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fn4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笔趣-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只請朋友看書-z6lnv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听到徐芊芊留下的话,穿好衣服的叶凡拿起梅花表,饶有兴趣把玩一番。
不过他没有深入探究。
对于他来说,梅花表足够精准,他又不需要炫耀,翻新不翻新毫无所谓。
叶凡走出房间,吃完早餐,就见司徒空跑了进来。
“叶少,四王妃被请去国探分部到现在都还没出来。”
他脸上带着一股子高兴:“估计她很快就会向我们低头。”
他也不知道叶凡如何做到栽赃陷害,但不得不感慨这一招足够狠辣。
这让四王妃马上处于风口浪尖,随时面临千夫所指局面。
“预料之中!”
叶凡脸上没有太多波澜,伸伸懒腰开口:“我还相信,四王妃会尽快挖出沈小雕送过来。”
“杀了沈小雕,只是让她跟沈家有隔阂,以后上位危机重重。”
“但不杀沈小雕,我就把她偷窃老人与海一事捅出去。”
“这个丑闻一发生,再加上象杀虎输掉三百亿,他们一家就没有上位的可能了。”
象国民众和王室绝不会让牵扯豪赌和盗窃的王子做象王。
““所以现在的四王妃算是被我们摆平了。”
叶凡走一步看三步:“我们的重心可以不用停留在她身上了。”
“叶少英明,确实有消息传来,四王妃正让人找沈小雕出来。”
司徒空笑着出声:“不过暂时没他消息,也不知道他躲在哪里。”
“这沈小雕能耐不小。”
叶凡若有所思:“找了两天了,一点痕迹都没有。”
尽管叶凡逼着四王妃追杀沈小雕,但他也没有放弃查探对方下落。
对于叶凡来说,沈小雕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可以让他晚死一会,但绝不能让他逃离出去。
只是这两天下来,沈小雕好像尸沉大海,一点痕迹都没有。
“我已经让人盯着各大医院和诊所了。”
司徒空低声一句:“沈小雕受了伤,一定跑不远。”
“象杀虎怎么样了?”
叶凡笑容玩味话锋一转:“我等着他跪地求饶呢。”
“我按照你的吩咐,关在轮机房隔壁,没有给他饭吃,更没有给他水喝。”
司徒空也跟着笑了起来:“也就几十个小时,昔日还桀骜不驯的人,现在已憔悴的不成样子。”
“很好!”
叶凡淡淡一笑:“这样一来,我说的话,让他做的事,他可能就会认真一点。”
司徒空露出崇拜的神情:“叶少,你这熬鹰的手段,对这种滚刀肉简直就是致命啊。”
叶凡目光多了一抹深邃:“这得谢谢我前老丈人,以前逼着我听他说古玩遛鸟之事。”
他昔日在唐家虽然抗拒唐三国天马行空的灌输,但一年下来重复十遍八遍还是多少收获点东西。
熬鹰也是从唐三国那里听来,对于桀骜不驯的鹰,不给吃不给喝还不给睡觉,让它疲惫到极点也无法歇息。
几天后就能把它凶性硬生生磨掉。
象杀虎这样的滚刀肉,叶凡没有打打杀杀,因为他不仅要摧残象杀虎的身体,还要摧残他的意志。
熬鹰手段再适合不过。
“去把象杀虎请来见我吧。”
看看时间,叶凡对司徒空笑了笑:“另外,再给我送一桶冰镇的德国黑麦过来。”
司徒空马上转身出去安排。
十五分钟后,叶凡坐在船长办公室外面的甲板沙发。
他的面前还摆着一大桶冒着冷气的黑麦啤酒。
这种炎热的天气,喝上一杯绝对是赛神仙的享受。
叶凡给自己倒了一杯,刚刚啧啧不已尝了一口,就见司徒空带着人把象杀虎请了上来。
象杀虎没有受伤,但坐在一张轮椅上,像是一个软骨病的病人一样。
他身上衣服发馊,双目无神,嘴唇干瘪,脸颊憔悴,再也不复前几天的意气风发。
眼中那份吊炸天的桀骜也消散殆尽。
象杀虎宛如一具行尸走肉,没有灵活,没有力量,没有生气。
可见,这两天的煎熬给他带来何等伤害。
“水……水……”嘴唇干裂的象杀虎看到叶凡手里啤酒,还有那股腾升出来的冷气,双眼顿时冒出炽热的光芒。
他扑通一声从轮椅上摔下来,连滚带爬冲向了叶凡:“给我喝,给我喝!”
这两天,他闷在一个只有排气扇的舱室,没有空调,没有净水,没有食物,甚至看不到日出日落。
而且邮轮发电机就在他的隔壁。
这两天,发电机几乎没有停歇过,一直哒哒哒响个不停。
一天二十四小时,就没有一秒钟停过。
如此折磨,不仅让象杀虎度日如年,还让他精神慢慢崩溃。
他的愤怒,他的杀意,他的狂躁,都在这两天的煎熬中消散。
刚刚关押进去时,象杀虎想着出去后怎么杀叶凡全家,现在,他只想喊叶凡爷爷求放过。
特别是看到叶凡手里的啤酒,象杀虎发誓要珍惜活着的日子。
“酒……酒!”
身体的饥渴,让象杀虎大口喘气,伸手去拿叶凡手里的啤酒。
叶凡看着那张已经不复阴厉的脸一笑:“象少,你好,咱们又见面了。”
叶凡声音轻缓:“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啊?”
象杀虎听到这个声音,不受控制打一个颤抖。
这时,他冒光的眼里才有一丝松动,不再死死盯着那一桶冰镇啤酒。
他看着叶凡足足三秒,脑子才作出反应:“叶凡!”
“你……你……混蛋……”象杀虎又憋屈又愤怒,想要怒吼叶凡的不人道,还想活活掐死这个对手。
只是眼里刚刚掠起杀意,就薄弱的像一层霜,很快被阳光冲散,他认命似的趴在地上。
“叶凡,给我啤酒,给我啤酒,快……”他舔一舔干枯的嘴唇,没敢伸手去抢,担心叶凡一怒让他一口都喝不上。
“酒,是给朋友喝的,也是给跪下来的敌人喝的。”
叶凡咕噜噜灌完杯中啤酒:“象少你是我敌人,你这样站着,我这酒,请不下去啊。”
象杀虎身子微微颤抖。
他很是纠结叶凡喝完啤酒,但他没有出声回应什么,残存的理智告诉他,叶凡这是要他做狗。
残存的尊严和理智告诉他,不能向叶凡低头,不然这辈子就毁了。
只是比起那点意志,他身体的渴望,又让他目光转向茶几上的橡木桶,那里还有一大桶冰镇啤酒。
“我就喜欢象少的骨气。”
“不过我也有骨气,不是跪下来的敌人,这酒,一律不请。”
叶凡拿起五升的橡木桶,把冰镇啤酒缓缓倒入大海。
象杀虎嘴唇不断抖动,但咬着牙没回应。
“呼啦——”叶凡淡淡一笑,又倒掉一小半。
黑麦啤酒越来越少,冰镇和酒精气息却越来越浓。
这也让象杀虎的眼神变得惶恐,变得绝望。
“哗啦!”
叶凡忽然一抖右手,又半桶啤酒倒了出去……“给我酒,给我酒!”
看到橡木桶要见底,象杀虎吼叫一声:“我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叶凡右手一转,把冰镇啤酒哗啦一声倒在象杀虎头上……象杀虎瞬间打了一个激灵,随后趴在地上努力、贪婪的喝起来……一个桀傲自由的灵魂就此消失。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