”
“人们把晚来的爱都锁在密码里,字正腔圆的演说撇清所有关系!”
一首《我好像在哪见过你》直接顺着刚才的气氛唱了出来。
是啊,每个人都有过一个好像见过的人,有的被自己牢牢抓住,有的只是萍水相逢打声招呼,上辈子的缘分,也许只够这一世的一次回眸,尽管如此也费劲了我全部了力气。
歌曲一首接着一首,直到后来许阳自己的情绪都快有些崩溃了,可以说他趁着这股劲将自己所有藏在心里的话丢唱了出来。
人嘛,哪怕是成天嘻嘻哈哈的乐天派也会有悲伤的一面,何况是许阳这个本就不怎么乐观的人。
几首歌现场下去,刚才吃的饭都白吃了,体力明显见底,而寒宏章杰两人见此也赶紧和工作人员主动申请上台,都是歌手,对于声音的敏感度都有,在唱下去,马上就要破音了。
随即两人接连上台,让他下来休息一会。
这一次他下来之后直接让所有人都出去,只留下自己在后台房间冷静了一会。
当年的事情就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划过,虽然有些难受,但好在还有回忆,有一个能让自己时长想念的人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
当他在次登台的时候,情绪已经完全调整过来了,此时真的已经进入到了后半场了,晚上将近十一点,天气色漆黑,但鸟巢内部依旧人生鼎沸,观众手中的荧光棒从没停下过!
鸟巢外依旧聚集了上万人在盯着大屏幕欢呼,无数通过线上观看演唱会的睡意全无,依旧沉积在狂欢的世界里。
虽然到后来他的体力已经跟不上了,整个人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湿透,就连唱歌有的时候都能听见沉重的呼吸声,但观众依旧没有在意。
每当他唱完一首歌后都会有观众大喊让他休息一会,他们只要看着你在台上就好。
声音嘶哑,无所谓,大家也能理解,连续多个小时的唱歌谁嗓子能撑得住,正常人去ktv吼两个小时恐怕都撑不住了,更何况是他这种。
最后甚至连台下的老胡都被他弄到台上唱了首《光棍》,说来也好笑,老胡这个人自从两人第一次在大本营上见面他就唱《光棍》这都多少年了,居然还在唱,一招鲜吃遍天啊!
终于,时间来到了十一点五十分,当他有唱完一首歌后,许阳上气不接下气的双手撑膝,感觉无论是体力还是嗓子都已经快到极限了。
原地缓了好一会他才用嘶哑的声音开口道:
“兄弟姐妹们,马上就到十二点了,还有最后一首歌,唱完之后我们就要说再见了!”
“还记得我们的演唱会名字叫什么吗?”
话音刚落,台下的观众就齐齐大喊道:“一生独一”
此时就连台下的欢呼声都小了不少,不是他们没兴趣了,而是粉丝也累了,嗓子哑掉的人不光是他一个。
“没错,就是一生独一,这也是本场演唱会最后的一首歌曲,《一生独一》希望你们喜欢!”
说罢,他直接坐在了舞台边缘上,这样比较省力气。
随着音乐声响起,许阳的歌声也传了出来。
“我说我不会写诗我只是,在诗里刻画了你的影子!”
“每到阳春的三月你穿着,随风起舞的花布裙子”
……
“一城烟雨~一楼台,一花只为一树开”
“一颦一笑一知己,一点一滴一份情怀!”
这是他本次演唱会最后一首歌,哪怕再怎么难受也要唱完。
平淡的歌声在鸟巢内响起,台下的观众没有一点声音,仿佛也知道了离别快到了。
终于,在这首歌结束后,许阳深深想台下鞠躬,舞台周围的烟花瞬间燃放为这个天空增添了一抹亮色。
“谢谢大家于8月23好与我在鸟巢相见,我会一辈子记得这个日子的!”许阳笑道。
台内观众洗漱举起手里的荧光棒与他送别,哪怕十分不舍,有的感性的女孩甚至直接哭了起来。
正当他想要下来离开的时候,在鸟巢外面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呼喊声。
“许阳.许阳.许阳!”
似成千上万人一起呐喊,对此,许阳和全场十万观众一同望向了鸟巢外面,哪怕什么都看不见。
也许是受到了影响,场内的十万观众也开始呼喊他的名字。
这就是观众不想离开,在这种情况下,艺人都会进行返场,但是许阳的嗓子已经不能支撑他了。
而台下的杭初雪则是比较担心的看着他,生怕返场,毕竟一旦开了头那就没完了,说不定又得个把个小时。
但是听到鸟巢外面的巨大呼喊声,许阳还是没有选择不理会,在给了杭初雪一个放心的眼神后,他拿起话筒轻声道:
“外面朋友你们好,很抱歉才知道你们在外面,也很抱歉没让你们买到票,感谢你们来这里看我,谢谢你们!”
“歌我是唱不了了,要不我再陪你们听一首歌吧,这是我以前唱好的,正好放给你们听吗,算是我对你们的补偿!”
话音刚落,鸟巢外就响起了巨大的欢呼声。
随后他来到播放器旁,直接导入音乐,随后说道:“八月份,暑假,也是毕业季,虽然晚了些,但还是送给那些即将毕业同学们,毕业快乐,也同样送给你我,因为我们今天,也毕业了!”
说完,一首《不说再见》从音响里放了出来。
“再见了,相互嫌弃的老同学”
“再见了,来不及说出的谢谢”
“再见了,不会再有的留堂作业,再见了我留给你毕业册的最后一页~~~”
他们就像即将毕业的学生,出道十二年,一个人从小学走完高中的时间,今天,他们都毕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下起了毛毛细雨,许阳就坐在舞台上和大家一起听着这首歌,他也不想说再见,但奈何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一首四分钟的歌曲,许阳真想让这首歌再久一点,在多放一会,让他多看一下这些年轻的脸。
不说再见,正像这首歌一样,不要说再见,给大家一个念想,说不定啥时候他有出来了呢,只要不再见,就不会悲伤。
“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斯人不堪言!”
“邀酒催肠三杯醉,寻香惊梦五更寒!”
“钗头凤斜卿有泪,荼蘼花了我无缘!”
“小楼寂寞心宇月,也难如勾…也难圆!”
……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