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kb95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討論-第0474章 我們是慘勝展示-e7oml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曹仁一时没有下定决心,可关羽的捷报已经传到了刘备的手中。
公安新城的府衙内。
刘备拿着战表,终究是没忍住,笑出了猪叫声。
“孔明,元直,速来看一看云长的战报。”
刘备站起身来,摸着胡须看向一旁的地图,眼里止不住的喜色。
没成想啊,没成想,云长竟然能打的曹仁溃不成军,为持续如此长时间的战事,来了一个圆满的落幕。
如今,曹操绝对无力南征,曹仁即使逃脱,驻守襄阳,也只能据城不出。
有了如此长的缓冲期,足够自己在这边土地上闪转腾挪了。
诸葛亮与徐庶看完战报后,皆是喜笑颜开。
“主公,如今襄阳城兵力仅剩下七八千人,趁着大胜,云长若是死命攻打,倒也能拿下。”
徐庶摸着胡须说了一句。
刘备并未搭话及时作出决断,只是点点头,诸葛军师还没有说一说呢。
“主公,我倒是觉得不急一时拿下襄阳。”
诸葛亮的隆中对是先在江陵城站稳脚跟,有了这个,无论是北上还是西进,都有了进攻的基地和跳板。
第一步战略就是夺取荆州,如今拿下荆南四郡以及大多半的江夏郡,还有被三家割裂的南郡。
虽说现在江陵城被曹仁一把火烧了大半,又顺势被江东给占据了。
但诸葛亮丝毫不慌,毕竟先前关平说了再建新城的计策。
当即让诸葛亮茅塞顿开,故而对于江陵的争夺,也是保存实力为主。
反正公安新城都是新建造的,那在长江对岸另建一座新城,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江陵南扼长江,是实现隆中对战略夺取益州和北上宛洛的必经出发点,战略意义对于诸葛亮的谋划而言异常重要。
主公企图据为有之,诸葛亮也极力的促成此事。
而曹仁撤出江陵城的事情,诸葛亮同样没有与江东争夺,显示出了己方的诚意。
加之前面关平偷袭江陵城得手,让给江东,更是为了促进两家关系。
就是为了避免曹仁一旦从江陵城撤走,孙刘两家再现二袁旧事。
毕竟连亲兄弟之间为了地盘都能相互征伐,何况还是因为曹操大军压境,紧急结成联盟的两家呢。
如今曹操势大,诸葛亮的打算是两弱抗一强。
其余势力必然会被他们三家所覆灭。
江东物产丰富,兵精将足,加之水军横行天下,若是能打开合肥局面,必定能够给曹操极大的打击。
只不过需要两家暂且解决这荆州的争议事宜。
“哦?”刘备头也不回望着地图道:“孔明尽管说一说。”
“主公想要完全具有南郡,还需要江东相商,如果我们拿下襄阳,那从江陵到襄阳,便是我们屏蔽江东,为他抵御曹军。
到时候有我们顶在前头,周瑜必然不会同意借南郡或者相互交换的策略。
而且主公我怀疑周瑜同样把目标放在了益州上,那我们就更不能立即攻打襄阳了。”
诸葛亮的话一出,刘备当即有些大惊失色,转过头来问道:“孔明所言,可有依据?”
益州是被刘备视为必得之地,如今听到军师分析说周瑜也觊觎益州,焉能不急。
如此一来,孙刘两家还如何继续结盟,对抗曹操?
刘备深知自己目前的实力较弱,绝不能与江东翻脸。
“主公,在江陵战事之前,周公瑾便率先派出甘宁袭取夷陵,打通了进军益州的道路。
他对外而言是调曹仁出城,减少江陵守军。
可即便如此,夷陵在手,不仅掌握了进军益州的道路,还截断了刘璋对曹仁施以援手的可能性。
再加之诱降刘璋部将袭肃,又有甘宁这个益州叛贼鼓动,周瑜定然有拿下益州的意思。”
徐庶也上前盯着地图瞧了瞧:“若真是如此,将来我们必然会与江东决裂。”
刘备的眼睛眯了眯,摸着胡须道:“孔明可有应对之法?”
