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6bj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笔趣-第五百二十二章 另一位名捕推薦-vv7t1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那在破坏别人石阶凿字,一头乱发披散下来的赤膊汉子就是‘疯圣’蔡狂,也看不清他的面貌,被他的头发遮挡住了他的脸部。
他的等级标识是血红的骷髅头。
另一位让风亦飞觉得惊诧的是名青年男子,他也察觉到了有人来到,转身望了过来。
方脸,大耳,大眼,浓眉,鼻梁很挺,容貌英伟,身形高大雄壮,气宇轩昂,望及他的面容,却不禁让人产生一种,他是个温和有礼的人这样的感觉,很有亲和力。
‘铁手’铁游夏。
冷凌弃这会都还没有冷血的绰号,他倒是有了,这有些奇异。
风亦飞在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端详着风亦飞,目光变幻了下,看得出来,他的眼神很冷淡,还有了些不喜的颜色。
不消说,又是那造孽的好感度的锅!
以风亦飞的等级,看他的等级标识都是近乎血红的艳红色,风亦飞看冷凌弃也只是桃红的标识,这表明他要比冷凌弃更强。
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就以等级判定铁手会弱过蔡狂,神州结义创立之时,萧秋水那挂逼看着等级不是非常之高,但展露出来的实力却是顶尖,后边他倒是飞快的升级了,跻身顶级BOSS之列。
剩下一人则是名玩家,白千帆,58级,他蹲在一旁,一脸尴尬的看着蔡狂。
余鱼同见着铁游夏,喜出望外,兴冲冲的跑了上前搭话见礼,铁游夏对他就是和颜悦色得多。
白千帆也发现了风亦飞三个,一跃起身,笑呵呵的抬手打招呼,“三位兄弟好,我听帮里人说了,多亏了你们帮忙,才守住马拦乡,谢谢了。”
“不用客气,我们也是刚好碰上。”风亦飞笑着回应道。
“我们和空空他们是朋友,那和老白你也是朋友了。”带着你老婆很是自来熟的说道。
“那是当然。”白千帆笑道,“你们怎么也跑这边来了?”
风亦飞还未及回答,就听蔡狂吼了起来,“通报下要这么久的么?杜老怒!还不快出来迎接?”
他的字已凿完了,是咱嘛呢叭咪吽六个字。
说是佛教的六字真言嘛,又不对头,正确的应该是唵嘛呢叭咪吽才对,十几年前还在网上火过很长一段时间,现在还有网友翻出来玩梗,大威天龙!世尊地藏!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然后就是六字真言来了,配上那BGM,相当的洗脑,连带扮演法海的那位武打明星也一再翻红,可惜他实在是拍的烂片太多了。
扯远了。
风亦飞着实搞不清楚蔡狂为什么要在别人门口刻这些字。
“我们接了梁癫的任务,所以就过来了。”带着你老婆解释道。
一听到梁癫的名字,蔡狂登时瞪眼望了过来,“嗯?”
白千帆赶紧扭头道,“师父,这是我的朋友,你老人家忙哈,不用管我们了。”
他跟蔡狂说话倒是挺随意的。
蔡狂闻言又转回了脑袋去,似是在望着面前的大门,又吼了起来,“杜老怒,出来!”
惊鸿一瞥间,风亦飞依稀也看清了些他的面貌,长得并不丑恶,看着还有几分慈和的味道,只是眼瞳中却透着疯狂,似是随时会暴起伤人一般。
当着他的面也不怎么方便说话,带着你老婆将白千帆拉进了队伍里,才在队伍频道里发问,“你师父怎么搞的?不是说要跟我未来师父决斗吗?怎么还到我师姐家门口闹起来了?”
白千帆一奇,“梁癫要收你做徒弟了?”
带着你老婆点头,“我们不久前才碰到他,他说我跟他有缘。”
“兄弟你运气不错啊。”白千帆笑道。
风亦飞看白千帆的样子,他似也没把蔡狂与梁癫的过节放在心上。
白千帆又道,“虽然你要拜梁癫做师父,但我们各论各的,他们要打就打,不影响我们的交情。”
风亦飞有些错愕,听这话,蔡狂应该和梁癫没什么深仇大恨。
蔡狂倒也还算好,叫归叫,却也不直接破门而入。
“嗯。”带着你老婆点头应道。
白千帆有些无奈的吁了口气,“听我师父说,他已经跟梁癫决斗过很多次了,各有胜负,他们每次打,输了的人都要去做赢家指定的一件事情,梁癫要过我师父去吃狗屎,我师父也让梁癫去摸过大笑姑婆的胸……”
“我靠!”在一边缠着铁手收徒的余鱼同不禁叫了声,他也在队伍里,听得分明。
余鱼同说话的同时间,带着你老婆也忍不住道,“你师父真吃了?”
白千帆干笑着点头,“我没有见到,但听他说是愿赌服输。”
风亦飞扶额,还真特么是精神病人思路广,你们这是玩国王游戏呢?还玩得那么坑!不愧是一个癫,一个疯啊!
“据说第七次的时候,我师父要梁癫答应了把女儿梁养养嫁给他,结果嘛,梁癫没有遵守诺言,梁养养嫁给了这‘青花会’的会长杜怒福,所以我师父很不爽,就找过来了。”白千帆解释道。
风亦飞三个这才了然,还有这缘由,难怪蔡狂要闹了,梁癫都答应了还反悔,这事也做得实在不地道。
这时,大门一下开了,四人分别从门左右两侧行出,分了四个方位,堵住了进门的去路。
这四人高矮不一,但都气凝神锐,步履沉稳,脸有怒容。
他们有个共同的绰号,叫‘青花四怒’,分别是叫陈风威,李凉苍,张寞寂,王烈壮。
另外每个人都有很显眼的特征,陈风威眼睛不住霎动,似是被风迷了眼,他的左颊长着一颗大瘤,李凉苍是鹰钩鼻,喉咙也有一颗大瘤,脖颈都被整个挡住,马脸的张寞寂则是背后高耸如驼峰,最后一位王烈壮额间有个王字形的皱纹,左胸衣襟凸起了一大块,大概也是肿瘤。
等级倒不算非常高,都是58级。
四人挡住了路,却也没有恶语相向,齐齐抱拳拱手,很有礼貌,但神色间也明显有着戒备之意。
“各位稍候,我们已请人通知会主了,他片刻便会出迎。”
“难得各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尚请恕罪。”
“却不知何事让各位劳动大驾,夤夜来访?”
他们一人说一句,最后一人却是朝着铁游夏道,“咱们会主因会务烦缠,久未拜望诸葛先生,不知先生可好?”
铁游夏还未回应,蔡狂已不耐烦的道,“啰啰嗦嗦作甚,让杜老怒出来见我!”
风亦飞心中有些犯嘀咕,铁手是过来干嘛的?他是来为蔡狂助拳?他不是跟冷凌弃一起来查凌落石的吗?
余鱼同那家伙也是,只顾着想拜师,都没从他那套出什么话来。
“来了!来了!”一阵大笑声传出。
青花四怒当即分开,让出了道路,杜怒福行出。
风亦飞几个都有些惊奇,杜怒福竟是比蔡狂老得多,蔡狂看着最多是三十多岁,可杜怒福看起来起码都是五十往上了,头发都有些花白,肥头大耳,慈眉善目的,活像一尊弥勒佛般,行动之间,倒是没有因为过于肥胖而导致步履蹒跚。
他还有个很奇特的绰号,‘嫁拳娶掌’。
风亦飞看他的等级标识,还不如铁手跟蔡狂,桃红色的。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