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5nim优美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起點-第461章 哪個傢伙給配的音樂?-hsmq4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晚,10:47。
毛利侦探事务所。
毛利小五郎依旧在看冲野洋子的演唱会重播,喊个不停,“洋子小姐真是太可爱了~!洋子小姐,我爱你!”
毛利兰带着洗漱好的柯南出洗手间,恼火提醒道,“爸爸,柯南该睡觉了,你就算不睡,也请把电视声音调小一点吧?”
“有什么关系嘛……”毛利小五郎嘀咕着,不过还是拿起了遥控,准备把声音调小。
电视机里,冲野洋子演唱会的画面突然跳转。
“嗯?”毛利小五郎疑惑放下遥控。
电视机里,也传出女主持人严肃的声音。
“这里是日卖电视台,现在紧急插播一条报道……”
打着哈欠去房间的柯南停住了脚步,疑惑转头。
突然紧急插播的报道?
发生什么大事了?
“今天晚上10点整,在日本高空中出现两名危险人物打斗……”
“重复一遍,住在高层的民众请注意安全,听到音乐声,请远离窗户……”
柯南无语走过去,凑到毛利小五郎身边,抬头看电视。
两人高空打斗是什么鬼?
听到音乐声远离窗户又是什么意思?
大叔不会在看电影或者娱乐节目吧?
不对啊,电影或者娱乐节目不太可能拿日卖电视台开玩笑……
电视里,女主持人似乎待在直升机里,神色严肃,“根据警方调查,确认打斗的两个人,一人是世界顶级杀手蜘蛛,另一人是赏金猎人七月,危险性很高,在街上的人请找地方回避,待在家里的人请务必保证自身和家人安全,听到音乐声不要靠近窗户……”
七月?
柯南有些意外。
那家伙不是这种高调的人吧?
……
七月……非迟哥?
阿笠博士家,正打算去睡觉的灰原哀停住脚步,走到沙发前。
沙发上,阿笠博士转头解释道,“刚才突然插播的报道,七月和一个世界顶级杀手打起来了,已经惊动了警方和电视台的人……”
灰原哀不打算去睡觉了,也坐到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里,女主持人再三叮嘱之后,又道,“现在打斗已经持续了51分钟,让我们来看一下目前的情况……”
画面跳转,好像是直升机外的低空拍摄。
在画面变化的同时……
“My secret side I keep(我秘密的一面)!Hid under lock and key(被锁住,被隐藏)!I keep……”
超嗨的音乐中,直升机的强光探照灯下,蜘蛛那金色的蛛网也无处隐藏,隐隐反射着金色,一张张分布在大楼间。
一只庞大的金色机械蜘蛛在前方不停地织网。
穿着夜行衣、头上戴着奇怪面具的男人快速冲到一个蛛网边缘,往下面一张蛛网坠落的同时,手里的枪快速呯呯往上开了两枪。
后方,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里的人侧身躲开下方打来的子弹,丢下一个烟雾弹,在烟雾笼罩中,快速移动到下方蛛网,刀刃长而森然的镰刀快速朝对方砍去。
呯呯呯……
数道窗户倒霉,玻璃被子弹、被镰刀尖端打破。
“The nightmare’s just begun(夜魇才刚刚开始)!I must ……”
夜行衣男人快速侧身躲开,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三根长针,攥紧后狠狠朝旁边的黑袍人刺去。
黑袍人左手突然射出一条锁链、绑住旁边的大楼,借力之后,自身带着镰刀滑过一道弯月,避开攻击,也将夜行衣男身侧的衣服划了一道大口子。
要不是躲闪及时,夜行衣男人恐怕已经被镰刀腰斩了。
“I I feel like a monster(我、我就像是恶魔)!……”
夜行衣男躲避时,手上再度飞出银针,同时快速朝前方一侧大楼闪去。
“I I feel like a monster(我、我就像是恶魔)!……”
后方,黑袍人再度跟上。
呯呯啪啪嘭嘭……
无数窗户玻璃、大楼外墙倒霉。
“I I feel like a monster!……”
……
同样的插播,在东京各家各户、各处商城大荧幕上播放。
电视机前,阿笠博士和灰原哀风中凌乱。
打得很精彩,像电影……
不对,电影都不敢这么演。
真的是在高空打斗啊……
但这是哪个家伙给配的音乐?
都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还像电影一样、给这场面配BGM,是不是有点过份了?
能不能严肃点!
电视机里,画面再次转到直升机里,女主持人认真道,“就是这样的音乐声,听到请远离窗户……”
之后,又是嘉宾采访。
“根据公安部的消息,蜘蛛没有行动放音乐的习惯,七月当然也没有这种习惯,两个人平时都是很神秘的人,也都很低调,至于今晚……我想大概是他们需要一点仪式感吧,也可能是想让自己更加热血沸腾一点,具体是谁在播放音乐,我们也还不清楚……”
阿笠博士:“……”
原来是那两个人自播BGM?
