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dta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討論-第159章 碧波仙子(4K)推薦-qqefq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小說推薦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王渊发现木道人的存在,完全是黑翼组织给他的一个惊喜。
黑翼组织前段时间意外发展了一个南唐皇室遗族的外围子弟,这个外围子弟很有野心,依照着南唐皇室遗族的力量,他试图渗透黑翼组织,却反过来被黑翼组织给掌控了,反过来深入了南唐皇室遗族的势力中。
黑翼组织隐隐发觉到了南唐皇室遗族这段时间不大老实,在伺机报复。
不过这种保护倒是正常,传闻当年南唐覆灭之后,后主与小周后被俘送到京师,太祖皇帝封后主为违命侯,封小周后为郑国夫人。
不过太祖皇帝有些不地道,这个人酷爱天水碧,后土头上长草,不久之后郁郁身亡。
……
南唐皇室遗族中有不少后人,此等深仇大恨岂会忘记。
被黑翼组织探得的,就是其中一只支脉。
这个支脉尤其鹰派,是倒宋的坚定执行者。
最近已经将目光锁定在国朝不少重臣身上。
暗中不知道酝酿着何种阴谋,对付包黑子只是其中一项。
“有什么麻烦冲我来就行了,为什么将目标对准了包黑子!”
王渊暗自有些摇头。
他摊开掌心之上,此时掌心上功德模板闪耀着金光。
王渊落在那功德值上,脸上忍不住流露出一丝笑容。
七万五千小功。
功德值的数目暴涨了数万。
之前让玄黄神符晋升,乃至于淬炼乾坤八卦镜,花费了将近两万功德。
原本已经只剩下三万小功。
这一次暴涨的三万小功,则是在轩辕圣陵中的收获。
大部分是源自于修补龙脉,其次则是黑虎山君所贡献的功德,至于轩辕墓地中其他的阴灵,精灵陆陆续续贡献了一些。
才有七万五如此一笔巨大功德。
然而哪怕是如此巨大功德,亦然没有让王渊顺利拒绝金色模板。
王渊有些怀疑,是不是要使用特定红级功德模板之后,才会觉醒金色模板!
他目前觉醒已经有九个红色模板了!
若是包括晋级的极道真龙模板,正好十个。
若是不包括,如今觉醒的红级模板就是第十个红级模板。
王渊此时摊开掌心上,一道崭新红级模板出现在功德模板上。
“觉醒神兽旋龟,是否花费一千五百小功兑换!”
此时在功德模板上,一头雄武巍峨的黑色巨龟出现在洪波中,背脊如同山岳,周身弥漫着玄墨色冰棱。
山海神兽旋龟,雨中神兽,防御能力极强,擅长于冰雨两系神通。
“又一头生活系模板!”
看着这头旋龟王渊神色略为叹了口气,旋龟最强的莫过于防御能力,可他如今身怀山河鼎,山河鼎的防御力绝对只会比旋龟的防御能力更强。
“找个机会把他给使用了,不用占据着功德模板的地盘!”
王渊这般想着,他现在短时间之内不缺功德!
“就在这黄河之内吧!”
王渊望向官道旁边洪流浑浊的无垠河面。
这浑浊黄河比其他影响中的黄河要更加的宽广,厚重,正好变化出旋龟真身可以浪一浪。
作为黄河司雨大龙神,他还没有好好畅游一二黄河。
难得有这个闲暇时间。
“嗯!”
就在这时,王渊神色一动,目光望向旁边的驿道上。
只见清晨,金色的晨光中,旁边的驿道也是热闹无比,有不少来往于京师的山民,驼队,
只见几个身穿公服的驿夫挑着鱼担从远方而出。
应该就是旁边驿站中的驿夫买菜回来。
“今儿的鱼可真好,一条条都活蹦乱跳的,这些黄河鲤鱼比往常还便宜了几文钱,真是大赚!”
“也是咱们运气好,正好碰上李老汉的儿媳生产,不然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还有几位珍贵的红鲤鱼呢,平素那李老儿可没这么爽快,少不了要多花几文!”
几个驿夫说笑着还带着几分善意的玩笑。
王渊拨开窗帘,他却是听到了有人在喊救命的声音!
