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ktx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從道果開始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二章 問鼎四境!【求月票!】展示-j3bpz

從道果開始
小說推薦從道果開始
仙葫空间。
陈季川看着仙葫外的动荡以及肆虐的一道道黑色流光,心中也有些惊惧。
“重明界层次高,空间也更为凝实。”
“一层层虚空笼罩,乱流涌动,凶险异常。”
陈季川在修行中,在跟其他同道的交流中,也知道虚空的可怕。
虚空中乱流丛生。
每一道乱流都能对三阶造成致命伤害,唯有四阶上仙,而且还得是修行出一重仙光的‘一纹’上仙,才能勉强承受。
但是也难持久。
“化神进来就死。”
“问鼎才能探索,却也有许多凶险。”
陈季川此前对虚空没什么具体概念,对能够威胁到四阶上仙的虚空乱流也只是听闻。
但此时近距离接触——
一道道黑色流光闪烁,十一劫散仙都难消磨的山壁都在逐渐被崩下一层层石屑。
仙葫偶尔被击中。
整个仙葫空间也在微微震荡。
“这就是虚空乱流!”
陈季川心中满是震撼。
……
“一道流光就能带走一个十劫散仙。”
“十一劫散仙最多也就支撑几道流光。”
“而虚空中这种虚空乱流无处不在,又汇聚成河,形成风暴。数千上万道、数十万道黑芒纠缠袭来,内景、外景层次的四阶上仙也要身首异处!”
陈季川心中震撼。
虚空乱流的破坏力,带给人的压迫超出他的想象。
对比起来,能在虚空中行走,短暂探索的四阶上仙的实力,也能窥见一斑。
“四阶问鼎,同样分为四境。”
“第一境‘内景’。”
“第二境‘外景’。”
“第三境‘法身’。”
“第四境‘天梯’。”
其中前三境可以凝练‘仙光’,又或是‘佛光’、‘灵光’。
比如萧兰,当初在星空世界中晋升四阶,脑后就开始有‘仙光’凝聚。
这是修士毕生感悟凝聚,蕴含天地至理。
凡人被这仙光一照,立时延年益寿。
修士被这仙光照耀,必定突飞猛进。
仙光不仅是道行跟修为的表征,更是实力的象征。
“一重仙光仿佛一重天地。”
“仙光化为‘仙膜’,笼罩周身,仿佛自身随时随地都有一重小世界守护,等闲手段根本难伤。”
十劫散仙号称堪比四阶上仙。
实则仅是跟初入四阶时相当。
包括十一劫、十二劫,全都是初入四阶的范畴,相当于还未修行出一重仙光的稚嫩四阶。
“哪怕是十二劫散仙,在阴极阳生、凝练出第一重仙光前,跟一纹上仙的差距也都是天差地别。”
“一纹上仙站在原地任由三阶去攻,有一重仙光护体,也能毫发无损。”
“仙光不灭,问鼎不死!”
问鼎仙光有九重。
前三境各修三重。
修成九纹上仙后,九重仙光化为天梯,是为‘天梯境’。
而凝练仙光、攀登天梯的过程,便是‘问鼎’。
……
“问鼎四境。”
“自内景一纹起始。在没有凝出一重仙光前,都还稚嫩!”
凝出第一重仙光,这对萧兰那样的正宗四阶而言,完全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巩固修为后,千把来年就能成就。
这也是实力飞速提升、自身飞快蜕变的过程。
但对散仙而言,却要跨越第十一轮、第十二轮散仙劫,中间横跨十劫、十一劫、十二劫三个层次。
直到阴极阳生,才能凝出一重仙光。
由此可见从初晋四阶再到一纹境界这中间的实力跨度之大。
“一纹上仙就能横扫化神、散仙。”
“九纹上仙几乎是无敌存在,更别说第四境天梯大能。”
“但即使九纹上仙,也不敢在虚空停留太久。”
陈季川通过仙葫空间,看到七玄山中肆掠的空间乱流,看到域外虚空的景象,震撼的同时又觉得大开眼界。
继而又对七玄山更加垂涎。
“七玄山坚固厚重,能抗住虚空乱流的冲击。”
“如果能炼成法宝,必定不俗。”
跟七指道人他们不同,他们因为互相猜忌跟私心贪婪,没来得及出去,从而被困在七玄山中。
而陈季川则是自己选择留下。
“七玄山困不住我。”
“藏在仙葫中,七玄飞蚁也拿我没办法。”
“我很快又要修成四阶。如果只是得了几件四阶法宝、几株四阶灵药就出去,未免太可惜。”
短短半个时辰。
七玄山中还有不小一块区域没有探索。
陈季川贪心不足,再加上有‘紫府仙葫’可以容身,就选择继续留在七玄山中。
只等修成四阶,就要将山中飞蚁清除,将七玄山炼化为宝。
“不急。”
“现在还在虚空中,不好出去。”
“我距离四阶也还有一段时间。”
“再等等。”
陈季川不急着出去,他向来有足够的耐心。
就这样一边待在仙葫空间中观摩虚空,一边又在整理这一趟的收获。
……
“两件四阶法宝。”
“六株四阶灵药。”
“一百一十二枚虫卵。”
陈季川掠过那些三阶的收获不看,取出四阶法宝、灵药、虫卵。
其中法宝算是惊喜。
两件法宝在四阶中的品级都不算低。
【法宝:火龙叉】
【品级:四阶】
【说明:专破形如网罗的法宝,出手便可火化。】
……
【法宝:金刚神火弓】
【品级:四阶】
【说明:专伤敌人元神,只要射上,不死也伤。】
……
陈季川如今也算是见多识广。
他在星空世界就接触过四阶法宝,在这一世又见识更多,对四阶法宝中的高低已经有了概念。
“四阶法宝上限跟下限差距极大,重明界中上仙通常将其分为九等。”
“‘紫府仙葫’不用多说。”
“这是摩迦天尊炼制,内含仙气,是为‘仙宝’,在四阶中归属最高一等。”
“而前世得到的‘五雷飓母车’、‘颠倒八门镇仙旗’等几件四阶法宝,都只能算作最末两等。”
“前不久见到的七指道人手中的法宝,也在第八等、第九等这个范围内。”
“倒是在七玄山中寻见的这两件法宝——”
陈季川看着‘火龙叉’跟‘金刚神火弓’。
以一等最佳。
以九等最次。
‘火龙叉’能排到第七等。
‘金刚神火弓’能排到第四等。
其中后者哪怕在四阶法宝中,也能称得上佳品了。
“金刚神火弓!”