这样就可以热血沸腾一点吗?
这歌确实很嗨啊,会玩……
灰原哀:“……”
非迟哥很反常啊,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跟那个叫蜘蛛的家伙有仇?
也对,那是世界顶级杀人,肯定不是好人!
……
一家酒店。
贝尔摩德看着电视,听到那句‘仪式感’,嘴角微微抽了抽,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
她宁愿相信拉克是突然神经质了……
“目前特殊奇袭搜查队已经就位,并对两人喊话……”
电视里,画面再度跳转,似乎是另一架直升机。
一个中年警察在咆哮,“再次警告,请你们立刻停止械斗行为!放下武器!……”
狂躁音乐声:“I must sonfess that I feel like a monster(我必须坦白,我就像恶魔)!……”
中年警察深呼一口气。
喊话声居然盖不过音乐声,好气啊!
“警告!请你们立刻停止……”
音乐声:“I’m gonna lose control(我已失去控制)!Here’s something radical(有什么是如此暴躁)!……”
中年警察一头青筋蹦起。
有什么是如此暴躁?
没有了,现在没有比他心情更暴躁的了!
“给我将声音调大最大!……两个混蛋,你们给我听好,最后一次警告!立刻停止……”
咆哮声好像在整个东京的夜空中回荡。
电视机前,贝尔摩德噗嗤笑出了声,笑着笑着,脸上的笑意却渐渐散去。
她很想跟那一位说一声,派什么直升机,都陷入警察包围了,别救了,救不了,趁早狙杀灭口吧。
不过……
听着电视里传出的音乐,贝尔摩德还是没有发邮件。
她提了也没用。
那一位不会就这么放弃拉克,反而让那一位多想。
而且这首歌她还挺喜欢的。
我秘密的一面
从未展示给你
我试图将它困入牢笼
但我已不能控制
所以请你远离我
那野兽是如此的丑陋
我感到它的怒火
而我已不能掌控
墙上的爪痕
在衣橱里,在大厅上
它马上就要醒来
而我却束手无策
躲藏在床底
躲藏在我的体内,躲藏在我的头脑中
为何没人来将我解救
结束这一切
我像是被困在深潭里
在这副皮囊之下
我必须坦白,我就像是恶魔
……
她没有听过这首歌,搜了一下也没搜到。
不用想,又是某个神秘H弄出来的。
能接触铃木园子和毛利兰,她哪能不知道H是谁?
一开始,她只是想了解池非迟,才去关注仓木麻衣那些歌。
一直到《夕晖》,那种孤独又异样坚韧的感觉吸引了她,到《王妃》,再到这首不知名字的歌……虽然不想承认,但她似乎要变成某人的粉丝了。
贝尔摩德垂眸点了支烟,又看向电视。
她不想看那个女主持人在那里叽叽歪歪,换战斗画面啊,能再多听两句也好。
原本她还纠结着,心里排一排喜欢的歌,《夕晖》和《王妃》哪首占第一?
现在不用纠结了,这首歌是第一,永远是她心里的第一。
狂野的乐曲让人亢奋,声嘶力竭又狂傲地喊着‘我就像是恶魔’,更是叛逆不羁。
可是,就算仔细听完所有的歌词,又有几个人能明白那种从期待救赎到绝望的心情,又有几个人能明白‘所以请你远离我’的痛苦。
……
不止贝尔摩德,被械斗行为影响的人有些战战兢兢,但远离那一区域的人都好奇那嗨得过头的BGM,居然还想再听一听。
可惜,战斗结束了。
结束在晚上10:59。
在那一声响彻夜空的喊话后,两人齐齐丢了烟雾弹。
风吹散烟雾之后,两人都消失了身影。
某条巷子里,蜘蛛有些虚脱靠在墙边,缓着急促的呼吸,直到看着天上直升机撤走,才长长松了口气。
虽然靠着蛛丝跑路,但打架也要废不少力气的啊。
快整整一个小时的打斗,子弹打完、飞针丢完、蜘丝也快没了,更不用说体力消耗,他觉得再继续下去,自己不被砍死,也要被累死。
全程全神贯注、不敢松懈,对精神的消耗也不小,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去睡觉。
如果不是本身作为幻术师,对精力方面有过训练,他恐怕在中途就已经错漏百出、被抓住机会砍死了。
而那个怪物,精力居然不比他差,就表现出的体力和耐力来说,恐怕还比他强。
到了最后,他体力有些跟不上,被砍到了几次,好在他身上不仅穿了防弹衣,手脚上也绑了防护工具,不然还真得受伤。
更过份的是……
能不能换首歌?能不能?!
同一首歌在耳朵边炸了一个小时,他都快听吐了!
踏……
突然间,蜘蛛感觉一端拴在手指上的蛛丝被碰了一下,神色顿时凝固,屏住呼吸,抬眼看向巷子口。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