王渊目光落在几个驿夫的鱼担上,最终落在一个驿夫手上提着的鱼篓中,鱼篓里面另有有几条红色鲤鱼挤在一起。
而救命声就是从其中一头红鲤鱼身上传出的。
“还是个故人,不,还是一条故鱼……”
王渊神色有些莞尔,当初在周家门口,他正好遇上那玉清观的道人在追捕一位红衣女子,最后那红衣女子跳水逃走。
那红衣女子就是一头鲤鱼仙子。
当然说仙子是抬举她,实际上是一头鲤鱼精!
王渊但是注意力都在那七煞老祖身上,并没有在意这溜走的小鲤鱼。
没想到这回又见到了她,而且还是以这样的面目。
转瞬王渊却见远处,另有一个背负着行囊的书生此时也在眺望着这一幕,王渊正欲动作,见此神色一顿。
这个书生在探头探脑,似乎也注意到了那鱼篓里的几尾正在挣扎的红鲤鱼。
他破衣烂帽,身上琴剑书箱上背着不少行囊,风尘仆仆。
他看了一眼这鱼篓里的几尾红色鲤鱼,旋即忍不住上前,匆匆拦住几个驿站驿夫的去路。
“这位大哥,小生这厢有礼了!”
几个驿夫此时面色奇怪,目光望着这书生,为首的一个高大驿夫忍不住粗着嗓子问道:
“书生,你是什么人,为何拦住我等的去路?!”
张珍面对几个高大驿夫的目光,顿时有些露怯,只是望着鱼篓,还是忍不住作揖道:“几位大哥,小弟拦住几位大哥,只是想让几位大哥行个方便,能不能放几条红鲤鱼一条生路!”
“书生,你这是什么话,这是我等从李老汉手上买来的鱼,为何要放了它?”
那高大驿夫此有些莫名其妙,其他几个驿夫也是脸色古怪。
“几位大哥,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几位大哥若是能够放生这几条红鲤鱼,这是功德无量的事情,几位大哥未来定有福报!”
“书生,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快快离去,莫要耽误我等回去交差!”
那背着鱼篓的驿夫一把推开张珍,将张珍推得一个踉跄,坐在地上。
随后几个驿夫,嗤笑着就要离去!
让他们放下鱼篓里的鱼,回去怎么向驿官交代。
想骗他们的鱼,这书生也太小看他们了!
却见张珍一溜烟从地上爬起来,嚷嚷道:
“几位大哥,我身上有银子,我可以出银子购买!”
听到银子,几个驿夫顿时双眸一亮。
“书生你愿意出多少文买下这几条黄河鲤鱼!”
只是上下打量着张珍的穿着,几个驿夫脸上不禁有面带鄙夷之色。
果然,只见张珍红着脸说道:“几位大哥,晚生从家乡而来到京城是投亲的,现在身上只有三文铜钱,还请几位大哥通融一二!”
说着张珍一边作揖。
此时他脸色有些羞愧,他的确是自家乡来京师投亲的,投的是岳父的门路。
只是书生太穷被岳父赶了出去,连带着指腹为婚的婚约,也被撕毁了。
当然离去之前,岳父家的确也有赠送,只是张珍气不过,并没有收下那些盘缠。
闻言,几个驿夫更是目露讥笑,那高大驿夫随手就把书生推开,推到一旁。
“区区三文钱还想买黄河鲤鱼,你这书生真是好笑!
你可知黄河鲤鱼乃是有黄河龙子之称,最是滋补,尤其受那些大人物的青睐,区区几文就想买下这几尾黄河鲤鱼,真是不用多想!”
“马上滚!”
几个驿夫摇摇头,挑着鱼担就要甩开张珍。
此时在鱼篓里,红鱼儿一脸绝望,这个笨书生真是笨死了,根本不需要买下鲤鱼啊,只需要想个办法,给她一点水,她就能够凝聚力气,施法逃出生天!
果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
她都被要被这个迂腐的书生给气死了!
红鱼儿此时感觉到自身越来越虚弱了,她本就被京师中的神将打伤,紧接着又被黄河中的渔夫打捞上来,现在法力不断流失,估计等到了驿站,就再无反抗之力了。
就在这时,却听旁边一道清朗声音传来。
“黄河龙子吗,本公子倒真心想要尝一尝!”
