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4sc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猛卒-第九百二十三章 搜尋敵酋熱推-hbcqu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两万军队将魏王宫团团包围,五百死士就集中在大门内和两边墙上,用弩箭和外面的晋军抗衡。
这时,郭宋也抵达了王宫,他见王宫大门前满地尸首,不少是晋军士兵的尸体,其他战死的敌军士兵都穿着白袍,他眉头一皱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斥候郎将周飞上前躬身道:“启禀殿下,他们就是田承嗣留下的五百死士,个个武艺高强,死战不降,可以悉数杀死对方,但我们也会伤亡巨大。”
郭宋冷冷道:“扔进去三十颗小型铁火雷,看他们能嚣张到几时?”
立刻有士兵高举大盾掩护火器营的三十名投雷手上前,投雷手都是特地挑选出来,各个身材魁梧,力大无穷,能将三四十斤的铁球跑出二十余步远。
投雷手渐渐靠近了王宫大门,接二连三地将铁火雷扔进了大门内密集的人群之中。
只听见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夹杂着一片惨叫声,大门被炸开了,两边的哨塔和围墙也轰然坍塌,待硝烟散尽,周飞率领三百名斥候军率先杀进了王宫。
大门内的空地上一片狼藉,到处是残肢断臂以及炸得血肉模糊的尸体,上百名死士虽然深受重伤,但还没有死去,他们挣扎着爬起来要和晋军士兵决战。
周飞忽然想起了被田绪毒杀的手下,胸中满腔怒火,挥刀劈掉一颗人头,大吼道:“斩尽杀绝!”
斥候军士兵冲上前,将所有受伤未死的白衣死士全部杀死,进攻魏王宫的通道彻底被打开,数千士兵杀了进去……..
天色将黑时,战斗终于结束,死守魏王宫的两千亲兵全部战死,剩下的都是宫女、宦官和一些不受田绪宠爱的妻妾。
但田绪却不见踪影,周飞带领手下到处搜查,这时,一群宫女被晋军士兵押解出来,周飞忽然认出其中一名宫女,是自己是同乡,他上前道:“柚子,你还认识我吗?”
“你是…..”
宫女忽然认出了周飞,大吃一惊道:“你是周将军?你….你不是死了吗?”
“一言难尽,我想知道田绪狗贼在哪里?你告诉我。”
宫女在众目睽睽之下有点害怕,但她最终还是鼓足勇气对周飞道:“我看见十几人护卫魏王向厨房去了,那边有口枯井,听说里面有名堂。”
周飞大喜,吩咐士兵道:“不要为难这些宫女,她们都是被抓进王宫的,”
周飞带着数十名手下向厨房奔去,厨房这边已经没有人,士兵全部搜查过,什么都没有找到。
院子里的一口井吸引了周飞的注意,他走上前细看,下面没有水,应该是一口枯井,这时,他意外发现井上的轱辘竟然是生铁铸造,上面的绳索也格外粗,周飞冷笑起来,哪有这样的水井,简直就是欲盖弥彰。
他命令士兵放一根火把下去,火把尾部被绳子拴住,燃烧着的头部慢慢下去,下到一半时,火苗忽地向东面飘去,下面井壁上有一个洞。
这时,大群士兵簇拥着晋王郭宋走了过来,郭宋问道:“发现了什么?”
周飞连忙抱拳道:“启禀殿下,井壁上有一个洞,通往东面,卑职怀疑是一个秘密通道,连通到外面的。”
外面全是军队,就算是通道,田绪一时半会也不敢出来。
郭宋沉思一下道:“点燃松枝熏,周将军去外面寻找出口。”
“遵令!”
周飞率领手下向外面奔去…….
水井里堆满了松枝,士兵又浇上火油,一名士兵丢下了一支火把,水井顿时火光熊熊,浓烟滚滚。
周飞率领三百名手下在宫城墙外四处寻找密道出口,墙外是一条小河,河水非常浅,能清晰看见河底的鹅卵石,而对岸是民居,周飞手执一根长矛站在河道边四处查看,每一处草丛都不放过。
密道当然是要通往墙外才有意义,而且应该走直线,周飞觉得自己的方向没有错,但密道出口在哪里?
“将军,有烟!”一名士兵忽然指着对岸一间民居喊道。
周飞也看见了,只见一间屋子的房顶上冒出了淡淡青烟。
他立刻喝令道:“留五十名弟兄在这里警戒,其他人跟我来!”
