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wfo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這個周銘抓定了推薦-93jkm

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穆勒虽然离开了,不过别墅周围的FBI探员却并没有撤走,压力仍然还在。
“操纵金融、幕后交易和危害美国国家安全?铭哥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是有人要故意陷害你吗?”唐然忍不住的问道。
凯特琳则开动起了脑筋:“会不会是因为欧洲央行成立的原因,会不会和洛克菲勒摩根他们有关?”
凯特琳的话倒是提醒了周铭,周铭马上拿出手机拨通了皮耶罗的电话,也不多话,直接告诉他自己这边现在被FBI给围了,问他是什么情况。
皮耶罗那边显得十分惊讶,他询问周铭是犯了什么事了吗?
“说是危害国家安全等二十四项指控,但我什么都没干。”周铭还问,“这难道不是皮耶罗先生给我准备的惊喜吗?”
皮耶罗那边大呼冤枉,表示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干这种事情,而且还是在现在这种关键时刻:“现在欧洲央行成立,欧元也很可能会很快出来,我还很需要周铭先生你的,怎么会让FBI调查你呢?”
不过紧接着皮耶罗想到了什么:“会不会是摩西会的那些家伙?他们为了阻止周铭你介入接下来的事情,所以故意指使FBI来找你的麻烦。”
周铭想了想然后说:“不管原因是什么,现在FBI还围在我家旁边,作为合作伙伴,皮耶罗先生你得帮我想想办法吧。”
皮耶罗那边让周铭放心,他会联系美国最好的律师,以及动用他的关系再想其他办法。
挂断皮耶罗的电话,凯特琳和唐然都凑过来,她们不是没有听到刚才的电话,却还是着急的询问事情怎么样了,皮耶罗那边可信不可信?
周铭想了想告诉他们:“我认为还是可信的,因为他们过去搞事情一直都在商业的范畴,并没有这么明目张胆的找执法部门抓人。而且现在正值资本世界大战期间,他更没必要这么做,另外美国这边各方势力鱼龙混杂,有其他人趁机搞点事情也并不奇怪。”
周铭最后说:“不过不管怎么样,等韩振大使和皮耶罗那边的结果再说吧。”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毕竟自己还在美国的国境内,总不能找雇佣军过来把这些FBI给突突了吧。
……
不过有意思的是,周铭他们对这些FBI不满,这些FBI也同样对周铭他们不满。
刚才对周铭出言不逊的那个年轻探员,在跟着穆勒离开以后,也马上表达了他的情绪:“长官,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害怕几只黄皮猴子,我们针对黑人有可能会引起民权运动,但他们只是被上帝抛弃的垃圾!”
穆勒停下脚步看着他:“听着马修,我才是特勤处的处长,还有请管好你的嘴巴,要不然我会帮你让他永远闭上。”
穆勒随后离开,这名名叫马修的年轻探员狠狠一拳打在汽车上,大骂一声法克。
穆勒当然不是害怕周铭,只是能坐上特勤处长的他肯定不是头脑简单的家伙,他很清楚上面既然命令他调这么多人来抓他,那么这个人身份肯定不简单。而周铭刚才
也说他寻求了大使馆的帮助,华夏大使已经去了白宫,那自己何不做个顺水人情观望一下呢?
如果白宫命令撤销逮捕,那自己当然可以心安理得的离开,如果上面再要求抓人,自己也能毫无负担。
自己并不是害怕,只是不想平白被卷进无聊的政治漩涡里。
穆勒这么对自己说着。
……
穆勒不愧是老官僚了,他的判断非常准确,当他离开唐然别墅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东海岸,华夏大使韩振已经冲进了白宫。
这就是大使的权力,可以随时要求面见所在国元首。
当然正常来说,是需要先和所在国进行沟通,并商量好见面时间,等双方沟通安排好事情以后在以正式方式见面的,毕竟大多数时候,外交还是要讲究相互礼仪的。
不过现在情况明显不允许这么繁文缛节,因此韩振直接冲进白宫,来到了总统办公室。
时任美国总统威灵顿此时正在和自己的经济顾问开会,见到直接推门进来的韩振当即皱起了眉头。助理向威灵顿表示抱歉,自己拦不住韩振。
威灵顿摆摆手让助理出去,同时沉着脸对韩振说:“大使先生,我需要一个解释。”
韩振毫不犹豫的针锋相对:“这正是我要说的,总统先生,我也需要一个解释,我的国家的普通公民,为什么会无故受到FBI的恶意栽赃调查,请不要跟我说并不知情,整个旧金山特勤处都出动了,我知道这必然是一份级别非常高的逮捕命令!”
