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1i8優秀言情小說 巡靈見聞錄 線上看-第1260章 養不教父之過鑒賞-f8wrt

巡靈見聞錄
小說推薦巡靈見聞錄
即便我有所预料,看到影像中马婆子一行的所作所为之后,也气的眉头直跳了。
赵家人看我面色不善,一个个的气都不敢喘了。
我才是话事人,这点他们看的清楚明白,不见恩梓木一副保镖的做派吗?
王探,秋儿和阿菊顺从的站在我身边。
以上种种足以说明谁才是说话好使的那个,不客气讲,我一声令下,赵家就将变成废墟焦土。
生杀大权在握,赵家不惧才怪?
看完视频,我抬头看向不远处那个颤颤巍巍的赵家老头子,挤出生硬笑意说:“喊你一声赵老吧,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要个一二三吗?且看看这段视频再和我来理论。”
说着这话,我一抖手腕,手机‘非常缓慢’的飞向赵家老头。
有多缓慢呢?就像是下方有人托着,一步步的走向老头一般,慢的离谱,但这么慢的速度,手机也没有掉落到地上去。
这是对法力的微妙掌控,无形中装十三的好手段。
赵家老头是识货的,只看我这一手,他眼底的忌惮就更深了一分。
在众人关注下,他一把握住缓慢飞临到身前的手机,示意客卿们避让一旁去,他布置了禁制不让旁人偷听后,独自观看起来。
随着他的观看,赵家上空似乎阴云密布起来。
赵家老头气的身躯颤栗,好像是秋风中的落叶。
我看着这幕,嘴角挑起戏谑弧度,眼前回闪影像画面。
那上面,七八个婆子做贼一样的推开门进到赵飘飘的卧室中,发现赵飘飘状态好转,她们一副大白天见到阴灵的模样。
犹豫片刻后,马婆子示意,几个婆子上前,将枕头等物压于赵飘飘的头脸上,之后,数个婆子一道趴到枕头上,准备弄死赵飘飘。
期间,有个比较害怕的婆子问马婆子:“要是这事儿败露了可如何是好?”
马婆子小声但坚定的回答:“没事儿,这本就是赵三爷授意的,一旦出事,由他出面摆平,再说,那时候赵飘飘已经死了,谁会为了个死人追根问底呢?
赵飘飘一死,赵家能主事儿的只剩赵三爷了,其他人早就死掉了,赵家产业都将被赵三爷吞并,咱们可是有从龙之功的,到时候还不是跟着吃香的喝辣的?”
马婆子这样回答后,几个做坏事的婆子胆子就大了起来,一个个的像是和赵飘飘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的用力,想要快点弄死目标。
然后,一只脚横空而来,狠狠踩在她们的脸上……。
画面戛然而止。
我回忆着这段影像,看着赵家老头快要气吐血的模样,忽然扬声说:“赵老,古话云,养不教父之过!据我所知,赵三的父母都没了,但你老还在不是?做为他的祖父,是不是要担起这句话呢?
还有,我妹纸提供的这份证据,你老认为够不够呢?要是不够的话,你可以亲自审问这些黑心肠的狗东西。”
说着这话,我气不打一处来。
好嘛,要不是我们来的早,赵飘飘怕不是躺尸了?
先不说这么个漂亮的可人儿香消玉损的有多可惜,只说我对人家的承诺将变成镜花水月,那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怒气直冲脑门,我一闪身就到了马婆子身前,一脚踢出去。
“啊!”
马婆子一声惨叫就向后倒翻出去,问题是,一众婆子是被绳子捆在一处的,这力大无穷的一脚踢断了狠心婆子八根肋骨的同时,也将一众婆子连着带飞出去。
七八个猪一样身材的婆子都撞在小楼墙壁上,霎间骨断筋折,惨叫声震天而起。
“打的好,这些该死的狗东西,老朽想活活扒了她们的皮!”
赵老头气愤的吼叫。
“是吗?敢问赵老,你那三儿怎么处置?一道扒皮吗?我将丑话说在前面,赵飘飘是我的好友,谁敢不利于她那就是我的敌人,谁敢包庇我的敌人,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赵老,想好了再回答我的话。”
我冷笑起来。
“阁下是飘儿那丫头的朋友?”
老头惊疑不定的打量我。
幻术加持的这张脸太过普通了,老头即便耗尽脑细胞也想不起赵飘飘朋友中有我这么一号,当然,他会怀疑我的外貌被幻术遮挡了,但也只是怀疑而已,因为他看不穿,自然就没法确定些什么。
“如假包换。”
我淡淡一笑,忽然想起自己在绿墨城中的冒险经历了,随口说:“我和赵飘飘相遇于偶然,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我欠了赵飘飘人情,眼下她有难了,我就得来救,谁害她,那就是和我过不去,对了,赵老可以喊我豹道友,花豹的那个豹。”
豹道友是我在绿墨城中的化名,此时正好拿来使用一番。
“豹道友?”老头嘀咕几句,但是没用,江湖上根本没有这号人,他自然是对不上号的。
“阁下倒是个讲理的,也罢,那老头子就喊你豹道友好了,既然你是飘儿的朋友,赵家自然是欢迎的;
至于三儿他们吗?还请让老头子带走,严加审问,一天之内,老头子会给豹道友一个交代的,豹道友意下如何?”
赵家老头琢磨之后,提出解决方案。
“可以,但我话说在前面,现在起开始计时,二十四小时之内,你必须给我一个处置赵三的方案来,他身为赵飘飘叔父,却如此对待侄女,说过大天去也没理的,你要是装糊涂,说不得,我可就不客气了。”
我嘿嘿一笑。
“这个嘛,阁下尽可放心,赵某人虽然老了,但还没有老糊涂,是知道是非黑白的。”
赵老头信誓旦旦的。
我点点头,示意阿菊一下。
她故作不满的嘟着嘴掠了出去,不一会儿,婆子们和赵三都被扔到老头身前去了,宛似在扔垃圾袋。
动作太大了,剧痛让赵三疼醒过来。
这野蛮的行为令赵家客卿们集体缩了缩脖子。
“封住嘴,都带走。”
赵老头一顿拐杖,几个客卿上前,手指点动中,赵三一点儿动静都发不出来了,一众婆子也被制住了穴位,然后,死狗一般的被拖走了。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