“总算有一件能倚仗的攻伐型法宝。”
陈季川脸上带笑。
他这一世修行时日尚短,手上除了‘紫府仙葫’外,并无趁手法宝。
这下总算摆脱这种窘迫。
而且还是攻击元神的奇门法宝,又显难得。
‘火龙叉’也不差,关键时候能派上用场。
比如这一次。
若不是七玄飞蚁无法炼化法宝,只消祭出‘火龙叉’,笼罩七玄山的云网立刻就要被破开,根本没有七指道人施展的空间。
……
“不过若是换作现在的七指道人,恐怕巴不得七玄飞蚁能炼化‘火龙叉’,破了他的云网!”
“那样就进不来,也不会被困住,他们几个还能苟活几年。”
“但现在——”
陈季川看着‘火龙叉’,又感知仙葫外、七玄山中,忍不住摇头:“当真进来了,是祸非福。”
陈季川感应到。
轰轰轰!
轰轰轰!
山中黑芒闪烁,流光肆掠。
阵阵气机波动传来,每一次爆发,都代表着一尊散仙逝去。
“大力法王。”
“百欲散人。”
“大空禅师。”
“覆海妖尊。”
“白骨尊主。”
五尊九劫散仙相继陨落。
哪怕有四阶法宝在身,哪怕已经是三阶巅峰,依旧扛不住无处不在的虚空乱流,殒命在七玄山中。
七指道人修为更高,身家更为丰厚,坚持的也更久一些。
但在七玄山放逐虚空后的小半个时辰后,也难以为继。
“啊——”
一声悲呼,就此消亡。
……
“唉!”
“修仙要贪,但又贪不得!”
进来时一行七人,此时只剩下陈季川一人,令他有些感慨。
这六人这一趟虽说没有收获,但若是不贪心、没歹念,老老实实出去,至少不会丧命。可怜他们为了莫须有的宝物,在山中内讧,最终谁都没出去,全都锁死在山中,全都死在乱流中。
可悲可叹可恨!
若是人人心中存着善念,友好共处,又怎会酿成这种局面?
只能说是私心作祟。
偏偏世上人人都有私心,修士更为甚。
不过。
散仙的命其实并不值钱,即使这次不死,白骨尊主等人面临第十轮散仙劫,至少也要死上四个半。
至于面临第十二轮散仙劫的七指道人——
“十二劫凶猛,连我都渡不过,他也没指望。”
“早晚逃不过一死。”
他们的命运在兵解为散仙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往后散仙之途,争的仅是一线生机。
但终究太过渺茫。
……
“幸好。”
“我这一世不用再走散仙的路子。”
看着六尊散仙相继陨落,陈季川心中又是感慨,又是庆幸。
收拢杂念。
不去想太多。
眼见七玄山一时半会儿还要在虚空中流浪,陈季川也不着急,自顾自就在仙葫空间中忙活自己的事情——
提升修为。
培育灵虫。
炼化法宝。
早在进入七玄山的七年前,陈季川就已经晋升化神第三境。
七年过去。
距离四阶更加近了。
陈季川继续苦修,不断提升。
法力。
肉身。
元神。
精气神在全方位提升。
修行虽苦,但毕竟有根基在,有前几世的积累,道行摆在那里,其实并不吃力,占据的精力也不多。
于是陈季川又抽出时间钻研《百虫真经》,琢磨着如何培育‘金背螳螂’以及新入手的‘七玄飞蚁’。
“‘金背螳螂’仅为三阶,上限较低,但培养起来的难度跟钱财消耗也小。”
“‘七玄飞蚁’潜力更大,上限较高,可是培养的难度跟消耗的钱财更更多。”
《百虫真经》中有详细的关于培养这两种灵虫的方法。
其中‘金背螳螂’就已经不容易。
但‘七玄飞蚁’却还要更胜一筹。
“‘七玄飞蚁’想要派上大用场,必须先将品阶提升上来,并形成一定规模。”
“但这需要海量的财富。”
“主要是灵石。”
‘七玄飞蚁’从虫卵时,就要吞食灵气才能孵化。刚一出生,又要用灵石喂养。
标准灵石。
下品灵晶。
中品元石。
以灵石喂养,不断提升灵石的档次跟数量,‘七玄飞蚁’才能一次次蜕变,最终成长为四阶灵虫,所向披靡。
只不过这太难了!
“这座七玄山垒砌六万年,才有如今规模。”
“但山中四阶飞蚁尚不足百。”
“要想成为四阶七玄山,怕是还要十多万年的积累。”
想到这里,陈季川也觉得有些沉重。
只是俗言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人总不能畏难不前。
“赚钱我向来最在行。”
“用灵石就能提升,倒也省心。”
陈季川沉下心来。
去琢磨跟钻研《百虫真经》,开始培育‘金背螳螂’跟‘七玄飞蚁’。
沉浸其中。
时间不值钱。
一年又一年。
……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