几个经济顾问很识趣的起身离开,威灵顿邀请韩振坐下,然后他给韩振解释自己的确是接到过关于有人通过内幕交易危害美国金融市场安全的报告,因此自己批准的逮捕令。
韩振当然不相信威灵顿的这番解释,但韩振也明白现在并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他顺着威灵顿的话往下说道:“那么现在总统阁下应该知道了,那么可以马上撤销逮捕命令了吗?”
“这没有问题,我会马上向司法部转达意见。”威灵顿说。
韩振当了好几年美国大使了,跟威灵顿也算老熟人了,听他这么说,马上知道他打的什么盘算,于是强调道:“总统先生,现在您的联邦调查局的探员们,正包围着我的公民,我需要您马上直接给联邦调查局下达命令,而不是从司法部这边转达,更不是意见!”
“大使先生,你知道这是不合法的。”威灵顿说。
“那么总统先生你也应该明白向周铭先生发出的逮捕令同样是不合法的!”韩振说。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大使先生,联邦调查局掌握了周铭先生确切的经济犯罪证据,联邦调查局的行动合理合法合规!”威灵顿解释。
韩振看了一眼时间,然后站起来说:“总统先生,现在我国公民正在旧金山受到贵方的不非法对待,我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耗下去,如果总统先生你要一意孤行,那么我们也将只能进行同等反制,对所有在华的美方人员实施抓捕,不管大陆还是港城!”
威灵顿
拍着桌子站起来:“你们这是不合法的!你们没有权力抓捕我国公民,他们只是正常经商,你们这是违反国际法的挑衅行为!”
“那么我想请问总统先生,现在旧金山的难道就不是挑衅行为了吗?”韩振说。
韩振作为驻美大使,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美式双标了,可每一次见都非常恶心。
威灵顿双眼愤怒的注视着韩振,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他一字一顿的说:“大使先生,我需要告诉你的是,我是美国总统,我不受威胁,这个周铭,我抓定了,谁也救不了他!”
……
旧金山的唐家别墅外,FBI仍然没有撤去包围,但就这么包围着别墅却不采取行动,这样的做法逐渐让许多探员越发的焦躁起来。
毕竟在美国舆论的广泛宣传下,再加上各种影视作品的熏陶,让所有加入FBI的人都有一种骄傲和自豪感,尤其这些人都是年轻人,他们更加无法忍受自己居然要在犯罪分子面前忍耐,认为这是耻辱。
马修就是所有人当中最突出的一个,他在受到穆勒处长训斥以后,的确消停了一段时间,但随着时间的逐渐流逝,他也变得更加烦躁起来。
“穆勒就是一个只想保住自己职位的胆小鬼,他完全背离了FBI的信条,我们这么多人,那里面就只有几个人,可是那个懦夫居然让我们在外面等待,我完全搞不懂这是为什么?难道里面藏着一颗核弹吗?”
马修和同事的聊天,他在不住的嘲讽自己的上司,在他看来现在的行为根本就是卑微的怯懦之举,是他所不屑的,他觉得自己是FBI,就应该直接把人捉拿归案,如果反抗就地击毙,这样才是他理想中的行动。
至于被抓捕的犯人?
谁要在乎一个罪犯在说什么呢?除非他主动交待证词,不过那也应该在专门的审讯室里。
同事也认可马修的话,觉得穆勒有点太胆小了,但他们也觉得反正现在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马上就到一个小时了,没必要节外生枝。
说到这一个小时时间,马修更激动了:“我就知道这一个小时只是在拖延时间,等时间到了,我一定要亲手给他戴上手铐!”
而同样的,作为这次带队的特勤处处长穆勒,他也同样在关注时间。
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快到了,这期间除了两位律师进入别墅以外,并没有任何事情,仿佛那周铭就真的是在拖时间一样。
可和马修不一样的是,随着时间过去,穆勒不仅没觉得自己可能预感错了,相反直觉越来越告诉他做的是对的。
穆勒非常信任自己的直觉,这也是他能逃过一次次的死亡威胁,破获一个个大案,并一路扶摇直上,坐到了特勤处长的秘诀所在。
现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快到了,要不要给他延长一点时间,或者装作不知道呢?
穆勒心里这么想着。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位探员急急忙忙跑过来说:“长官不好了,马修带人冲进去啦!”
穆勒心头一惊:这个蠢货!

Author: hugo young