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oh4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討論-第九章 有教養的小姑娘熱推-xfb5x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他们说着话,看我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一个凶神恶煞的胖女人,手里拎着一袋东西,跟着我激动地说着什么,那个瘦高的男人,不知道是指着谁,大声地吼着。
兰毛后妈说什么都要我拿着那袋钱,似乎不拿,就是不给她面子。
兰毛爸爸呢,就一直劝着我,一定要收下。
就这样拉扯了起来。
这么一拉扯,袋子破了,一袋钱全跌落到地上,兰毛爸爸就找了一张报纸,把钱全部包了起来,往我怀里一塞,拉着自己老婆就进屋了。
我只好捧着钱,上了车。
上到车里,张小宇崇拜地看着我问道:“他们是不同意拆迁,给你送钱吧?”
我啊了一声,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阿廖笑嘻嘻地说道:“他们敢不同意!我们大飞哥亲自上门,不但要给钱,还得马上拆!对不对啊,大飞哥?”
我愣了一下,没明白阿廖在说什么,但肯定是顺着他的话说,就笑了笑道:“他们也是一时激动,这钱我都真不想要,怕麻烦!”
阿廖急忙接过话说道:“麻烦啥?谁还敢查你啊?这是他们心甘情愿给的!你说你当年那么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现在怎么胆子这么小了呢?”
张小宇急忙替我辩解道:“这还胆子小啊?单枪匹马地就敢去拆迁户家里谈判,拆迁办哪次不是一车人出动啊?”
我含混地哦了一声,说道:“不说这个了,带我去见你妹妹吧!”
张小宇嗯了一声,指着路,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即将拆迁的屋村。
从2010年开始,房地产就成为了最赚钱的行业,尤其是2015—2017年,你有块地,你就能成为千万富翁。真是猪站在风口上,都会飞。
只要你有地,就可以去银行贷款,剩下的,就交给承建方就行了。楼还没起呢,楼花就已经卖出去了,全民除了炒股,就是炒楼了。
所以,你可以看见在一线二线,甚至是三线城市里,到处都有无数的空地,无数的旧楼拆迁。
屋村属于旧城改造的一部分,但凡住在城中村的居民,都翻身农奴把家当了。
这屋村是被拆到一半,剩下的一半,要不就是开发商没钱了,要不就是这里的拆迁户不肯搬,虽然乱糟糟的,但却吸引了这城市最底层的一群人,他们大多数是无证商贩,清洁工人,外地务工工人,当然也夹杂着一些无法份子,因为这里房租便宜,还不需要核查身份。
张小宇叫我把车停地远远的,告诉我们把车停进里面,估计就出不来了。
我们两个跟着张小宇七拐八拐地走进了破旧的小巷里,很多地方就剩下了半面墙,小巷里站着很多行迹可疑的人,都是用着贪婪的目光盯着我们看。
还会时不时地冒出几个弄姿艳抹的徐老板娘,看年纪都不小了,像看人民币似的盯着你看,看的你直发毛,只是没开口招揽生意。
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一个垃圾废品收货站。张小宇并没走垃圾站大铁门,而是绕道后门,一个狭小的过道,两边都用破旧的纸壳,废铁堆积起来。
张小宇先走了进去,我和阿廖走在后面,几十步后,里面开阔了很多,一个不大的小院子,一个老头正蹲在地上捆报纸,看到张小宇进来,只是淡淡地说道:“你妹妹,又和我拿了2斤米啊,加上之前的房费,水费,今天必须都给我啊,不然,晚上就给我滚出去!”
张小宇低着头,陪着笑道:“今天就给,您别急啊,这两天不是出去赚钱了吗?晚上就给您送过去!”
说完,就往里面走。
我们经过老头身边的时候,老头念叨着:“年纪轻轻的,不学好,不读书也就算了,天天在街上晃,叫他跟着捡垃圾,他还嫌丢脸,自己饿死就算了,还连累自己妹妹!”
