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4oxc精华言情小說 征途 ptt-第五百二十二章 同時挫敗了雙方計劃的未知大佬推薦-348r9

征途
小說推薦征途
“天音门,云霄。见过田将军。”随着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那辆悬浮马车的车门也被打开,而后就见一白衣男子挑开内层珠帘从车内钻了出来。
看着此人出场,天佑心里就忍不住就开始嘀咕:“好骚包!”然而看到这人相貌后,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人是真的帅。
事实上眼前之人不光长得帅,气质也是出奇的好,阳光、知性、稳重、帅气,还特么的一点都不觉得娘。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种出尘之感,瞬间便把一切所谓的帅哥都给比下去了。
其实天佑也不丑,或者应该说很帅才是。在相貌之上或许不算特别突出,但也绝对对得起观众。然而,和眼前这人一比,天佑瞬间就感觉对自己的容貌没了自信。如果神洲大陆的战斗方式是比拼颜值的话,那此人绝对能瞬间秒杀全场。
众人正被这一身白衣的超级大帅逼给震的忘了改作何反应,那帅哥却是忽然露出了一个能让万千迷妹心脏骤停的阳光笑容,然后开口道:“不知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聚拢和这么多佛门同道,还有几位齐国的大将在此。莫非……是出了什么大事?”
被他这么一问,众人总算是清醒过来。田恬站出来就想给云霄解释一下现在的状况,毕竟明面上这还是齐国地界,在这个范围内,所有人都要受到齐国王权的节制。
然而,虽然明面上本该如此,但实际上却是有明显出入。
田恬正要给云霄解释,没想到一名大和尚却是突然将他挤到了一边,抢先对云霄说道:“一点小事,有我雷音禅院处理就好,就不劳天音门的同道费心了。”
这天音门乃是仙门势力,摆明了不可能去帮佛门,就算不去帮天佑说理,也只会置身事外。但考虑到天音门毕竟是仙门几大主要门派之一,与紫霄宫关系非常好,所以,云霄出手帮天佑的可能性非常高。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佛门根本就不想让天音门的人插手。
然而天佑早就看出来了,对方分明是知道些什么,这不是在询问情况,完全就是在故意找机会介入而已。
“仙友来得正巧,正好为我评评理。这帮大和尚忒不要脸,斩妖除魔不行,事后摘桃子的本事倒是一流。”
“你个邪修休要信口雌黄,我等只是打算除魔卫道,何曾做出你说的那等事情?”
“除魔卫道?多响亮的口号啊?”天佑冷笑道:“若是大师真想除魔卫道,这魔物屠城的时候怎不见大师们出头啊?如果小修我已将魔物收服,你等却是跑来找我除魔卫道了。原来这便是佛门的除魔卫道,还真是漂亮啊!”
“你休要……”
有佛门大和尚要反驳,但刚讲了几个字便被天佑用更大的音量压过。
“我紫霄宫不少师尊手下都有降服得来的妖宠,他们在被收服之前也多是些霍乱苍生的妖孽,不如大师与我一同回山门,也去除魔卫道一番如何?”
天佑这话对方哪里敢接。去紫霄宫除魔卫道?这是嫌命长赶着投胎吗?哦,不对。以紫霄宫的实力,怕是魂魄都跑不掉,一并被抓了去炼成法器、丹药啥的了!
“你这邪修满嘴污言,就会搬弄是非挑拨离间,待我等……”
天佑再次抢先打断大和尚的话反问道:“你口口声骂我邪修,可知我乃紫霄宫入门弟子。振远上仙乃我授业恩师,我这一身所学都来自恩师教导。说我是邪修,便是说我师尊是邪道。你这秃驴这般辱我师门,今日不是你要把我怎样,而是我要与你不死不休了。”
天佑这边架势十足,云霄那边却是突然出声打断道:“这位师弟且末动手。想来其中也有些误会。”他说着便又对那大和尚道:“情况我也算是了解了,各位大师这事确有不妥。这魔物虽是祸害地方,其行可诛。然我仙门修行者素有驯化妖物为我所用之习,佛门各位也该是知道的。可今日诸位所求,却是与我仙佛两家共识大有不和,不知各位这是什么意思?”