话音传来,似乎是带着一丝难得温文醇和,红鱼儿心头更是绝望。
张珍也是呆呆的望着旁边,却见官道上,这会儿一辆华贵无比的马车从旁边驶来,前面是三匹骏马,周边还有十数位身穿劲装的骑士。
几个驿夫虽然只是寻常厢兵充任的驿夫,但也有些眼力,马车上的主肯定身份非同一般。
“贵人也想吃鱼吗?贵人真有眼力见,这黄河鲤鱼鲜美滋味可是一绝,无论是做汤,还是清蒸,都是鲜味绵长!”
那身前推开张珍的驿夫此时转过身,点头哈腰,同时放下手中鱼篓。
却见此时马车旁边,走过来一个身穿葛衣的小厮,这小厮虽然年纪很小,但周身同样有一股子不凡的气质。
王喜从怀中取出两钱散碎银子递给驿夫道:“够了吗?”
那放下鱼篓的驿夫见此目光一亮,两钱银子差不多抵得上两百文铜钱。
这几乎就是他们这样的驿站驿夫一个月的俸银!
这已经远远超过了那几尾红鲤鱼的价值!
旁边张珍眼见着其他人买走了红鱼儿,顿时大为着急,就要上前。
却见马车上骤然环佩叮当,香风渺渺,一位身穿红衣的绝色女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那红衣身姿小心的提着红裙,面若秋月,星眸泛波,烟波流转,当真是美艳绝伦。
看到这红衣女子从马车上下来,张珍一时间有些呆了,他何曾见到过这般美艳绝伦的一位女子。
与他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也算是美丽,但和眼前女子一比,顿时黯然失色。
“石小娘!”
看到石银屏下来,王喜顿时略为行礼。
“交给我吧!”
闻言,王喜连忙将手中鱼篓送上去,同时目光低垂,不敢再看。
这石小娘简直是太过于美丽,太过于撩人,但正因如此,王喜不敢多看。
这是自家公子房里的人啊!
只见石银屏结果鱼篓,随之在几位护卫的护持下,几步走到了岸边。
“这女子是怎么回事,难道准备放生?”
鱼篓内,眼瞧着鱼篓易主,红鱼儿已经绝望!
只是眼看着这红衣女子提着鱼篓,没有送到车队后面,反而提着到了黄河岸边,顿时神色惊讶。
“公子和夫人真是慈悲心肠!”
那几个驿夫见此也是口中盛赞,旁边的王喜见此撇了撇嘴,这位石小娘虽然美艳无比,但要想成为自家王爷的王妃,恐怕还不够资格!
提着鱼篓里的红鱼,此时看着鱼篓里的红鲤鱼,石银屏脸上这会儿笑意盈盈的:“小红鲤,公子让我告诉你!”
“进入水阙之后,好生修行,不要再上岸边,你眉心含煞,恐后续还有灾劫,若你继续入凡间,公子只能救你一次,救不了你第二次!”
“你好好自为之!”
石银屏提着红裙,神色一本正经!
“是,上仙,红鱼儿知错了!”
红鱼儿此时心头已经是万分震惊,一双鲤鱼眼盯着石银屏,满脸感激之色。
在她眼里,石银屏现在已经升格为有道高人!
若非如此,为何以凡人之身,能够轻易看穿她的道行,知道她是鲤鱼仙子!
说着石银屏解开鱼篓将数尾红鲤鱼悉数送入黄河中。
只见水中那几尾红鲤鱼飞快消失不见,唯有一尾背部上另有金线的红鲤鱼仍在水边徘徊,久久不散!
“果真成精了,公子真是道行高深!”
石银屏眸光略为吃惊的望着这一幕,她余光下意识看了一眼马车的方向。
“多谢仙子,多谢仙子!”
此时张珍看到这一幕,也是连忙上前对着石银屏叩头跪拜!
石银屏有些啼笑皆非的望着这一幕,她可不是什么仙子。
石银屏当下嫣然笑道:“书生,你谢奴家没用,真要谢还是谢谢我家公子吧,我家公子才是真慈悲!”
说着石银屏举步走向马车!
张珍连忙起身来到马车之旁,连忙上前拜谢!
马车里,王渊把玩着手中紫微玉如意,见此当下轻声笑道。
“书生,你起来吧,这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张珍此时神色激动,只管碰碰磕头。
王渊见此轻轻颔首,这张珍虽然迂腐,但的确也是个重情义的善心之人。
“张生,本公子善于望气,略懂一些望气之法,本公子也有一良言相劝,你可愿听?”
张珍福至心灵,连忙屈膝下拜:“公子乃是仙人,又对张珍有大恩,张珍愿听公子教诲!”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