走进了屋子里面,里面到时是柴火味,烟幕蒙蒙的,几乎看不见里面。
我咳嗽了一下,才看到张小宇和一个瘦小,满脸黑乎乎的小女孩,站在一张用保温板搭建的床旁边,张小宇责怪道:“你怎么又自己生火了,这里面都是废报纸,一不小心点着了,怎么办啊?再说,这里也没窗户,万一你睡着了,被烟呛死了怎么办?”
我本以为小姑娘,会委屈得哭起来,谁知道小姑娘,先是瞪了张小宇一眼,然后尖着嗓子,怒道:“你还好意思说,几天了,你几天没回来了,我不自己做饭,我都得饿死!你不回来,你到时和我说一声啊,你要是死在外面,我也好替你去收尸啊!”
我和阿廖张目结舌,这哪儿是7岁小姑娘说得话啊,这分明是老婆在骂不争气的老公啊!
张小宇先是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头说道:“这不是去外面赚钱了吗?不赚钱,咱们两个就得睡大街了!”然后,看了看我和阿廖,又板起了脸说道:“你怎么和你哥我说话呢!不就是几天没回来吗?”
小姑娘可没给张小宇脸子,哼了一声说道:“你还知道你是我哥啊,我才7岁啊,你就不担心,我被人拐走啊?那光棍老头天天往咱们家里转,一会儿问我有没有吃饭,一会儿问我被子够不够啊?你都没看他,看我的眼神,我要是再大几岁,他不得把我抢回家,当老婆啊!”
张小宇切了一声道:“人家是关心你,你别老说王老头是光棍老头,他有老婆,孩子的,只是没在这边,在老家。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儿吧,谁能看上你啊?”
小姑娘下意识地抹了一下自己的小黑脸,弱弱地说道:“我有什么办法?水我又挑不动,出去了,家里又没人看,我怎么办啊?”
我打断了两兄妹的争吵,说道:“咱能不能先把灯打开啊?”
张小宇弱弱地说道:“这里没电!”
我哦了一声说道:“那咱们到外面说话吧,这里太呛了!”
小姑娘看了看我,警惕地和他哥问道:“你把福利院的人给招来了啊?咱们真得去福利院了啊?”
张小宇急忙说道:“不是,不是,这是我的贵人,走,先出去,他答应请咱们吃饭的!哥带你吃顿好的!”
小姑娘高兴地问道:“真的啊?那我要鱼香茄子,还有水煮鱼……还要喝可乐!”
张小宇点着头道:“行,都行!你快收拾一下吧!”
小姑娘急忙不知道在哪儿找出一个黑呼呼的抹布,胡乱地往脸上一擦,就往外面跑。
出了屋子里,到了院子里,那个老头已经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张小宇和他妹妹都松了一口气,生怕老头和她们要房租。
到了车前面,我才问道:“想吃什么?你们说!”
小姑娘根本就没听见我说什么,轻轻地抚摸着车子,感叹道:“好漂亮的车啊,我老听人说笨死,笨死,现在知道原来就是这个啊!我可以进去坐坐吗?”
阿廖似乎很喜欢这小姑娘,点着头说道:“当然可以了!我们一会儿就坐这个车,去吃饭,吃你喜欢的!”
说完,还亲自开了副驾驶的门,叫小姑娘坐进去。
张小宇倒是没那么紧张,自己开了后面的门,坐了进去。
我笑了笑,跟着坐了进去。
小姑娘坐进车里,什么都好奇,但什么都不敢碰,屁股就坐了一半,生怕把座椅坐脏了。
阿廖安慰道:“你就踏踏实实地坐着吧,没事的,你后面的那个叔叔很好说话的,你先把安全带系上!这样,像我这样,对了,真聪明!”
张小宇好奇地问道:“这车得多少钱啊?”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我觉得他不至于像他妹妹那样,一点见识都没有,毕竟也是上过大学的人。其实,后来想想,也不奇怪,像我们的父辈他们,一辈子也没坐过奔驰,并不是他们不想坐,更多的时候是没机会坐,满大街都是奔驰,但真正坐过的,又有几个呢?