“哼,你这家伙分明和他是一路的,看来都是同伙无疑了。”佛门之中忽然有声音这样喊了一句。
立刻又有人接腔:“是啊是啊。此二人必然是同党,看同伴脱身不得,这是打算过来帮忙了。我等不要和他们客气。邪魔外道,得而诛之,切不可心慈手软。”
接腔的人说话间就要动手,猛然从人群中跳了出来,直接越过下车的云霄跳上了那辆马车。他的攻击目标竟然不是云霄,而是云霄所乘的马车。
然而,就在那和尚举起禅杖要砸下去的时候,车内却是突然响起了一声琴弦震动的声音。下一秒,大和尚如同中了定身法一般,动作直接卡在那里不得寸进。
周围和尚都是表情一变,有反应快的大喝道:“快,用法力封住耳朵,这是音法,会直接伤人魂魄!”
天佑看着一群大和尚如临大敌,心中却是非常好奇。
刚刚的声音大家都听见了,奇怪的是却只有马车上那和尚被控制住了。若说这法术是依靠声音作用的,但按说应该是个AOE技能才对,为什么同样听到声音,却只有一个人中招?
天佑想不通,却不妨碍他看戏。
那第一声琴弦震动的声音仿佛只是在调音,随后,一首轻柔悲切的曲子从车内飘了出来。周围的大和尚不是没有打算上前打断,却根本无力反抗,被琴声完全压制,根本动也动不得,只能无奈的在那里挣扎。
相比之下面的大和尚,车上那位则更惨。他先是从车上跳下,然后一下跪在了地上,一边哭一边不断的忏悔,骂自己禽兽不如,然后又把自己做过的不道德的事情一件件的说了出来。
天佑在旁边听得心里震撼不已。倒不是琴声对他产生了作用,而是因为那大和尚的反应。
所谓杀人诛心。这尼玛把自己做过的事情都自白了出来,这以后还怎么混?真要是道德楷模倒也罢了,可这世上真有那种人存在吗?私心,恶意,这东西人人都有,不过是有些人能控制的住,基本不会去做,有些人控制的不好,时常露出马脚而已。但,不管是如何控制的好,人总有年轻的时候,也会有心情不好想要发泄或是酒后混乱之类的特殊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一些有违平常的行为也不算是多奇怪的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这招让人自我坦白的能力就实在太可怕了。毕竟,全世界能真的做到一辈子不犯错的怕是真没几个人。
这还不算完。
那和尚一番自述之后,竟然开始扇自己耳光,然后觉得不过瘾,突然把禅杖拿起来敲自己额头,就这么生生的在众人面前把自己给敲死了。对,是真的把自己敲死了。脑袋都敲开了,脑浆子流了一地。
“卧槽?这么狠的吗?”
看着地上的尸体,天佑心里可谓是震动极大。这不但把自己的声誉全毁了,还自杀了。这以后连翻盘的机会都没了啊!这也太可怕了吧?