他带着两百余名士兵淌过小河,向对岸民居奔去,片刻,他们将冒烟的屋子团团包围。
周飞给一名身材强壮的手下使个眼色,手下后退几步,猛地奔上前,狠狠一脚踹开了大门。
这时,屋子里一名白衣人举刀向踢门的士兵劈来,速度极快,但周飞的速度更快,长矛如闪电般刺穿了对方的胸膛。
‘当啷!’横刀落地,白衣人当场毙命。
紧接着,屋子里一声大喊,十几名白衣死士挥刀杀出,在他们中间有一个黄色身影,周飞一眼认出,中间黄袍者正是田绪,田绪那双酒色过度的金鱼眼太醒目了,简直就是他的招牌。
尽管十几名白衣死士武艺高强,一般士兵不是他们对手,可惜他们遇到了晋军最精锐的斥候,而且有两百五十人之多,斥候们将对方团团包围,只片刻,十几名白衣死士全部被杀,只剩下仓惶无助的田绪。
田绪虽然从小学武,但他早已被酒色掏空的身子,变得不堪一击,周飞一把夺走他手中宝剑,劈手揪住他的衣襟,冷笑道:“田绪,还认识我吗?”
“是你!”
田绪这才认出周飞,他连忙哀求道:“周校尉,看在从前我待你不薄的份上,你放过我吧!我愿把一处藏宝地告诉你。”
“待我不薄?”
周飞眼睛都红了,“我的五十名兄弟为你卖命,你却毒死了他们,他们个个都是铁汉子,临死前却哭嚎打滚,凄惨无比,这就叫待我不薄?”
说到这,周飞慢慢举起宝剑,田绪惨叫道:“饶命啊!”
周飞又慢慢放下剑,“你是该死,但不应该是我来杀你。”
他将田绪甩翻在地,喝令道:“绑了!”
士兵们将田绪俨如粽子一般捆绑起来。
魏王宫的战斗已经全部结束,王侑带领数十名文职军官开始忙碌地清点财物、盘查仓库,田承嗣是安禄山的心腹,他留下的财富也是难以计数,仅次于朱滔。
另外还有田承嗣不能把藩镇留给儿子而心生愧疚,把大量的财富赏赐给他的十几个儿子,以至于每个儿子都富可敌国,光良田就有数十万顷。
城内的战斗也结束了,所有魏国权贵的府邸都被查封,男子被集中关押,等待处置。
郭宋在王侑的陪同下,在魏王宫的仓库内巡查,仓库内基本都是生铁、铜锭等战略物资,数量巨大,金银、财宝和铜钱却很少,这让郭宋有点不解。
王侑很清楚原因,笑着给郭宋解释道:“殿下,这里是国库,不是私人府库,田悦把金银财宝都分赏了他的兄弟,铜钱则赏赐给将士,他自己几乎没有留存,非常简朴,十几个妻妾的私房钱还是从娘家带来的,田悦几乎没有赏赐给她们什么?”
“那私人府库呢?”郭宋又问道。
“田悦没有私人府库,但田绪有,但他的私库在他的旧宅,不在这里,卑职已经派人去盘查,最迟明天给殿下一份清册。”
郭宋点点头,“不用着急,把田氏家族所有的财富都清理出来,然后一并给我清册。”
“卑职明白了,会尽快处理。”
这时,有人禀报,“田绪被周将军抓住了,在外面等候。”
郭宋快步走出仓库,只见院子里跪着一人,双手反绑,满脸沮丧。
“就是他吗?”郭宋问道。
王侑点点头,“他就是田绪。”
“看起来也貌不惊人嘛!”
王侑冷笑一声,“相貌普通,但心狠手毒却远超一般人。”
田绪明白对方是谁了,磕头哀求道:“殿下饶我一命,田绪愿生生世世为殿下之奴!”
郭宋笑眯眯道:“你这样的奴隶只会消耗粮食,没有半点作用,你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让我收买人心,我会当着元城数十万军民的面,让符璘的儿子亲手处斩你,这样满城百姓和八万降军都会对我感激涕零,人心尽附,我这个建议不错吧!”
“你!你杀了我吧!”田绪声嘶力竭地大喊起来。
郭宋挥挥手,士兵将田绪嘴堵住,押了下来。
他随即对裴信令道:“田承嗣的兄弟子侄,无论老幼,一律斩尽杀绝,财物充公,女人可以饶过,允许她们带自己财物回家。”
裴信躬身道:“卑职遵令!”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