阿廖也很平淡地回答道:“没多少钱,现在的奔驰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贵,都是合资车,只是我们这个车配置高一点,只要你肯努力,很快就买的起了!”
小姑娘哼了一声道:“指望他!一点都不上进!不学无术!”
我有点奇怪,为什么小姑娘这么看不起自己的哥哥呢?他哥哥辛辛苦苦把她养大,为了他吃了这么多的苦,怎么小姑娘一点都不领情呢?
更奇怪的是,张小宇竟然一点都不反驳,就这么任由自己的妹妹,这么说自己。
我们选择了一个不太豪华的餐厅,就是个大排档,因为我觉得这里才能让她们自在一点。
阿廖拿来菜单给小姑娘,让她自己点。
我还有点担心她不识字,就和她说:“你就看着照片里面的点,不知道是什么的,就和这个叔叔说!”
小姑娘很自信地说道:“我虽然没上学,但我认识字的,从小我哥就教我读书识字的!”
我笑着说道:“那就好,随便点,吃不穷叔叔的!”
小姑娘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我就客气了!”虽然说不客气,但她看过价格后,还是只点了两个菜,还很不安地看着我和阿廖,生怕看到我们皱眉!
阿廖和蔼地说道:“放心吧,叔叔可以报销的,不是自己的钱,你放心点吧!”
小姑娘似下定了决心,但还是只点了一个青菜。
这一刻,我也对这小姑娘生起了无限的好感。
我接过菜单,拿给张小宇说道:“你知道你妹妹喜欢吃什么,你点吧!算我撞了你,欠你的!”
我话刚说完,小姑娘大大地哼了一声道:“哥!你又去干那不要脸的事!我不理你了!”说完,眼中还带着泪水。
张小宇手忙脚乱地否认道:“我没有啊!我真没有!”
我打着圆场道:“这次真不是你哥哥的错,是我们的车真的撞到你哥哥,你哥哥人好不跟我们计较,我这才想请你们吃顿饭!”
小姑娘疑惑地抬起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阿廖,阿廖点了点头,表示我的话是真的。
小姑娘才笑了笑,说道:“那还好!”
菜上来了,小姑娘站了起来,自己走到洗手处,先洗干净了手,还不忘吩咐张小宇也要去洗手,之后才安静地坐了下来,却不动筷子。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她眼巴巴地看着桌子上的菜,吞着口水,却不肯吃。
阿廖却赞赏地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说道:“开动吧!”说完,自己先夹了一筷子菜。
小姑娘才动起来。
吃饭的时候,我发现小姑娘和张小宇都很懂礼节,只吃自己面前的菜,而且夹菜无论夹到什么就吃什么,都是下一筷子,看见有人夹菜,就会急忙收回筷子,太有教养了。你绝对不会想象到,这是几天都吃不饱饭的一对小兄妹。
我再次对他们刮目相看。
吃饭的时候,我问小姑娘道:“你7岁了,是该上学了,你想不想上学啊?”
小姑娘清澈地眼眸,看着我说道:“想,但不敢想!我们没有父母,也没固定住的地方,学校不会要我的,再说,我要是真的上学了,让人知道我只有一个这样的哥哥,他们会把我送到福利院的。”
张小宇补充道:“等我有固定工作了,我就会让我妹妹去上学的!”
小姑娘再次哼了一声道:“你本来就有固定工作的,可你自己不珍惜!你自己说,你为什么会被退学!”
我吃惊地看着张小宇,严肃地问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和我说真话啊?你要是再说谎,我可真不帮你了!”
张小宇这菜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是因为赌钱被抓到了!”
小姑娘补充道:“你不是一次两次赌钱了!我劝过你多少次,你听吗?我们已经攒了足够的钱,可以租一年房子了,可你好赌,把我们的房租都赌没了,把你的学校也给赌没了,我们只所以现在这样,都是你的错!”
张小宇喃喃道:“我也是想让你过得好点,我要是赢了,咱们说不定可以买房子了!搏一搏汽车变摩托啊!”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