随着大和尚的死亡,车里的曲子也停了,但剩下的佛门之人却是没一个敢动的,甚至连说话质问也不敢了。
地上那位和他们都是同门,常年在一起,大家是什么实力都知根知底。那么,既然这位同门撑不住,他们自然也撑不住。若是一般敌人,他们仗着人多还可以考虑一涌而上什么的,但……对方是天音门啊,主攻AOE技能的。可以说,天音门就是最不怕人多的门派了。对他们来说,只要没有实力上碾压他们的存在,敌人是一个还是一百个,其实都没啥区别。
看着现场惨烈的情况,佛门中人都不敢说话。跟着一起来的齐国将领此时也是一个个都拼命的装鹌鹑,心里不断的默念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生怕被注意到。
然而,这些人不敢动,云霄却是没啥不敢动的。略带惋惜的看了眼地上那位死不瞑目的大和尚,感叹了一句:“何必呢?”而后才转向天佑,“师弟不妨先走一步,这里我们来善后便好。”
天音门和紫霄宫一直走的很近,两边时常互有来往,所以在知道天佑是有师承的重要弟子之后,对面便干脆直接开口叫师弟了。反正天下仙门是一家,这样叫倒也不算错。
然而,天佑此时却是有苦说不出。
人家这是好意,让天佑先走就是为了给他解决麻烦。然而,“我特么是来挑事的啊!你把事平了我这还挑个毛线啊?”眼神复杂的又看了眼云霄和那马车,天佑只能无奈的迅速调整好心情压下心中不快,然后抱拳行礼道:“多谢云霄师兄和车内前辈相助,紫霄宫振远上仙门下记名弟子天佑就此别过,日后有缘相见弟子再行谢过。”说完也不等对面回应便招呼手下们转身迅速离开了这地方。
望着天佑一行消失在远方,云霄这才转身踏上悬浮马车。本想直接回到车里,手搭在车顶边缘,正要俯身钻进去,忽又想起什么,转身对田恬道:“田将军。”
“小将在。”
“你国国君喜好佛法是他的自由,但我仙门却也不会任人欺辱,若是你们做的太过,也就不要怪我仙门不守诺言了。”说完也不等田恬回答,他便一俯身钻回了车里。车门关闭,马车迅速启动,围着人群绕了半圈,顺着天佑离开的方向飞奔而去。
田恬全程一直保持拱手的姿势,直到再也看不见马车才敢抬起来,后面的佛门众人也是集体出了口气,纷纷瘫软下来。这些人都没有抱怨或者放什么狠话。他们毕竟不是街上的混混。那些混混是因为无知,所以才嚣张,可他们不是。他们自己的修为都不低,也自然知道能瞬间控制住他们的同门,并让其自杀,这实力绝对比他们高出好几个大级别。这等修为差距,已经是不可逾越的了。所以,根本没人放狠话,因为知道没用,且会找来杀身之祸。
说白了神洲大陆还是个实力为尊的地方,目前各势力之间表面的安宁也不过是利益妥协之下的表象而已。加上如今仙门似乎已经提前完成了准备工作,开始准备搞事情,这脆弱的平衡便更不牢靠了。
话说天佑这边,离开了那片地方之后却是并未再次减速。之前搞事情的计划失败,就算再等下去,后面那群佛门中人怕是也没胆子继续追上来了。反正想挑事,之后还有的是机会,也不必急于一时,天佑也就没再多费心思。如今这个情况,他觉得还是先赶紧返回山门报备一声为好。况且无锋剑圣也说了,事后让他尽快回去,说是门派内过段时间要忙起来了。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啥原因,但早知道有所准备总好过之后被事情赶着走。
天佑这边心里想着事情,速度自然不会太快,虽然也没故意放慢速度,但毕竟只是寻常的奔跑。在跑了不到一个时辰之后,他忽然隐隐感觉有什么东西惊扰到了自己。但仔细去感觉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是总感觉哪儿不对。
略带疑惑的四下张望,天佑却是突然被吓了一跳。不是说发现了什么敌人,而是因为他看到了之前那辆悬浮马车。
对方速度比他们快,正在逐渐接近,但这不是天佑惊讶的原因。天佑惊讶的原因是,对方已经接近到这么近的距离了,他居然毫无感觉。
要知道天佑的灵绝可是超强的,但对方这么大个马车,都已经到他们身后了,他居然好一点感觉都没有。这就有点吓人了。若是对方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天佑他们可以说连个准备时间都没有了。
还好,知道对方是天音门的,天佑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
马车似乎是赶时间,逐渐追上天佑他们之后也没有打招呼的意思,就这么从他们身边飞奔而过,然后一路远去,消失在前方。
近距离感应,天佑确认了,对方的马车有某种封闭灵力感知的能力,所以才导致了他没有发现对方。不过这种封闭效果也不是全无破绽,毕竟它完全封闭了灵力外泄,在感知中反而会出现一处灵气空洞。对一般修士,这种变化除非刻意去找,否则是绝对感应不出来的,但对天佑来说,只要稍微提高些警惕便能注意到。毕竟刚刚他可是在走神状态都被那种违和感惊醒了的,可见这个能力对他的效果其实很低。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