“与江东决裂绝非现在就能行的,某一直主张与江东联盟,也是为了借势。
为了给曹操多树立仇敌,不要一直把目光放在我们的身上。”
诸葛亮说完这句之后:“我们非但不能打襄阳,而且关将军回军的时候,也要摆出一副惨胜的样子来。
荆州乃是四战之地,几方人马犬牙交错,还没有理清楚,最好不要轻易改变。
江东想要让我们一直流血顶在前头,莫不如先与他划分南郡的归属。
待到时机成熟,我们在攻打襄阳城,而且现在拿下襄阳城,我们必然会受到三面围攻。
尤其周公瑾还领军钉在我们身后,与我等大大不利。”
“孔明,可是襄阳城如此空虚,正是拿下来的好时机啊!”徐庶直接把自家主公想要说的话给说出来了。
“元直,襄阳城就在那里,它跑不了。”诸葛亮挥一挥羽扇:“还是先解决南郡,在言襄樊。”
刘备听完诸葛亮的分析后,拿着手指指向地图,若是己方趁势,拼了命也要拿下襄阳城,襄阳城守军七八千人。
那己方至少要有五六万人,才堪堪有戏。
可刘备一时没有如此多的人马,那些降卒还不能带上战场。
若是自己手中这点精锐拼光了,拿什么来守卫襄阳,守卫荆南四郡,亦或者谋划益州?
“主公,现在拿下襄阳城,只会把曹贼的所有仇恨都吸引到我们身上来,而周公瑾会更加忌惮我们。
莫不如先示弱,待到修养生息两三年,待到关陇或者中原有变。
在此期间我们不仅能够在荆州站稳脚跟,还能彻底与江东解决南郡归属,甚至人马兵力增长的也不是一星半点,何必急于一时呢?”
“南郡荒芜,荆南四郡少地多丘陵,若是拿下襄樊,便可攻略南阳等平原,那里良田足够,也是光武帝中兴大汉的之地。”
荆南四郡本就是荒芜之地,南郡又被打废了。
想要休养生息获得足够的粮草,没有良田之地不现实。
诸葛亮又从一堆竹简中翻找出来了几个竹简,直言道:“元直可是看过定国曾经写上来的一个五年计划。
是他当时为了让临湘县的世家豪强为了长沙郡太守的位置相互争执,外出巡视长沙郡各地,在平地益阳县五溪蛮人叛乱之后,写上的奏表。
他走访考察了长沙郡各县,很多百姓都沦为世家豪强地主的佃户,而且耕种方才皆是刀耕火种。
江东耕作虽为刀耕火种,但他们那里土地肥沃,一年两熟,就算是贫苦百姓也饿不着肚子。”
诸葛亮见徐庶在仔细观看,同时复述道:“定国所言,只要我们改变耕作方式,教导百姓如何精耕细作,也能成为一个鱼米之乡。
还有武陵郡的五溪蛮人,他们的耕作方式更为简单。
我们已经派人前去管理,接下来传授他们如何更好的耕作,焉能不收服人心,同时也能让我们收到粮食。”
徐庶看完竹简之后,又拿起来仔细看了看,摸着胡须笑道:“定国若是为任一方,也是个好手。
此等亲自下去考察,而不是坐在府衙里脑袋一拍,就决胜千里之外。”
诸葛亮挥舞着羽扇,也是颇为高兴:
“元直你看,定国在最后还说了一句,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呵呵,好文采。”徐庶摸着胡须夸了一句。
看样子这长沙郡太守的位置,并没有让他沾沾自喜,反倒为自家势力如何增加,进行了一系列的谋划。
刘备点点头,算是默许了诸葛亮的谋划,暂不取襄樊。
先与江东解决南郡归属问题,三两年后,别看曹操会在派人来增强襄阳的守卫,但到那时,自己也绝非现在能够比得上的。
“那军师就速速给云长去信,告知他勿要攻打襄阳,及时领军回归。”
“喏。”
诸葛亮拱手称喏。
“报!”门庭外士卒高声道:“主公,江东鲁子敬前来求见。”
“鲁子敬。”刘备看向诸葛亮。
“兴许也是接到消息,来探听消息的。”
诸葛亮猜测了一句:“主公切不可流露出太兴奋的神色。”
说完之后,便立即跪伏在矮案上,开始写一封奏报。
待到厅内都收拾了一遍,鲁肃被侍从给引进厅内。
“刘皇叔,大喜啊!”鲁肃进来率先道喜。
刘备眼里有些悲伤,但很好的隐藏了,也不知道鲁肃看出来了没:“子敬,我喜从何来?”
“关将军水淹曹军,活捉曹仁。”鲁肃脸上笑呵呵的道:“某特地奉我家大都督命,来给刘皇叔贺喜的。”
“子敬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诸葛亮眼里透出一丝不解。
“汉水两岸都传遍了,曹仁等一系列大将皆是被关将军给擒获了。
一场大水淹的曹军死的死,降的降,某实在是没有料到关云长将军的谋划竟然如此之大。
我家大都督遣我相问,刘皇叔是否要决意趁此机会兵围襄阳,若是这般,我家都督便要领军北上,一同围困襄阳城。”
鲁肃显得很是兴奋,对于曹仁如此惨败,更是抓住了射伤大都督的主谋。
他相信,曹仁不是曹操,这一次关羽定然不会放过曹仁的。
如此一来,大都督的仇也算是得报了。
诸葛亮先是叹息了一句,紧接着摇头道:“此是谣言,自古水火无情,子敬只听闻大水冲垮了曹军。
可水势太大,岂是人力能阻挡?
大水也冲垮了我军临河的军寨,损失惨重,无力在攻打襄阳了。”
鲁肃脸上的笑意先是顿了一下,紧接着便是消失不见了。
“活捉曹仁?”诸葛亮紧接着又是一阵摇头:“我们倒是想,可至今都不见曹仁的身影,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至于其他人,目前也只捉到了蔡乌,一个有名无权的小人物罢了。”
“如此说来,传闻有误?”鲁肃摸着胡须追问了一句。
“自然是有误,如此传播之下,也是为了让曹军生疑害怕,连他们的征南将军曹仁都失踪了,万一有人想要投降,岂不是美哉。”
徐庶淡然一笑道:“没成想,没有蒙骗曹军,反倒是让人把盟友给误导了。”
鲁肃脸上露出惊疑之色,关羽不会又把曹仁给放了吧?
诸葛亮徐庶二人在这里联合给关羽找补呢!
毕竟这种事,关羽他有前科啊!
刘备脸上一直都是凝重的神色,至于如何表现出来的,鲁肃倒是看不出来。
总之没有大胜之后的欢喜,反倒是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
若是大水也冲击了关羽的营寨,就算善水者,十有八九也活不了的。
人的力气焉能和江河相比较?
“那关将军如何?”
“云长将军倒是无恙,只是关定国一时不慎,落了水,现在病了。”
诸葛亮继续说着废话,眼睛瞥了一眼摊开在矮案子上的竹简,努力扇着羽扇,看看墨迹干了没有。
“哦,关小将军竟然落水生病了?”
鲁肃对于关平生病很是诧异,他的医术可是有的,而且大水来袭,淹没曹军,必然是提前通过气的。
关平怎么就突然落水了呢?
难不成是雨势太大,超出了关羽的预料,所以才会有淹了自家营寨的事情出现。
若是这样,那襄阳城,关羽可能就不会去打了。
这胜,也是惨胜。
大都督的谋划岂不是要落空了。
“孔明,此事为真?”鲁肃直言道:“可莫要诓我!”
诸葛亮瞥了一眼竹简,随即摇头道:“子敬,我何曾骗过你!”
鲁肃摸着胡须笑笑,这事你可没少干。
“文书在此,子敬尽可一观。”
鲁肃说了声告罪,起身接过诸葛亮递给他的竹简,仔细瞧了一眼,却是关羽说他无力在攻襄阳,还望大哥能够尽早做出安排。
襄阳城兵力空虚,确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是弟弟一着不慎,淹了自家人,误了大哥的事。
鲁肃把竹简还给诸葛亮,叹息道:“没成想竟是这般缘由,此事我回去与我家大都督说一说。
若是能够支援云长将军攻打襄阳城,我在来与刘皇叔通气,告辞。”
“子敬,我送你。”诸葛亮把鲁肃送出了门。
脚舰之上,鲁肃站在船头,风在横吹。
他端起手指,瞧了一眼粘在手上的轻微墨迹。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